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一卷 第五百八十五章 好人就得有好报

“吕留良后人一家……”

杭州府城,浙江巡抚衙门里,范时绎拿着李卫的书谕,皱眉沉思。

“李卫要我封嘉兴府海陆两境,严防吕家人走脱,却又不让我浙省官府去拿人,抱的是什么用心?”

范时绎是本朝开国大功臣范文程的孙子,康熙末年任马兰峪总兵,康熙驾崩,雍正登基后,大治防务,摆出一副若是大将军王起兵作乱,自己就舍命相抗的架势,得了雍正赏识,转武为文,任浙江巡抚。

如果不是李卫转督浙江,雍正搞走康熙旧臣满保后,范时绎本有可能升任浙江总督,因此他对李卫分外不爽。之前李卫在浙江又搞整肃江苏官场那一套,这不爽已然升级为愤恨。

师爷在旁道:“之前李卫就在罗织文罪,他的师爷田芳四下活动,据说矛头直指吕家,想是要在查嗣庭案之上再起一峰,现在怕是要直接下手了。”

范时绎自有思量:“吕留良在江南素有文名,我都去献过牌匾,观李卫前两年主政两江,并非毛躁而无章法之人,要动吕留良,背后必有大由头!如今他要我浙省封境旁观,该是要用自己亲信拿人,以保万无一失,这意味着……”

师爷点出了东家未尽之意:“这不是李卫自己的意思,怕是皇上直下密谕。”

此时曾静案还只在西安和雍正之间来回,雍正也只向李卫发了廷寄,但范时绎的政治嗅觉很灵,竟然猜到了大致背景。

由此他更是怒火高炽,因为雍正只向李卫,没向他这个现管的浙江巡抚下廷寄。

也许是雍正觉得范时绎不善文事,之前查嗣庭一案,也只是要他帮着拿人,搜罗罪证等事都是刑部直接搞定,吕留良案的背景更深,雍正自没有想到他。

范时绎却不是这么想的,从查嗣庭到吕留良,全在他浙江治下,他更去给吕留良家献过匾。雍正只让李卫动手,是不是已在疑自己?到时清查吕留良案,自己要受多大牵连?

想透了这一层,怒火又转为忧惧的寒冰,范时绎坐如针毡,觉得自己必须做点什么,就如当年在马兰峪准备抵挡大将军王的叛军一般,见机在先,可是他范家能有三代富贵的依凭。

左思右想,范时绎咬牙道:“先下手为强!必须抢在李卫之前,拿住吕留良!”

在此事上打酱油,坐等吕留良案会跟自己有什么牵连,跟自己先拿到人,再转给李卫,这之间的差别就太大了,至少能先把屁股洗干净。但这事如李卫必须得有由头才能动手一般,他要拿吕家,也得有由头。

师爷灵机一动:“杭州府之前在海宁办查嗣庭案,抓了一个叫王之彦的书生,他正是石门人,如今关押在石门县衙正待秋决。从他身上攀咬到石门吕家,抓人则名正言顺。”

范时绎展眉击掌:“好!速速去办!”

既是浙江士子,更是石门县人,怎么也能跟吕家有牵连,什么文书证供,边抓人边办。

李卫跟范时绎的协作步调出了差错,着落到下面,情形就让外人觉得很是迷糊。

从杭州到石门不过百来里路,石门县城一处客栈里,周昆来对四娘摊手:“别误会,真有人要来搭救我,也不是浙江抚标,他们还巴不得我完蛋呢。”

此时四娘等人已经浮出水面,借用江南天地会的力量在监视杭州府的动向,刚刚押着周昆来到石门,就得报消息,浙江抚标正在调动。

黄而匆匆进了客栈,低声道:“我去摸石门县衙的底时,县衙牢头和刑房文吏都抱怨说,今日一早从杭州府来了人,直接提审一个小生员,要他交代跟吕家的关系,以及吕留良到底有哪些著述,都说的是什么。”

周昆来皱眉道:“不该啊,要对吕家动手的是李卫,为防万一,李卫连苏州官差都不用,非要从江宁调他自己的人,浙江这边,怎么可能先动手了?”

四娘沉声道:“管他是谁动手,反正都是鞑子官府,你办好自己的事要紧!”

周昆来苦笑着点头,然后在黑猫的押解下,去找自己的人传消息。

这边刘松定道:“军情司和天地会的接应已经联络好了,明日就能到地头,不过四娘……”

他面带踌躇地道:“咱们本只是查探周昆来的根底,如今却要救吕家,任务骤然转变,大家都没怎么想得通。”

四娘了悟地一笑:“要说我因私废公就直接说吧,还这么弯弯绕绕。没错,救吕家,主要是救跟我相熟的吕夫子,这的确是私谊。可往大里说,吕家也是江南读书人心中还剩下的一点骨气,鞑子既要拔,咱们就得保住。”

四娘读书不深,但在李肆身边耳熏目染,一些道理却是很懂,她再道:“江南这些读书人,不少都像吕夫子这般心怀华夏,不愿为鞑子朝廷效劳,所以隐于乡野。他们虽然持孔圣道,却还守着华夷之辨,从这个大义来分,跟咱们是友非敌。而咱们一国,讲的是在这个大义之下,什么人都能容下,只要根正,自然会融进咱们一国。国中那些儒党,现在不也已经变了模样,开始提什么义利一家了么?”

黄而点头道:“从人心上讲,咱们把吕夫子一家救回国中,可是一桩大利,我相信官家肯定会赞同四娘的决定。”

四娘眼瞳闪着坚定的光彩,总结道:“这些大道理,其实也是虚的,关键是,吕家是好人,而我们有力量,既如此,就不能让恶人害了好人。”

刘松定被这言语感染,轻叹一声,不再劝解,提起了周昆来:“此人心思真是看不透,他这般合作,到底揣着什么阴谋?”

黄而撇嘴:“看牢他就好,到时抓回国中,慢慢折腾,就算揣着十八层地狱,也要给他掏出来。”

那一夜,周昆来以李卫准备抓捕吕家的消息,换得了暂时的安全。但四娘却没放过他,要他配合解救吕家的工作,同时为防李卫起疑,也容他跟部下联络,定期发回消息。这其中自有危险,但此时四娘内有军情司的黑红猫,外有天地会密谍,周昆来要部下联络官府围剿,怕消息还没送到官府手上,人就要被截下,所以也没太大顾忌。

周昆来的人正严密监视着吕家,不让这些人发出警告乃至动手阻拦,就是大功一件,因此四娘一行,此时算是跟周昆来合作。

不远处,周昆来说了一大通诸事如常的套话后,看向自己的部下:“你听明白了?就如此跟制台的人禀报……”

他话里那“如此”两字稍稍重了一些,部下若有所悟,赶紧埋首应是,旁边押解他的黑猫并没注意到。

如四娘所说,不管是李卫的人,还是抚标的人,总之鞑子官府的人马上就要到。众人不敢耽搁,通了消息,定了计划,就直奔吕家而去。

吕家是石门望族,家宅就在县城中,四娘等人问路时,路边食摊大妈出口都是文气十足,江南人文底蕴之深,由此可见一斑,让四娘和刘松定等新一代的年轻人既觉好奇,又隐隐自惭形秽。

来到吕家,吕毅中没想到四娘这么快就来访,喜出望外,牵着自家妻儿一并来见。

“四娘……真是你的义女?”

吕毅中的妻子不敢马上认义女儿,不仅是眼前这女子俏丽过人,眼眉透着一股常人未有的气度,那该是一种身居高位,或者历过大事的贵气。身边还护着一圈精悍男子,更显出她那超然地位。

“这是咱们的义妹?我是大哥至纯!”

“我是二哥至粹!”

“不知道该唤你姐姐还是妹妹,我是英秀……”

吕毅中的两儿一女却很单纯,为自己能有这样出色的义姐妹而高兴不已。

“这是老夫唐突,四娘莫怪……”

吕毅中有些尴尬,认四娘为女儿,早前不过是帮她遮掩,后来发现她身份非同一般,这事更多是一种忘年交的玩笑,可不能太当真。

四娘当然不会因早前遮护之情,就让自己改了姓,她还很在乎自己的李姓,此刻也不是澄清此事的时候,急急道:“鞑子朝廷已将夫子一家立为要犯,差人马上就要上门!夫子,赶紧跟四娘去南面吧。”

沉默了好半响,吕毅中才苦涩地道:“原以为江南文祸止于查家,没想到竟挖到我吕家来了。”

接着他摇头道:“他们要的是吕氏一家,非独我一人,我不能舍一家百多口人于不顾。”

四娘道:“百多人不算什么,关键得快,差人怕是明日就到!”

吕毅中沉吟片刻,再度叹道:“老夫是信四娘的,可我吕氏另外几房,怕是不信此事。”

他妻子也点头道:“大哥到六哥那几房,都是功名在身,还在苦读诗书,总觉得只要不出仕朝廷,就跟文祸无关。我跟那几房媳妇都谈过多次,可他们依旧没想得明白。”

四娘道:“信不信,总得试过才知。”

吕毅中也是这想法,急急将吕氏子弟召集起来。吕留良有七子,此时长子吕葆中,二子吕主忠、三子吕宝忠和四子诲忠都已过世,五子补忠、六子纳忠还在,三个第二代,十数第三代男丁群聚一堂,听得吕家上了朝廷黑名单,都是无比震惊。

“我是英华枢密院军情司的人,此事绝对为真!诸位不当机立断,吕氏一族都难逃鞑子的毒手!”

四娘沉声说着,但她这脆亮话音,听在吕家男人耳里,却是威严不足,众人嗡嗡议论起来。

长房吕葆中的儿子吕至勤率先站到了四娘和吕毅中一边,他的父亲吕葆中早年还是康熙朝的翰林,因跟江南一念和尚造反案有牵连被罢官,之后郁郁而亡,吕至勤对北面这朝廷早已深恶痛绝。

但其他人却没有这般感受,依旧觉得四娘危言耸听,甚至还有人说四娘此举,是南朝故意惑乱江南人心,把他们吕家当作了南北战事的砝码。更有人道,事关一族命运,怎能听一个小女子之言。

周昆来出声了:“我奉两江总督李制台之令监视你们吕家,你们没注意到这几日家宅外多出了不少人吗?那都是我的手下。你们吕家,坟墓里的,襁褓里的,全都在名单上,一个都没落下。”

大堂里一片哗然,四娘等人也诧异地看向周昆来,这家伙居然还帮着他们劝吕家逃亡,到底是什么用心?

此时吕家人还没全信,周昆来这话有些荒谬,他既是李卫的人,又怎么会跟英华的人混在一起?

就在此时,一个獐头獐目的家伙探头进来:“五夫子,你列的《吕子集注》好像还少些篇章……哟,一家都在呢。”

五夫子是吕补忠,也是眼下吕家一族的族长,一直没说话,就是个老好人。他笑着迎过去,嘴里还道:“族中正议事,少的篇章,我帮先生找来……啊,这位是田先生,慕先父之名来求书的。”

后半段是给大家介绍此人,可一个人已经认出了他。

周昆来惊声道:“田师爷!”

那田先生也是一脸吃惊:“周昆来,你怎么在这!?”

周昆来脸肉一阵拧动,似乎经历剧烈了心理冲突,最终他决然伸手指住田师爷:“拿下他!他是李卫的师爷田芳!”

话音还没落,田芳已经只剩个背影,他孤身而来,是要先从吕家手里找齐吕留良的著述,此案是文案,吕留良的著述是第一手证据,若是直接上门抓人,有可能被吕家人烧掉。

眼见他要奔出院子,一道寒光掠出,咬上了田芳的膝盖内侧,这家伙嗷地一声叫,飞扑在地,连打了好几个滚,然后被追上来的黑猫按住。

四娘收手,另一只手上还捏着一柄匕首,她冷声对已看痴了的吕家人道:“现在该信了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