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卷 第五百五十四章 利益还是信仰?

贾昊心中一点也没底,现在他只能确定圣地亚哥城堡即将到手,最迟不过九月上旬。但这一战到底会以怎样的方式收尾,他拿不准。很多疑问还萦绕在他心中,比如己方会死多少人,其中英华军多少,仆从军多少,华人劳夫多少。而最大的疑问,还是西班牙人会死多少,这个数目,决定了他会给李肆交上怎样一份答卷。

克林顿惭愧地道:“西班牙人非常顽固,他们认为一定会遭受残酷的杀戮,所有人都动员起来,我的劝说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他被贾昊派去向西班牙人传递最后通牒,但很明显,他的不列颠人身份无助于此项任务,说不定还起了反作用。

“按照欧罗巴的交战法则,我们已经尽到了义务……”

克林顿对西班牙人的顽固很不理解,在他看来,中国人跟欧罗巴人都遵循着相同的战争法则,甚至中国人对战争法则的认识,历史比欧罗巴人还要古老悠久得多。就说近代,当年郑成功攻台湾,还不是允许荷兰人投降,让残存的守军安全地离开了么?

“这一战不止是利益之战,更是信仰之战。”

贾昊低声自语着,这是李肆在谕令中的提点,也因为贾昊很在意把握战争的分寸,李肆才会放心地将吕宋全局交给他。

就为这般信任,贾昊也不愿接受克林顿的建议,丢开所有顾忌。

心中积郁,贾昊登上望台,俯瞰前线战况。

圣地亚哥城堡,原本如一位凛然不可侵犯的女神,以坚不可摧的石壁、参差林立的棱堡和无数火炮遮护,带着世间一切无可撼动的淡然,卧在大海与江河的交界处。

可现在,除了靠海一面,三面城墙已经四处垮塌,掩护主题的棱堡也化作堆堆碎石,至少十多道裂口,加起来超过两千码的正面再无可靠防御。原本城墙后方的炮台,现在却成了最后一道防线。

英华军正以平行壕体系从北面和东面向护城河接近,在西面的帕西格河上也有动静,英华军以风云炮压制了对方炮火后,将西班牙人丢弃的海船拖到了河口,并排连在一起,锚泊在河面,搭起了一道浮桥。这只是佯攻,为的是不让西班牙人将兵力腾出来全堆在北面和东面。但若是能在这边找到机会,佯攻也会变成实攻。

除非神明下凡,否则任何一个智力正常的人都能看出,圣地亚哥城堡已经完了。

越过破碎的城墙,城堡里面,无数人流正来回穿梭,挖掘壕沟,堆砌胸墙。望远镜里,这番景象虽然模糊,可西班牙人顽抗到底的决心却份外清晰。

贾昊心中一半是炽热的烈火,一般是沉郁的雷云。他当然想爽快地将西班牙人彻底抹掉,告慰百多年来被屠戮的华人,以及开战以来阵亡的英华将士。但李肆的提点,以及自己对此战的理解,却又在告诉他,这不是最佳的结局,既已付出了如此牺牲,就要获得最佳的收益。

“哟,红毛还在顽抗呢,是仗着那些炮台还能坚持?”

一个大嗓门响起,胡汉山来了,还带来了一个“红毛”,已自认为是“西奸”的冈萨雷斯上校。见到圣地亚哥已是如此凄惨,上校紧紧闭住双眼,暗道自己的罪孽又深了一层,这全是自己的错……

“那些炮台,你们海军有法子?”

风云炮和其他火炮的精确度可没那么高,要拔掉城墙后方那些炮台,就得靠人命去填,贾昊自然期望海军能出把力,但他也只是随口一问。

“嘿,我们还真能办到!”

胡汉山眼睛亮了,海军修养了两三月,船大多修好,人手也正在补训中,这边战事还没结束,手心自然又痒了。

得他一声令下,海军又热闹起来了,一艘艘战船靠港,将什么东西卸了下来。两天后,一个个两三丈高的土台在圣地亚哥城堡周围立起,一门门小得在此处战争几乎不能称为炮的家伙抬上了土台。

“这是什么玩意?”

克林顿又来了兴趣,想上土台仔细参观,却被通译拦住,说这东西严格保密,客卿想要见识,除非加入英华国籍。

克林顿耸肩,他对英华很有好感,但不等于就要放弃自己的祖国,同时,他也不觉得这么小一门火炮能有什么神奇。

接着他就动摇了,二十多门两寸炮装上了陆军四寸炮的炮架,如大号线膛枪,在两里外不停轰击,将城墙后方的炮台打得烟尘四起,炮车分离,人体飞溅。仅仅只是看那几乎全集中在炮台上的烟尘,就知道这些小炮的准确度有多高了。

“赛里斯人……果然是赛里斯人啊……”

克林顿已是彻底无语,就只能这么机械地感叹着。

“这帮西班牙人,到底在想什么呢?”

可看到城堡中心,平民和军人依旧在亡命地搭着又一道防线,胡汉山也如此感叹着。

“想殉教,想成圣,想让我们中国人,成为整个欧罗巴仇视的公敌,狂信者的心思,还真是深不可测呢。”

接到范四海从内线那获知的消息,贾昊摇头,四哥儿的预料果然没错,这真是一场信仰之战。

那么,四哥儿给的那张底牌,也不得不用上了,真不知道,百年后,人们会怎么评述这场战争。

贾昊招来范四海,一阵吩咐后,范四海点头,脸上并没有多少惊讶:“行前陛下也对小民有过交代,看来也确是要如此行事了。”

贾昊沉着脸道:“此事跟陛下无关,是我贾昊一人定策。”

范四海一惊,压低声音道:“此事关联甚深,都督一人怕是难以背负。”

贾昊摇头:“陛下并未向我下过此令,我是吕宋都督,用不用此策,还由我一言而决!”

他盯住范四海:“这也是你的主张,跟陛下无关。”

范四海呆了片刻,忽然笑了:“好!好!都督既有如此心志,敢背下这般责任,我范四海又怎敢不附骥而随!”

两人的商议没落入他人耳中,可看在胡汉山眼里,却像是在纠结什么,以胡汉山的理解,怕还是忧心将士死伤。陆军这两三月里已死伤六七千人,算上仆从军,总数高达两万之巨,这让胡汉山有了强烈共鸣。西班牙人继续顽抗,这个数字怕还要拉高一大截。

他怒声道出自己的主张:“再派人去劝降!告诉他们,不降的话,就别怪咱们不客气!”

这不是废话么……

可接着胡汉山的话,就让众人额头生汗,“让工匠造抛石机,一旦他们不接受最后通牒,就将疫死之人的尸体砸进去,看他们还能守多久!”

克林顿暗道,真是魔鬼,冈萨雷斯上校心中大叫,这家伙就是迪亚博罗转世,没错,我早看出他的真面目了!

“冈萨雷斯上校,为了不让你的族人面临这样的厄运,愿意去圣地亚哥城堡,递上这份通牒么?”

贾昊毫不犹豫地采纳了胡汉山的提议,在他看来,这也是一项能有效瓦解对方斗志,同时又让西班牙人不会将自己递出的那张底牌,看成是软弱。

“看吧,一旦我们众志成城,主就降下了福音,震慑着那些异教徒,让他们开始在我们坚强的意志下发抖。好的,我会再组织一次弥撒,称颂我主的威能……”

八月二十六日,圣地亚哥城堡圣奥古斯丁大教堂里,阿鲁索大主教这么对雷班度总督说着。这两天来,英华军的炮火已经减弱了不少,即便城堡外墙已经四处崩裂,露出无数缺口,而城堡的炮台也被摧毁大半,但英华军依旧还没发起总攻。

大主教将英华军的沉寂归功于这几日越来越频繁的雨水,自然,这雨水也是上帝在庇护他的子民。

雷班度总督似乎还有话说,可听了大主教这话,他张了张嘴巴,最终只说道:“主佑西班牙……”

离开大教堂,回到自己的总督府。偏僻的厅房里,一群衣着光鲜的绅士们正等得焦躁不安,见他进来,一下围住了他。

“总督大人,大主教怎么说?”

“大主教愿意吗?”

雷班度总督环视众人,缓缓摇头,众人顿时一片哀叹。

“诸位,这是生死时刻,我们就得拿出最大的勇气!”

总督掷地有声,压住了这些人的绝望,他看住众人的目光似乎正噼啪爆着火芒。

“为了家人的安危,为了西班牙的……”

他咬牙切齿地道出了后面两字:“利益!”

众人沉默了一会,却还是有些惶恐,不少人道,马尼拉一直是教会在把控实权,咱们这些商人能顶什么用?

这话说得没错,在马尼拉,总督可不是老大,甚至军队都受教会的控制,大主教才是无冕之王。

总督啪啪拍掌,一个人从门外进来,引得众人一阵低呼。

进来的是胡安上校,他决绝地低声道:“不是所有人都愿意追随那帮宗教疯子……”

八月二十七日晨,圣奥古斯丁教堂,阿鲁索大主教和各教区的主教汇聚一堂,要在这最后时刻,为所有西班牙人举行一场弥撒,坚定大家的斗志,从容地迎接死亡。

当数百士兵在胡安上校的带领下,将大主教和所有教会高层包围起来时,教堂里大多数官员显贵们还没有回过神来。

大主教却似乎有所觉悟,他苍白着脸,强自镇定地道:“不要被冈萨雷斯那个叛徒吓住!我们得主庇护,中国人那些卑鄙伎俩,是不可能瓦解我们的!”

有没有瓦解不清楚,但在场大多数人的心志都已在崩溃边缘。前日被俘的冈萨雷斯上校以中国使者的身份进了城堡,宣称大家若是不投降,中国人就要效仿当日蒙古人那样,将病死者的尸体抛入城堡。

“他们是认真的!该死的,你们为什么还要抵抗下去!”

冈萨雷斯上校那惊恐的表情,苍白的面目,给当时的所有在场者以极大震慑。

这果然是比死亡还要恐怖的威胁,但如果大主教和教会还要坚持下去,一般的平民也无力主宰自己的命运,他们就等待着大主教会怎样表态。就在官员显贵们齐聚大教堂时,数千平民也聚在教堂外,在等待大主教给他们指引。

“他们是要我们束手就擒,一旦我们投降,他们不会理会什么承诺,要将更残酷的罪行施加在我们身上!你们……你们这些凡人,居然敢置疑我,置疑我们教会,置疑我主的指引!?”

大主教沉稳地训斥着围住他的士兵,让对方羞惭地低下了头。

“大主教说的对!不能相信中国人!”

“反正都是死,还不如守住对吾主的忠诚!”

“投降还有希望,怎能这么随便就放弃了希望?”

但没人放开他,教堂里,众人也分裂为两派,激烈地争吵起来。

“希望!没错,我们还有希望!”

一个嗓音镇住了大厅,是雷班度总督。

“我可以给大家一线希望!我从绝对可靠的途径那获知了一项绝密消息!”

雷班度总督扫视众人,言语中透着无比强烈的信心。

“不管马尼拉的未来如何,中国人的政策,是要跟我们西班牙维持正常的贸易往来,他们希望……”

“他们希望,大帆船贸易,依旧能延续下去。”

这一句话如石破天惊,众人都觉得无比荒谬,似乎这几个月来的血腥残杀,都像是一场玩笑。

但正因为如此荒谬,大家反而相信了,这才是常识,不对吗?信仰?强烈背离利益的信仰,难道不是荒谬的?

沉默了好一阵,官员、商人们纷纷出列,他们庄严地道:“马尼拉西班牙人的命运,不能被少数人握在手中,所有人都有权选择自己的命运,这也是我主赋予每一个人的权利。我们要求,以投票的方式,决定我们整体的未来。”

大主教和教会人士还处在极度的震惊中,雷班度总督赶紧道:“我同意了!此事跟教会没有关系。另外,教会在之前跟马尼拉华人的冲突中,扮演着用心让人极度怀疑的角色,因此我决意,第一项投票,是裁决是否将所有教会人士拘押起来,等候审判,同时清理教会在军队中的不利影响。”

没有犹豫太久,“我同意”、“赞成”的呼声此起彼伏,教会对马尼拉西班牙的控制,也在这股声浪中轰然垮塌。

“大主教!这是背叛!”

“我们该奋起反抗!”

神父和主教们被驱赶到教堂角落里,还抱着希望,看向阿鲁索大主教,这个老人却颓然地一笑。

“圣战未起,却已经失败了,正如罗马教廷这几百年来不断遭受的失败一样。看看那些嘴脸,商人,跳出来的都是商人!他们满脑子只充塞着金钱和利益,怎么可能指望他们跟中国人发动一场圣战呢。”

大主教呵呵笑着,热泪长流地笑着。

“我错了,异教徒,信奉金钱的异教徒,早已经腐蚀了我主的荣光,我诅咒他们……”

不管大主教如何诅咒,当范四海通过内线,将“中国人希望保住大帆船贸易线”的消息传递给那些跟华商联系甚密的西班牙商人,同时冈萨雷斯又以正式途径,发出了中国人不惜以生化武器尽灭抵抗者的信号时,西班牙人的意志终于瓦解了。没有谁能顶得住这软硬两面的夹磨,而能顶住的那些教会人士,则被以总督为首的商人派,联合胡安上校这样的军中良心派一同推翻。

接下来的投票徒具形式,几乎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都赞成投降,但为了留下可靠凭据,雷班度总督等人依旧坚持以正规方式投票,因此圣地亚哥城堡的陷落,被推后到了九月一日。

“胡安上校,又见到你了,这次你是来做什么的?”

贾昊淡淡地问着,对方苦笑着摘下帽子、军刀,然后立正,低头,鞠躬,用双手捧着军刀,姿态极为标准。

胡安上校道:“元帅阁下,我代表马尼拉的所有西班牙人,向您正式投降……”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