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一卷 第五百八十章 轮回的一甲子

查家蒙难的消息很快传遍江南,江宁满城也都知道了,城中一间小客栈的大堂里,食客们压低着嗓子,都在讨论这件事,一个儒衫浆得灰白的读书人拍案叫道:“天理昭彰,报应不爽!查家有今日,六十年前那些冤魂该是能瞑目了!”

这客栈离江宁贡院不远,虽然简陋,来往的却有不少读书人,他一声叫响,饭馆顿时沉浸下来。

侧旁桌上,一个明眸皓齿的年轻女子问:“七先生,这说的是哪桩事?”

同桌一个眼眉肃正的老者唏嘘道:“还能有哪桩事?本朝第一桩文狱,庄廷鑨《明史》案!康熙二年,庄家因此案而绝满门,七十二人死,十八人凌迟,数百人发配关外。江南文士还残存着的一丝风骨,被这一狱尽皆摧折!”

“此案首恶虽是吴之荣,但查家的查继佐还告发在前。六十年前,查继佐因首告而脱罪,甚至还分得了庄家之财,不想今日,查家却成了又一桩文狱的苦主,这才有报应之说。”

年轻女子道:“我倒听说犯事的查嗣庭是攀附隆科多惹的祸事,眼前这桩文狱,跟六十年前的文狱,怕不是一回事吧。”

那七先生赞赏地点头:“四娘聪慧,看得真清,这确实不是一回事。《明史》案虽也是吴之荣起事,但那时的朝廷,确是将案子定为‘文反’。眼下查家一案,今上却是另有用意……”

这女子正是李四娘,她与刘松定装扮成自湖北而来投亲的兄妹,顶下这间食宿一体的小客栈,以此为据点展开工作。而这个“七先生”则是来江宁游玩的宿客,十多日住下来,跟四娘渐渐熟络。七先生很有学问,谈吐间风度不凡,四娘从小受李庄女学教导,如今更是见多识广,一老一少谈得热闹,竟成了忘年交。

知了查家在六十年前所做的事,四娘顿时没了什么好感,撇嘴道:“查继佐以文字告人,查嗣庭还在这朝廷当官,都不是什么好人。在这文字上遭祸,就是他自找的。哪像七先生,有学问也不当官,守着读书人的风骨。”

七先生苦笑道:“查继佐师从黄梨州,也曾尽过明臣之义,告发庄家,也是为了自保。六十年过去了,没想到天理还是追了下来。”

正说到这,另一人怒声斥责那叫唤报应不爽的读书人:“什么报应!?查家与我江南文士同气连枝,这一遭祸,还不知道要牵连多少人,难保不会有你我师长,你怎能发这凉薄之语!?”

早前那读书人嗤了一声:“同气连枝!?那查嗣庭已被隆科多抬入了汉军旗,他是旗人!你若是旗人倒罢,你若是汉人,还说这话,是要等着唾面自干么!?”

那人呆了片刻,暴躁地道:“我若是旗人,你早就掉了脑袋!当今万岁倡满汉一家,你拿旗人来造生分,你是什么居心!?”

这边四娘诧异地道:“此人先是为文士鸣不平,现在又为这个朝廷说话,他到底是哪一边的?”

七先生感慨道:“哪一边,是问是非么?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所为是站在哪一边,在这北面,还能守什么是非?想那查继佐本叫查继佑,县试时错写成继佐,不得不将这名字用了下来。若是当年事明为右,之后告发庄家则是左,首鼠两端,左右不定,难怪名声不保……”

四娘摇头笑道:“七先生是说,这个人……其实跟查继佐一样,都只是为了自己的名利?”

扫视饭馆这一屋子人,读书人占了大半,听到满汉一家,听到旗人,都埋下了脑袋,不再喧哗,连那最初快意叫唤的读书人也闭了嘴。而道出诛心之问的那人,则自居为胜利者,朝对方不屑地哼了一声。

看着这些读书人,身着满清儒衫,实际就是直通通大褂,外加瓜皮帽,或者是光着脑袋,露出那秃瓢,缒着一根鼠尾辫子,四娘就觉自己如置身猪圈。

她下意识地想到了周昆来,此人立场现在还没查清,难道也如查继佐和抬出诛心大旗的那人一般,都再没了立场,不问是非,而只为自己名利?难道这北面,已容不得人心去问是非了?

四娘不甘地问:“七先生,天下已不是这个朝廷一家的了,就没人去南面?那里对读书人来说,可是宽松得很呢。”

七先生叹道:“该去的,前几年都去了,剩下这些,不是觉得南面抑儒,他们毕生所学在那里挣不到富贵,就是跟老夫一样,家业族人都在,根太深,动不了啦。”

他意味深长地看看四娘,再道:“四娘出外,少拿正眼看人,否则你这股子气息,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是从哪里来的。”

四娘心头一惊,她着意掩饰身份,但跟这个七先生谈得太多,还是露了形迹。

七先生再压低了声音:“四娘一介女流,不仅识见广,更无北面女子那等腐气,老夫自认没有看错,你定是从南面来的,而且行的是非常事。四娘莫多虑,南面朝廷如何,江南士子各有评断,可老夫却是心仪已久。早前跟四娘你颇多攀谈,也是想知得更深。”

听他这话,四娘镇定下来,回想七先生之前那些言语,也的确不是那种对英华反感的腐儒。

日近正午,食客宿客越来越多,四娘赶紧去招呼生意,杂乱脚步声里,一群官差涌进大堂。

班头嚷道:“查籍!生员老爷都拿出籍档,路人报上籍贯和来意!”

有相熟的人问:“林班头,又在忙乎什么呢?”

班头道:“能忙什么,李制台移督苏州,行前要好好打扫一番江宁呗。”

李卫所任两江总督,治所历来都在江宁,如今移到苏州,这可是桩大事。不少读书人围住班头一阵叨扰,将这几日的大变抖落了出来。

闽浙总督满保转督安徽,李卫的两江总督,转辖江苏和浙江,福建巡抚李绂转任江苏巡抚,这一番处置重点是将浙江划入李卫治下。

李卫就是当今皇上的一条狗,皇上要他对谁摇尾巴,他就摇尾巴,要他咬谁,他能尾巴还翘着,嘴巴就咬上了人。不少读书人脸色沉郁,他们都能明白,查家文祸,怕是不止于查家了。

那班头跟生员老爷们掰乎完,眼角扫到回了柜台的四娘,眉头一飞,靠上了柜台。

“刚顶的店?这边我也在管着,怎么没告过我一声?哪里人士?湖北……为什么跑来江宁了?投亲……亲戚是谁啊?”

班头连番责问,四娘压着怒气,低头装着小媳妇样地应付着,还给扮作伙计的黑猫队员暗中比划了少安毋躁的手势。

她敢于在江宁顶下店面,背后有黄而在江宁府衙和上元县衙下过功夫,确保不会被官府留难。但今日这上门的班头,似乎路子不对,或者是对四娘起了什么心思,有意为难。

刘松定和黄而都在外办事,客栈里能主事的就四娘一人。四娘急速开动脑筋,推演着事情下一步的发展。她既然装作投亲,自也在“亲戚”那一家上作了准备。但四娘觉得,这班头肯定不会就此罢休,若是继续追查“亲戚”那边,可就要露出马脚了。

一个伙计谄笑着塞过去一块银倮子,却被班头推开,那家伙还地道:“别跟我老林来这套!我可是认理不认银子的,老板娘,我瞧你来历可疑,不在这里老实交代,可就要准备去班房交代了!”

四娘暗咬银牙,心道先报出“亲戚”,拖延时间为好。

那边七先生站了起来:“林班头,我就是这小娘子的家长,不知有何指教?”

班头的鬼心思被挡住,恼怒地问:“你?你又是谁!?”

七先生作揖道:“老夫吕毅中……”

林班头嗓门更粗了:“吕毅中?什么来历!?”

周遭一片抽气声回答了他这问题,接着一帮读书人都围了上来,眼中满是倾慕和敬仰。

“吕小先生!”

“吕小夫子!”

一帮生员如此招呼,林班头心头顿时透亮,这是个大人物,可到底是怎样的大人物,他还是不明白。

跟他相熟的人低声道:“这是晚村先生的七公子,晚村先生?吕留良吕晚村啊,每任制台抚台,都要给吕家献牌匾,李制台转督浙江,也是要去吕家的。晚村先生可是江南读书人的贤师,人所不知,几乎供奉为江南儒宗。晚村先生已去多年,这吕小夫子,比他兄长承了更多衣钵,也是江南一贤呢。”

对林班头这样的差人来说,这人物着实太大,连李制台都要去拍马屁,他心中那点鬼心思顿时烟消云散。

换上谄媚笑脸,林班头对吕毅中不迭行礼,然后向四娘告罪,顺口问了一句:“小姐竟是吕夫子亲戚,怎不早说呢?就不知是……”

四娘还在为这异变发愣,吕毅中嗯咳一声道:“这是四娘,我湖北堂亲的女儿,现在么,算是我吕毅中的女儿。”

林班头念叨道:“吕四娘……哦,吕小姐,方才得罪,得罪了!”

四娘看向吕毅中,老人眼中闪过慈祥之色,她心中一暖,点头道:“是啊,我是吕四娘。”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