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一卷 第五百九十一章 二皇伐人心

皇帝很年轻,蓄髭而无髯须,透过网巾还能看出他没有留髻,头发剃得很短。一身窄袖对襟中袄,也就是所谓的“英士服”穿在身上,将淡然且和善的眼神也推得很是扎人,吕毅中觉得自己就算闭眼,那眼神似乎也穿透了眼帘,直透心底。

他赶紧屈膝叩拜,皇帝亲手扶起了他,再对上那明亮眼瞳,本压在吕毅中心头的帝王威势骤然消散大半。

“承蒙先生照顾四娘……”

“岂敢,我吕氏一家还靠四娘舍命相救……”

在肆草堂外的绿荫小道上走着,由四娘牵起话头,吕毅中的腰渐渐挺直,这哪里像个皇帝,分明就是儒雅的邻家子弟。

心防卸下,李肆跟他谈起江南,特别是江南人对英华的观感时,吕毅中知无不言,言无不诚,其中颇多忌讳处,他也委婉地道出了根底。

当话题转到吕家人的去向时,吕毅中又忐忑起来,就觉李肆身上的帝王气息正渐渐喷薄而出,一家一百多号人,到底会有什么前路,还是得由李肆一言而决。

李肆道:“朝堂的确是有顾忌,毕竟还牵涉晚村先生徒弟沈在宽一案,总觉得你们吕家留在国中,会乱人心。但此事终究得看先生你,还有你们吕家自己的意思。这一国人心还不至于如此脆弱,连晚村先生之后都容不下。”

李肆说得直率,吕毅中份外感动,北面朝廷,只因为陌生文人以他父亲名义作乱,就要拿他们全家。而这南面朝廷,可是父亲亲徒作乱,却还救下了他们。朝堂只想着任他们吕家自去海外,而皇帝却还表达了挽留之意。

吕毅中拜道:“这几日见了不少旧时熟人,甚至乾斋先生都劝我吕家留下,再见国中百业兴旺,民人富足,士子更有自在习学之途,草民也想就此得享安乐。族中一些子侄虽还有他心,却是读书未成之过,草民自当好好教诲。”

乾斋先生就是陈元龙,出自海宁陈家,跟石门吕家自然相熟,肯定也劝过吕毅中留下。李肆微微一笑,这结果他早就料到。吕家虽还有嘴硬的人,可英华对他们有救命之恩,既没有从沈在宽身上攀罪,也没有强迫他们发声屈从,如此还要投奔海外,那就是矫情太过。

吕毅中表明心迹,不会以父亲之名,在国中搅动波澜,说这话的语气已经非常恭谨,腰也弯了下来,北面文人之心被长久压折的味道也显露无遗。

可接着吕毅中还是显露了心中存着的那丝风骨:“沈在宽是先父幼徒,南北时势变幻,他书读得太迂,才致行事孟浪,还请陛下从轻发落。”

沈在宽跟吕家终究有牵连,李肆一直没提,一般人就该庆幸,可吕毅中却毅然开口,显然是出于他心中所持的义。

李肆摇头:“沈在宽蛊惑军将造反,罪无可赦。但是不是死罪,还得由法司审裁。”

吕毅中也只能作这么多了,遗憾而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被李肆带到了其他话题上。

结束了跟吕毅中的会面,另一个人又为沈在宽而来,这是李肆特意招来的。

此人前身本就是腐儒狂生,却因狱中审思得了道,再毅然西行,成就了贤名,这就是李方膺。

李肆对李方膺道:“沈在宽难以免罪,但若能脱了之前的顽愚,洗心革面,对凝练我一国人心根底大有裨益,朕也好开口宽减其罪。”

李方膺拜道:“陛下仁心,草民感佩。昔日草民还不如这沈在宽,却仍能醍醐猛悟,只要陛下许得一些方便,草民当让他明白,今世今日,我华夏到底路在何方。”

就在李肆决意让沈在宽转变思想的同时,北面紫禁城里,雍正满面通红地朝茹喜咆哮道:“他当朕是什么人!?都不知会一声,径直劫走朕的要犯,还杀了一省巡抚,毁了一营水师!便是做他的狗,也不是这般无视!况且朕可绝不是他的狗!”

他暴躁地在茹喜房间里急步来回,“他脸皮还如此厚,居然伸手要曾静!?他当朕头壳开了缝,灌进了一脑子尿水!?那曾静蛊惑朕的亲信大将作反,还要朕把此人送还给他?朕看他才是一脑子尿水!”

茹喜紧抿双唇,捏着手绢立在一旁,始终不出声。

雍正声调更高,似乎是在给自己打气:“朕不还!他要人,让他径直打到北京来!朕忍够了,是死是活,朕就跟他斗开来看!”

茹喜终于说话了:“万岁爷别急,李肆怕也只是虚言恫吓……”

雍正的脸由红转紫,这算什么?

“兵部奏报南蛮水师并未上岸,而是转东南而去,去处不是台湾,就是琉球,由此可见,那李肆对江南还是那般盘算,不会急于动手。而直接劫走吕家后人,估计也是平息曾静同党沈在宽在南面搅起的波澜。”

茹喜的话如深秋寒风,让气得脑子正煮着馄饨的雍正慢慢冷静下来。

“曾静和沈在宽,一北一南生着麻烦。以权谋计,臣妾以为,皇上径直从重处置了曾静,反而更合李肆的心意。这么一个人,回南面跟沈在宽凑在一起,于他一国人心,可是更大的祸害。”

雍正呆了片刻,叹气道:“那他由你传话要人,就只是惺惺作态而已?”

茹喜点头:“他已不怎么信臣妾了,要曾静怕也存着试探臣妾之心。不跟臣妾通气,径直强劫吕家就是明证。”

雍正转头看住她,眼里多了丝波动,“看来你……你的确是为朝廷着想的。”

茹喜眼眶也红了,低声道:“臣妾是为万岁爷着想的。”

雍正呼吸急迫起来,片刻后却转开了话题:“李肆是想让朕剐了那曾静?朕偏不让他如意!”

回到养心殿,雍正细细再看曾静案的卷宗,案头还堆着一叠《备忘录》和《吕子集注》,前者是吕留良自己的著述,后者是门生学徒汇总的吕留良言论。

之前在茹喜处所言,并非全基于情绪,虽然他对曾静此人恨到了骨髓。

曾静用来鼓动岳钟琪造反的言论里,最有力的一项就是指他雍正不仅是篡位之君,还是无道昏君。前者让他心虚,后者却让他愤怒,委屈到极点的愤怒。

他是篡位,可他为的是什么?他不惜冒着身败名裂,留下万世臭名的危险,拿到了大清一国的权柄,为的是他自己吗?

不!他可是为的大清一国!这一国被南蛮逼得风雨飘摇,他下了大决心得位,是要救这一国,是要救天下的!

自登基以来,他日日操劳,每日批阅至少百份奏折,下笔数千言,见数十位官员,一天要忙六七个时辰,从清晨忙到深夜,四年来一直如此!

他雍正是昏君!?他是昏君了,古往今来,还能有几个皇帝是明君?

杀了曾静固然痛快,可心中这般冤屈,又向谁述!?李肆不仅由此得利,这边国人不定还要想,曾静说的肯定有几分对,否则你为何要杀他呢!?

曾静不过是湖南一穷酸,他雍正身为帝王,本不至于跟这么个穷酸计较。可从岳钟琪发来的审讯笔录里能看出,曾静不过是浮在面上的人物,除开吕留良那一线,更有让雍正心头大跳的另一条线。

曾静供认,他是从一个叫“王谢”的路人那里,得知了雍正篡位乱政的诸多细节,这些细节可非一般民人能生造得出的。由曾静对这个王谢形貌的描述,岳钟琪推断说,此人该是一个太监,这事可就复杂了。

那个太监,想必是老八或者老九的人吧……当初他圈禁老八老九,府中太监门人无数,不少被他发充到西安和荆州等地的旗营里效力,那些个坏话,多半也是由这些人在外散播的。

关在高墙大院里也不得安宁,就跟废太子一般,可怕的是,他们依旧还有影响力,还企图东山再起。

雍正满腔冤屈,更是为这条线而生。你们兄弟,满脑子都还是权柄,权柄!就不能安生一点,让朕专心救这大清国么?向外播散我天家私事也就罢了,还污蔑朕是无道之君……

“朕对这一国,绝无愧心!可对你们……朕就当定这残骸骨肉的无道之君了!”

满腔心血在胸口翻腾,雍正终于下定了决心,一个他觉得已经晚下了四年的决心。

召唤来总管太监王以诚细细一番吩咐,王以诚一脸苍白,目露凶光地退下了。

接着心思再转回曾静身上,雍正觉得,自己不能再这么平白生受冤屈,就得让这一国知道,他是个怎样的皇帝。他这个皇帝身正了,这一国人心才能正。

所以曾静不能杀,不仅不能杀,还要当作典范,好好“教诲”,让他洗心革面,承认自己是有道明君。

这事说简单也很简单,但要办出效果,却是很难。一个人迫于强压而认罪,跟他真心悔罪是不同的,而雍正希望看到的是曾静真心悔罪,由此才能最大限度地感染国人。

怎么让曾静真心低头是一方面,而怎么让国人之心在这事上能分明是非,又是另一方面。

眼角扫到案头那一叠吕留良著述上,雍正心头一动。

曾静此人,学识浅薄,用来鼓动岳钟琪造反的书信里,说大清非华夏,反大清就是大义这个论点,含着两个方向冲突的论证。

一个是传统的华夷之辨,大清是满人统治,而满人是关外来的夷狄。

一个是他雍正无道,以华夏传统而言,这一朝出了无道昏君,那么连同昏君在内,就得反了这一朝,这个论证却又是将大清当作华夏正统来看。

支持曾静第一个论证的,就是吕留良的著述,曾静要岳钟琪奉吕留良之后为皇帝,这自是无知穷酸的迷梦,但吕留良学思影响之深,也由此可见一斑。

曾静的两个论证混淆在一起,就产生了一个模糊的错觉,那就是他雍正是不是昏君,跟大清是不是正统捆绑在了一起。

既然曾静这么混淆,他雍正自然可以有样学样,将这论证颠倒过来,只要证明大清是正统,那么他雍正的一切问题就解决了。因为大清是正统,所以他雍正不是得位不正,不是昏君。

这么一来,一切麻烦都可以归结到大清是不是华夏正朔这一命题上。

让曾静悔罪,可以由自己是不是昏君这事上入手,而国人之心要立稳是非,就得由曾静本人的表现,以及自大清是不是华夏正朔这一论述上入手。

雍正思绪急转,很快就定下了这一番人心征战的策略。

他要向天下宣告,这大清是华夏正朔,朕得位很正,朕是有道明君!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