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卷 第五百四十七章 都是被逼的……

克林顿的第一个念头是,赛里斯人疯了,怎么会把这种玩意当作火炮!?

第二个念头是,难道这玩意是赛里斯人的新发明?

十多头牛将一辆八轮大车从船上拉了下来,车上载着一具貌似火炮的大家伙。可克林顿站在车头前方,看得分外清楚,这根本就是个巨大的铁管子,壁厚不超过半英尺,而铁管子的内径起码有一英尺半!

这么薄的壁厚,根本就不可能当作火炮……

可看这东西20英尺的长度,尾部加厚了一圈,正是药室的位置,这又的确是一门火炮。

不止一门,三艘运输舰,放下来三具这古怪玩意。

不止克林顿不解,其他军将也不解,贾昊耸肩,指着一个从船上下来的人道:“米炉头,不,米局董来了,你们去问他。”

佛山制造局局董米德正亲临,被众将围住,他呵呵笑道:“现在还不能说,等老关来了,由他揭这谜底。”

关凤生都要亲来!?众将都道,为这巨炮,佛山制造局真是豁出命来了。

第二天,关凤生赶到,随同而来的是大批工匠,船上还载着沉甸甸的货物。

“早知道这里有,就不必运这么多了!”

看着贾昊递来的清单,关凤生发着牢骚,这是陆军从马尼拉外围的仓库里缴获的各类物资,木料、硝石、硫磺、铜铁铅锡什么都有。

贾昊讨好地道:“关叔,赶紧给大家通个气吧,都快憋死了……”

关凤生瞪眼:“我们还要憋死了呢!为这玩意,一局上万人不分昼夜,忙了好几个月!”

接着他脸上升起自信而得意的光彩:“可这是值得的,咱们总算有了一锤定音的法宝!”

到底是怎样的法宝,关凤生和米德正在高级军官会议上终于交了底,这事本就不必保密,而且这炮还没完工,必须要靠陆军的协助。

从海上拉来的三具宝贝,其实是三尊铁炮坯。以生铁回炉退火,再经锻打,完全是不计工本的精雕细琢。

说到“坯”字,炮兵头目赵汉湘就惊呼出声:“铁芯铜炮!?”

关凤生点头:“没错,铁芯铜炮,这可是云南炮匠带到佛山制造局的技术。”

早前佛山制造局领下攻城重炮课题,从立项到定型,经历了若干阶段的论证。

首先是造哪类炮,很多人下意识地认为,该是臼炮,工艺要求不高,炮也不会太重。

但这条路线被否决了,臼炮射程太近,对手必然会有火炮,生存力太弱。

长炮自然没必要,因此短炮就成了最佳选择,而这个选择,竟然跟后来海军苏比克海战的经验一致。

接下来又面临一个重大难题,还是用铁造么?

佛山制造局造铁炮已经很有心得,技术已是全球独步。但造到三十斤炮就已非常吃力,受制于材质和冷却问题,废品率非常高。要造两百斤铁炮,几乎是难于登天。

不少人提议采用老技术,也就是铜炮。但仔细讨论后,也否定了这条路线,原因是不管黄铜青铜,铜炮越大寿命越低,而且随着发射次数的增加,射程和准度也降得很厉害。更为重要的是,用铜的话,炮就非常庞大,估计得十万斤以上。

这时一些基层炮匠提了意见,说云南那边会造铁芯铜炮,让制造局顿时开窍。

当年吴三桂守山海关,手下炮匠就有了如此发明,之后到了云南,这项技术代代传了下来,还没断绝。

佛山制造局飞马从云南把相关人等拉了过来,云南炮匠懂原理,特别是懂铁铜结合的窍门。而佛山制造局精于铁事,全力钻研铁炮坯,二百斤巨炮再没什么不可逾越的技术障碍,顺利地诞生。

八尺长(2.7米),内径十寸,生铁炮弹重180斤,在佛山制造局测试,能在两里外,将普通的五六米厚城墙一炮砸垮,十米厚的石墙不知情形如何,但怎么也不可能只伤皮毛。

完工后又遇上一桩难题,这样一尊铁芯铜炮,整体也有四五万斤之巨,上船过海都很麻烦。

可这是铁芯铜炮,问题就很好解决了。只运不到两万斤的炮坯过海,铜身部分的工艺相对简单,不需要制造局的相关机械就能解决。关凤生和米德正决定,将炮坯拉到马尼拉城下,现场筑造铜炮身。

众将听得目眩神迷,工匠们真是群什么奇迹都能创造的智者啊。

米德正道:“还不是被逼的……不打仗,哪能搞出这么多门道来?”

听着米老头卖乖似的牢骚,大家都轰然大笑,有了这炮,攻破那什么坚不可摧的城堡,根本就是指日可待啊。

营地里,克林顿摩挲着这精铁炮坯,眼中泪芒闪动,赛里斯人啊,真是赛里斯人,什么奇迹都能创造。这样的炮,若是拿到欧罗巴去,还有什么要塞能够抵挡!?

他忽然对西班牙人感到无比怜悯,战争是科技的推动力,你们可成了赛里斯人攀山的梯子了,一年?半年?只要这炮能造好,能到位,最多轰一个月,你们那圣地亚哥城堡就要四分五裂。

如果我们不列颠人,也能学到赛里斯人这些技术,那该有多好?可惜我不是工程师,不明白他们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克林顿心中又闪过这样的念头,他赶紧将属于细作那一部分的念头压下,把属于友好使者那一部分的念头拉起。暗道自己也必须在这一战里竭尽所能,展现出不列颠人的军事才能,以便让自己成为双方友好交往的阶梯。在他看来,不列颠的目标是印度,跟赛里斯人没有什么大的冲突,双方应该更紧密的联手,对付横在中间的西班牙人、法兰西人,尤其是荷兰人……

克林顿的感慨,以及众将的振奋,在关凤生看来都还太早。

“这炮最远也就能打三四里,可要打得准打得狠,至少得在两里内,现在看咱们的进展,好像离那城堡还远。”

“要现场搭炮厂,炮台的搭建也要花很大功夫,这玩意可不是随便装个炮车就能扛得住力道的,总之需要很多劳力,非常非常多的劳力!”

马尼拉的攻略,现在已是要完全围绕这攻城重炮展开,关凤生的要求就是贾昊的目标,他召集众将,重新调整了攻城计划。结合克林顿的进展预估,定下了两个月内清理好外围,为攻城重炮提供发射条件的策略。

但关凤生的另一项要求,他就有些挠头了,劳力……此次大军作战,五万大军后,有接近十万民夫,但主要工作是转运物资。吕宋这里也有三四万人,已经是挪腾不开,而关凤生要立三个炮厂,要建炮台,包括与之相关的工作,怎么也要几千上万人,根本拨不出来。

“出银子招募不是不可以,可现在大军的开销,我都有些不敢看了,一日就是两三万两啊!等重炮一响,一发炮弹就是三十两银子!铁是不贵,可要磨圆,要从广州拉过来,不要钱么?”

贾昊一个头三个大,他已经充分体会到了身为统帅,领军打战到底什么最重要,银子!

“马尼拉就在这里,都督,咱们完全可以用马尼拉来换劳力嘛……”

袁应纲出现了,这话说得没头没脑,贾昊却是虚心请教。

“虽然得叶二先生相助,以天主教割开马尼拉华人跟西班牙人的关联,但他们的去留,终究还是一桩麻烦事。都督,何不将马尼拉的未来,跟他们自己的出力,牢牢绑在一起!?”

袁应纲这么一说,贾昊已是明白了。

当尤明贵在帅帐里听了贾昊的全盘计划,他激动得跪伏在地,连叫都督仁心通明。

“也不是什么仁心,这是把大家的前途都绑在一起,而且还不是最终决定。毕竟我只管军,这属于政务,还需要陛下允准。不过我相信,陛下一定会认可的,因为只有陛下,才有你值得跪拜的通明仁心。”

贾昊淡淡地说着,可他也知道,不管自己怎么推脱,在这吕宋,他的“佛都督”之名,还要继续发扬光大了。

尤明贵所领的计划很简单,召集华人,组成民夫营,所有入营的华人,在英华大军攻下马尼拉后,将获得相应的回报。或者是马尼拉城的一片宅地,或者是城外的一片田地。此外还将能分享军队的战获,包括金银物资,反正是从西班牙人身上抢得的东西,他们华人都将有一份。贾昊圈出了范围,给出了总额,具体怎么分,就是尤明贵去跟华人们自己商量的事。

英华除了提供华人简单食宿外,就只给这样的前景,但对尤明贵来说,这样的前景已经无比美好。这意味着现在的马尼拉华人,未来将能大翻身。

深夜,帕西格河北岸某处营寨,那两三万转投英华,入了天庙的华人,猛然爆发出如雷的欢呼,将圣地亚哥城堡里的西班牙人,乃至退到城堡外围,携家带口,继续对抗英华的近两万华人都惊醒了。

张武对同伴恨声道:“我们没有退路!”

说话的时候,他的内心正燃着熊熊的火焰,他的妻子已带着儿子逃走了。是谁害得他家破人亡!?是谁害得他妻离子散,是英华贼子!

圣地亚哥城堡里,总督雷班度忧虑地找到阿鲁索大主教,请求他作一次弥撒,以便安抚城堡里西班牙人的人心。

大主教温和地问了一系列问题。

“城堡里的粮食够吗?”

当然够,基于过往的历史经验,城堡里随时都储备着两年的粮食,不止粮食,弹药物资,一应俱全。

“孩子们可曾动摇?”

大主教问的是军队,军队的确有过一些动摇,但退回到城堡后,有三千军队,上万平民,面对五六万中国人,这算不得什么危急。当年城堡里仅仅只有400士兵,2000平民,就能顶住数万华人的围攻。

“那些异教徒,可有魔鬼赐下,可以攻破堡垒的利器!?”

这问题也是总督的疑惑,哨兵的确看到过敌军从远处小港口里搬下了什么大炮,可瞧那动静,也不是什么大家伙,城堡里的上百门炮可不是吃素的。

“那么,我们还有什么忧虑呢?主赐福于我们,主降恩于西班牙,这片土地,是主许我们之地,就让那些异教徒,在我主的威能下灰飞烟灭吧。”

大主教很平静,自从将所有华人列为异教徒,定下了在危急时刻,将还在为自己效力的华人尽数处死的绝密计划后,他就显得异常平静了。

总督恭敬地点头,心说也对,没到紧急时刻,还不值得让大主教出面。

可紧急时刻到底什么时候会到来,总督心头也没底。佩德罗海军少将驾着稍微完好的巡航舰,趁着湾口炮台还在自己控制下时,就向北而行,回美洲求援了。为保万无一失,又派了一艘船走马六甲,穿印度洋回西班牙本土求援。还派了另外一位勇敢的船长,走苏禄方向,避开福建台湾,直奔日本,再回墨西哥。

只要坚持一年,终究是有希望的。

总督警告着自己,不能太自大,这帮中国人,跟以前的大不一样,为了保住这一年,什么手段都得用上。

他思忖良久,终于决定,派一位特使去英华军中谈判。跟昔日当草芥一般践踏的黄皮猴子对等谈判,很伤西班牙人的自尊,可有什么法子呢,这也是被逼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