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卷 第五百六十四章 皇帝的私心

“克柔啊,这京县的知县可是不好当的,不过你千万别想岔了,本朝这京县知县,难在权衡各方之利,可不在应付权贵。南海县以佛山镇为枢,佛山冶铁、佛山钢业,佛山制造局、西口瓷业、南关丝织,家家都是万人以上的大局。争人,争地,争路,争水,时时不得清净。你若是能将其中利害掰碎了分辨清楚,让各方心服口服,称你公正,府道之门就向你敞开了。”

“听闻贵妃要在佛山兴武道大会,这南海县的安靖怕是重中之重吧。”

“那你别担心,京县富庶,典史、巡检和法司的人手都是足足的。且记好了,不管是分辨利害,还是安抚事态,县公局的那些局董,你可得周应妥当,多让他们发声,但又要搞明白他是为一家之私,还是为他乡镇之私。”

“多谢府尊提点,职下之前在阳江县,对拨转公局也有心得……”

“这是在外,别尊不尊了,唤我玉纯即可,来来,先贺克柔升阶。”

广州城府衙外的一处寻常酒家里,应天知府程桂珏跟新任南海知县郑燮正举杯对饮,郑燮刚从阳江调到南海,南海是京县,如程桂珏所说,只要表现出能胜任这个位置的能力,下一步就是府道的前程。

郑燮从典吏而上,一路历练颇深,他这个恩科状元,在很多人看来,依旧埋首在地方,实在是屈才,可他却不觉有什么委屈。在阳江担当知县,他确确实实有了一展抱负的感受。为工商规划产业,为农人争取补贴,推动一县修路搭桥,说服公局尽量在医卫教育上多投入。短短一年多,阳江县一点点如他所愿那般变化。

最初陛见皇帝时,皇帝的那番话,此时他已有深深感触,“尔等知县还是父母官,但不是去教子民孝顺朝廷。你们要帮他们立业,让他们安乐,让他们学会分辨利害,让他们习惯靠律法为自己做主,让子民的人人之私能汇聚为公,而不是让人人之私成你死我活之争……”

现在接手京县,郑燮面临新的考验。知县的考评现在已是一个复杂的体系,学校、道路、医院、水利、救济、治安等等事业都有指标,指标之外,公局的考评也占相当一部分。而南海县财税充裕,硬件指标已不怎么担心,如何在公局身上拿到更多分数,这是他继续攀登仕途之巅的关键。

郑燮的目标,就是一省巡抚。本朝官制跟前朝不同,虽也分朝官和外官,但大家已不怎么重视这朝外之分,更重视领域之分,就跟入行一样。现今官场已有“九流”之说,也就是官途大致分“商、法、文、兵、刑、工、计、通、察”九行,其中地方主官是“通”这一流,不同流之间很难转行。

原因很简单,现在当官老爷可是要干实事的,不懂这一行就难以胜任,长久干一行,那自也是专了一行,转行就麻烦了,除非有朝堂乃至皇帝特点。而这九流的各自门道,也随着创先河者的著述,日日增多,渐渐成了一门学问,科举也渐渐有向这九流扩展的趋势,日后的官员就更不太可能跨行。

郑燮跟程桂珏正谈到明年的科举变化,隔壁忽然传来吵嚷声,依稀还听到“皇帝”两字,两人顿时支起耳朵细听,这一听,两人同时变色,原来是有酒客在骂皇帝揽财。

程桂珏叹道:“早前《闽报》出刊,检版官就已是失察,不意昨日《越秀时报》再生事端,门下汤杨两位侍中,是刻意要给官家难堪么?”

郑燮闷声道:“官家此事……终究是不太妥当,虽是与福建商人和清廷奸细暗中对盘,但还是损及了国人之心。官家大可借他人之手运作,何苦自己跳进去,平白给人留下把柄,官家终究是谋了大利。”

程桂珏摇头:“自是大利,官家若是不亲自操持,中间人私心太重,坏了事怎么办?”

此事郑燮自有主张,依旧不服:“这半年风波,多少人哭号,多少人沉江,官家却揽利在身,怎么也说不上是好事。”

话音刚落,就听外面有人大声喝骂:“你算什么惨的?章黑子还跳了河呢,谁让他一个小小街货郎也敢发大痴心,借了三千两银子,要去博一把!?朝廷发的告示,鱼头街股市大门的对联,他跟你一个德性,都不看在眼里!还怪得官家来,压根就是自找的!”

另一人附和道:“说得是,一股百两以上,对咱们这些人来说,那就是一两年的收成,三五年的余钱。真要买,埋头收红利就足了。要去追涨杀跌,这可不是咱们玩得起的。官家敛财又没敛到咱们老百姓身上,敛的全是你这等贪心不足之人的财!”

那骂人舌头打着圈地道:“我怎么不是老百姓了?我怎么就不是了!?许他皇帝搂钱,就不许我蚀财的老百姓骂人?有报纸说了,御史老爷叩请皇帝公布青田公司股本账目,要让大家看看皇帝到底赚了多少钱,皇帝不就当场拒了么?皇帝自己都在心虚嘛!”

郑燮摇头:“这终究是遭骂之事,今上此行,怕是难脱污点了啊……”

程桂珏看了看他,苦笑着摇头:“官家背这骂名,可是为大家背的。”

郑燮皱眉,大家?这有什么说道?

程桂珏瞄了一眼外面那些正纷纷攘攘议论着皇帝是赚了五百万还是八百万的民人,悠悠道:“官家身边人确实赚了一些,包括几位娘娘,但官家自己,却是一个铜子都没落入腰包。”

郑燮顿时瞪大了眼睛,皇帝没赚钱?青田公司不是他的么?

“我的族弟程映德,跟青田公司的总司向怀良私交甚好。老向亲口说的,官家出海前,专门料理过了青田公司的份子,把自己和几位娘娘的股份全转到了三江投资,把另外一些叫什么‘基金’的银子加进了青田公司。”

程桂珏把着酒杯,眼瞳映着酒液的光色,显出一丝迷蒙,那是一种崇仰之至的情绪。他将这杯酒吞下,对愣愣的郑燮道:“爵金这东西你知道吧。”

郑燮点头,他当然知道,这是朝廷年初推行的一桩新政,不论文武,凡是任官二十年以上者,致仕后都将获得爵位。获爵者除了一系列特权,比如可推荐子弟入学院外,还会有一份爵金,虽不如在官时俸禄那么高,养老却是够了。

但官场对这新政毁誉参半,因为官员俸禄要扣发一成,积存为未来的爵金,朝廷虽然说也要补贴,大家却是不怎么信的。

程桂珏道:“官员俸禄,现今可是跟物价挂钩,三年一调的。十几二十年之后,要让致仕者拿到手的爵金依旧能养老,就靠扣发的一成俸禄就够了?你我俸禄这扣下的一成,可不是单纯的积存,朝廷也出了同等数目,汇聚成爵金,然后营运生利。”

郑燮一口酒抿入嘴里,正待下喉,听得这话,咳咳喷了出来。

他听懂了,感情这青田公司的本钱里,还有他们官老爷的爵金!皇帝在股市里大捞一把,竟然是在帮文武官员赚养老金!?

当然还不止爵金,就在郑燮喷酒的同时,无涯宫肆草堂,李肆叹着气,将一份清单放在了书案上,左右坐着汤右曾和杨冲斗,你看我我看你,对峙了好半天,才由脸上犹带怒气的杨冲斗伸手拿了去。

“看过之后,心里有数就好,不要外传。如果见报,朕是不认的,朕对外说辞还是那一点,钱,是朕自己赚走了。”

这是青田公司的股份清单,汤杨二位出动都察院的御史,向李肆逼宫未能得逞,干脆亲自上阵,一定要李肆给个交代,让他说明白,到底赚了多少钱。他们一是弄清楚李肆的胃口有多大,一是也想从李肆这里挖一些出来,为门下省的预算争一把。

杨冲斗翻了一遍,觉得不对,再倒回来看,看来看去,眉头皱得紧巴巴地小心问道:“陛下,怎么这单子上没有……”

李肆点头:“没有朕,当然没有了,朕出海时,就已将朕和后园的股份全转了出来,青田公司,没有朕的一个铜子在里面。”

杨冲斗惊住,汤右曾一把抢过清单急急翻着,越看脸色越红。

“文武官员爵金!?”

“书院奖学金!?”

“善堂备金!?”

“将作监赏金!?”

“陆海军伤残恤金!?”

养老的,救残的,济贫的,青田公司新入股本,全都是这些“基金”,占了青田公司三分之一。刚开始运作,这些基金的本金都很少,但在股市里跟着青田公司转了一圈,膨胀了七八倍之多,已可单独运转。

“这些基金,之后就将从青田公司里退出来,独立为计司监管,投到国债中保本营利,不再进入股市搏杀。”

李肆品着两位侍中的脸色,闲闲地说着。

“陛……陛下……,真没揽利!?”

杨冲斗如梦初醒,痴痴问道。

李肆的话似真似假:“朕也想啊,可惜朕的银子,全都在三江投资,投在钢铁、机械、造船、医药等实业上,想拿也拿不出来。所以只有后园的妃子们能拿得出银子,跟着青田公司赚了一把。”

一边的彭先仲终于坐不住了,扬声道:“你们总是不信,陛下一直没有私心!就连几位娘娘,也都是在为公事筹银子。贵妃娘娘是要办武道大会,兴华夏武学。慧妃娘娘是要办算师总会,普及算学,培养更多算师。淑妃娘娘要办通事学院,贤妃娘娘要办向民众开放的大藏书楼,德妃娘娘要给医学院捐资,根本就没什么银子落到陛下和娘娘的私囊里!”

李肆挥手止住了情绪有些激动的彭先仲,正色道:“银子对朕而言,有何意义?银子即便到手,也是要花出去的,朕花在哪里?再买个皇帝作作?朕一句话,吕宋就可成朕私产,何苦在股市里败坏名声?”

两位侍中一脸扭结,想要下拜谢罪,听到这话,腰杆又直了,皇帝啊,你不是已经败坏了名声吗?

杨冲斗恨声道:“陛下何苦自污!?”

汤右曾深有同感,青田公司揽得这一番大利,受益者有三,一是青田公司老人,这都是从龙最早,以血汗帮着李肆立国的人。放在前朝,早就公侯相待,重臣满殿了。可除了一些能办实事的,其他老人,像是几位国丈,都无官无爵,份外冷清,让他们这些爬到高位的外臣都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这部分人跟着吃点利,大家绝无话说,而另一部分受益人则是李肆的妃嫔,但彭先仲说得清楚,后园自有一摊事业,也都是为国而计。

第三方受益人则是朝廷,像是爵金这类开销,就着落在官员身上,而其他一些慈善和文教医卫事业,是朝廷正项开支之外难以照顾到的死角。

李肆一脸早已觉悟的淡然:“告诉大家实情,说是从龙老人,朝廷和朕的后园在揽钱,跟朕无关,大家怎么看?大家不会看其他,就会看朝廷。股票市场是朝廷开的,不是朕开的,朝廷没了信誉,股票市场还怎么开下去?所以……朕不得不背这黑锅。”

汤杨二人听出来了,这是皇帝要保朝廷信誉,将自己跟朝廷摘作两处,为此牺牲一些自己的名声都在所不惜。

汤右曾叩首道:“陛下所图深远,一番苦心,臣等未能明白通透……”

杨冲斗也跟着叩首,却有了另一番哀怨:“臣等驽钝,陛下此谋,何苦瞒住臣等,徒让君臣相疑!?”

李肆笑了:“不瞒住你们,消息满天飞,那股市还会有鱼儿上钩?”

他扶起两人,再道:“这也非自污,不要将朕想得如圣人一般,朕让后园和青田老人一并揽利,这的确是私心,朕又无意否认。朕更是要让国人看到朕的私心,由此帮着朕一同来拼合这一国的新根基。”

新根基?

汤杨二人不解,有股市事件的教训在,他们不敢再疏忽,赶紧追问。

李肆自不会隐瞒这事,这也不是什么谋算,粗粗一说,两个老时代的官僚还不是很明白,李肆再道:“不少上市公司也要开股东大会了,你们可以多留意一下其中的道理和具体章程。”

应天府衙外的酒家里,程桂珏严肃地对郑燮道:“此事官家是不会认的,谁公开说,谁可要吃挂落,你且吞在心里就好。”

郑燮此刻才缓了过来,长叹道:“官家真是……用心良苦啊。”

隔壁之前已消沉了,可这时又起了高声,倒不是吵嚷,而是混合着喜悦和不解的谈论。

“南洋公司要开股东大会了!”

“不仅是南洋,勃泥、佛山冶铁等等上市的公司都要开了,只要有一股在手,都有票权。”

“股东大会……是什么东西?”

“其实就是公局,推选什么董事局,订立管事的章程,公司的总司就是主簿或者知县老爷。”

“那可有差别!上市公司都是咱们股东的产业!一家股本几百万两,公司的总司占不了多数。”

“《工商快报》出的《股东手册》说得明白,董事局能撤换总司,能订立公司营运范围,能决定怎么分派红利,就是实实在在的东主,总司就只是个掌柜而已。”

“喔唷,我可有南洋公司的股票,那是不是说,我也有机会选进董事局?”

“做梦吧你!董事局推选和定策都是看股数,简单说,占多少份子,有多大话事权。你才一股,那也就是去凑数的。”

“你也有南洋公司的股票啊,咱们合在一起,就是两股了,再找些人,总能进场去长长见识,看看这推选是怎么回事。”

“这倒是说对了,咱们散户是能聚起来的,走走,先去摸摸场地,南洋公司的推选地在青浦码头的货仓里。”

听着这一番议论,程桂珏和郑燮没怎么在意,商事而已。

可他们却没意识到,这商事的精神,很快就要入到国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