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一卷 第五百九十二章 江南三剃

曾静的处置方略敲定,目光再转向吕留良的着述,雍正冷哼一声,李肆劫走吕家,怕不止是要平息沈在宽在南面鼓动造反的人心波澜,更是想乱了士子之心,好让江南人心向南蛮吧。

“此处的人心,就看是你李肆的船快,还是朕的刀子快。”

雍正在李卫的请罪折子上刷刷落笔,洋洋洒洒数千言,竟由无数“杀”字串了起来。

大清是不是正朔,是用刀子杀出来的,可不是用嘴喷出来,笔杆子抹出来的。

在曾静一案上,雍正要用诛曾静的心,要用笔杆子说,不过是以大清是不是正朔,来论证他雍正是不是位正和圣明。而江南吕留良的着述,颇多怀念前明,诋毁大清的言论,这跟他雍正个人无关,他自可以挥洒自如地动刀子。

当雍正的廷寄送到李卫手上时,看着那一串“杀”字,李卫几乎瘫软在地上,总算不是杀他……

吕留良一家被劫走了,浙江巡抚范时绎只回来了一顶官帽半拉脑袋,心腹田芳更是没了踪影,怕也已成了孤魂野鬼。原本以为已握紧在手的南蛮细作周昆来,却趾高气扬地在信里说,他是帮着南蛮劫走吕家的,不过制台大人有其他生意,也可以跟他谈。

谈……谈个鬼的生意!老本都蚀掉了!

李卫当时就觉满盘皆输,仓皇回到苏州写谢罪折子,等候雍正发落,都顾不得再找周昆来麻烦,结果等来的是这一连串的朱红杀字。

镇定下来,李卫已觉跟雍正隐隐通心,没错,就得好好杀一圈!你李肆想靠救人得人心,难道就不知我大清是靠杀人得人心!?

吕家人跑掉了,可吕家的姻亲,吕家的九族,那些个七大姑八大爷,总没走掉吧?还有那些平日跟吕家来往密切的街坊邻里,文人墨客,乡绅官吏,总没走掉吧?

雍正四年六月,一桩规模远胜往日文祸的血案,以石门吕家为中心,急速向四周蔓延,不到半月,就波及到了整个江南。

雍正以江南吕留良后人密谋反乱为由,授李卫专刑特权,清肃江南读书人。雍正的精力已集中在曾静身上,懒得管清肃细节,让李卫自己去砍头,砍够他要的数目为止。

吕家还有人,吕留良的五子吕补忠,六子吕纳忠被抓了起来,二人留下来的目的只实现了一半。吕留良之棺被他们掩护起来,可活人却没办法掩护。两人痛苦地看着他们的姻亲,门生,密友,被一家家投入大狱。仅仅只在石门县,用作临时周转的班房和县狱都难以容下这么多人。浙江按察使一下子接到了上百犯人在石门县狱病死的报告,知道这是弄死了县狱里的重犯,以容下这些特别的囚犯,按察使只能装傻。

六月的江南已是夏日,可浙江江苏两省,家家如置身冰窖。读书人疯狂地检查自家藏书,看是不是藏有吕留良的着述,而印书坊更是翻遍了版库,生怕自己以前印过吕留良的书。而这番“自查”,因不断有熟悉之人被抓而更变得更加深入,到后来范围已扩大到所有晚明文人的着述。

江南文盛,但凡日子能过得去的人家,都读过一些书,藏着一些书,印书坊更是遍地开花。就在这一月,江南烽烟四起,一股遭此强压,或被迫或主动的烧书大潮席卷江南。

浙江宁波府月湖西侧,一片园林中,精巧楼亭静静卧着,园门口三个大字赫然醒目:“天一阁”。

藏书近十万卷的天一阁,离李肆那个时代,因乾隆青睐而扬名天下还有五十年,但此时也已名动江南。黄宗羲是第一位能入天一阁的族外之人,他自己都为此自豪。

明清变际,天一阁和其主人宁波范家因不涉政事,一直安然无恙,就埋头当着江南的书香门第。天一阁也延续着一百六十年来的安静,从无喧嚣。

但就在这个六月,天一阁下,人声鼎沸,哭号震天。

范家族人因跟吕留良有来往而遭难,牵扯的还不止一人,得知这范家的天一阁在江南名声响亮,李卫恶胆旁生。

铲掉这个天一阁!让江南这帮读书人别再凭着认字多读书多就四下闹腾!

这是他最真切的想法,而吐出嘴的说辞却是搜检藏书,看有无谋逆之迹。

这桩文祸来得太猛太烈,范家本是被吓得不轻。但一百六十年来,天都变过,天一阁却没遭难,心头还存侥幸。使足了力气,四下托关系,找到李卫说情。

李卫一看这架势,就说了一句话:“是要跟石门吕留良家比份量么?”

天一阁,跟范家的命运就此注定。

官差护着文吏直闯天一阁藏书楼大肆搜检,毫不费力地找到了满屋子的“忌书”。天一阁自一百六十年前设立,藏书大多都是前明着述,拿这些书开刀显然太过荒谬。但范家一直在增添藏书,不少自满清窃占中国后,江南士子的着述也都在里面,很不幸,不仅有黄王顾的,还有吕留良的。

于是范家继吕家之后,成为这桩江南文祸的又一个风眼,再牵连进大批读书人。范家被一网打尽,天一阁被拆毁。因为差役的马虎,天一阁燃起熊熊大火,已有一百六十年的藏书楼,就此化为灰烬。

七月初,人拿得差不多了,李卫在江南四下搜书的工作也获得了阶段性成果,为此他在杭州专门举办了一场烧书会,数万卷紧书堆在钱塘江大堤上,被冲天烈焰吞噬为灰烬。

烧完了书,就是杀人,一千三百四十颗头颅就此落地,大堤为之变赤。数万围观者沉默如一人,眼中没有仇恨,没有惊恐,有的只是麻木、庆幸甚至幸灾乐祸。

“往日那般神气,可算是遭了报应了。”

一般民人是这么想的。

“读书是为了做官,你们非要风花雪月,讥讽国事,自以为还能存什么风骨,这就是你们的下场。”

没遭牵连的读书人是这么想的。

“都是南蛮害的,都是那些不忠朝廷的贼子害的。”

极少数同情者,以及遭了牵连,却没遭重处的亲友是这么想的。

人头是照救走的吕家后人数目十倍算的,而一千三百四十颗人头之外,八千多男女老幼被发配关外,与披甲人为奴。江南书香门第,特别是那些素有文名的望族,几乎扫走大半。剩下的都是自查格外得力,配合也格外得力,卖亲友和街坊邻里最为积极的人家。

李卫一面在明处行血腥手腕,一面调集兵丁,备着镇压估计有六成可能的反乱。让他庆幸,同时也很遗憾的是,反抗有,却是几家几户,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垂死挣扎。整个江南,在六七月格外平静,甚至各县府的治安缉盗事都消停了许多。

“真是乖顺得不可思议啊……”

已被称呼为“李割头”的李卫如此感慨着,由此他也认定,江南人将会更加乖顺,如雍正所期望的那般。

这场浩荡文祸,史称“江南三剃”,一是烧书,一是杀头,一是毁了天一阁。

若是换在康熙朝,官场怕已炸开了锅,可在这雍正朝,特别是在这雍正四年的六七月间,官场却是一片肃瑟。

已被圈禁的允禩,允禟,因查出暗中遣人联络朝堂大臣之事,再遭了处置。雍正大骂这两人一心搞内斗,拖大清后腿,猪狗不如。将这两人贯上了“阿其那”、“塞斯黑”的满称,“阿其那”是狗,“塞斯黑”是猪。”

不止从名声上贬损两人,雍正还将允禟发往保定,交亲信看管,但到了保定后几天,允禟就宣告“病亡”。

正当大家战战兢兢,猜测允禩的死期时,雍正却忽然将矛头转向隆科多和年羹尧,已被贬在畅春园的隆科多丢去了塞外,而年羹尧因为反对雍正这般行事,据传甚至当面对雍正说出“胡搞”一语,被雍正一口气撸掉军机大臣、大学士和兵部尚书诸职,丢了个盛京副都统之职,等于是发配到了关外。

雍正左右横刀猛砍,以允祥、马尔赛为首的王公满臣,以及张廷玉、田从典等为首的朝堂汉臣,都默默地全力配合,这让朝堂和地方的臣子们都有了风向标,意识到这不是胡乱跳腾的时候。

于是江南文祸的风潮,就在笼罩一国的阴冷气息中,无声地淌过。

消息传到黄埔无涯宫,四娘脸色煞白地奔出了宫,李肆对想要追上去的三娘摆手。

“她觉得这是她的错,如果做些什么,能让她心里好受点,就让她去做吧。”

三娘叹气,然后盯住李肆,李肆耸肩。

“满清就是劫匪,我救走了一些人,劫匪恼羞成怒,撕了一些票,难道是我,是我们的错?”

三娘摇头,就觉很不明白。

“听说杀了好几千人,流遣了上万人,还烧了无数书,江南人为什么不反!?他们还是不是人!?”

李肆嗤笑:“他们当然是人,是想作太平犬的人。”

三娘很是忧心:“如此一来,南北人心更是疏离,日后又要怎么复华夏?”

李肆道:“他们还有人心么?没了,雍正至少已在江南,把人心铲掉了。这样也好,我们行起江南攻略,心中也更无愧疚。”

李肆心无愧疚,四娘却是愧疚难当,黄埔书院,她跪在吕毅中身前,泪眼婆娑地道:“这都是我的错。”

吕毅中也是脸色煞白,他没料到,北面那雍正心肠会如此狠辣,手腕会如此血腥。吕家保住了本脉,可旁支九族都遭灭了,他的两个哥哥,更遭了凌迟之刑。

更因为他们吕家这一逃,江南文人都遭了灭顶之灾,旁人看他们吕家的眼色都已很不寻常,自是将他们当作了牵累江南的罪魁祸首,后人更不知要怎么评断他们这一逃。

可见着四娘一脸凄然,吕毅中心头清灵,他扶起四娘,叹道:“这怎是你的错,这是鞑子的错,要怪,就怪族人,怪江南人对鞑子之心就没看透。这番血腥大乱,竟然都没多少人越境南投,他们早已麻了心,这怪不到别人。”

四娘泣声道:“这番道理我懂,但我总觉亏欠着夫子一族……夫子可否收我为义女,容我名列吕家门墙?”

吕毅中惊讶莫名:“这……”

在江南时,不知四娘身份,随口道出义女之说,到了南面,才知四娘是皇帝的身边人,真要收四娘为义女,这干系可大了。

四娘却不待他想明白,径直咚咚叩首道:“义父在上,请受女儿一拜!吕家血仇,也是女儿之仇,异日定要索回这般血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