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一卷 第五百八十九章 何处是家国

红黑相间的海上炮山掠过四娘船队,向西碾压而去,几艘软帆海鲤舰围了过来,这两日陆海逃亡,命悬一线,如今终于转危为安,众人一颗心落定,身心都软了下来。

四娘依旧提振着一股心气,看住了周昆来,见他也是一副如释重负的模样,终于忍不住问:“此事对你到底有什么好处?”

这一路逃亡,周昆来的作为远超人质被迫所为,再见他神色,四娘对此人用心越来越看不明白。

周昆来背靠船舷坐着,手还在揉他那受伤的膝盖,闻言一笑:“我早说了,我想当生意人,这是在证明我的诚意,生意人的诚意。”

四娘蹙眉,周昆来的意思她已品了出来,什么是生意人?那就是不会身属哪一方,只为自己谋利。周昆来帮着四娘救走吕家,是想清偿之前欠英华的债,同时也是向李卫制造他依旧在为英华服务的假象,还向李卫传递双方可以继续合作的意愿。

周昆来的声音混在炮声里,显得很是幽远:“当初李卫在江南找到了我和甘凤池,要我们为北面朝廷效力。威逼利诱之下,我们不得不屈从。之后再被这边朝廷抓住,不清楚甘凤池是怎么想的,我是觉得,为这边朝廷效力也不错,那时我是真心的,即便落下了残疾,我都没什么怨言……”

“我在江南,替天地会办了不少事,这边朝廷也没亏待我,原本我都满心期待着以后朝廷收复江南,我能正了身份,衣锦还乡。”

“或许是被这心思冲昏了头脑,我开始在李卫身上动脑筋,假意转投了他,想在他身边埋下内线。”

“这事甘凤池也知道,他就是军情司派到江南,配合我这行动的,但是我失败了。李卫识破了我的用心,他没胆子反钓军情司的黑猫,但他把我用来跟军情司联络的手下杀了,让甘凤池跟我生疑。”

“接着就是一番血雨腥风,李卫也再度威逼利诱。个中细节太多了,多得怕是要讲三天两夜,总之……我跟甘凤池不同,他是江南孤侠,我却是江南地头蛇,在这江南恩怨太多,这也是他进了军情司,我进了天地会的原因。”

周昆来此刻的脸色很不好看,四娘虽不熟悉天地会,但当过黑猫,黄而也跟她讲过诸多天地会内幕,自是能明白,这个过程里,周昆来的内心经受了怎样的煎熬。

周昆来再道:“我不是读书人,不明白什么大道理,可大义名分也算懂了,我不可能为李卫和北面朝廷真心效力。但甘凤池那边,让我背了太多血债,南北两面都有,我也不可能再回到南面……”

这话说得隐讳,刘松定在旁怒哼一声,四娘才依稀明白,甘凤池这边肯定杀了不少跟周昆来相熟的人,说不定还有族亲,而周昆来自然也要还击。这中间尽管夹着李卫的挑拨,但血仇却已是难以消解。

周昆来摇头苦笑:“当年我跟甘凤池……可是好兄弟,好得不能再好。”

接下来的事就很清楚了,周昆来为自保,通过禁卫署的内线给甘凤池下了药,让他也成了不可信之人。

沉默许久,四娘道:“现在你借吕家这事,想让李卫以为你依旧受我们信任,摆脱他的控制?不错……”

四娘摇头:“很不错的故事,就算你说的这些事是真的,现在已经没人再信任你,恐怕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人了。”

周昆来叹气:“是啊,有一段时间,我都觉得再无生路,可在这边朝廷下的经历提醒了我。”

他眼中闪起光亮:“天下之大,南北朝廷都没能占全,而我为什么非要投向哪个朝廷?从今而后,我就是个生意人,两不得罪,就作买卖。”

他站了起来,虽没被绳索绑住,但膝盖有伤,没拐杖就难行动,四娘等人也没怎么在意,就只等着他的下文。

“吕家这事,不止是要让李卫知道,我不是他的狗,也是要让这边朝廷知道,我虽不再为朝廷效力,却还能有用处。”

接着周昆来脸上浮起怪异笑容,嘴里还没停。

“禁卫署内线的事,不过是个幌子,我凑巧知道一个禁卫署官员跟江南票行某人勾结牟利的丑事,威胁他在甘凤池的行止上作了手脚,根本不涉及官家安危……”

话音刚落,他身子一仰,翻身跃出了船舷,等四娘等人醒悟,海面只剩一团水花。

众人举枪欲射,四娘摇手止住:“算了,他也给出了线索,咱们回去一查便知。若是他说假话,到时给李卫送去消息,让李卫不再信他就好。”

四娘并未全信周昆来的故事,但她觉得,此人想要在南北之间另有一番生路的心意却是可信的,有这想法的何止是他呢,吕留良一家不就是如此?搞出吕留良一案的那些读书人,不也是如此?

对鞑子朝廷来说,不管是南投,还是另谋生路,都是不可容忍的。而四娘觉得,自己这一国却是能容的,这也是她要救吕家,甚至许下任他们自去海外这桩承诺的原因。

鞑子朝廷要的是一个密封的铁桶,自己这一国要的却是一个敞口的铁锅。前者盖住了天,讲的是满君为天,后者却是敞开了天,求的只是底限,能抬头挺胸作人的底限。

只要没破掉这底限,上天浩瀚,大家可以共存,话又说回来,这一国的根底本就是生意人的根底,周昆来想要作生意人,那自然要讲生意人的法则,怎么都跟这一国离得更近。

周昆来之事,只能等回去后再作验证,当四娘上了泰山号时,某人迎了上来,另一件事却骤然在心口翻腾不定,之前她本就忐忑,官家是为她遣来这般声势浩大的援军,现在这人的出现,让这忐忑更重了数倍。

“果然是三娘的爱徒,天生就能翻卷起大风云来。”

来人是萧胜,身后还跟着孟松海,一脸苦色,想必又是因萧胜而失了单独领军的机会,正满肚子不高兴。

“泰山号下水试航,正好拿鞑子江南水师作靶子,演练炮术实战,可不是单为四娘来的。”

萧胜如此解释着,似乎在为李肆开脱,可这话听着很是别扭,哪有这么“正好”的事?

“的确是顺便嘛,泰山号试航,冯塞防要去琉球,然后陛下说,四娘在江南,正需要接应,江南吕留良一家他也要接出来,这几桩事一并办了。”

见得四娘还一脸不信,萧胜赶紧道出所有原委。听得这么多事凑在一起,四娘也松了口气,总算不是专为她来的,否则官家可要被国人戳脊梁,说为一个女子大动干戈。

冯塞防就是枢密院塞防司冯敬尧,他的另一个绰号叫“冯殖民”,人到哪里,就意味着哪里成了英华的殖民目标,眼下要去琉球,还带着两艘巨舰为首的舰队,用意再明显不过。

四娘对此不太关心,她注意到的是另一句话,“官家……也是来接吕家的!?”

萧胜哈哈笑道:“陛下就说过,如果四娘知道此事,怕是要赶在前面救下吕家的,还真是被陛下说中了。没错,之前就有读书读傻了的家伙,在南北两面搞事,线索都追到了江南吕留良这边。陛下觉得,吕留良这一家还存着华夷之辨的士子风骨,怎么也要救下来。”

四娘绽开了灿烂笑容,之前救下吕家,是她自作主张,心中还是存着不安,万一李肆另有想法,自己是不是给他惹出了麻烦,得知李肆跟自己一心,她心中既是轻松,又是甜蜜。

萧胜要领军继续北上,四娘与吕家等人由一队海鲤舰载送南归。似乎感应到了四娘归心似箭,这队海鲤舰风驰电掣,八日就进到了珠江口。

“据说这样的快舰四个月就能从黄埔到里斯本,安陆安公使就是乘这样的快舰去欧罗巴替谢公使的?这几年海军的变化可真是大啊。”

“这可是专门用来联络的三桅纵帆海鲤快舰,跟一般的县级战舰可不同。你也别唠叨了,四娘会帮你说话的,陛下也已允许了总长,在总帅部的海军部下设立情报司。”

“这是公事,怎能让四娘开口呢?到时罗猫妖还不得杀了我,咦,那是……那是什么巨舰?怎么这么大!?”

小舰队正向黄埔码头驶去,刘松定跟孟松海正聊得起劲,忽然发现三条巨舰正卧在黄埔造船厂的船坞里,一条是跟泰山号同级的双层炮甲板战列舰华山号,形体本就惊人,而另外两条更为雄伟,几乎要大过华山号两圈。

孟松海道:“那不是战舰,是六千料的大海船,用来载运去外海的人口牲畜和大宗货物。一艘是吕宋公司订造的,一艘是太平洋公司的。太平洋公司?就听说是陛下自己的皇室公司,陛下把诸多生意让给了民间,甚至股市都不能再入,只好去海外作生意喽。”

刘松定愤愤不平地道:“陛下赚了钱,也是在补贴国用,国内这帮工商,真是得寸进尺!”

四娘正行了过来,听得这话,噗哧笑道:“官家以后可不再补贴国用了,以后皇室和一国可是明算账。松海啊,我走了这几个月,东西两院的事还没有结果?”

孟松海一脸不以为然地道:“西院是早早推选出来了,可东院因为福建和湖南两省还在争名额,还没落定。东院不选出来,《金融法》就定不了案,搞得南海公司都不敢分红利,我就等着那红利好娶媳妇呢。”

四娘一副大姐模样敲了拍了孟松海一巴掌:“别扯了,你还靠什么南海公司的红利?你爹、你,还有你哥孟松江可都是青田公司的股东,官家之前在股市里还没帮你们挣够!?”

刘松定笑道:“他是要娶会安陈家的女儿,不下足聘礼,那可是要抹了陆海三孟之家的名头。”

他们自在说笑,一边吕毅中一家本就看得这大海船已是发呆,听得他们这番言语,更觉是置身一个极度陌生的世界。

战舰靠岸,上得码头,眼前所见,两耳所听,更是一番全新气象。龙门吊高高立着,工人们喊着号子推转轮盘,用龙门吊装卸货物。来回马车不断,沿着铁轨,在码头和高大的货仓之间来回。更远处,层叠的翠瓦飞檐下,灰白如石的建筑如林一般,无尽伸展而开。

吕毅中跟妻儿们目眩神迷,四娘在旁道:“夫子可先在黄埔学院里安顿下来,去处如何,还看夫子自己心意,但官家肯定是要见见夫子的。”

吕毅中点头:“我也是想见见……官家。”

族人要寻什么前路,吕毅中还难以确定,但这一路行来,他自己已经有了计较。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