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卷 第五百五十章 这才是战争的味道

自英华大军围城以来,炮声就已天天不断。但随着贾昊一声令下,炮声的轰鸣骤然加剧,三面炮烟扩散,连成一线,整个马尼拉如罩雷云之中。

感受着空气的震动,地面也在微微发抖,吕宋派遣军客卿,中郎将克林顿一边举着望远镜,观察炮击效果,一边猛抽着鼻子,低声嘀咕道:“这才是战争的味道……”

两三里外,炮弹落在一处石砌角堡上,振起老大一股尘烟,望远镜里能看到无数碎裂石块崩飞,依稀还有小炮和人体升腾而起,克林顿点头,这一炮该是砸中了角堡棱线的垛墙,以此进度推算,三五天里,就能将这座角堡废掉。

这仅仅只是来自赤雷军,编组到炮师的三十斤炮开始轰击,之前都是各师的二十斤炮、十二斤炮在发话。克林顿转头看看身后远处一座小山包,心说等到那个大家伙开火,不知道会是怎样一番山摇地动的景象。

接着克林顿打了个喷嚏,心说这味道可比熟悉的欧罗巴战场还浓烈,火炮太多了。

三十斤火炮有四十来门,师属二十斤、十二斤火炮更有两百多门。还不止这些,缴获的西班牙战舰上那些火炮,海军不想要,全卸在汉山港,从12磅到30磅,多达三百多门,弹药一大堆。赵汉湘从中挑了两百门,拖到马尼拉城下,参与围攻。用他的话说,靠这些西班牙火炮,又能训出大批炮手来。

之前一直是用二十斤以下中小火炮,跟西班牙人的外围防线炮战,掩护清理和掘壕工作。现在已经开辟出了几条通道,每条通道都由三道竖向平行壕和若干横向交通壕组成,已经可以向外围防线发起直接进攻。

此时就需要动用三十斤大炮,以及从“皇家九月”号战列舰上面卸下来的30磅炮,以便摧毁角堡以及外围防线的坚固要点。

整个掘壕工程的规划,克林顿献策颇多,再结合英华军自己的经验,土洋结合,以及马尼拉华人发疯一般的配合,十来天时间就搭出了攻击外围防线的通道,进度如此神速,让克林顿无比惊讶。

圣地亚哥城堡上,另一个老外也震惊不已,中国人土木工程这么麻利,瞧北面和东面那几道平行壕的构成,根本就是有欧罗巴军官在指点。

还不止如此,如此猛烈的炮火,胡安上校以前就没遇到过,中国人到底有多少门炮?怪不得他们信心满满,想要拿下整个马尼拉,怪不得让自己撞了一鼻子灰的年轻元帅会强调他的大炮。

他在沉思,身边的部下却被这炮声惊得难以平静,纷纷嚷着要开炮还击。

城堡有30乃至32磅大炮二十多门,12、16到18磅的中型火炮上百门,6磅9磅一类的小炮更是不计其数,根本就不当作火炮算。

圣地亚哥城堡是在昔日吕宋古国的王城上建起的,防御态势极为有利。西北是宽三百码以上的帕西格河,南面不到五百码就是大海,敌军只能靠北面和东面两处靠近。

这两面眼下还有两道外围防线遮护,最外一层离城堡有两三千码纵深,整个外围防线上,有数百西班牙士兵指挥上万土人和上万华人守护。

原本西班牙人认为,对方要逼近到外围防线怎么也得月底,可看中国人的掘壕速度,还有眼前这炮火的力度,这个估计可要大打折扣了。

这些军官们再沉不住气,之前因为距离过远,没怎么动用城堡大炮,是靠外围防线角堡里的火炮跟中国人对轰,眼下到了关键时刻,城堡大炮也必须动起来了。

作为雷班度总督紧急任命的城防司令,胡安上校本还想让部下镇定下来,来日方长,可这炮是打一发就少一发,就算炮弹足,炮也是有寿命的……

正要训诫众人,一发打偏了的炮弹远远砸来,在城堡的石墙上蹭了一下,软弱无力地弹回到护城河里。城堡垛墙上的士兵没心没肺地哈哈笑着,胡安上校和身边的军官却骤然变色。

这一炮是从极远处飞过来的,怎么也有三千码以上,一旦中国人攻破了第一道防线,在一两千码外轰击城墙,那么城堡能坚守的时间可就要大大缩短。

第一道防线怎么也不可能一直守住,可还是得尽量拖时间。

胡安无奈地作出了选择:“开炮!”

圣地亚哥城堡的火炮也轰鸣起来,英华军攻击外围第一道防线的难度骤然大增。

二十斤炮、十二斤炮,乃至西班牙的海军炮,都要摆在离第一道防线不到两里的距离内,甚至要近到一里,也就是五六百码内。

角堡火炮不大,数量也少,没太大威胁,但后方圣地亚哥城堡上的大炮开火,麻烦就大了。

英华军这边的三十斤大炮虽然射程远,对方终究在十多米高的城墙炮台上,除非能清除掉第一道防线,把炮推到前面去,否则没办法让那些大炮闭嘴。

“这是必要的代价,都督……”

隆隆炮声里,间或能见己方的炮车崩裂,人体横飞,赵汉湘如此安慰着微微皱眉的贾昊。

炮战一打两天,总算轰垮了几处角堡,清除掉了防线上的火力威胁,赵汉湘自己却跳脚不已,大骂西班牙人。短短两天,毁了二十多门炮,伤了一百多炮手,他可是心痛得要命。

七月五日,天公依旧偏袒英华,马尼拉晴空无雨,尽管没能完全扫除第一道防线上的火炮,贾昊依然下了突击命令。这正是雨季,谁知道第二天会不会瓢泼大雨,一下一个月呢。

然后……就轮到贾昊和一干陆军将领心痛了。

贾昊亲临北面战场,观察前方战况,炮兵在这里打掉了三处角堡,清理掉了这一段百来丈宽防线的重火力。韩再兴在这里投入了一个营的所有步兵,大约一千人,准备拿下这段防线。

依照重新调整的攻坚教典,先由炮师的三十斤飞天炮轰击,掩护步兵沿平行壕接近到敌军防线半里处,集结于平行壕之间的交通壕待命。再由各师属的六斤飞天炮在前沿壕沟炮堑里轰击,同时猎兵前出,进行狙击。

猛烈的爆炸似乎绞碎了前方敌阵的所有物体,没等硝烟散开,一千勇士冲击而上,人潮中还夹着若干两三丈长的云梯。西班牙人的防线严格按照法兰西壕堑挖掘,壕沟深5.5米,宽5.5米,沟后的胸墙也有5.5米厚。

防线已被硝烟裹住,后方根本看不清战况,贾昊和韩再兴就只隐约能看到一架架云梯放倒,戴着铁盔,套着胸甲,举着藤牌的掷弹兵踩上云梯,没入烟雾之中。

爆炸,枪声,呼号持续不停,漫长得有如一个世纪,以至于韩再兴都以为冲击失败,铁青着脸召唤来第二个营,准备再度冲击。

战斗渐渐平息,除了远处圣地亚哥城堡依旧不甘心的炮声。一身是血的传令兵回到后方,初步报告了状况后,韩再兴身躯一晃,贾昊脸色也发了白。

就这不到一个时辰的战斗里,就这一段小小防线上,一千人就已半数死伤,不是营指挥坚韧,不是这个营本就是韩再兴从虎贲军里挑出来的精锐,说不定还坚持不住,要被敌军打出来。

尽管这段防线上有两千多敌军,其间还有数百人支援,可贾昊很不满意,这些多是土人,只有军官是西班牙人。如此惨烈的交换比,要清理掉两道防线,怕不要填进去上万人!西班牙人的防线是犬牙状交错设立的,这一段被攻下,并不等于其他段防线崩溃。这根本就是互相比拼流血,可西班牙人流的还不是自己的血。

克林顿还沉浸在英华军行云流水一般的战斗里,在他看来,英华军在加农炮的造诣,不管是装备数量,还是战法,都已超越欧罗巴。而迫击炮的运用水平,欧罗巴诸国军队更是难望项背。

贾昊等人的表情让他很是不解,搞明白了众人是被这巨大的伤亡给震住,克林顿心中暗叫,你们还想怎样啊?这是攻城战啊!攻城战就是这般惨烈,就是血肉磨盘。

他谨慎地发表着意见,像是安慰,又像是在强调自己的先见之明:“这就是攻城战,欧罗巴的攻城战。西班牙人的外围防线,吸收了法兰西军队的防御理论。左右有火力夹击,远处还有城堡的火炮,韩将军突破得这么迅速,一般欧罗巴军队都作不到……”

克林顿向贾昊强调:“都督,你必须做好死伤一万到一万五千人的心理准备,这是最低限度。”

贾昊等人脸色更白了,一万到一万五!?还是最低限度?

沉思片刻,贾昊摇头道:“不能让将士们这样白白送死!”

克林顿心说,西班牙人的壕堑防御体系,那是欧罗巴战场上多年沉淀下来的。这就是硬碰硬,没有什么讨巧的花活。

暂时停了步兵的攻击,贾昊招来袁应纲和叶重楼,讨论是否能让马尼拉华人乃至土人充当炮灰,在前开路的可能性。

两人很利索地摇头,都道,除非用刀枪逼着他们,否则没谁愿意这般送死。

贾昊不怕牺牲,他也相信部下不怕牺牲,只要能攻下马尼拉,别说一万到一万五,五万大军折损一半都值得。人家海军为了铺路,都损了一半,陆军还会对着苦战皱眉?

但贾昊爱兵,他认为,只要有一线可能,统帅都要尽量降低己方的伤亡,不是绝无选择,就不能让军队扛下太过沉重的损伤。

袁应纲忽然道:“陛下好像刚在怀乡会盟诸国,按照古制,盟主可是有号令诸国汇聚兵马的大义……”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