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卷 第五百四十章 暴风雨前的穷折腾

“陛下!?四哥儿!?”

能在李肆面前以“四哥儿”直称的自然都是心腹,更不用说还是被他养大的丫头。昆仑岛上,眼见李肆捏着一份军报,一脸潮红,像是一口气喘不上来的模样,四娘急得杏眼含泪。一边揉着李肆的胸口,一边惶急地唤着。

难道是败了?

四娘这么想着,四天前,从吕宋传来消息,海军跟西班牙人一场大战,虽然击退了对方,甚至还俘获了一艘战列舰,但己方也损失惨重,船人都折了将近一半。萧胜、白延鼎等人重伤,老伙计梁得广阵亡。那个绰号“梁竿子”的昔日总爷,四娘早年在凤田村可经常见到。

当时李肆就愁眉不展,今日看这状况,四娘心口直往下沉。

心神正恍惚间,手却被李肆按住了,迎上李肆那明亮双眼,内里的炽热让四娘吓了一跳。

目光转到四娘腰侧,李肆咧嘴一笑:“小红,把你的银子拿出来……”

胡汉山好样的!居然用咱们中国人每一本演义小说里都不会落下的偷城之计,将西班牙舰队的残存力量摧毁在马尼拉港口里!

赢了!西班牙人,至少一两年内,已被断绝了海上通路,只能龟缩在马尼拉。

李肆长出一口气,心头却又焦躁起来。不是之前那种忐忑不安,而是冲破羁绊后,又嫌自己的步伐太慢。

西班牙人绝不会善罢甘休,肯定要调美洲舰队来南洋,甚至都有可能调动本土舰队。大帆船贸易是西班牙王室独营,从王室到美洲殖民地,再到吕宋当局,这是一个庞大的利益群体,他们不会轻易放弃。

接下来的重要一步就是攻占马尼拉,这是陆军的活,李肆出海前早已布置妥当,只待一声令下。更早时,他已给佛山制造局下了订单,虽说不是特地专为马尼拉,但用在那里也正好。

与此同时,海军的恢复也不容耽搁,如果在西班牙舰队卷土重来时,还没攻下马尼拉,或者有其他欧罗巴人介入,海军还要充当最后一道防线。

李肆暗自嘀咕道,老萧,不为你我兄弟之情,就只为英华一国,你就不能死!

“传谕……”

李肆招来随侍的内廷司谕杨适,一口气颁下几道谕令。

任命贾昊为吕宋都督,从勃泥、扶南征调两营陆军,编组为吕宋派遣军的先头部队,火速奔赴吕宋。

编组鹰扬军左师、神武军左师为后续部队,征召福建治下所有海船,运送大军上岸。羽林军和铁林军两军为吕宋派遣军主力,集结待命。

征召沿海所有水巡和有战力的海船,由海军统一调度,遮蔽吕宋到日本的大帆船航线,阻断西班牙人联络美洲的通道。

通事馆紧急联络荷兰、不列颠和葡萄牙人,渲染西班牙人可能要派大舰队入侵南洋,促使这三家东印度公司拦截西班牙人由印度洋回本国的联络线。

招募最英勇无畏的海军志愿者,配备快船,紧急航向欧罗巴,向小谢使团通报南洋局势,让其拖住西班牙人的反应,同时准备跟对方就吕宋利益的重新分配进行谈判。

听到这一连串谕令,杨适也激动起来,他自然感觉到了,英华一国,已由这一战踏上了又一个关键的门槛,为此李肆不惜倾尽一国之力,也要继续走下去。

他心思谨慎细微,提醒道:“国内还不知此战消息,官家准备怎样通报?”

李肆转头,看到迫于“淫威”,正在委屈地数着银子的四娘,再想到此刻也该数着钱袋的某些人,微微笑道:“不报细节,就说大胜。”

此时是四月二十八日,苏比克湾已被萧胜改名为英烈湾,纪念此战阵亡的两千将士。而原本名为“奥隆阿波”的小港,则变成了“汉山港”,顾名思义,是犒赏胆大妄为的胡汉山。

“你真是我英华海军里的中郎将!?怎么就跟那些捧着一本三国演义当兵书的鞑子一个德性!?偷城!?拿着好不容易缴来的四条船去冒险,你满脑子爬的都是蚯蚓啊!?”

萧胜已经恢复了不少,正在港口的大帐里训斥胡汉山,透过帐口看出去,无数战舰泊在港里,那艘西班牙战列舰在其中更如鹤立鸡群。

胡汉山耸肩道:“我也不抱多大希望啊,谁知道西班牙人那么白痴……”

萧胜咆哮道:“总之你这是有过无功!就别指望奖赏了,这座破烂港口冠上你的名字,就是让大家都知道你的白痴行径!”

胡汉山咧嘴笑道:“正合我意……”

萧胜为什么训斥他,胡汉山清楚,偷袭马尼拉不过是侥幸,把侥幸之事当作常态,自己就真是白痴了。

不过胡汉山也在肚子里嘀咕,往大里说,海军这一战不就是冒险,战胜不也是侥幸么。

似乎感应到了他的心声,萧胜再瞪了他一眼,他赶紧再道:“接下来咱们可就得好好休整,总结战事,顺带看陆军的表现了。”

萧胜摇头:“休整!?咱们可得备着下一场大战!至少这一年里,咱们要拼出命来恢复元气!你以为西班牙人就此罢休了?一年后他们派来四艘甚至八艘战列舰,咱们怎么办?”

胡汉山脸一黑,是啊,这次是只有两艘战列舰,差点就把整个英华海军拖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再来四艘八艘的,这可怎么了得。

萧胜再道:“四哥让我回国中主理海军重整之事,你就留在这里,可听好了,不准再擅自行动!凡事跟燕子商量!”

胡汉山既欢喜又沮丧,眼巴巴地再问:“四哥儿,就没对我有其他什么交代?”

萧胜嘿嘿一笑:“他说……你身上有闲钱,就全让我带走。”

五月中旬,当大批海船将陆军送上汉山港的同时,萧胜回到广州,也掀起了国中一片兴奋之潮。因为他带回了所有西班牙俘虏,还有六艘俘获的西班牙战舰,其中包括那艘战列舰。萧胜并没有透露此战细节,仅仅只是说英华大胜。而他带回来的战果,也足以证实此事。

在黄埔军港见着这艘巨舰,欢呼的人潮里,有一些人更是兴奋得难以自已。

福州海商王铭乐道:“真是赢了!这下咱们建厦投资,乃至整个福建柜,都该一飞升天了!”

泉州海商徐善还存着一分清醒:“几乎能出海的船全都动了起来,西班牙人到底还剩几分战力,这可说不准,还不能……”

他没说完,身边的福建商人们却已是一哄而散,吕宋海战落幕,黄埔鱼头街股票市场里,战火却是要再度升腾了。

光是“战火”,都不足以形容鱼头街的喧嚣和股票的躁跳。英华海军战胜西班牙人的消息刚刚传回国内,股市就开始欢腾起来。而当萧胜带着战利品回到黄埔后,跟海贸、造船等相关的股票蹭蹭向上涨。建厦投资的变动更是可以用“升天”来形容。短短半月,股价就从接近200两突破了400两关口,原本只有五十万两盘口的这支股票,已经揽成二百多万两的大盘。

建厦投资的狂涨,也带动了其他福建股票,由这些股票组成的“福建柜台”成为股市主力,竟有压过南洋公司这桩大盘的势头。原本即将突破200两关口的南洋公司股票,也因持股人要投机福建柜台而不断抛出,股价一路跌落。

就在建厦投资即将突破500两一股的关口,让诸多炒家觉得烫手,开始转向福建柜台其他股票时,股市里忽然出现大笔建厦投资的抛卖,让炒家们心惊肉跳。

散户是乐颠颠的去接盘,一路托盘上去的福建财阀们觉得不对劲了。这些抛卖可不是他们的动作,仔细一查探,背后竟是青田公司,以王铭乐和徐善为首的福建财阀再难坐得住。

徐善用事后诸葛亮的语气道:“我没说错吧,吕宋战局,怕是没那么干净!这边的皇帝正四下搜刮能战的海船,西班牙人绝对还有余力!”

王铭乐也沉着脸道:“青田公司,最早是皇帝产业,现在已经退出实业,就是一帮韶州老人在操持,他们自然清楚内幕。吕宋前景,怕是……”

话未尽,意已到,建厦投资,怕是要废掉了。

在这些福建财阀看来,此战英华海军虽是胜了,西班牙人却还有一战之力,甚至正在调集外洋舰队,准备卷土重来。为此皇帝正焦头烂额地蓄力备战,吕宋鹿归谁手,还是一个谜。

了解马尼拉状况的人也跳了出来,宣称西班牙人的堡垒坚不可摧,英华绝无可能一举攻克。吕宋之战,多半要半途而废。建厦投资想要承揽福建到马尼拉贸易,根本就是镜花水月一场空。

前景如此惨淡,趁着还有傻愣愣的散户接盘,福建财阀也赶紧抛卖,正如日中天的建厦投资一路狂跌。几日之内,从接近500两的高价狂泻到了不足200两一股,股票市场里一片哀声。

当萧胜在黄埔造船厂里审视新的造船计划时,他不止一次地看到有人从旁边的黄埔码头跳了下去。

“股市有风险,勿以身家搏”这句警语,在这段时间的报纸上频频出现,《正气》和《正道》一类儒党报纸,更是高调讨伐股票祸国殃民,引得朝野再起喧嚣之争。

不管是福建财阀,还是一国朝野,乃至亲见有人投江的萧胜,都不知道,这仅仅只是开始。

这场波澜几天后就平息下来了,五月底,近两万陆军登陆吕宋,先头部队已跟西班牙军队在马尼拉城外频频交火。英烈湾海战的细节,包括胡汉山偷袭马尼拉湾的壮举,终于披露出来。朝野上下,也有人开始反击“吕宋失败论”,宣称皇帝英明神武,此战预谋已久,绝无可能失败。

福建财阀们也算是消息灵通,赶紧入场,发现已有大庄家先前扫了盘。也顾不得之前亏蚀不少,径直强力吸纳,建厦投资再一路升高,又爬到了400两一股的高位。

此时他们隐隐意识到,青田公司老是抢在前面,在这建厦投资上来回作局,众财阀们很是不满,通过梁博俦,找到了潮汕盐商沈家会商。

沈世笙已不理事,儿子沈复仰出面,答应会跟工商总会联络,向青田公司传话。

黄埔无涯宫,一位双十年华的少妇进了蒄园。面目不是十分出色,气质却极为洗练,眼瞳转动间,更有一股常人难及的聪慧灵动,外园的禁卫和内园的女卫都亲热地招呼着:“玲铃夫人!”

这位名叫林玲铃的夫人显是蒄园熟客,径直奔向园中书房,那是慧妃关蒄平日所在之处。她本也不是外人,父亲林大树是凤田村老人,尚书省农部尚书。她和丈夫刘旦所掌的神通局,就是关蒄鼓捣起来的。

“娘娘,福建人有所察觉呢。”

进了书房,林玲铃毫不见外地嚷了起来,却见关蒄正将一封点燃了的书信丢进铜盆里。

“这时候才察觉啊,真是迟钝。好了,四哥哥说了,咱们暂时不再折腾,该是让他们自投罗网的时候了。”

快九年过去了,昔日的俏丽小丫头,现在也成了一位端庄丽人。但说到“四哥哥”和“折腾”时,眼波流转,显出的灵动比林玲铃还要浓烈,跟她白玉般肌肤,深邃眼目的美丽混在一处,竟成一股摄人心魄的风情。

林玲铃吐了一口气,像是心有余悸:“是啊,三五十万两已经折腾成两百万两,我已经怕得要死。”

关蒄白了一眼自己的亲信,笑道:“赚这点银子就怕了?眼下不折腾,可是要等着后面更大一番折腾。”

她像是怜悯,又像是期待地道:“当然,得看那帮家伙,自己能折腾成什么样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