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一卷 第五百七十七章 江南的妖蛾子

女人还是去宫斗吧,国事可非她们能掺和的……

大男子主义在李肆心中荡动,他绝难相信茹喜能有那等政治觉悟,可以看透英华这一国的根底,因此极度怀疑茹喜建言搞掉年羹尧一事的用心。

再回想历史,年羹尧不必外人去搞,他自己就会搞死自己,年妃比原本的历史早死三年,年羹尧的悲惨下场,估计也就在这一两年。

既然如此,又何必着急呢,年羹尧本就要完蛋,看岳钟琪受宠信的程度,如原本历史那般接年羹尧的位置也是顺理成章,到时还能通过岳超龙去作岳钟琪的工作,拿到四川乃至陕甘,成本也会小很多。

思绪一路延伸下去,等转回来的时候,李肆已有了定论,不管是对时局的把握,还是基于大男子主义的鄙视,或者是猜不透茹喜用意的疑惑,总之,李肆决定,不理会茹喜这条建议。

李肆对茹喜这个已经搞不清立场的女子可没什么特别的关心,而接到罗堂远和尚俊的报告后,他开始为已身属于他的四娘揪心。

军情司和天地会,都联络不到已去江南的四娘。

“黑猫和天地会在外都是单线联系,四娘既是要查内鬼,自不会抛锚,而是潜在暗处,没办法直接向她发消息。”

“周昆来是江南天地会骨干,四娘要查他,肯定也不信江南天地会。”

罗堂远跟尚俊既是无奈,又是惶然。如果甘凤池真有问题,四娘为此出了什么事,罗堂远这罪就大了。如果是周昆来有问题,尚俊面临的危局更严重,江南天地会就得全面清理,之前几年布局的心血全都白费。

“抛锚”是细作行话,意为定期联络。四娘当过黑猫,既是单干,肯定会潜得很深,不会留下这一条线。李肆也很是着恼,既恼四娘执迷,又恼情报部门没做好工作。

还好,三娘把刘松定那一队黑猫,还有天地会黄而指派给了四娘,只要不惹出大乱子,四娘的安全该没太大问题。

李肆还不放心,交代两人各自再派干员去江南接应四娘,同时还作了心理准备,必要的时候,就要通过江南票行,甚至苏州织造李煦,前者不仅蹲在苏州,还管着扬州钞关,后者么……根本已是他李肆这条船上的人,尽管李煦本人还没自觉。

三月的苏州,春暖花开,李煦在自家后园,晒着太阳,和蔼地向前来请安的子孙点头。

尽管康熙已去,他们江南三织造原本的耳目之用已经没了,但靠着对江南丝织业官私两面的把持,雍正又忙着稳自己的位置,对三织造都没怎么动。

有英华源源不断的订单,越来越精良的织机,这几年,他们三织造的日子越来越滋润,大头之利更是握在了他李煦的手中,回想十来年前,因为几十万两亏空而焦头烂额,甚至作好了家破人亡准备的苦难日子,李煦就慨叹不已。几十万两算啥,现在他在江南票行就囤着那个数目,那是备着万一的。

“香玉啊,在曹府过得如何?”

一个粉妆玉琢的小姑娘向他盈盈拜倒,脆声唤着“爷爷”,正是他的孙女李香玉。

“姐姐们都不怎么理会我,沾哥哥也老是看书,那里花草也好艳,反正……不好玩。”

香玉小嗓门细细嫩嫩的,纤纤秀眉还随着那樱桃小口一同挑着,将心头的不爽显露无遗。

“曹家就一个字:闷!接香玉回来时,老夫人还问,是不是让香玉跟沾哥儿定了,老爷子您看……”

香玉的娘小意地请示着,老夫人就是李煦的妹妹,曹寅的妻子李氏。曹寅病亡后,曹寅之子曹颙接任江宁织造,但曹颙不久也病亡,李氏将曹寅四弟的儿子曹頫过继到门下,接了江宁织造。曹頫的儿子曹沾今年七岁,香玉六岁,李氏自是想将两人再撮合为一对,让曹李两家的香火之情续下去。

李煦沉吟了片刻,淡淡地道:“不急……再等两年吧。”

扶了曹家这几年,李煦已是看了出来,曹家怎么也再起不来了。如今他们江南三织造之所以还能稳着,不过是雍正皇帝还没腾出手来,或者是投鼠忌器。再过两年,还不知形势会怎么变,李煦可不希望继续跟曹家绑得那么紧。

从这话里隐约品出了什么,李煦的儿媳妇不再多问,牵着香玉行了万福退下。

“多盯盯南面过来收货的人,这阵子李卫正折腾得紧,朝廷风声也急,可别让南面的人再搞出什么乱子。”

李煦对排在后面请示事务的掌柜这么说着,他跟南面的生意越做越大,有细作夹在里面,借他李煦的关系行事,他也心里有数。但南面在江南仅仅只是刺探消息,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只是最近情况有些变化,那个一直蔫着的李卫开始动了起来,他不得不防上一手。

一座在江宁根本不起眼的宅院大门外,看着那乘被左拥右呼,侍从足有十数人的轿子,一个挽着大篮子,里面堆着风车等小玩物的妇人低声道:“还真是防得紧呢……”

身边担着草纸的货郎道:“周昆来明面上是帮江南票行在江宁招揽生意的分手,这个身份本也就是黑道上的,养着人护身才是正常。”

妇人正是四娘,而货郎则是黑猫三队的头目刘松定,加上天地会的大头目黄而,他们一行人混入跟李煦交接丝货的队伍,再来了江宁,查探周昆来的动静。

如刘松定所说,周昆来扮演的就是放贷人,这本就是黑道角色,要查探起来相当困难,除非找到周昆来的下线,亮明身份,但这就要冒极大风险。万一周昆来的下线也已反水,或者是不信四娘等人的身份,不但这一趟任务要泡汤,不定还要自身难保。

因此四娘决定,先从外围看看周昆来的行事。

“看不出什么,还是找黄头目商量,让他从官府这边下手。”

几日看下来,没什么收获,刘松定也不愿再让四娘如此抛头露面,这么劝说着。行前三娘本只是交代他护卫四娘,四娘要做什么,他并不清楚。到了江宁才知此事,就让他心中格外忐忑,查内鬼这种事太过凶险,他宁愿查不出什么,也不想四娘出事。有具体要办的事情,他都是揽在自己身上,或者是推给黄而。

黄而是英德老人,曾经还当过狱头,李肆立国后,攀着县衙苏文采的老关系,也穿过几日英华的官服。但他毕竟出自狱卒世家,官面上的事实在做不来,被天地会尚俊招揽过去,成了天地会门下的四大护法之一。之前一直在交趾和广南办事,隐隐成了安南黑道霸主。

尽管不是官面上的人物,黄而的身份也算是非同一般了,可在三娘面前,那就是只小鸡。回国休息时,被三娘拎了出来,要他陪同四娘来江南,他自不敢有一丝怨言,还鞍前马后,就指望照顾好四娘。

黄而的本事,即便在江南也能伸展。他熟悉班房牢狱那一套,能通过这帮人摸上官府。

四娘点头道:“让黄头目试试吧……”

她嘴里这么说着,眼却往南面望去,心头暗道,官家该是没出什么事吧,那刺客,到底显了形迹没有。到了这北面,就觉得呼吸都滞重了许多,感觉似乎有什么风暴正要卷起似的。

周昆来的轿子进了城中一处钱庄,直过廊道,进了后面一处院子才停下。

止住下人,周昆来拄着拐杖,一步一挪地走进院子。早前他跟甘凤池一同潜入广州,意图刺杀李肆,却被火枪击碎了膝盖骨,落下了这残疾。就这一点而言,他能为天地会办事,天地会也能用他,双方都克服了不小的心理障碍。

院子里好几人细细搜了周昆来的身,才放他进了厢房,里面只有一人,身材高大,背对着他,正抱着胳膊发呆。听得脚步声,转头一望,周昆来面目猛然一僵。

“李……制……制台!?”

此人竟是两江总督李卫!

周昆来额头冒汗地问:“什么风……把大人您给吹来了?”

李卫嘿嘿一笑:“什么风?当然是北面的寒风!”

无视周昆来的震惊,李卫径直道:“我要整人!找你来,就是帮我拿到那些人的小辫子。”

周昆来结结巴巴地道:“制台是江南第一人,要治谁,还用得着我这样的小人物么?”

李卫呸了一声,当周昆来这是讨价还价:“办了此事,自有你的好处!我要整的是江苏巡抚石文道,还有江苏和安徽的布政使、按察使,以及江宁、扬州、苏州等府的知府。”

周昆来抽了口凉气,李卫疯了么,这是要将江南整个官场都掀了?

李卫拧着脸肉道:“替我找到他们养在外面的女人和兔爷,从这些人嘴里,撬到他们平日做的那些烂事,一一整理好了给我,事情越烂越好!”

周昆来哭丧着脸道:“我明里放债,暗里刺探消息,这种事……”

“别跟我来这套!”李卫喝骂道:“你周昆来之前叛我,之后又假降,还差点掏了我的密折匣子,什么事你不敢干?把你手下那些人都用在这事上!哄他们说这是南面的交代就好!”

他一挥袖子,根本不容周昆来说话:“月底前,老子就要这些人滚蛋!你不搞定这事,让老子踢不动他们,你可是南北两面都再无容身之地!”

李卫急急而去,周昆来躬身相送,直腰时,已换了一脸沉凝之色。

“北面是要起什么风暴了么?”

浙江杭州海宁,初白奄外,一个老者正在湖畔垂钓,春日碧空清朗,湖面也平静如镜,可等老者一竿起空时,寒风骤起,乌云低压,湖面也翻腾起了波澜。

“春寒透重衣,竿影煞孤鱼……”

老者叹气起身,一边收拾渔具,一边还念叨着诗句,末了没忘把搁在地上的一本书揣上,那书封皮是三个字:维止录。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