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一卷 第五百八十七章 惊险逃亡路

周昆来诚意很足,他身上带有盖着李卫关防大印的手令,本用来便宜行事,队伍转头南下,由他在前开路,一夜不停,凌晨就到了海宁。

接应人马在海上,怕惊动清廷浙江水师,进杭州湾的只有三条硬帆海鲤,驻泊在金浦。眼下队伍改走海宁,不可能让这三条船直接冲到清廷水师的眼皮子底下接人,就必须在海宁找船出海。

这事不难,海宁靠海,渔船很多,天地会派来的联络员熟门熟路,直接找到几户渔民,洒下重金,连船带人一并雇了。第二日下午,队伍两百多号人,分乘四条大渔船,已行在了杭州湾里。

上船后,周昆来道:“让我留在江南吧,我还是有用处的,拿我回南面没什么好处。放了我,我就把内线的事说清楚。”

四娘可没放松警惕,冷声道:“眼下的事可以信你,内线的事怎么信你?要说什么,等着在尚总舵主面前说清楚吧。”

周昆来只能继续苦笑,接着看到海面上升起的另一片帆影,笑容似乎又有了变化。他下巴指向绑住自己手脚的绳索,对四娘道:“眼下真是信我,就还得靠我遮掩,田师爷出人,我出关防。”

那是浙江水师的巡哨船,这几年南面海鲤船的船型和工艺广为流传,水师巡哨船也都是近似海鲤的快船,比渔船快得多。

远远一声炮响,这是巡哨船在发令停船,四娘对刘松定比了个战备的手势,再看向周昆来:“先别想着留在江南的事,这一关过不去,你的命都留不下!”

她两手按上腰间,比甲之下两柄短铳早已上好弹药。

松了绑的周昆来点头,拉过还在发抖的田师爷,两名黑猫充作伴当,一左一右夹住了他们。

片刻后,那条大概百来料的巡哨船靠了过来,找着四娘所在这条最大的渔船并舷,二三十名清兵端着火枪,警惕地指住船上的人,侧舷的两门弗朗机也指住了船身。如今南北对峙,清廷再难维持康熙时期的火器政策,佛朗机这类小炮已是清军普遍装备。

一个满脸横肉的军官指着众人,暴戾地喝问:“想逃!?今天你们运气不好,撞上我丁麻子!”

船上这么多人,一眼就能看出不是出海捕鱼的,这丁麻子以为这是要逃难到南面的民人,这事可是屡见不鲜。

眼见兵丁就要上船拿人,周昆来一句话让这丁麻子愣住:“我等奉两江总督李制台办事,闲杂人等勿扰。”

旁边兵丁怒目而视:“两江总督?关我们浙江屁事!?”

丁麻子这才清醒过来,一巴掌拍开那多嘴的兵丁,下面人少见识,还不怎么清楚李卫转督浙江的事,他缓下脸色问:“话可不能乱说,拿凭据来。”

周昆来抖开李卫的手令,见着那紫红关防大印,以及便宜行事,地方官府并绿营汛塘不得过问的文字,丁麻子信了一半,可这几条船塞着一两百号人,明显就是出奔海外的,另一半他怎么也不信。

丁麻子疑惑地问:“办的是什么事?我奉令巡海,不管出入,责任可都是兄弟担着,总得让兄弟能给上头一个交代。”

田芳不得不被推了出来,腰间被冷冷枪管顶住的滋味很不好受,他咬牙朝那丁麻子喊道:“你是前月才升千总的丁八虎?你的转迁令还是我代制台盖的印!我是谁?李制台身边的田师爷!制台办什么事,别说你,海宁水师营参将廖光华都没资格问!你该干嘛就干嘛去!”

这副官威摆出来,加之随口道出他的来历,丁麻子被唬住了,不迭地躬身赔罪,接着又换了一幅脸面,谄媚地道:“既是小人遇上了,总得出把子力,小人这船快,地方也大,是不是换到小人的船上?”

这是机会,也是风险,四条船塞着二百多人,满满当当,多一条这巡哨船就宽松多了,但前提是要糊弄住了这个丁麻子。

周昆来看了一眼四娘,等着她决策,田芳不知道哪里来的胆气,打着颤地道:“也……也好啊!”

不得不说,田芳很有脑子,他先作了选择,这边四娘等人就骑虎难下了。

眼见丁麻子亲手将田芳拉上巡哨船,面对周昆来和刘松定的目光,四娘捏拳一晃,这是动手的信号。

就在她下了决断的同时,那边田芳已脱了黑猫的掌控,把住丁麻子的粗壮胳膊,他陡然跳脚,尖声叫道:“这是南蛮……”

田芳嘴巴正大张着,轰的一声响,脑后炸开一团血花,同时碎骨、舌头、烂牙混着血水喷出,泼了那丁麻子满脸。

丁麻子惊得全身发麻,顾不上抹脸,一个旋身侧转扑到了船板上,接着就是不断爆响的轰鸣声。

“草!居然被挡住了!”

四娘照着李肆的口语,毫无淑女气质地念叨了一声,她本是要一枪爆了丁麻子的头,却不料田芳拦在前面,抢走了这份待遇。

巡哨船上惨嚎连连,那些兵丁听到此事跟制台有关,本已放松了警惕,却遭四娘等人急袭,顿时仆倒一片。

但船上毕竟有二三十号兵丁,不可能一下就遭全灭,反应快的也如丁麻子一般,趴在了舷边,一边招呼船工启舵摇撸,一边用火枪还击。

咚!

巡哨船上的弗朗机开火了,里面装的是霰弹,轰得渔船噼噼啪啪作响,还夹着叮叮当当的脆声,那是铅子打在黑红猫身上所套钢甲的动静。

黑红猫本准备跳帮肉搏,被这一炮压了下来,还出现了好几个伤员,眼见巡哨船就要离舷,几个小小黑影带着火星高高抛起,再落进巡哨船里。

不过一两息后,蓬蓬一阵闷雷爆响,焰光翻卷,将十数个人体推升上天,红猫所带的手榴弹终于派上了用场。

上到已没几个活人的巡哨船上,看着脑袋已被崩掉一半的田师爷,周昆来艰辛地吞着唾沫,对四娘道:“这不是我的错……”

四娘正指挥部下清理战场,闻言一笑:“所以你还活着。”

叫唤声再起,却是那丁麻子,他居然也还活着,“我投降!饶我一命!”

押着巡哨船的船工,船队变成五条船,向东扬帆急进。

吕毅中一家上了巡哨船,此时他们才清醒过来,之前在陆上时都呆在马车里,没能亲眼目睹与清兵前哨的战斗,眼下这场转瞬而起,转瞬而灭的战斗,震得他们心神摇曳。

吕夫人扯扯吕毅中的袖子,小声道:“你这位义女,怕是南面的女将军吧。”

吕毅中苦笑:“义女不过是说笑,可别当真了,不过……”

看看英姿飒爽的四娘,再看看刘松定等身手矫健,气质沉凝的年轻人,吕毅中叹道:“南朝到底是番怎样的情形,能育得这等英雄人物,我对这南行之事,竟已心怀期待。”

吕毅中的期待离现实还有不少距离,眼下虽得了一艘快船,却装不下所有人,船队只能依旧以渔船的速度前进。

第三天凌晨,离金浦海面接应点还有一段距离时,西面冒出大片帆影,正是海宁水师营的战船。

面对四娘等人的逼视,周昆来叫屈道:“绝不是我发的消息!”

不是周昆来的通报,鞑子水师怎么会来得这么快?

四娘等人想不通,他们更没有料到,后方追兵的战船上,还载着一位大人物。

“前面还有我水师营的巡船,见得营中将旗,居然不停船,肯定是被贼人劫了。”

头前一艘三四百料的战船上,海宁水师营参将廖光华收起单筒望远镜,向身边那人如此禀报。

“那肯定是劫走吕家的南蛮贼子!本宪所料不差,南蛮贼子的退路就在海上!”

浙江巡抚范时绎穿着一身军将夹袄,显出了武人的精悍。前日他得报抚标刚到石门县,就撞上县狱大批犯人脱逃的乱子,知县求请领兵军将协助围捕,闹腾了好一阵,才发现吕家人已尽数脱逃。

听到这消息,范时绎如雷轰顶。他插手这事,不过是预先洗屁股,并非正主。可因他这一动,吕家人居然跑了!

李卫本说要亲来杭州坐镇,现在却没了动静,甚至都没传出谕令,似乎消失了一般,看样子也是得知了此事,要坐等他范时绎坏了这事。想着李卫该正在写密折,跟雍正打小报告说自己贪功,走漏了消息,以至于南蛮出手劫走了人,范时绎恨不得立马晕过去。

为今之计,只能亡羊补牢,尽一切努力把吕家抓回来。

这就是范时绎贵为一省巡抚,也要亲自出马的原因,他出身武人,下意识地将此事当作一场战事来琢磨,马上发现了两个要点,一个是海盐县的金浦,那里是杭州湾外最合适出海的地方,而另一处是海宁,离石门县最近的出海处。南蛮带着吕家一大家子,只有这两条路线可走。

范时绎一面下令抚标从陆上衔尾直追,一面驾船出海,直奔海宁。即便在海宁截不住,也要带着海宁水师营尽快赶到金浦,那样还能有希望。若是金浦再截不住,茫茫大海,那就真是无力回天了。

范时绎一面以权威压,一面许下重金,海宁水师营积极响应,一夜直追,终于在日出时分找到了目标。

看着前方海面的船队,范时绎满腔怒火地下令:“发炮警告!再不停就朝死里打!”

隆隆炮声自后方传来,升腾的丈高水柱让四娘抽了口凉气,之前她跟着李肆出巡南洋,对海战之事很熟悉,对方战船上显然载有真正的火炮,完全不是巡哨船上那弗朗机能比的。

船多人多,火力强,还是远比渔船快的战船,四娘一颗心飞速坠落,眼见就要到金浦了,真是不甘心啊。

周昆来叹气道:“其他人顾不上了,这条船快,还能走得脱。”

刘松定没说话,就看住四娘,显然是赞同周昆来的建议。

吕毅中也过来劝道:“其他船上还有四娘的伙伴,可不能让他们为我吕家而死,让他们上这船吧。若是有空位,将吕家儿女带上,我这老头,就不占位置了。”

看着正从七八里外不断接近的清军战船,四娘眼中泛起泪花,这条巡哨船该是能跑得掉的,可最多只能载百来人,剩下的就是牺牲者。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