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卷 第五百四十六章 南洋惊雷到

“西班牙人要把我们赶到城堡东面去,让我们堵着贼人上岸的路……”

“咱们去北面吧,只要入了天庙,就再不遭这份罪。”

“谁知道那英华朝廷要怎么处置我们?别掺和了,去东面,甚至去苏禄都好。”

扶着妻儿进到人群中,张武听到的都是这类话语,绝望而茫然。

这一片屋舍都是华人两三代积攒下来的财产,虽然都是破烂木屋,却是在这异乡唯一的容身地,如今湮灭于熊熊烈火,张武的心志也将近溃决。

可想到大哥张文的死,张武目光中也升腾起了焰芒,没有退路了,他跟那英华朝廷,跟那红衣兵,已是不共戴天。

“大人们没把我们赶走,已是好的了!马尼拉是生我们养我们之地,往日那些小怨就得抛开,我们总得一心对敌,出点力气!我都扛着枪去挡贼人,大哥都战死在沙场,你们就没一点血性,为守家而战!?”

“去北面!?入天庙!?大人们容我们在这里挣饭,教化我们上了正道,让我们能得主的赐福,怎能回头跟那些愚昧之人混在一起!?”

“至于那些要逃的,你们有没有脑子?马尼拉没了,大人们不在了,咱们还能在南洋立足?”

张武挺直胸膛,掷地有声,他口中所谓“大人”,自然就是西班牙人,马尼拉的华人都是这么叫的。

人群沉默了一阵,然后有人愤声道:“你要给洋大人当狗就直白说,什么为守家而战!?烧了我们的家,不把我们当人看,也就你这种人还满心贴着洋大人!”

另有人更没好话:“狗守家,人给骨头,你这嚷嚷,连骨头都没落着,狗都不如!?”

张武满脸涨红:“你们这些愚人!?就不知道大家小家的道理!?没有大家,哪来我们小家!?”

不少人呸道:“洋大人的家,可不是咱们华人的家!”

张武气得哗啦一声拔出腰刀,指着那些人道:“你们是铁了心地要当汉奸!?”

他转向其他沉默者:“乡亲们,可不能让这些人害了我们!其他区的咱们管不着,可这一区的人,要是过河去了北面,咱们剩下的人可就要遭罪了!”

张武的妻子儿子依旧抱着痛哭,不知道是为了房子,还是为了自己这一家的命运。

华人们很快就分作了两拨,一拨人要走,一拨人怕西班牙人因这些人投敌而降罪,在张武的带领下拼命阻拦,菜刀、竹竿、板凳、石头,都紧紧握在了手中,场面剑拔弩张。

“!@%%¥%&%×!?”

拉丁语响起,一队西班牙人领着的土人士兵涌了过来。

“动手!再不动手,大人可要连着咱们一起收拾了!”

张武目中冒着凶光,手举刀落,劈向了先前讽刺他那人。

六月八日,马尼拉南区之北,烈火吞噬了屋舍,也吞噬了人的理智。悍然向同胞挥刀的不止是张武,那些跟教会勾结的华商,也指使着人马,卖力地把华人驱赶到东南方,既是防备英华军自城堡后方登陆,也是避免让更多华人转投英华,帮着围攻圣地亚哥城堡。

很多华人自然不愿,由此一场血腥的内斗,就在西班牙人和英华大军的眼皮子底下,轰轰烈烈地上演了。

这样的事情在马尼拉已是传统,从最早马尼拉华人暗谋推翻西班牙人,到之后李旦攻马尼拉,再到西班牙人历次屠杀,给西班牙人通报“敌情”,乃至对同胞挥起屠刀的,都是张武这种华人。也如张武此刻心中所想那般,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正义”的,是为了马尼拉华人的未来,是为了一个不知道根在哪里的“大家”。

张武等人杀得浑身是血,由此也获得了西班牙人有限度的信任,准许他们继续拿着刀枪,在南岸的工事里为马尼拉而战。张武乍着胆子,恳求西班牙人能让他们的妻儿进入圣地亚哥城堡避难,得到的回应是一口唾沫。

眼见跟从自己的人难抑怒色,张武连脸上的唾沫都顾不得抹掉,赶紧劝解着众人:“我们做得太少,大人们还不信任我们,这也是必然的。若是混了细作进去,坏了大人们,我们就万死末赎了……”

啪的一声,他的妻子一耳光扇在他脸上,他呆了好一阵,忽然发疯似地扯着妻子的头发,一边拳打脚踢,一边直嚷着:“我不都是为了你们,为了这个家吗!?你凭什么打我!?你凭什么啊你!?你这个贱人!你为什么这么贱啊!?”

其他人都默默看着,眼中已没了一丝光彩,这是他们的选择,如今已没了回头路。

帕西格河北岸,贾昊跟一群将领静静地看着南面的火光,听着隐约的呼号。

“他们很可怜……”

贾昊忽然这么说着,此刻他已从投过来的华人嘴里,知悉了百多年来,吕宋华人的悲惨遭遇。

“他们的祖辈,在乡土之地难以过活,毅然漂洋过海,为的只是讨口饭吃,为的只是能靠自己的双手挣得富贵……”

在他身后,赵汉湘、盘石玉、彭世涵、何孟风等一干将军和中郎将,以及安威、庞松振、蔡飞、黄慎等都尉齐声低叹。

此时吕宋派遣军主力已汇聚马尼拉,羽林、鹰扬、龙骧、虎贲、铁林、神武和赤雷诸军皆有出战,加上扶南和勃泥军,编组为前后中左右外加炮兵六个师,浩浩荡荡五万大军,又如之前攻交趾一般。国内兵力为之一空,由此可见英华对拿下马尼拉的炽热决心。

黄慎是个文人,却入了天刑社,他毅然道:“前朝儒法遮蔽了上天,而南洋又有洋人在,上天更是破碎支离,这才让他们心身难立。如今我英华涤荡南洋,就是要还这里朗朗上天,让他们重归华夏!”

彭世涵只是圣武会的人,他叹气道:“大时代,总有人行差举错,而代价就是生命,只希望我们这涤荡,能如雷霆一般,越快越好,尽快了结这些华人之难。”

赵汉湘豪迈地道:“雷霆在此!这一战,就得靠我们赤雷军的大炮了!”

众人都笑了起来,贾昊也道:“真能啃下这座石堡的大炮,还在关叔手里呢!”

越过百丈宽的帕西格河,紧邻南面码头,就是那座圣地亚哥城堡。灰白身影屹立在河海交汇处,仅仅只是那色彩,就让人觉出了难以撼动的坚固感。而在城堡两侧,还有交错而立的角堡遮护,曲折的线条,给人一股血肉之躯根本无法靠近的压迫。

“韩再兴的前师和杨堂诚的右师已经在上游二十里外渡河,由他们堵住北面,郑当家的伏波军也该在路上,等他们堵住东面,盘石玉带左师再围住东北,如此方成围城之势。”

“马尼拉之战,跟咱们在国内打的围城战可不一样,核小却硬。不像国中的城池,只硬在外皮。因此这下嘴的讲究,就要特别注重,这是水磨工夫,急不得……”

贾昊简要地总括战局,提点要领,众将凛然。这一战也相当于是灭国之战,海军在前已以血肉之躯,折损近半精锐,为陆军铺了路。让不善攻城战的伏波军也参与围城,这是让海军分享战功,担子已全在陆军身上。

“这石堡是欧人式样,敌军也是欧人,我们也必须借重欧人的力量。从今日起,克林顿少校为我吕宋军客卿,授中郎将衔,顾问攻城事宜。”

接着贾昊发布的这项命令,让众将有些不以为然,欧罗巴的少校,也就相当于英华的右骑尉甚至左校尉,只带过几百人的兵,居然要给咱们五万大军当顾问?之前雷申德斯河,也都是江求道拼出来的胜利,跟那家伙也没太大关系吧。

换了一身英华军服的克林顿少校……不,中郎将克林顿意气风发,在军议大帐中指点江山。

“西班牙人还有三千正规军,收拢到城堡里的一万多平民里,能征召至少三千人用来守城,外加据守城外角堡防线的上万土人,我不得不说,仅仅靠五六万人就来围攻圣地亚哥堡,这是一桩绝大的冒险!在欧罗巴,若是这样的兵力对比,起码要动用八到十万人,才有把握在半年内攻克!”

“虽然是冒险,但在下也乐意协助贵国完成这一项壮举。之前苏比克海战,贵国已经证明了有创造奇迹的能力,在下对胜利也充满了信心。当然,一些细节也需要在下提醒……”

此时的克林顿已被群聚的英华大军震住,他嘴里虽然还经常提到“赛里斯人”,可含义已从东印度公司的“赛里斯人”,渐渐向欧罗巴的“赛里斯人”靠近。这么短时间就动员了五万大军,装备跟江求道手下那些精锐全是一个水平,据说国内还有一半,而且这还不是全国动员的状况。如此规模的“现代军队”,放在欧罗巴,已能跻身一等强国。更不用说那些火炮,那些明显比欧罗巴先进得多的火炮,也是他对攻下圣地亚哥城堡抱有信心的来源。

但他坚持认为,这需要至少一年的时间,而贾昊所定下的攻城计划,时限只到年底,还不足半年。

所以他借着军议,正卖力地推销他的一年陷城计划。

一年是不可接受的,这是李肆对贾昊的交待,必须在今年内攻下马尼拉。理论计算,西班牙美洲舰队最快在明年一二月就能卷土重来,如果马尼拉还在坚持,那时英华海军还没恢复元气,吕宋战争就真的失败了。

不仅是西班牙人,如果时间持续太长,西班牙人在菲律宾群岛的力量收缩,荷兰人会毫不客气地趁虚而入,之前荷兰人一直试探更北面的落脚地,勃泥是一处,苏禄也是一处。那时可是驱走前狼,又来后虎。此时的英华,要跟同时跟荷兰人和西班牙人开片,还力有未逮。

贾昊打断了这位老是不安本分的客卿的“游说”,沉声道:“按照半年时间作规划……”

克林顿叹气耸肩:“攻城在欧罗巴,已经是一门完全可以量化时间的技术。我虽然没有总体指挥过攻城战,但我们不列颠的马尔伯勒元帅、法兰西的沃邦元帅,还有荷兰的柯胡恩将军,他们在攻城守城上的论述和表现,每一个欧罗巴军官都非常熟悉。尤其是沃邦元帅,他和柯胡恩将军在18年前的纳慕尔要塞之战里相遇……”

眼见又要滔滔不绝,通译聪明地将地图摆到他面前,终于打住了他的讲古。

克林顿只好转到实务上:“圣地亚哥城堡外围有两道防线,以角堡牵起胸墙和堑壕。角堡里配备有至少12磅的火炮,可以覆盖1000码范围。依照我们欧罗巴平行壕接敌的战法,每天掘进50码已是极限,加上雨季的影响和各种意外,合围圣地亚哥城堡后一个月,才能推进到外围防线。冒着城堡上的炮火,全面清理掉外围防线,怎么也要一个月,我估计,到八月底,才能面对圣地亚哥堡,那时才算是真正包围住了它。”

“接着我们要处理它的护城河,最窄处都有三十码,深最少六七码,跟帕西格河两处相连,很难筑坝堵住。城堡外延加筑有棱面角堡,也不可能直接去填。仍然只能靠平行壕接近,压住了防御火力后,搭出若干通道。按我的估计,要全面削弱守军火力,让我们能通过护城河,怎么又要一个月时间。”

这才是三个月,克林顿叹气道:“沃邦元帅攻下纳慕尔要塞,只用了36天,还是荷兰最擅长筑城守城的柯胡恩将军亲自建造,亲自防守的要塞。可圣地亚哥城堡,却是建了一百多年,一直在不停加强的堡垒。十米厚的石墙,我认为,即便是用海军的68磅短重炮,也难以轰击出缺口,只能在不停的攻击中寻找弱点,这个过程会无比漫长。剩下九个月的时间,就是西班牙人粮食匮乏,疫病横行,以致自己崩溃的过程……”

直白说,克林顿认为,这座城堡,是根本无法从外界攻破的,尤其是只有五万军队围攻的情况下。

贾昊却笑了:“这么说来,三个月就能完全孤立这座城堡,看来时间还挺足的。”

克林顿额头暴起青筋,这帮赛里斯人的自信是从哪里来的!?

惊喜呼声在帐外响起:“战舰!海军进湾了!”

贾昊跟着众将都是大喜,纷纷出帐查看,见帆影重重,红蓝长条旗高高飘扬,正是海军战舰进了马尼拉湾,看样子伏波军已经解决了湾口的炮台,马尼拉的海上通路已被切断。

克林顿皱眉问:“海军……还能起什么作用?”

贾昊笑道:“海军能运来大炮……”

两百斤……不,弹丸差不多是240磅重的超级大炮?

克林顿也隐约知道这个消息,他觉得这事很荒谬,奥斯曼土耳其人也有过这种攻城大炮,可那只是发射石弹的,对付现代化堡垒已经无力,而现代化的巨炮,赛里斯人怎么可能……

三天后,伏波军从马尼拉东南岸登陆,圣地亚哥城堡已被大致合围。当海鳌舰改装的运输舰在马尼拉西南方的小港靠岸时,看着一个硕大无比的家伙从船上卸下来,克林顿圆瞪双眼,难以置信。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