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卷 第五百四十四章 你才知道战争是残酷的吗?

“不要轻视这帮西班牙人,说不定他们的指挥官还是我的老对手,他们殖民军的连排军官也都是西班牙皇家军队的军官,不可能由一般平民担任。”

“这是两个营,每个营六七百人,排成前后两道战线,相距300到600码,恩,就是一百到二百丈的距离。资深的营长在第一道战线的右侧,资浅的营长在第二道战线的左侧。他们的司令官应该是一位中校团长,指挥位置在左侧的炮兵阵地。”

“你们很幸运,这支西班牙殖民军配备很不完整,而且西班牙人还很蒙昧,不习惯给步兵营配备小型火炮。他们的火炮都集中在一起,无法覆盖整个战场,火炮也都是6磅或者8磅炮,不超过8门。”

“炮兵阵地旁边的骑兵只有一两百人,但也不能忽视,腓力五世成为西班牙国王后,把很多法兰西人的作战习惯带了过去,而法兰西人很重视骑兵的作用。从战斗一开始,骑兵就会投入。必须加强我军右翼力量,防止西班牙骑兵从右翼突破。”

克林顿少校滔滔不绝地说着,末尾还是下意识地超越了自己的职责,对江求道指手画脚起来。

“西班牙人左翼那三四百人不必理会,他们该是准备阻挡我们从下游渡河的另一个营。按我的估计,那一个营要赶到战场,需要三个小时,也就是说,只要我们摆出防守架势,顶住西班牙人三个小时,这场战斗就能获胜。”

贾昊所带的先头部队是两个营,除了江求道的第二营,还有从扶南来的第一营。第一营的指挥是龙骧军老将,佛山人蔡飞,职衔是左都尉,远超江求道。之所以让蔡飞从下游十里处渡河,以江求道直面西班牙人,并非贾昊特意照顾原本的勃泥部下,其中用意,江求道自己清楚。

他本只是勃泥军的营副,行伍出身,素质和意识都很一般,唯一的长处就是恪守操典,以至于有些死板。贾昊就是想消除掉指挥官的影响,看看这么多年积淀下来的英华陆军,对阵欧罗巴军队,到底会是怎样的情形。

江求道请战的时候,就已作好了失败的心理准备。前哨战的状况,让他找回了不少自信。可此时两军摊开,他心里又没底了。

听得克林顿少校一通解说,江求道依旧不得要领,咬牙沉气,心道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不管了!

因此这一营人马,如往常对阵清军和土军那般,直愣愣摆出了四个以翼为单位的横阵,就一道战线,幅面远超西班牙人,像是要以一千二三百人包围对方一千六七百人似的。

西班牙人用的是欧罗巴战场的经验,英华陆军用的是大陆战的经验,双方这一战,开头还真是有些两不相搭。以至于克林顿少校都闭了嘴,他已经不知道该发表什么意见。

两军相距大约四五百码,列阵完毕后,西班牙人的清亮号声响起,英华陆军这边是低沉的牛角号,接着就是滴滴答答的小鼓声。

克林顿少校暗道,怪不得不要我去指导其他军队,原来这帮赛里斯人早就请过我们不列颠教官。听这鼓声的节奏,一分钟至少七十步,比西班牙人要快出一截。而赛里斯人的三排阵型,在欧罗巴也只有不列颠独一家,西班牙人还用的是古老的四排阵型。

赛里斯人……终究是我们不列颠人的学徒啊,克林顿刚这么想着,就见到上百人从正推进的横阵中前出,朝西班牙人的阵列奔去。瞬间击碎了他心中的得意,喂喂,这又是在学奥斯曼人么!?虽说欧罗巴军队也会有零散的掷弹兵前出扰阵,但都是万人以上的会战才有。可不像奥斯曼人,他们恨不得全都变成散兵,所以他们才屡战屡败。

正在吐槽,蓬蓬枪声又惊住了克林顿,猎兵!?

对面西班牙人仆倒了几十人,可能还包括连长一类军官,以至于整个战线都有些骚动。克林顿抽了口凉气,用线膛枪的猎兵不稀奇,稀奇的是这么大规模的用,算起来十个人里就有一个猎兵……

他自然不知道,扶南和勃泥两支军队,为了对抗擅长钻林子的土人,大幅加强了神射手。

双方火炮此时早已动了起来,跟西班牙人相比,英华陆军的八门四斤炮似乎略处下风,但不久后,比对方快出一半的射速,让西班牙步兵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甚至有炮弹贯穿了第一道阵线,对300码后的第二道战线都造成了伤害。西班牙人的鼓点明显加快了。

此时西班牙人的骑兵也已出动,本意该是要冲击英华军的右翼,可英华军的幅面展得太开,不得不正面冲击最右侧的一个翼。

多年战阵经验凝结出的战场感觉,让克林顿少校似乎身处战场上空,将双方的态势看得一清二楚。兵力占据优势的西班牙人,因为要列两道阵线,又以四排编组,正面收缩得极短。全力展开的英华陆军扑上去,几乎是一个围攻的架势。

但他却忧虑地看了看背后的雷申德斯河,确认那里的浮桥还在。英华军展得太开,几乎就是以两个翼应对西班牙人所有步兵,一个翼直奔西班牙炮兵阵地,一个翼抵挡对方骑兵。

就算能占了炮兵阵地,打垮骑兵,可左侧的六百人,能顶住两倍还多的西班牙步兵?

又是那熟悉的嗵嗵闷响,飞天炮,克林顿叹气,靠这炮,再加上猎兵的狙击,的确能削弱敌军力量,但不足以扭转整个态势。

蓬蓬排枪混着马嘶声一同奏响,右侧步兵和骑兵的战斗已经展开。而西班牙步兵也加快了脚步,第一道战线在距离英华军八九十码外立定。正在重整队列时,英华军的第一道排枪打响。

克林顿少校气得几乎要摔帽子,在欧罗巴,谁先打响第一道排枪,就等于谁输了啊!不仅不列颠人,其他各国的步兵,都是力求要冲击到对方身前才开枪,越近越好。西班牙王位战争时,战场上经常不乏有冒着巨大伤亡,保持队形,逼近到十多码外才整队开枪的战例。这一道排枪基本就能把对方打垮。

谁先开枪,就意味着谁胆怯,谁把主动权拱手让出……

果然,西班牙人顶住了这道排枪,再向前推进了二十来码,在五六十码外,来了个四排齐射。

克林顿少校清晰地看到,江求道的脸色瞬间涨红,再由红转白。

左侧那两个翼,在这道齐射下,前排几乎仆倒了一半……

克林顿少校等待着江求道发布什么命令,可他没有动,就咬着嘴唇,按着腰间的剑柄和枪柄,死死看着左侧的战斗。

右侧根本没什么好看的,一百多不成队形的骑兵不是龙骑兵,而是没戴头盔,没穿胸甲的正规骑兵。在这吕宋雨季的地面,根本就形不成威胁,就只打着转地发射手枪,期望能阻滞英华步兵的行动。

还能期待什么呢?克林顿少校悲观地想,即便是不列颠陆军,在这情形下,也必须要重新整队,如果是训练度不足的部队,此刻已经溃退了。如果是他,就该命令那两个翼马上撤下来,同时调动身后那支两百多人的预备队。见鬼,赛里斯人打仗都不留预备队么!?

出乎克林顿的意料,也更出乎西班牙人的预料,经历了短短的骚动之后,那两个翼的英华红衣兵很快就恢复了平静,他们将刚才被那道齐射打断的三排轮射接了起来。

听着这绵绵排枪,克林顿少校眉头直跳,果然是疯狂的赛里斯人,一分钟三发!这种速度在他所率的崖山营里也能见到,可那都是经过他强化训练的精锐。

听到枪声没有凌乱,甚至越来越有节奏,江求道的脸色才渐渐好转,但他却很不满意。射速太慢……应该是压力太大,昔日这些老兵,在面对清军和土军时,能打出一分钟四发的水准。

英华红衣兵的三排轮射,如铁锤不断敲打,将西班牙人的节奏打乱,指挥官竭尽所能,想组织起第二轮排射,但却成了稀稀落落的乱射。这就是火力的组织对抗,谁能保持住节奏,谁就是胜者。

西班牙人跟法兰西人一样,总指望以长而缓慢,但却出力巨大的四排齐射来压倒敌人,但在英华红衣兵三排轮射所形成的细密节奏下,这一道“绝杀”总难蓄足力道,由此再难把握到自己的节奏。

七八分钟后,江求道的呼吸恢复平静,而西班牙步兵的头一道战线已经开始退却。

“这样就要退!?他们还没伤亡到一半吧!?”

江求道以为是什么战术机动,赶紧问克林顿少校,对方以一种类似幽怨的莫名眼神打量着他,确认这话不是讽刺后,克林顿少校的语气很像是在吐血:“还要多少!?伤亡超过三分之一,阵型就再难保持住,不撤下去重整,那支部队就彻底完蛋了!欧罗巴人不像你们这些赛里斯疯子!脑子根本就没一点算计,你根本就是把两个大连队全都当成死人在用了吧!?”

江求道哦了一声,他明白了,在部队士气崩溃前,及时撤下去,还能保持一定的战斗力。这是以组织调度来消除士气的负面影响,而不是真的战斗不下去了。看起来光论战意,欧罗巴人确实远超清军和土人呢。

至于克林顿少校的反问,他耸肩道:“我手下里,大多都是天刑社的人,他们确实是把自己当死人看待。”

克林顿少校不明白,他看着那两支毅然扭转逆境的部队,甩着头苦笑:“中世纪的宗教狂……”

西班牙人的第一个营撤了下去,第二个营急急赶上,左侧的营副趁机将两个损伤严重的翼编组在一起,江求道也将预备队派了上去。此刻右侧两个翼已经前进到离火炮阵地,以及那些预定要去阻挡下游敌军的土军不到300码的地方,双方看起来各有损伤,战局依旧胶着。

江求道忽然对克林顿少校道:“西班牙人,为什么还不退!?”

克林顿耸肩,为什么这样问?

江求道说:“难道他们不会算术?他们明明知道,我们还有一个营马上就要赶到……”

正说话间,西班牙第二道战线在百码之外就轰出了齐射,然后高喊着什么,潮涌而上。

克林顿少校茫然地道:“他们……以为还能靠肉搏战胜我们,那些人是在喊……为了国王。”

江求道不屑地哼了一声:“西班牙国王有多大?能大过上天?”

像是呼应他的不屑,英华红衣兵军中爆发出如潮呼喊:“英华——万胜!万胜!”

红衣兵们同样回敬了一道齐射,再高举刺刀之林,跟西班牙人撞在一起。

这呼喊所含的热情,跟“为了国王”有明显不同,让克林顿少校心头都是一震,下意识地再念叨了一声:“狂热的信徒……”

若干年后,当克林顿少校的孙子,英国陆军将领约翰·克林顿,面对高喊着“法兰西万岁”的法国士兵时,他翻到了祖父笔记里,关于这场战斗的记述,对祖父的感慨有了新的认识。

“这种呼声,祖父早在亚洲就听到了,这不是宗教的呼声,这是一个民族的苏醒。”

当蔡飞领着第一营赶到时,战场上还有西班牙人,可全都是伤员和俘虏。西班牙丢下了五百多具尸体,加上土兵,被俘六百多,只有四五百人逃掉了。

“好样的……”

蔡飞赞叹不已,以同等甚至略少的兵力,击败了预料中的强敌,江求道这一功可立得不小。

江求道却神色沉郁,“阵亡三百三十七人……剩下的几乎个个带伤,如果不是将士们靠着心气撑了下来,这一战还真难说胜败。”

他紧皱眉头道:“战争……真是残酷。”

蔡飞呆住,好一阵后,才摇头道:“战争当然是残酷的,西班牙人是帮我们重新认识了这点。”

江求道把这话嚼了一会,眉头才渐渐展开,没错,战争本就是残酷的,只是以往清军和土人太过羸弱,让他们这些军人,居然开始忘记了这一点。

夜晚,雷申德斯河东岸,英华军已聚齐六个营。白日一战,西班牙人在陆地击败英华陆军,延缓马尼拉被围的企图已经破灭。江求道重新认识了战争的残酷,马尼拉的西班牙人则是重新认识了自己的命运。

“所以……一直到马尼拉的圣地亚哥城堡,都不会再有西班牙人了。明日加快脚步,争取在六月上旬,将圣地亚哥城堡完全围起来。关叔的大炮,正急不可耐地要痛饮西班牙人的鲜血。”

贾昊打量着地图,心情已是完全放松。

但随着一个商贾模样的华人被引入大帐,他的心情又转坏了。

“善待华人?”

贾昊语气虽淡,眼中的怒芒却让对方感觉如置身火炉一般燥热。

“还不够善待!?告示也发了,最初抓到的一些华人,也没严厉处置。甚至放他们回去,要他们转告其他人,不指望他们反西贼,迎王师,里应外合,只要他们置身事外,可他们是怎么回报的?”

“给西班牙人透露底细,在军营中放火下毒,甚至还带着土人夜袭,伤了我们不少人!”

贾昊拍得书案砰砰作响,那商贾噗通一声就跪了下来。

“之前我百思不得其解,为何我华夏子民,何以对我华夏天兵如此仇恨。找来人审问,才知究里……”

贾昊眼瞳喷着精光:“他们……自小就被西班牙人蛊惑,入了罗马公教,不再祭祀祖宗。他们脑子里已没了华夏,只有耶稣基督,白皮狒狒成了他们的祖宗!”

“那些脑子清醒的华人,早早投来,我自是一心信任的,可惜,他们只是少数。大多数人,如我所说,已入夷狄,要我怎么怜恤,怎么善待!?”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