《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一卷 第六百一十三章 江南路,国与民

李顺举起短铳,瞄向一个楞在十多丈外转着圈,不知道该干什么的人,那人身上套的号褂上写着一个“盐”字。在他左右的地面还扑着两个人,该是两个熟识之人转瞬惨死,让他心神迷乱,难以自拔。

可他被李顺这动作给惊醒了,两眼圆瞪,明白了自己的处境,抱着头啊地一声惨叫,仓皇而逃。

李顺放下短铳,这一枪终究没轰出去,这个人让他想起了当初的自己。在扶南杀南洋土人,他心里没什么负担,可这里是江南。“能不杀就不杀吧”,这是他的心里话。

“南蛮民人都是有枪的!”

“你才知道!?那些盐代的枪是哪里来的,不就是南蛮给他们的吗?”

“狗日的,太卑鄙了!咱们也有枪,跟他们对轰!”

英华民军正被官长们约束着,从胡乱开枪的混乱中恢复过来,而这个空档也让江南民军开始回复冷静。

江南盐商之所以要组织起大军直攻龙门,是因为英华在江南各地扶持起来的盐代份外跋扈,冲垮各地盐卡,打杀前去抓捕的盐丁,这还是保守的作法。那些胆子更大的,直接聚众围攻盐巡署房。

江南官府不愿在地方帮着盐商压制盐代,盐商也无力应对地方这星火燎原的态势,只好把目光放到盐代的老巢,希望能斩草除根。

江南盐商,连带地方上的盐丁游手,觉得盐代不过是南蛮刻意养的恶狗,南蛮民人该没什么麻烦。

却不想这六七千南蛮民人,竟然全都有枪,还列出战阵,煞有章法。不是听到对面官长也在跳脚叫骂,对他们的表现很不满意,还真要以为这是红衣兵装扮的民人。

江南民军不敢冲了,离这四五十丈,一群群火枪手聚了起来,开始跟英华民军对射。远远听去,龙门外就像是过年一般,爆竹声不绝于耳。

燧发枪的概念工艺已不是什么秘密,施世骠在福建打造燧发枪时,江南工匠也都学会了。现在基本再没人用什么鸟枪,毕竟鸟枪跟燧发枪在枪管上没什么差别,也就是发火装置而已。现在的江南,不管是兵丁还是盐巡,用的都是自造的燧发枪。不止是枪,英华军的定装弹药也已经广为流传,毕竟只是个概念革新,北面也都学会了。

可江南自产的燧发枪,不仅枪管工艺还是鸟枪那一套,燧发机的可靠性也不高,再加上枪药还是老配方,江南民军在四五十丈外的射击,威胁就跟早年清兵用鸟枪在这个距离上射击一般羸弱。跟英华火枪差别更大的是,因为产自各个作坊,工艺标准完全不一致,根本就没办法上刺刀。江南绿营和民军,此时已急速“进化”到了远程兵种,再没人用刀矛。

而英华民军所用的火枪,现在已有诸多选择,除了佛山制造局的军制外,东莞、长沙和泉州等地也建了火枪公司,开始争夺军民两面市场,甚至伏波军的火枪都已改用东莞产品。但大家还以拥有“佛山局制”火枪为荣,毕竟这是老牌子,而且最新一代的燧发枪还被英华陆军选用,命名为“圣道四年式”。

眼下范晋挪用了龙门陆军战备品,发给民军的就是这种四年式,四五十丈外依然有一定的精度和杀伤力。

对射不到半个时辰,江南民军就止不住地后退,留下了零零散散的尸首和伤者。

见着这股人潮退到了百来丈外,就跟放鞭炮比谁动静大一般地开枪放炮,这边英华民军的头目们也郁闷了。这些家伙,好像在向狗皮膏药的方向进化呢。打不过,也不跑,就要烦死你……

三个镖局的头目召集指挥官紧急商议,最终决议,现在该自己攻了。

“攻?要死人的!”

只是守还没什么,可要主动冲上去,英华民军里,不少人也都有了意见。刚才那一阵“激烈”对射,这边也不是毫无伤亡,李顺手下就有三人受了伤,其中一个人运气太背,被枪子命中面门,估计是活不成了。

这让手下心气很是低落,对李顺的要求也有了异议。

“打仗当然是要死人的!”

李顺终于忍不住了,对手下这帮民人开始发火。

“可咱们是老百姓,又不是当兵的,打到这地步也就够了吧?”

如今的英华,可不是上司就等同老爷的时代。他们这些公司职员,还能组西家行跟东主们商谈工价,对李顺这话有些抵触,有人更直接顶了嘴,毕竟这帮人里,有煤业公司的,也有盐业公司的。

李顺看住对方,咬着牙道:“老百姓?你知道扶南的老百姓是怎么讨生活的?一手刀枪,一手锄头,今天在割稻子,明天就在割人头!我们扶南人能过日子,就是扶南人自己打杀出来的!”

另有人道:“咱们又不是扶南人,听你这么说,好像朝廷没出力似的。”

李顺道:“朝廷当然在出力,不然也没我们扶南人。但就像我们在扶南流血流汗一样,这一国可不光是朝廷开的!官家说得再明白不过,这一国是大家的国,你本有那个能力,本有那个责任,却要坐等朝廷出力,这就跟败自己的家一样,是在败咱们一国!”

大阵另外一侧,独臂汉子刘弘也在高声喝斥着下面人,他们大多不愿朝前攻,都觉得只是守在龙门外,就已算尽到了身为护卫的职责。要知道这护卫都是江南行营强压着让他们担起来的,为此官府和公司没多给一个铜板,打仗可不是他们的正业。

“朝廷的军队现在还没赶来,整个龙门,能不能守住,关系到你们的公司能不能在江南发财,关系到你们自己能不能挣到银子,甚至关系到咱们一国的未来。”

“你们是没吃朝廷兵粮,可没朝廷,你们能过现在的日子?如果没这个朝廷,现在大家不是在地里辛辛苦苦刨食,就是在街上当游手,为几个铜板打得头破血流。这个朝廷,这个国,让你们都得了利,还可以让你们争得更多的利,现在需要你们向前一步,只是赶走那些,民人,不是要你们跟鞑子军队打仗,这都没胆气?你们还是不是汉子?”

民军们都默然了,这些年来,天地换了,他们的日子也好过了,说不感恩,那真是有违本心。但要以命相报,一般民人还没那个觉悟,更没那个心气。李顺和刘弘的训斥,他们就只能厚着脸皮受下了。

眼见民军队列没什么动静,哨楼上徐师道骂道:“这日子好过了,民人心思就多了,还真不如鞑子治下的民人听话。”

范晋斜了他一眼:“朝廷就是什么样子,民人就是什么样子。若是我英华民人真成了鞑子治下那种民人,那英华也就没必要存在了。”

徐师道赶紧认错,但接着摊手道:“咱们手下就几百兵,得护住要害,没办法出击。不攻上去打垮这四五万江南民军,两面就这么胶着下去,还不知道鞑子兵会有什么心思。”

范晋哗啦展开羽扇,悠悠道:“我就想在这看看,官家和朝廷这几年开民智,到底会有什么成果?”

徐师道嘀咕道:“越开民智,民人越有主见,像这等舍命之事,反倒是越愚之人越容易鼓动……”

啪的一声,范晋的羽扇拍在徐师道脑袋上:“就你这般见识,还能列进黄埔的江南三杰里!?往日我在黄埔课堂上所讲,对你全是白费!祖逖中流击楫,岳飞精忠报国,班超威定西域,乃至李定国护明,史可法守扬州,这都是愚人愚行!?开民智,是让民人自明大义,自知得失。平日能争一己之利,此般危急之时,能舍利护义,甚至舍身为国!”

徐师道羞愧地低头认错,但嘴里还有些不服:“看来外面那些民人,民智还没开到这般地步。”

范晋叹气,开民智之事,哪有这么容易的,眼下还得靠朝廷去推。他正要吩咐徐师道,却有镖局的代表前来禀报。

听了这人一番陈词后,范晋感慨地道:“看来只有已开民智之人,领着未开之人上路了。”

范晋对着那人点头,不久后,下面那几千民军的大阵开始有了变化。

“范知政点头了!凡是死伤,不仅照军制抚恤,还能入英烈祠!”

“朝廷没有什么犒赏,愿为朝廷抛头颅洒热血的,朝廷也绝不辜负!”

“好男儿,就算不是武人,危难时也该为国而战!”

以镖局和退伍军人为首,队列中的热血之人开始行动起来,在他们的呼喝下,其他人都觉得,此时还畏首畏尾,不敢前进,那就真的是罔负恩义,怯懦如鼠,要遭他人鄙视。

“前进!”

随着刘宏、李顺等人的呼喝,大横阵缓缓朝前逼压上去,在这龙门,英华民人终于有了模模糊糊的民族意识,将自己的利益,乃至自己的身家性命,与英华一国编织在一起。

当英华大阵缓缓而上时,陆军也终于凑出了足够的炮手,将几门四斤炮拖了出来,架在大阵侧翼,开始向那些江南民军轰击。

“万人一心撼泰山……”

“忠义一气舍生战……”

“将军当前袍泽后……”

“金锣不鸣永不返……”

老兵们唱起了在训练营里就唱烂了的军歌,这是该自戚继光的《凯歌》,强调军纪、军令和团结一心,歌词简单调子清晰。此时唱开,民军中没有军乐队,正适合用来定步伐。

开头还有些散乱,渐渐汇聚而起,不仅歌声越来越一致,大阵的移动也越来越整齐。六七千人排作横阵,朝着那数万江南民军逼近,服色虽杂,可在这嘹亮歌声下,人人身上的红袖套却掩去了杂乱感觉,就如一点点星火,随着身影逼近,连成燎原之势。

前方在战歌声中前进,后方龙门还有数千民人也跟着一起唱,他们多是老弱,或没报过护卫,不能出战。此时就扯着嗓子,觉得能让这歌声更高一分,就能帮着自己人多一分助力。人群里,钟上位那杀猪般的尖细嗓音,跟刘文朗还压着一分矜持的低沉嗓音也再听不出差别,大家的歌声都融在了一起。

歌声越来越响,压上来的步伐越来越齐,两面四斤小炮不断打来鸽子蛋大小的炮弹,穿透人群,溅起团团血肉。

“咱们被骗了,对面就是红衣兵!”

“他们太卑鄙了,用红衣兵装扮成民军!”

“红衣兵太厉害,当年康熙皇帝的满州铁骑都吃了大亏,咱们怎么可能打赢!?”

这帮江南民军从没见识过这种场面,面对如此浑然肃杀的气势,原本还能支撑他们在远处开枪放炮闹动静的心气,现在已是消散无影。

“跑啊!那真是南蛮的官兵!”

“咱们老百姓怎么可能跟官兵斗!”

“咱们的官兵呢?死哪里去了?”

“管他什么朝廷什么官兵,再不掺和这事了,回家过日子去吧!”

当压上来的民军进到三十丈距离,止步整队时,江南民军如蚂蚁堆起来的大象,轰然四散,少数硬气的,傻愣的,还立在前面,想让手中的枪炮再叫得大声些。

蓬蓬蓬……

偌大横阵的三排齐射,在三十丈外,如一柄铁锤,不仅将留下来的人轰倒,也将本已溃散的人潮轰得四分五裂,散作一个更大的扇面,向左右和后方卷逃而去。

十二月二日,龙门民军之战,英华六千民军死六人,伤三十九人,江南盐商组织起来的四万多民军,死三百多人,伤一千多人,死伤中有一半都是自相践踏造成的。

打扫战场的时候,镖头对李顺说:“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原来你说的是那些柬埔寨土人,远比这些江南民军英勇。可话又说回来,咱们也终究不是军人,为什么你这般笃定,觉得江南民军会如土鸡瓦狗一般败逃?”

李顺淡淡地道:“扶南的人,最早跟咱们手下这些民人也没什么差别,可有吴都督带领,有朝廷给咱们讨生活的路子,也就成了大家现在所说的扶南人。现在么,这些民人有你,有我带领,有朝廷在江南开的活路,他们自然也会变。”

后方哨楼上,徐师道长叹口气,今日两面民军对战,他懂得了很多。

他如此总结道:“是为利、为义还是为血气?不,不是为了哪一桩,而是咱们这一国,能将这些东西都融进来,既是为自己的利,也是为一国的利。既是为自己所持的义,也是为华夏大义,利义一体,血气就正了,这般血气,比单纯的利,比君臣大义激起的愚昧血气,既柔韧,也更有力。”

正当徐师道在心灵涤新的时候,李顺领队回了龙门,却被钟上位揪住:“小李啊,我公司里伤了两个人,这伤残抚恤银子……你的公司是不是也担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