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卷 第五百三十九章 胡汉山偷港记

佩德罗拖着“皇家九月”号战列舰以及剩余船只回到马尼拉港时,已是四月十九日深夜。

从苏比克海湾回马尼拉港不过三百里,此时逆向的季风还不强,最多一天就能到,可这些劫后余生的战舰都步履蹒跚,能跑出平日一半速度就很不错了。路上还沉了两艘,另有四艘伤势太重,不得不抢滩靠岸,紧急修理,只有十七艘船跟着“皇家九月”号回到马尼拉港。

佩德罗还视此次撤退为壮举,回程若是遇上稍微大一些的风浪,恐怕再带不回几艘船,现在还有一艘战列舰和十六艘船,马尼拉联合舰队还有一战之力。

马尼拉总督雷班度却不这么认为,没在苏比克海湾打败中国人,这是西班牙人的绝大耻辱!他断言道:“佩德罗,你会上军事法庭的!”

佩德罗还没有这样的自知,他跟雷班度争吵了大半夜,最后豪迈地道:“休整十天,我就继续带队出击!中国人的舰队也已经伤了元气,把所有能战斗的船都交给我,一定能解决中国人的海军,封锁中国人的海路!”

此时因为吕宋事态骤然紧张,包括大帆船队和南洋其他西班牙商船都缩进了马尼拉湾,除了之前出战的二十来艘武装商船,马尼拉湾里还有十多艘商船可堪一战。根据西班牙殖民地法令,西班牙海军和殖民地当局有权随时征调这些商船作战,这也是所有欧罗巴海上强国的通行法则。

佩德罗还挤兑雷班度:“我相信总督怎么也不会在十天之内,就让中国军队打进马尼拉,攻占了圣地亚哥城。”

雷班多嗤之以鼻,十天!?十天也许能占了马尼拉城的南区,北区的圣地亚哥城,他脚下总督府所在的这座坚固堡垒,十个月,不,十年都别想攻下来!

当年华人海枭李旦聚众数万,围攻马尼拉,马尼拉只有两千西班牙平民和400名军人。依托坚固的圣地亚哥城,华人不仅没有损及西班牙人,反而留下了数万人头。

圣地亚哥城是西班牙在吕宋的心脏,靠着这座坚固堡垒,西班牙人才得以在这里扎根这么久,历经风雨,依旧站得稳稳的。这座盘踞于马尼拉帕西格河北岸的巨大石堡,有宽阔的护城河掩护,城墙厚十多米,全是石砌。错落有致的棱堡设计,加上强大的火炮,有四千名军人守卫,保护上万马尼拉的西班牙平民,能守多久,完全看城中囤积了多少粮食。

如此城堡,即便在欧罗巴,没有十倍的兵力和足够的火力,也是难以攻克的。而在南洋,兵力数目还得翻倍。此时雷班度已由从奥隆阿波方面获得了中国陆军的情报,对方枪炮虽然不差,但战术水平和训练状况很是差劲。他估计,除非像当年郑成功打台湾荷兰人那样,有二十倍的兵力围攻,耗费一年以上的时间,如此才能威胁到圣地亚哥城。

很明显,中国人不可能越洋投放如此庞大的兵力,而且自己只要守上最多一年,美洲舰队就能驰援而来。

雷班多的回应坚决有力:“马尼拉与圣地亚哥城同在!应该头疼的是你该怎样挽回自己,挽回西班牙皇家海军的尊严!”

意识到了圣地亚哥城的坚固,佩德罗勉强从战败的沮丧中挣脱出来,形势显然没有他预料的那么糟嘛。中国人不可能威胁到圣地亚哥城,而舰队还有一战之力,那么接下来,就养精蓄锐,准备再战吧。

两位大人物吵到快天亮才住了嘴,准备各自休息,当然也没忘了发布陆海两面的警戒命令。打着哈欠的佩德罗在城堡上还朝港口多看了一眼,心存侥幸地指望也许还能逃回来几艘船,另外一个荒谬的想法也一同冒了出来:中国人,会不会驾着缴获的船冲进港口来偷袭呢?

接着他就自失地耸肩,这种小把戏,也就只在小说里才会出现,扼住马尼拉湾的炮台可不是白吃面包的……

朝阳即将跃出海面,佩德罗正要回房,眼角却被西面陡然出现的帆影给扯住了。

压住心头的激动,佩德罗端起望远镜看去,没错!是自己的巡航舰!四艘,尽管伤痕累累,却状况良好,旗号显示的是“战胜回港”,战胜?再看看屁股后面,居然拖着四艘中国人的小船,佩德罗握拳道:“好样的!”

尽管只回来四艘,尽管只捕获了四艘小船,可对联合舰队正低靡到极点的士气来说,却是一桩绝大鼓舞。

他兴冲冲地准备去找部下布置欢迎仪式,却又被那四艘巡航舰的诡异机动给扯住了脚步。

那架势……那位置……

佩德罗的喜悦被对方骤然掀起的炮门击得粉碎,中国人……偷袭!

四艘巡航舰在港口里转了一圈,摆出了一个马蹄阵型,炮门大开,瞄向周围如温顺羔羊一半趴着的战舰,而四艘小船则直奔“皇家九月”号而去。

佩德罗惊得头盖骨几乎都要飞掉,他们是怎么进来的!?

穿着一身西班牙海军制服的胡汉山看向正打着哆嗦,为自己当了可耻叛徒而痛苦不堪的冈萨雷斯上校,哈哈笑道:“辛苦你们这些西奸了……”

马尼拉湾口有灯塔和炮台,若是旗号船只不符,即便打不退敌人,也能警示港口里的舰队。此外马尼拉湾内的水文,若是没熟悉的引航员,也不可能安然无恙地进到港口。

靠着冈萨雷斯上校的指引,以及熟悉马尼拉湾水路的俘虏,外加凌晨前的夜幕掩护,胡汉山的大冒险轻而易举就完成了。

进入湾口时,还有巡逻船勘查船只身份,但冈萨雷斯上校露面通报,船甲板上又全是“西班牙人”面孔,那些本就盼着还能有几艘战舰回航的西班牙人喜出望外,根本就没想得更多。

最大的危险,自然就在冈萨雷斯和其他俘虏愿不愿配合这事上。胡汉山可没指望过靠刺刀和单纯的恫吓就达到目的,他悍然枪毙了几十名不愿合作的俘虏,威胁说若是不配合,让此次行动失败,就枪毙所有两千名俘虏。

如此酷厉的手腕,让已经学会“文明战争”的西班牙人大小便失控,没人敢说个不字。

冈萨雷斯上校还抗议说,这是对文明世界交战法则的粗暴践踏,胡汉山鄙夷道:“文明世界?你们是怎么看我们中国人的,我们就是怎么看你们的。我们之间要讲文明,要讲法则,得有足够多的人头落地,把横在咱们之间的深渊填满!”

这句话,自然又成为胡汉山“迪亚博罗”称号的又一桩铁证。

“警报!发警报!”

圣地亚哥城的高大石墙上,佩德罗的呼喊,被隆隆炮声吞没。

“轰啊!全都轰沉!”

硝烟滚滚,焰火四溅,胡汉山快意地喊着。

“简直就是割麦子啊!”

戈麦斯也兴奋地高呼着,他们葡萄牙人,可被西班牙人欺负得够惨了,现在看吧,就像中国人说的那句老话,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现在正好啊!

逃回来的战舰此刻毫无戒备,甚至都搭满了架子,正处于修复状态。舰上的船员基本都上了岸,疗伤的疗伤,松懈的松懈,就留了几个倒霉蛋看船。

除开“皇家九月”号,其他战舰,缴获的西班牙巡航舰上那些12磅炮、16磅炮足以收拾,大片船板撕裂,一根根桅杆倒塌,顷刻之间,马尼拉港口这位沉睡的女士,就被粗鲁地强暴了。

硝烟之中,火光更渐渐飘扬而起,那是从“皇家九月”号上升起的。胡汉山这个偷袭编队所带的四艘海鲤舰终于开了荤,舰上的猛火油柜欢畅地喷吐着火龙,燎烧着战列舰的船体。

但他们很快发现,这种干法效率太低,西班牙战列舰的船板都是厚实的柚木,不是那么容易烧透的。而对方的炮门又关着,难以烧到里面。

四艘小舰各有对策,有的开始用两寸炮打洞,有的则直接将火油泼到船体上,点火再烧。他们都找着舰首舰艉去,留守的水兵被四起的火苗晃花了眼,根本就找不到偷袭者的踪影。

四个偷香贼忙乎了大半天,其实还是不怎么得要领,毕竟这战列舰太大,若是被几道火柱就点燃了,就不是战列舰,而是海上柴堆了。

一条海鲤舰豁了出去,将船上的火药桶塞进了“皇家九月”号被打得稀烂的屁股,连炸带烧,终于让“皇家九月”号的屁股成了焰火孔雀。这一下就给战列舰造成了致命损伤,后甲板层西班牙人没收拾好的火药由此引爆,战列舰船尾整个上层顿时被撕裂,后桅倾倒,将那条英勇无畏的海鲤舰砸中,而抛飞的火炮碎木也掀翻了另一艘海鲤舰,偷袭编队也终于浮出了代价。

天光大亮,大概一个小时后,港口区的炮台才开始发话,西班牙人终于清醒过来了。可此刻港口泊满了船只,“皇家九月”号更如一把冒烟的大火炬,扰乱了炮台的视线,让偷袭编队没有遭到致命的打击。

“走走!已经捞够本了!”

满脑子小农主义的金焕催促着,能解决掉了“皇家九月”号,他们这次偷袭就已赚得盆满钵满。

“走喽!顺手把那些大帆船也轰沉了!”

胡汉山还犹自不甘心地吩咐着,同时埋怨炮手动作太慢,炮手们也在抱怨,西班牙人的炮远没自家的有效率。

一路将至少六条大帆船的船桅轰倒,船身打烂,胡汉山偷港记在两个小时不到的时间里,就完美落幕。当然,突出海湾的炮台区很是凶险,但满帆而过,只求逃离,也让那些准备不足的火炮难以命中,西班牙人面对顺风北上的帆影,徒唤奈何。

马尼拉港口,佩德罗海军少将打着哆嗦,举起了手枪,却被雷班度喊住:“西班牙王国,西班牙皇家海军需要一个活着的替罪羊!”

看着港口里十多艘战舰倾倒在水中,“皇家九月”号正灿烂地燃烧着,佩德罗如小孩子一般,扑在地上,放声痛哭。

“我们是海盗……嘿!”

“神出鬼没,吓你一跳……喝!”

“等你睡着了,背上挨一刀……嚓!”

“我们是海盗……嘿!”

“神出鬼没……干一票!”

“干一票……哈!”

葡萄牙人的调,南洋海盗的口语,英华海军的嗓门,在海面上悠悠飘荡。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