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卷 第五百四十三章 赛里斯人的骄傲

英华陆军的红,跟不列颠陆军的红不太一样,不列颠人的红太亮,带着一丝燥气,而英华陆军的红,比“正红”稍暗一些,感觉更浓稠,有一丝不列颠人那红稍稍洗败了的感觉。

所以不管是远处那些遗体的红斑,还是在左右两侧火炮的掩护下,踏着浮桥抢上对岸的红潮,都没能让克林顿少校产生置身其中的代入感,他依旧怀着一股超脱的骄傲,冷静地俯视着眼前这场战斗。

夏洛尔·克林顿有三重身份,不列颠陆军少校,东印度公司属员,英华陆军崖山训练营总教官。他是不列颠东印度公司驻广州特派员波普尔船长推荐来的,在不列颠名将马尔伯勒公爵麾下经历过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打过奥德纳尔德和马尔普拉凯两场会战,在东印度公司训练过土邦军队,是一位资历很深,完美体现了克伦威尔时代模范陆军成就的基层指挥官。

但李肆之所以留用了他,却跟这些经历无关,波普尔推荐的另外两位军官也有厚厚简历,完全是克林顿这个姓氏让李肆对他有了兴趣。美国独立战争时期的英将克林顿,李肆那个时代裤子拉链崩掉的总统克林顿,说不定就是这位克林顿少校的后裔呢。

跟李肆不足为外人道的心理不同,克林顿少校的心理,几乎每一个跟他有过接触的英华陆军将领,即便再迟钝,都能有所感应。不必看他的目光仰角,只看下巴的高度就再清楚不过。

古老帝国的余孽,妄图靠一己之力革新的乡巴佬,不懂“现代战争”的中世纪可怜虫,我克林顿大爷是来好好洗刷你们的!让你们明白“现代战争”是怎样一项高深莫测的技术,乃至让人心旷神怡,迷醉其中的艺术!

克林顿少校刚到崖山训练营时,一面抱着这样的心态,一面守着自己将是这个新生国家军事总教官的期待。

接着他就遭遇了双重打击,首先,他只负责将1500人的部队教导为一支“彻底的欧罗巴陆军”,而这支部队的任务不是打仗,而是用来演习,让其他英华陆军熟悉欧罗巴军队的作战方式。

其次,原本他揣足了一肚子力气,准备将1500名或者桀骜不驯,或者胆怯懦弱的白痴、蠢货、呆头鹅,调教和装配成一架能可靠运转的战争机器,这是不列颠乃至整个欧罗巴整训部队里最艰难,也最能体现训练者水平的环节。结果他发现,所有关于服从性的训练工作,他都不必作了。这1500名士兵令行禁止,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简直就是所有军官梦寐以求的“完美士兵”。

这些士兵甚至连火枪射击训练都可以省略了,因为他们每个人都打过上百发实弹,这个数目是他在欧罗巴所训新兵的五倍,是在印度所训新兵的十倍。

他能体现自己价值的,就是修正这些士兵的队列战技,以及从头搭建连队到营一级的指挥和管理体系。

他埋首这两项工作,在半年里,将崖山营训练成了一支地道的不列颠陆军,他甚至敢打保票,这支部队如果拉到欧罗巴,跟任何国家同等数目的精锐陆军对敌也不会落于下风。

可没等到这支军队发挥教导作用,吕宋战事就打响了。他几次提交过呈请,要求率领这支部队参战,以自己锤炼出来的铁拳,狠狠揍扁西班牙人。

他如愿以偿地参战了,可惜只是以前线顾问的身份,单人到了吕宋。

只要能体现自身的价值,让这帮“赛里斯人”(显而易见,在东印度公司,这个称呼是带着贬义的,其中含着“刚出土的古董”、“以为自己是马的驴子”等等无数含义)拜服在不列颠陆军的“现代战争艺术”之下,即便期待总是打着折扣地兑现,克林顿少校也都忍了。

此刻他冷静地注视着战况,还在心中暗自念叨着卡珊德拉之咒。多半是会败的,对面就是西班牙人,欧罗巴的西班牙。只有我们欧罗巴人,才能对付欧罗巴人,别看你们枪炮精良,可这种游戏,绝不是你们赛里斯人能玩得起的……

“浮桥不够!远远不够!不能就靠一条通道渡河!”

“侧翼呢!?怎么连侧翼都不要,直接向前推进!?”

“下一个连队!真是迟钝,下一个连队这时候才开始整队!?”

他叽叽咕咕地念着,通译却像是被枪炮声吸走了注意力,压根没听见。

大概是两个连队的敌军拉着纵队从左右两翼靠近,岸边的四斤炮开始发话,接着这两个连队变换为斜向横阵,准备夹击已过河的一哨百人左右的红衣兵,而红衣兵的后续一哨正在紧急渡河。

眼见那过河的百人中规中矩地列作宽八字阵型,分别应对两侧,克林顿少校的冷静终于不翼而飞。

他握着拳头,朝不远处的江求道喊着:“这不是表演!难道接下来还要摆出S、H、I、T的花样吗!?”

克林顿终于代入到那片红色中,手指前方,急速下达了命令:“让那个连队收缩成密集横阵,边打边撤,再让后面一个连队紧急展开!别指望岸边的炮了!它们不可能准到正好扫中斜向阵型的中心!”

喊了半天,通译却没说话,克林顿少校几乎快气疯了,一把拧住通译,这时江求道才开口,由通译转达了他的话:“克林顿少校,您的任务是告诉我西班牙人会怎么做,而不是给我下命令。”

这句话如一柄铁锤,砸得克林顿少校两眼发晕,原来他是要这么“顾问”。

他不甘罢休地道:“我的命令才是最佳应对,我们跟西班牙人在欧罗巴打了无数年……”

江求道却说:“这是我们的战争,正因为是我们跟西班牙人第一次正式交手,所以必须由我们自己来决定怎么打。”

克林顿咬牙道:“即便是失败!?”

江求道点头:“没错,即便是失败,这是必须付出的代价。”

克林顿两眼翻白:“啊啊——赛里斯人!”

西班牙的两个连队已经从两翼夹住了那一哨英华士兵,虽然两侧有四斤炮掩护,可对方是斜向列阵,被弹面极窄,即便被扫中了首尾,也只带出去一两个身影。尽管打中阵势中心能伤到一大片,可百来丈外,那概率实在是太小了。

西班牙人的两个连队在炮火下没有遭受什么重创,逼近到了三十来丈远,双方排枪轰鸣,英华陆军和西班牙陆军的碰撞,就此拉开帷幕。

尽管之前有伏波军一战,但对江求道来说,那依旧是海战的余波,跟陆军无关。这第一仗,他依旧循着往日的判断,没有讲求太多细节,只求前面一哨能顶住几分钟就好。

蓬蓬蓬……

噗噗噗……

西班牙人的排枪声脆一些,英华的排枪声闷一些,两边排枪几乎同时轰鸣,硝烟刚刚升起,江求道的眼皮就急速眨动起来。

三十丈,不是二十丈的准确命中距离,更不是十丈的拼刺刀距离。可己方就仆倒了十多人,对方也只是同等数目。

最先渡河的这一哨自然是江求道营中的精锐,哨长在这道排枪之后,竟然也有了些微动摇。江求道心口直往下沉,他很理解那个哨长的动摇。这是以前对战所从未经历过的状况。他所率的吕宋派遣军第二营,可是羽林军和鹰扬军的老兵汇聚而成,历来都惯于以寡敌众,对着两倍于己的西班牙人,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眼下这一道排枪,就出现如此大的伤亡,反差太大,那个哨长呆住了。

好在老兵很多,目长们按照作战条令,催促着部下急速上弹,可此时的装弹速度,就远非往日面对清军,面对土著时那般从容了。

第二道排枪又是几乎同时鸣响,那一哨人再仆倒十来人,队形顿时稀疏了。而西班牙人仆倒的数目要少了一些,从队形上看,根本就没什么影响。

克林顿涨红着脸咒骂道:“你不懂基本的算数吗!?竟然以为自己能正面以一敌二!?最多再有三轮排射,你的那个连队就要彻底完蛋!”

江求道拍了拍发麻的脸颊,呼出一口气:“还好……终极不是妖魔鬼怪。”

嘴上虽然撑着,心中却也发了急,第二哨人,连带三门小炮,刚刚跨过浮桥,离第一哨还有二三十丈,第一哨的勇士们,还必须再顶至少两轮排射。

欧罗巴的陆军,果然不是鞑子兵,能够跟咱们以一换一,还是自家的精锐,这仗打起来,可有些吃力了……

江求道终于有了觉悟,大致感受到了早前郑永和冯一定说起西班牙人的味道,很硬,不注意可是要崩牙的。

当第二哨人赶到时,又是两轮排枪对射而过,可第一哨红衣兵却已无力组织起排射,只能零星还击。克林顿都不由自主地闭了闭眼,为这个英勇无畏的连队默哀。同时为添油而上,也避免不了前者命运的第二哨士兵可惜。

嗵嗵嗵……

接着有奇异的声响扯开了克林顿的眼皮,当他睁眼时,已看到一片焰火在西班牙人的队列中炸开。

“Shit!”

克林顿咒骂着,他没看到掷弹兵啊,西班牙在殖民地很少有掷弹兵,而英华陆军,可没什么身高体壮的大汉能当掷弹兵。

三发开花弹轰乱了西班牙人一侧连队的节奏,第二哨在飞天炮一侧展开,一顿排枪,连枪带炮,顿时让这个连队遭受重击,一下就仆倒二十来人,形势骤然被拉回到英华一方。

第三哨第四哨继续渡河,连带四斤炮也转移阵地,准备过河。西班牙人的大队人马也渐渐逼了上来,双方的前哨战浅尝即止。两个西班牙连队丢下六七十死伤者退下,而英华军第一哨则已损伤了五十多人。

过河之后,看到那怪模怪样的飞天炮,克林顿不得不承认,英华陆军在火炮上的造诣,已让战斗模式有了极大改变。

面对已完全伸展开的一千多西班牙人,再看看陆续过河,也已经伸展出七八百人阵线的英华陆军,克林顿少校深吸一口气,对江求道说:“西班牙人会怎么动,我闭上眼睛都知道,你仔细听……”

江求道固执的骄傲,忽然让克林顿少校意识到,这是个初出茅庐,正在试刀的猎手,他不惧伤痛,要品尝出刀锋到底有多锐利。这种事情,自己身为外人,确实不能越俎代庖。

炮声隆隆,红衣士兵们迈着沉稳的步伐,向前迎上敌军,克林顿少校一边预估敌军动态,一边感慨道,赛里斯人的骄傲,还真是来得深沉含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