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卷 第五百六十章 东西相映的金融风暴

段老头的感觉很准,他刚回到黄埔,鱼头街的形势已是一浪高过一浪。

先不说建厦投资和福建柜继续攀登新高峰,无数心眼活泛的人已不满足于追逐股票,而想自己坐庄,他们已经看了出来,建厦投资这样的小盘子可以坐大,可南洋公司那样的大盘却很容易垮下来。

无数家设立股份公司的申请文书如雪花一般压向计司和商部,即便是十万两保证金的门槛也拦不住他们,至于实业么,各式花样都有,什么制糖的,造纸的,丝织的,连应天府城里的几家酒楼都要来“上市”。在他们看来,只要押进去十万两银子,那就是种下了一株摇钱树。

值此要紧关头,计司和商部当然不敢再随意批准新股票上市,可英华朝堂远远低估了还没遭受过金融洗礼的华夏对金融的狂热之心。朝廷不让上市,鱼头街进不去,那好,咱们就私下里来!刑部由此发现了若干起私设股市,交易所谓“私股”的诈骗案件。

眼见这虚火快烧熔了人心,朝堂才终于动了手。这也是收到了李肆“你们看着办”的谕令后,才敢乍着胆子,开始试水管制一国金融。

先是应天府知府程桂珏派推官陈举领着黑衣巡警封了整条街,程知府宣称这段日子鱼头街发生了多起踩踏事件,需要改造街道,股票市场也要暂时停业。

股民们顿时心惊肉跳,都在风传朝廷是不是要下狠手,拆了这股票市场,《金鱼报》更是上蹿下跳,这可是毁他们的饭碗啊,铁金鱼三大神算跑去应天府衙呈情,让自个也成了其他报纸的话题。

三大神算带起了数百股民,敲破了应天衙外的鸣冤鼓,程桂珏不得不出来表态,说街道改造工程最多半月。至于股票市场的事,他只是应天知府,管不着。

不得不说,英华这帮相爷们的手段还显得很是稚嫩,同时也带着浓烈的前朝习气,想先拖一段时间,把事情分析清楚,订出大致章程。

可在几千万银子的洪流下,程桂珏的力量太薄弱了,坚持不过两天就被来自工商总会、福建商人以及其他股民的唾沫淹没。小知府败退下去,彭先仲彭中丞不得不出面,宣布鱼头街股票市场的运作存在诸多不规范之处,特别是地方官府携公帑入市情况严重,趁此机会,正好整改,他承诺,朝廷绝不会损及股民的正当利益。

彭先仲的表态暂时安抚住了各路人马,大家都拭目以待,《金鱼报》也开始转战各业投资潜力评点,从单纯的股市报纸,向金融类报纸转进。

十月中,《英华通讯》有气无力地通报皇帝陛下视察黔贵,《工商快报》推出吕宋专题,《士林》和《贤语》热议明年的开科事宜,《正气》和《正道》还在声嘶力竭地抨击股票祸国,这些动向没什么人关心,大多数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金鱼报》上。

鱼头街真的拆了一大片,因为是紧急赶工,地面还没平整好,但已可以宽松地容下万人,而不像以前那般拥挤。

站在日后被称呼为“无底窟”的广场上,王铭乐和徐善等人以高居食物链顶层,刚刚吃饱喝足的慵懒之态,扫视着正朝市场里挤去的股民。

“朝廷果然是投鼠忌器,只是在管束地方官府挪用公帑之事,听说这半月里,法司和都察院的官老爷可是忙坏了。”

“朝廷当然不敢大动!建厦投资已是一千万的盘子!加上其他股票,四五千万,一国商贾的空闲银子,甚至不少人的血汗银子都在这上面了。垮了这盘子,可是垮了一国富人,即便是皇帝,也没那个胆量!”

“这也就是说,即便咱们砸碎了盘子,皇帝和朝廷,也得捡起来补好?”

“那还等什么?已是如此高位,再不走,怕是经不起什么风声了。”

“真可惜啊,像是泉州梁家那些人,居然丢掉了这么好的机会,区区一两月,统合算下来,就是六七倍的利……”

这帮福建庄家低低议论着,已是有了共识。

徐善跟王铭乐相视点头,吩咐伙计入场出票。刚瞅着伙计的背影没入人群,就听得有人惊呼“《英华通讯》上有新消息!”

官报往日大家都还要溜一眼,这段日子却是没谁关心了,大家听到这话,还拿斜眼瞪那嚷嚷的家伙,官报有什么好看的?除非是皇帝把彝家女王娶回了宫……

可那人继续嚷嚷道:“跟这里有关,跟股票有关!”

不等他再说下去,手里的报纸就被旁人抢走了。

听着这些新消息,徐善和王铭乐等福建商人心头骤然沉了下去。

朝廷动手了!

中书省发布了一系列举措,归纳起来有三个方向。

提高股票交易契税和佣金、每旬休市三日,每日交易时间缩短为上午一个时辰,下午两个时辰,这几招都是降低股市活跃度。

即日起,股票交易必须通过英华银行特设户号进行,不得以现银交易,这一条让众多投机客心中都是咯噔一响。之前存些银子入票行乃至英华银行,虽说也有生利之心,但更多还是便利购销。现在英华国内已经兴起了汇票,虽有银票,却还不怎么时兴,大家还是习惯亲眼看到,亲手摸到白花花的银子。

现在不准用现银买卖,不管生多少利,都捏在了英华银行手里,他人是不放心,这帮福建商人却是心虚。

至于第三条,什么公司年报发布,公司股事局的召集等等细节法令,徐善和王铭乐已经无心理睬,他们炒买客有必要关心么?

“诸位别慌,这朝廷既然连盘子都不愿轻碰,又怎会自银行对诸位的银钱动强?英华银行前身可是三江票行,为了信誉,连北面满人的银子都没动过。现今更掌着一国银钱命脉,怎可能坏了清誉?”

徐善的话安抚住了众人,的确,现今这一国,财税往来,国债承销,票行监管,都系于英华银行一身,要直接对炒家存在银行里的银子动手,这是自毁根基。

但终究银子就这般被朝廷握住了,众人心中还是忐忑,徐善冷哼道:“这朝廷里管事的官老爷,终究还是太粗,只知道用朝廷之力强压,但他们终究没那个胆子对咱们下手……”

王铭乐忧心地道:“咱们之前散播的那些消息,还暗中拉拢了计司和商部的几个人帮着作托,这桩桩事被拉扯出来,可都是把柄啊。”

徐善嗤笑:“把柄?青田公司不更是把柄一堆?要敢动我们,就把青田公司拉扯出来!青田公司背后,可是皇帝!让广东人和工商总会知道他们的皇帝跟着咱们福建人一起造局揽银子,看这一国不闹翻了天才怪!”

有此觉悟,福建商人们才勉强定了心。置身鱼头街的人潮,听着同伙渐渐鼓起心气,商议他们即将新造的一局,徐善笑得浅浅而饱满。

圣道三年十月,此时的欧罗巴,不列颠南海公司股价正从最高点的1050英镑到200英镑一股,到年底还将跌破发行价。法兰西密西西比公司,股价从最高点的12500里维尔跌到4200里维尔之下。这是全球金融的第一次投机热潮,适逢其会,英华也赶上了。

可跟法兰西乃至不列颠人相比,英华朝堂的应对措施显得太过生涩,而敌手又并非全然只是懵懂的投机客。福建人在银钱营运上的感觉胜过广东人,更不用说还有一帮有组织的,有底盘,有大志的幕后黑手。

不列颠南海公司通过贿赂和造势等手段,甚至拉来不列颠国王作公司董事长,以此推动了《泡沫法案》的通过,限制股市规模,从而将闲散的现金挤向自己的股票。

英华朝堂重臣下意识地采取保守措施,不再允许新股发行,让黑手们坐享类似《泡沫法案》的成就。他们腻意地看着建厦投资继续引领股市,等英华朝廷醒悟过来,开始推动下一波计划时,却发现为时已晚。

接下来英华国内发生的一系列事件,让人眼花缭乱,同时也心慌意乱。

建厦投资爬到1400两高位后,不知道是惧高还是满足于此利,庄家连番换手,价格稍稍波动,跌回1200两后,就因《金鱼报》之前所泄内幕被枢密院官员无心之语而证实,再度向上攀升。

早前《金鱼报》揭出吕宋内幕时,都察院就有御史指责贾昊越权定策,那时大家都还不怎么当回事。沉寂了个把月,因此内幕得到证实,又有御史跳了出来,言之凿凿,弹劾贾昊与福建商人勾结,哄抬建厦投资股价,导致股票市场失控,一国银流陷于虚处。

绝大多数人顿时惶恐不安,都觉得几月前的那番动荡又要来临,纷纷抛出建厦投资,股价骤然滑落,鱼头街又是哀声四起。

这次没多少人跳江,一些人围鱼头街股票市场,声讨骗子,要官府赔偿损失,一些人则失去了理智,围了贾昊在黄埔的府邸。贾夫人,安十一秀已去了吕宋,没有什么要人在,这些人不知受了什么蛊惑,竟然白日放火,还用砖头砸伤了好几个贾府佣仆。

朝堂一面镇压骚乱,一面发布公告,宣称朝廷一定会严查官商勾结,操纵股价之事,建厦投资更是一路走低,溃决到300多两银子一股。

将近十一月,李肆已经转到了湖南,视察当地官府下乡事宜,而黄埔无涯宫,鹅黄丽影从咏春园奔出,急急进了蒄园。

“关二丫头!你到底在干什么好事!?”

严三娘的嗓音蕴着满满的怒意,而这称呼也更是从未有过。

“严姐姐……啊……这是,这不是……”

关蒄又在烧什么书信,却被严三娘抓了个现形,顿时有些慌乱,火团一下带进了怀里,惊得跳了起来。

严三娘手疾眼快,拍掉了关蒄衣上的火苗,顺带也将没烧完的书信抢到了手,不必细看,那一笔无骨的字迹,正是自家夫君,当今皇帝的亲笔。

严三娘挥着那书信,纸灰四下飘落:“我就说你哪来那么大胆子,果然是跟那小贼狼狈为奸!”

她咬着白牙,眼眶里还包着泪:“贾狗子可没那么大胆子,也没那个兴趣来鼓捣什么股票!小贼出海前,就四下搜刮人闲钱,说要搞什么投资。我这几个月,也顾着武道之事,没怎么理会,可没想到……没想到,你们还真的卷起一国银钱来了啊!”

严三娘一幅今日才看透你们这对贼鸳鸯的怨苦:“一个皇帝,一个皇妃,竟然联手用股票来谋私利,你们……你们真是……”

关蒄眨巴着碧玉大眼睛,小脸煞白,还真像是被戳破了什么奸情似的,可见到严三娘一幅三娘教子,恨铁不成钢的数落劲,不由噗哧笑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