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卷 第五百三十五章 小矮人与白雪公主

“轰!轰他娘的屁股!”

打垮了两艘赶过来掩护“皇家九月”的西班牙小舰,在林朗的高声呼号中,他这艘海鳌舰终于突入到“皇家九月”船艉二三十丈外,横过船身,二十斤炮利索地轰在战列舰那美轮美奂的艉台上,就如贵妇人的裙尾被片片撕裂,甚至能见到一架床榻飞升上天。

可惜的是,海鳌舰的炮甲板太低,只能是仰射,炮弹斜着入艉,仅能扫荡后甲板。而对方的后甲板炮因为高度差,对这小舰的“尾击”也只能干瞪眼看着。

“好……好……”

林朗这一句话没能说完,不知道是“好爽”,还是“好恨”,在部下的惊呼声中,一轮炮弹倾泻而至,几乎掀走了整个舵台,也将他的身影瞬间扫灭。

百多丈外,“维罗纳玫瑰”号已经转了过来,舷侧喷吐着无情的炮火,将林朗所带的这两艘海鳌舰轰得船裂桅倒。

与此同时,“皇家九月”号依旧在奋战不止。几门舰首炮同时轰中金鲨号后甲板,将后甲板下的八门十二斤炮一扫而空时,脚下剧烈的震动和漫天飞洒的杂物都没撼动萧胜的内心,让他眨动眼睛的,是下方那数十名炮手瞬间消逝的生命。

积蕴太浅了……

比起此战的胜负,这个念头让萧胜心头更为沉重。甚至他觉得,那两条海狮级战舰幸亏还没造好,无法参战,否则它们也一定是英华海军迈向成熟的祭品。

可如李肆所说那般,此时已是英华海军扩张的极限,对比西班牙人,在兵力上还略微占优。此时不战,再等下去,西班牙人扯来美洲舰队主力,英华怕是要丢掉整个南洋。这是英华崛起南洋必须要跨过的一道门槛,既然走到了这一步,就必须拼到底。

此战败不足惧,怕的是还无法重创西班牙人,那样的前景,英华海军还有未来么!?

杂念再被这股烈火吞噬,萧胜如猛兽一般嚎叫起来,被船医细心包扎好的伤口又崩裂了,背上再度浸满血水。

“梁竿子,怎么也不能让你在天上嘲笑我这个老大!”

萧胜挥开部下,指向前方两条头尾相交,正在掩护彼此艉部的西班牙战列舰。

“撞上去!迎头撞上去!让它们再不能动弹!”

海鲨舰的二十斤炮对这两艘战列舰难以造成致命伤害,反而被对方的30磅重炮轰得必须避开对方舷侧。三艘海鲨舰尽管对着舰首舰尾一阵狂轰,却还是无法阻止对方机动。

到了这个时候,萧胜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念头,干掉这两条战列舰!哪怕牺牲所有海鲨舰,甚至败了这一战!只要能干掉这两条大舰,西班牙海军短时间内再也无法制霸南洋。之后就看四哥会怎样运用“土海军”维持海上力量,以便让陆军抢下马尼拉。

只要英华解决掉马尼拉,抢筑炮台,西班牙人即便从美洲乃至欧洲调来主力舰队,在这南洋也再无立足之地!

也许是感应到了萧胜的心声,也许是不甘继续充当配角,还有可能是不愿被侧面那批武装商船拖住,总之没人明白胡汉山此刻的想法,但也就是他这一转念,苏比克海战迎来第三个转折。

后世各国海军分析此次海战,都一致认为,中国海军司令萧胜的表现中规中矩,他清醒地认识到己方并无舰队编组作战的积蕴,给中国海军定下的战略符合自身特性,同时集中力量攻击两艘战列舰的决策也只是冷静决策的常识。除此之外,就只有身先士卒,不惜将自己绑在桅杆上指挥本舰作战的勇气让人敬佩,其他再无亮点。

相比之下,梁得广的牺牲精神,成为扭转中国海军不利战局的第一个筹码,而白延鼎及时的“越权”指挥,是此战最大伏笔。

但将整个过程贯穿起来,让萧胜的策略最大发挥效力,让梁得广的牺牲不被白费,同时白延鼎的调动最终能发挥作用的,还是年轻的海军副司令胡汉山。

胡汉山的决定是,把这条编组起来的战列线拉到西班牙人的两艘大舰侧面,跟他们近舷对轰!

此刻英华海军的海鳌舰已经伸展开,正跟西班牙人的舰阵搅成一团。而海鲨舰跟战列舰的对决,才是此战关键。胡汉山认为,海鲨舰已经处在下风。一旦西班牙人的两艘战列舰完成转向,互相掩护,三条海鲨舰再难保持围攻之势。而海鲨舰一旦垮了,此战休矣。

海鳌舰的干舷低,只要近到一两个船身的位置,战列舰就只能以主甲板那一层炮对敌。

这几乎跟萧胜的决定性质一样,就是自杀。海鳌舰的小身板和二十斤炮,对上对方最厚的船板,最大的火炮,那就扛不住几炮。

可胡汉山认为,只要能限制住对方机动,削弱对方的炮火,目的就达到了。牺牲这六艘海鳌舰无所谓,英华海军的优势,就是舰多。几方有六十四艘战舰,其中海鳌舰三十艘,西班牙人只有四十四艘。除开战列舰,西班牙人正式的巡航舰可并不多,不到二十艘,其他都是船板更薄的炮舰甚至武装商船。

当胡汉山带着这条战列线绕过金鲨号时,“皇家九月”号的船头,也正跟金鲨号的船头撞在一起。水手们正使劲砍着铜鲨号捅入船身的断桅,遭这么一撞,顿时如下锅饺子,大片坠海。

“疯子!又来一个疯子!”

佩德罗咆哮着,双手朝金鲨号抓去,凭空拧着。中国人果然是不会打海战,还以为是中世纪那种撞来撞去的游戏么!?

可他不得不承认,这招很管用。金鲨号即便是位武林高手,被一人抱住了腰,再被一人勒住了脖子,顿时没了活动的余地。

再见到一队小舰拉成战列线,从北面悠悠伸展而来,佩德罗抽了口凉气。他经验老到,一眼就看出了对方的打算。以中国人那股疯劲,说不定是要拿这条战列线堵住自己主炮甲板那一层,以便让对方的大舰从侧面轰击。

看向远方,大批纵帆小船正蜂拥而至,让佩德罗更吓了一跳,脑子里下意识地闪过中国人最擅长的火船战法。

这就像是七个小矮人放倒了白雪公主啊……

沸腾的脑子里闪过荒谬的错乱场景,佩德罗环视四周,舰队阵型已被完全冲乱,眼下战局,已变成了自己两条战列舰对阵源源不断的中国战舰。他心底越来越凉,对中国海军司令官的能力评估骤然拔高。

被挖出来了……

他这么懊恼地想着,这两条战列舰本是舰阵最核心的战力,却也招致了对方最猛烈的攻击。看中国人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干掉自己的决心,他不得不承认水手的一句老话,想要一个木桶经得起摔,就不能让其中一两块木板太厚。

如果自己有十条战列舰,而不是这区区两条,那该多好啊。

可惜……十条战列舰,那就意味着美洲舰队倾巢出动,欧罗巴局势都要为此而变。

佩德罗忽然觉得,没必要再打下去了,此战中国海军也已遭到重创,等己方撤回马尼拉湾,休整一番后。就能再度杀回来,控制苏比克湾口。那时候中国海军实力该已没有这般强盛,绝对不是己方的敌手。

后世海军史对佩德罗少将的评价是两个字:可怜。

几乎所有专业人士都认为,他的决策并无错误,在遭受中国海军自杀式的攻击时,还能保持冷静,在相当长的时间里稳住了战局。甚至他的思维也是很开阔的,很快就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问题就在于,他被欧罗巴的海战规则束缚得太深了,以至于他纠正错误的命令下得太迟。按照中国海军史的评价,这位少将先生最大的错误在于,他依旧沉湎于以整齐的舰阵,华丽地击败敌人的传统里。而当他觉得自己该丢开传统,变身为狼时,时间已不在他这一边了。

佩德罗正要下令两艘战列舰退却,却被前方“维罗纳玫瑰”号的遭遇给惊得嘴巴大张,这道命令也没能出口。

一艘海鲨战舰用船头狠狠啃在了“维罗纳玫瑰”的屁股上,斜桅深深捅进了艉台里,将两舰连在了一起。

原本“皇家九月”号可以用舷侧掩护,可那条小舰拉起的战列线已经靠了过来,即便被轰得船板崩裂,也不愿退开,就此挡住了“皇家九月”号最有威力的一层炮甲板。

两艘海鲨舰拉住了两艘战列舰,白延鼎的银鲨号则在“皇家九月”号的侧后方不断倾泻炮弹。见着那队纵帆小舰急速逼近,冰寒凉意从佩德罗脊椎急速爬上头顶,要输……

“传令!解散舰阵,向我靠近!”

佩德罗终于做出了正确的决定,尽管他都知道,这个命令,可能已经晚了。如果早一些解散横队,在两艘战列舰前方搭出一道防线,隔绝对方的援兵,自己该是稳胜无疑的。

四月十七日上午十时三刻,在付出了重大牺牲后,英华海军终于将西班牙两艘战列舰彻底孤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