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卷 第五百四十九章 历史浩浩荡荡

“圣道第三年,那是一个夏天,有一位四哥儿,在南洋的边上……画了一个圈……”

哼着身边人听不懂的小曲,李肆将圆规落在地图上,以昆仑岛为圆心,半径到金边以南一百多里地,手腕一扭,就将整个金瓯半岛划拉到了英华名下,作为南洋公司托管地扶南的既定疆域。不仅包括怀乡、河仙、美萩,还搭上了柴棍。日后的西贡,就此归入华夏版图。

广南王肯定有意见,就把柬埔寨西北面的部分补贴给他好了。至于柬埔寨……考虑到平衡,没把这个昔日的高棉帝国彻底抹掉,就已是很仁慈了。

接下来是老挝三国北面的万象国,竟敢不来觐见!灭了!

自家占一块,给暹罗和老挝其他两国各占一块,同时调整边境,如此中南半岛东面的格局就能稳定下来。

西面是暹罗和缅甸对抗的格局,有些麻烦,法兰西和不列颠的东印度公司都在缅甸开有分公司,那里毕竟直临印度洋。虽然很眼馋印度洋出口,但现在英华的力量还不足以前出到印度洋,就先不必直接跟法兰西和不列颠人杠上了。

先让小弟上吧,英华也得习惯代理人战争,暹罗就得扛住这事。同时呢,多一个小弟就多一个嗓门,兰那王国,也就是八百媳妇国,也要帮着复了。

马来半岛南面,大北年那些华人,先暗中支持,作为日后染指马六甲的班底,荷兰人……早晚还有一仗。

地图开疆,李肆干着特别舒坦。在他前世里,自威斯特伐利亚体系而下,每一次建立新的全球格局,就是一次地图开疆。低职位的外交官,参谋官,顺手在地图上拉出横竖线条,就划出了新的世界。朝鲜的三八线,越南的十七线,甚至什么麦克马洪线,就是这么来的。

画好了圈,李肆将地图交给一个三十来岁的五品官员,这是枢密院海防司南曹新任主事陈大定,美萩陈上川的孙子,熟悉南洋事务,特别是中南半岛各国之事,接替了已任勃泥公司总司的陈兴华一职。

李肆将中南半岛诸国纠合在一起,不止是简单的会盟,除了讨伐和肢解不长眼的万象国之外,还要建立新的同盟外交体系,什么勘察国境,设定流程,无比繁杂,首要一桩,自然是将华夏的扶南板上钉钉。

同盟之约和外交流程自然是天朝上国一言而定,但国界勘定就涉及到了各国的现实利益,讨价还价的过程很是繁琐,这事现在是由通事馆和海防司一块干。

“惜乎小民早生三十年,若是此时年盛,能随着陛下创此伟业,乃千古难有之幸事……”

一人在旁边感慨着,却是一个商贾。

“别拐着弯地拉扯你儿子了,范四海,三年劳役是免不了的,年轻人,就是太冲动。”

李肆淡淡说着,那商贾正是被流遣到扶南的福建海商范四海。他的儿子范六溪被当作战俘,发配到勃泥挖矿。

范四海赶紧请罪道:“小儿已得陛下恩典,岂敢得陇望蜀。小民只是叹光阴如梭,生不逢时啊。”

李肆摇头:“国家草创,处处都有大机遇,若是用心,何惧年高呢?朕的老师,出山时可已是六十七。”

范四海苦笑:“哪敢跟段国师比,不过……”

他小意地提醒道:“处处有机遇,也处处有纰漏,就怕小民那些同乡闹腾得太厉害。”

李肆撇嘴:“无妨,早等着他们。朕也有言在先,这只是一场牌局,若是他们要当生死搏,那就别怪朕不留情面。”

范四海叹气,显是在为某些同乡的未来忧虑,但他不敢再多言,叩拜道:“小民就领命去吕宋了。”

李肆之所以接见范四海,是因为这个人在吕宋根基很深,待吕宋平定之后,还需要借助他的力量来收拢吕宋华人之心。此外李肆还觉得此人确实有才,也有心志,如果福建海商之事,能顺利解决,他也没有沾染的话,李肆觉得此人可以大用。

想到了福建事,李肆随口问四娘:“建厦投资的股票,还有福建柜的情形如何?”

四娘微微撅嘴,有些不乐意地报道:“最新的《金鱼报》是八天前的,建厦投资520两,是单价最高的一支股票,福建柜平均涨点1.6倍。是平均涨点最高的柜台。”

李肆有些懊恼:“哟……其实还能赚一笔的……”

四娘终于生气了:“陛下!”

这丫头,跟三娘一个德性……

李肆摇头,思乡之心骤涌而起,出门快三个月了,萧拂眉产下一子,自己都不在身边,三娘、关蒄、雨悠,也挺想她们的。对了,还有宝音那草原丫头,该是吃下嘴的时候了吧……

心思翩翩,幽香又入肺腑,转头正见脸颊晕红的四娘,她哆嗦着靠过来,被李肆一瞧,赶紧道:“我……我帮四哥儿揉揉腿脚……”

李肆自然很清楚三娘将这丫头塞到身边的用意,但不知为何,身处南洋之地,心中总有一股躁动,让他无法沉下身心,采撷如此芬芳。

这躁动是什么呢?早前在昆仑岛,是心系海战胜败。如今已是胜了,大军围住了马尼拉,连巨炮都已送到了城下,破城虽说不上指日可待,但要熬到西班牙美洲舰队卷土重来的可能性已经大大降低,还有什么忧虑的呢?

是因为之前那些国王、王子的跪拜,整个中南半岛,即将真切纳入华夏羽翼的前景,让自己欢喜得难以安坐吗?

也不是,此事不过是顺势而为,以英华国力,转头北顾,中原随时可握在手,如今一力南望,有此结果是意料之中,心头毫无波澜。

终于不耐这莫名的躁动,李肆揉揉四娘的脑袋:“走,遛马去!”

四娘哀怨地暗自嘀咕:“还当我是小丫头……”

策马行在怀乡海滩上,一侧是直抵天际的碧蓝海面,一侧是绿意盎然的草地、树林、稻田,青灰砖屋片片伸展,小桥铺平蜿蜒河溪,连起道道碎石小径。不是那太过浓郁的绿意,还真有几分江南风情。

奔上海堤,怀乡一眼揽尽,远处是耸立的天庙,依稀能听到童子童女的天曲声,田间农人,小径路人,也在应着拍子低低哼着,可调门却各不相同,有陕西的,有湘赣的,还依稀有四川号子,悠悠自得。

李肆停下了马,静静聆听,听得失神,连吴崖策马到了身边都没发觉。

吴崖道:“四哥儿,这一番动荡,不落个十万八万人头,怕是办不好的。”

建立南洋同盟体系,诸国旧日种种关联就要瓦解重组,必然伴随着血腥的屠戮,吴崖这是在预打埋伏,李肆不以为意地道:“落多少都无所谓,别落咱们自己人的脑袋就好。”

吴崖叹气:“我这边是好办,听说狗子那边……”

李肆楞了片刻,眼中渐渐清灵,他明白了,他的躁动是为何而来。

贾昊发来的战报称,尽管已用尽手段,但还是有一万多华人依附西班牙人,他日完全合围圣地亚哥城堡时,算上前前后后的战事和内斗,吕宋华人因此役而死的,怕不有两三万之巨。

“如果这是必要的牺牲,可牺牲也未免太重,异日他人著史,臣不惧背任何骂名,可陛下之名将何以载?”

贾昊想得深沉,在为李肆担心名声。

让李肆躁动的不是名声,而是这牺牲。潜意识里,甚至在隐隐怀疑,自己对历史的搅动,对那些死者们来说,到底是好还是坏?原本他们可以在有生之年,是可以安享太平的,日子苦一些,终究能活着,能活到老死……

这躁动既是一丝纠结,更是一个全新大时代即将到来的忐忑。当西班牙人退出吕宋后,马六甲以北,整个南洋都将归于英华,这样的新局面,到底会给英华带来怎样的发展之机,李肆已经难以推演,这也是很沉重的忐忑。

“不过四哥儿,狗子那厮就爱扮深沉,他说什么,那是他自个的心事,四哥儿自是有自己的思忖。”

吴崖自然体会不到李肆的感受,径直这么说着,正在此时,远处一人牵着牛靠近,被禁卫拦住了。

“小红、石头……别搞得这么紧张……”

李肆看着拦在自己身前的四娘和吴崖,苦笑着埋怨道。

四娘却不买账:“陛下万金之躯,一身系一国,怎也不能掉以轻心。”

李肆微微一愣,心头的躁动骤然消散。

钻牛角尖了啊,自己已不是历史的设计者,历史大潮,在自己最初的一搅中,已经自己转动起来。不该再把自己当穿越者,自己就是一个皇帝,一个去把握历史,带领一个民族向前走的领袖。

远处禁卫的问询渐渐入耳:“叫什么?李顺?哪里人?陕西米脂?”

七月二日,圣地亚哥城堡陷于猛烈的炮火中,北面原本的屋舍废墟正被无数劳工一块块清理走,数条壕沟垂直对着城堡,在清理开的地面上一点点向前伸展。

“叫什么?张黄氏?好好,女人也算。这是你儿子?也要上去?才多点大,好吧好吧,大家都搏上了,也不差你们这孤儿寡母,小子叫什么?张……奥斯卡?”

壕沟后方的营地里,一个管事登记上了这对母子的名字,再递过去两块木牌。不管是清瓦砾,还是挖壕沟,一背篓一篮子都能算在一起,之后累积起来,就是他们的“力分数”,由这力分数来定之后的份额。

这是马尼拉劳夫营自己商量出来的规矩,讲的是公平公正。这类规矩自古就有,开田筑坝挖渠砌城墙,中国人在劳动组织上有几千年的经验,这种规矩,拿来就用,一听就明。

有贾昊的允诺,有华商的组织,劳力营已是疯狂了。男女老幼都动员了起来,不仅是为分得田地房子。据说西班牙人在圣地亚哥城堡里藏了如山金银,英华大军哪怕是漏一点下来,就够他们这些平民欢腾。

这就是张黄氏带着八岁的儿子也要上阵的原因,她满心想着,战后丈夫肯定是要被论罪的,到时还可用这些分数帮他抵罪。虽然恨丈夫毫无廉耻,但他终究是自己丈夫。

她跟儿子力弱,就只好在地面上清理瓦砾,一筐筐向后送着,一点点分数积攒起来,心中渐渐充实。

她忙得甚至开心起来,浑没注意到前方涌出大群人影,等她被惊呼声提醒,才发现自己已经置身血肉战场。

守护城堡北面外围防线的士兵冲了上来,将劳夫们杀散,却又撞上来援的英华士兵。炮弹在天上飞,枪弹在左右射,她吓得呆在当场,成了一个绝好的靶子,一枚土人的吹箭无声地钉在额头,这个妇人都来不及喊一声,就此仆倒在地。

“妈的!那是个女人!杀了多可惜!那些土人,怕是故意的,他妈的!”

一个声音嚷嚷着,然后走出了硝烟,来到妇人尸体前,似乎想从身上捞点什么,然后他就呆住了。

“奥斯卡!?”

张武看着那个母亲被杀死在眼前,却还愣愣地没哭出声的男孩,惊声叫了起来。

“这是……”

接着再看向那具尸体,血液几乎沸腾了,这是他的妻子,就死在他的眼前。

“哈哈……贱人,该死!”

他呆了片刻,一边流着泪一边骂着。

“该死!该死!”

接着他跳脚嚷着,不知道是在骂谁。

“奥斯卡……,对了,还有儿子,我还有儿子……”

然后张武捞着了救命稻草,朝男孩伸手。

砰的一声,枪声从侧面响起,张武的太阳穴上绽起一团血花,人也斜着仆倒在地面。

“小家伙,没事吧……”

猎兵奔过来拉走了男孩,张武还没死,眼皮急速眨着,奋力地伸手在虚空抓着。

“该死……”

他念叨了这么一声,手从半空滑落。

“娘——爹——!”

这时男孩才哭喊出声。

大营里,贾昊盯住这个叫张奥斯卡的男孩,低叹道:“跟着我吧……,以后你就叫贾一凡。”

被两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男孩盯住,张奥斯卡,不,贾一凡依旧沉浸在悲哀和惶恐中,浑不知自己成了贾昊的第三个义子。

在吕宋收养一个华人孤儿,这是贾昊之前就抱定的想法,现在目标达成,心满意足。举起望远镜,看着无数道平行壕离城堡外围防线只有一里不到的距离,他长出一口气,沉声道:“开炮!”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