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一卷 第五百八十六章 周昆来的诚意

吕家人终于信了,两江总督派身边最亲信的师爷,跑到吕家来搜罗证据,这当然是一桩惊天大案。

信是信了,事情却并未由此一锤定音,老好人族长吕补忠终于说话了,“我们不能走……”

他对四娘摇头道:“这个朝廷,先父反过,我们心底里也是不认的。但是你那个朝廷,先父若是还在,怕也是不认的。对比南北两个朝廷,这个朝廷剃发易服,却还是护住了我们读书人的道统,你那个朝廷复了华夏衣冠,却丢了道统,我们吕家人要举族南逃,这是丢了气节。”

四娘、刘松定和黄而等人都觉胸口气血翻腾,腐儒啊,腐得真是让人没有话说……

吕毅中艰涩地开口:“五哥,此时不是辨难论理之时,一族人的性命要紧!”

老六吕纳忠站到了吕补忠身边,掷地有声地道:“读书人自以名节为重,岂能如蚊蚁一般只重性命?我们真要逃了,先父之名就遭了污损,我们这些子孙,下到黄泉,也无脸再见先父和列祖列宗!”

说到名节,吕毅中也没话说了,他看向四娘,抱歉加遗憾地摇头。

其他人虽忧心生死,但一族人饱读诗书,一旦族长决议赴死,他们也不敢有异议,男人是相对默然,女人们相互搀扶,还咬着手绢,不敢让哭声出了口,堂中被一片沉重而肃穆的哀云罩住。

四娘对这两位老者是又气又敬,气的是对鞑子朝廷和英华的评价如此偏颇,敬的是他们那种“总有事情比生死更重要”的理念。

腐儒虽腐,却不是她听李肆所说的那种犬儒。李肆就说过,腐儒所坚持的气节和风骨,也是华夏这几千年来积淀下来的宝贵财富,所以他从未想过要在国中彻底打掉腐儒,甚至还容儒党一直发声。正是李肆这种思想,让四娘觉得,吕家必须要获得拯救。

她不愿放弃,吕补忠所说那番南北朝廷的对比,还有气节论,她不是读书人,没办法进行辩驳,但她另有思路。

“我要救的是七先生,七先生说,一族不走,他也不走,因此我救你们,只是顺路,不是要让你们去投英华。”

“这天下大得很,鞑子朝廷没能全占了,我英华也还没有全占。当年明亡之时,无数人投海外,甚至还有朱舜水这样的大儒先到广南,再到日本。”

“你们不愿意去英华,也没关系,到了英华地界,再去其他地方,随意,并非只有南北两处可选。”

四娘这话终于起了效果,或者说是给依旧心存生念的人找来了台阶,被众人的目光逼住,吕补忠长叹一声:“如此也好……”

堂中一片欢腾,众人赶紧去收拾家当,吕补忠却对吕毅中道:“我吕氏一族,就交给你了。”

面对惊骇和诧异的目光,吕补忠道:“我已年近七旬,活得够长了,也经不起舟船折腾,再说这北面的朝廷,怕是要掘先父之坟的,总还得有人去移棺椁……”

吕纳忠也决然道:“我跟五哥留下,吕氏一族,姻亲和门生遍布江南,若是吕家人都走了,没人顶在前面,他们可都要遭罪。”

吕毅中哽咽地想要开口,却被吕补忠拦住:“有我和老六在就够了,你没必要留下,一族人到了南面,总还得有个说话管用的家长。”

吕毅中长叹一声,朝两位兄长深深拜倒。

没经历过大家族的兴衰,看着这一家子面对生死,还有条不紊,四娘等人也颇为感慨。

不过时间紧急,容不得他们收拾家当还这般从容,吕毅中还想要把吕氏一家的藏书都搬走,可面对四娘那“哀怨”目光,终究只收拾出了父亲的文集,再让家人带上金银,下午时分,一族一百三十四人出了家门。

预定的接应地在九十里外杭州湾口的金浦,若是一百三十四名英华军人,根本是小菜一碟。可眼下这一百三十四人,男女老少齐全,还有病人,即便有天地会紧急调度来的马车,但道路并非英华那般通畅,行程怎么也要一两天。

十多辆马车出了石门县城,动静已经很大,刘松定来报,浙江抚标离石门县已不过三四十里地,其中有马队数百,形势非常紧急。

黄而主动请缨道:“我在石门县衙摸得了关系,若是将县狱搞出一番动静,也许能惑乱抚标人马,拖延时间。”

四娘点头:“黄头目小心自己安全,不要勉强行事。”

黄而嘿嘿笑道:“那是自然,咱可不是那腐儒,能办成什么事都心中有数,再说交趾那还有……”

“还有安南小娘子等着”这话,被他压回了肚子里,这个昔日在英德县狱,无心间帮着李肆逼死了恶贼郑七的狱头,命运已改,品行也随之变了许多,行事的狠辣手腕却没变。

即便有黄而在石门生事拖延,前路漫漫,还有无数关卡,该如何应对?

四娘柳眉一横,师傅严三娘的果勇气息充盈全身,她冷声道:“咱们人虽少,却都是强中强,就一路杀过去!”

刘松定摸摸鼻子,心说好计策……

这也是最佳的选择,清廷哨卡都是绿营汛下设的塘兵,每处不过十数人,而管收税的关卡更没什么战斗力。只要一冲而过,不作停留,即便这一路所走的石门、海宁和海盐三县聚起大队人马,怎么也要一两天时间,那时他们就该在海上了。需要顾忌的是背后的追兵,以及海上堵截的人马。

被押在队伍中的周昆来向四娘建言道:“妇孺老弱这么多,向东这百里路程,一路冲杀,难保不出什么意外。如果转向南面,从海宁上船,只有三十来里路。”

海宁当然近,四娘等人都考虑过,但清廷江南水师在海宁驻有一支船队,用来遮护杭州海面,走海宁显然太过危险。

即便之前周昆来帮着四娘说话,他这意见出口,顿时显出了叵测居心。刘松定冷笑道:“还不死心呢?让咱们去了海宁,等着鞑子的水师一锅端么?”

周昆来耸肩道:“我只是提建议,毕竟李卫的师爷在你们手上,只要他配合,这个方案还是可行的,比走东面风险还要小。”

李卫的师爷田芳也成了俘虏,抓着他也是备着万一,此时还没想到有什么用处。若是押着此人糊弄过关,确实有一定的可能性。

但基于周昆来依旧不可信,尤其是对他在禁卫署的内线绝口不谈,他的建议没被采纳,还让四娘和刘松定对这家伙的用心越来越疑惑。

杭州北面三百里的湖州府,李卫带着亲信人马急急赶来,刚刚进城,就接到周昆来部下的密保。

“什么!?南蛮军情司的人来了!?还是黑猫红猫什么的!?”

李卫这几年身居高官,也养得面色红润,可听到这消息,脸色瞬间煞白。

“快!快进府衙!严密戒备!”

李卫顿时周身发冷,此刻在他心目中,什么吕留良案再不重要,自家小命才重要。五六年前,他在湖南,就遭过南蛮黑猫的整治,那帮黑猫,光天化日之下,就在长沙府街头动手劫了他,还穿州越县,径直抓到了广州。

他这条命还能在,还能回到北面,成了封疆大吏,那都是李肆饶给他的。若是李肆要重新取他性命,他觉得怎么也难防范。在他心目中,李肆已从多年前的恶徒,变为无所不能的恶魔。

在湖州府衙里,李卫打着抖地来回踱步,嘴里就在念叨:“该怎么办?怎么办……”

眼见一桩大功就要到手,却不想南蛮插了手,这该怎么办?

当年张伯行在武昌烧了盘圣女,雍正火烧屁股地让李卫抓了张伯行,凌迟赔罪。如今南蛮来要吕留良后人一家,雍正也不敢有二话。

可如今雍正权柄越来越强,对面子也越来越看重,虽要向南蛮服软,却必须找人背黑锅,到时他李卫该怎么背这黑锅?

等等……

脑子转了一大圈,李卫终于从惶恐中摆脱出来,注意到一个问题,如果真是南蛮有心要人,何必行此冒险事,直接通过紫禁城映华殿那位就可。眼下南蛮要人,只是周昆来一面之词,莫非是周昆来自己的意思?

李卫想不通:“这周昆来,到底揣着什么心思?”

丢开周昆来之事,吕留良这事该怎么办,李卫正在挠头,部下忽然来报,说浙江抚标奔石门而去。

李卫大怒:“这个范时绎,抢功抢昏头啦!这事也要掺乎一腿!?”

接着一个激灵,他一巴掌拍上大腿:“抢得好!就让那家伙抢去!”

部下小意地问:“制台,那咱们是……”

李卫瞪部下一眼:“好好给本督守着!一刻也不能松懈!”

四娘等人怎么也没料到,如果不是浙江巡抚范时绎横插一杠,原本他们可以悠悠哉哉出海。黄昏,当黑猫红猫联合击退抚标马队的前哨时,四娘不得不开始考虑周昆来的建议。

周昆来叹气道:“其实我都给李卫传了消息,说南面要了吕家一族,眼下抚标还在追,怕是浙江巡抚范时绎自己所为。”

四娘径直问:“你这番作为,是要在南北两面周旋?”

周昆来反问:“不行吗?”

四娘嗤笑:“看看吕家的事,你觉得行吗?”

周昆来耸肩:“我不是读书人,我只是生意人,或者说,我只想当生意人。”

四娘道:“生意人,你能买卖什么?”

“消息,关系,不能见光的事,在江南,我都能办”,周昆来一副坦诚模样,四娘都觉他的神色不似作伪。

周昆来继续道:“就像四娘你说的那样,天下之大,北面朝廷没占全,南面也没占全,读书人还能投到海外,我这样的人,难道就容不得只作买卖么?”

四娘摇头:“你欠我们的,你还在南面有危及官家的内线,这些话根本就没人信。”

周昆来欲言又止,沉默片刻,再道:“接下来我会证明我的诚意,至于内线的事,我总得为自己小命着想,有这一条,你就不会随意杀了我。”

刚才一战,击退了三十多名骑兵,队伍中也出现了伤员,而受保护的吕氏一家更人心惶惶,若是继续向东,还真难说会有什么意外发生,四娘轻咬嘴唇,终于下了决断。

她对周昆来道:“那就证明你的诚意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