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卷 第五百三十二章 命定的决战

扶南昆仑岛鹰扬港,一艘海鲨战舰入港,港口响起如潮欢呼。战舰桅顶飘着的太极双身团龙旗并不陌生,这是英华“官旗”。任何一艘海军船只都要挂团龙旗,下方才是红蓝相间的飞龙行雨海军旗。但所有官旗都是红底白纹,这面旗帜却是红底金纹。

皇帝亲临昆仑岛!

昆仑岛军民已在这里生活数年,亲手将这不毛之地建设为一个繁盛军港。大片耕地和牧场在岛上铺开,粮食、蔬菜、瓜果都已能自给,甚至还能输出牛羊牲畜。除了军港,众多小村也散布全岛,男女老幼,全岛已有四五万口人。

有天庙的乡土慰藉,大家都将这里当作了自己的家乡。但对故土的怀念却蕴于血脉之中,怎么也难挥去。得逢有去广州的机会,都是抢得头破血流。

如今皇帝驾临昆仑岛,给了这数万人极大的宽慰和鼓舞,皇帝终究是念着咱们的,昆仑岛终究已是华夏之土!平日私下都会有不少牢骚抱怨,皇帝在这些以绿营战俘为主的人心目中也算不得明主,但见到那面金黄龙旗,再有心结,也都被满面泪水给冲解开。连往日最听不得说皇帝好的那些人,也都挥着胳膊,高声呐喊,那种心有所归,万众一体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平民是如此想,官兵却是另一番感受,他们知道皇帝是为何而来。当皇帝现身,踏上军港的校阅台时,所有人都觉得心气荡漾,难以自已地纵声欢呼,万岁呼潮许久都未停息。

李肆面对上万海军将士,只说了短短几句话。

“这一战,是定我华夏国运之战!朕在看着,一国在看着,千万父老乡亲在看着!”

“这一战,更是创我华夏伟业!将士们,你们都将青史留名!”

“朕要亲眼看到将士们斩将夺旗,绝不会在万里之外坐等消息!”

“我华夏,万胜!”

万胜!万胜!

呼喊之潮冲破低压云层,英华问鼎南洋的序幕也由此正式拉开。

“陛下万金之躯,出海数千里,还是太行险了啊。”

鹰扬港行宫,李肆身前只剩下萧胜一人时,萧胜再度埋怨出声。即便只有两人相处,口吻依然如此正式,将萧胜的不满显露无遗。

萧胜还只是不满,当李肆在无涯宫宣布这项决定时,相臣们的咆哮几乎快掀翻了整座大殿。杨冲斗和梁载琛等老臣甚至破口大骂,嚷嚷什么君不密则失其身,还以秦始皇和隋炀帝等为例,说满世界乱跑的都是昏君。李肆不仅乱跑,还要出海去南洋!?什么疫病兵灾不说,一不小心遇了风暴,这一国几千万人的未来可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连苏文采、刘兴纯等心腹都不支持,李肆只能强迫范晋出来挡口水。范晋一番危言耸听,没他这个皇帝去前线打气,国家就再无将来,这才勉强哄住了朝臣。

但后园就不怎么摆得平了,李肆不得不在严三娘和萧拂眉身上下足了功夫,温言哄诱外加身体力行,才让两人安抚住了其他姐妹。严三娘也顾不得其他姐妹多心,将已回到身边的四娘安排在了李肆身边,而萧拂眉则搞足了金鸡纳等药物,不是已身怀六甲,还真要陪着李肆出海。

面对萧胜,李肆还是要露点口风的,他耸肩道:“到这里来,一半也是要避祸啊。”

萧胜皱眉,避祸?

李肆高深莫测地道:“避黄埔鱼头街的祸。”

萧胜还是不得要领,鱼头街他知道,早前是鱼市一部分,卖那种鱼头更值钱的江鱼,所以叫鱼头街,现在则已是满街票行。他来昆仑岛统筹此战时,听说刚刚开了什么股票交易所。

李肆不想分他心,没再多说,只问他身上有多少闲钱,有的话就转给关蒄去打理。萧胜没有多想,一口气把他这几年攒下的三万多两银子全交了出来。

关蒄那个神算天才有什么能耐,身为李肆班底心腹,萧胜可是清楚得很。青田公司退出诸多实业,摇身变为投资公司,已是工商总会里一大财阀。拿着银子,四处寻着生利之道,国中无数新兴产业,背后都有青田公司的身影。而主掌这桩厚利之业的,就是关蒄。

他们这些班底心腹,除了国家俸禄,每年还要分得青田公司丰厚花红,这也是萧胜能掏得出这么多闲钱的原因。

接着两人谈到眼下的战局,瞄上吕宋,是以一千万国债为基础的南洋“交椅计划”。最初也没想过要跟西班牙人死磕,只是以中等程度的海上冲突,威胁西班牙的“大帆船贸易”,由此逼迫西班牙人低头,接受南洋变局。而一千万军费,就从西班牙人的赔偿,以及马尼拉到福建、日本等地的航线上找回来。

但西班牙人的动静却出乎李肆所料,西班牙人在马尼拉汇聚了庞大舰队,还包括两艘战列舰,如此激烈的反应,让李肆明白,自己低估了西班牙人的傲慢,以及维护南洋既得利益的决心。更低估了西班牙衰落后,对“大帆船贸易”的重视程度。

昔日西班牙在大西洋被不列颠跟荷兰人打得大败,大西洋航线倍受威胁,由此对从墨西哥到吕宋的贸易更为依赖。传说中从南美运金银,通过吕宋走中东再回西班牙的“金银航路”确实存在,但西班牙人发现,从南美运金银到吕宋,用金银买中国、日本和吕宋货物,再运回南美殖民地贩卖,利润更高。因此大帆船贸易就成为维系西班牙国势和南美殖民地,特别是墨西哥开发的生命线。

萧胜道:“这已不是一千万的事,甚至都已不是海军的事。”

李肆问:“海军,有把握打赢吗?”

此战是李肆立国以来心里最没底的一战,首先是他所不熟悉的海战,其次己方劣势明显。尽管已拥有新旧五艘海鲨舰,三十二艘改装后的海鳌舰,但都是巡航舰或者护卫舰级别。两艘海狮级双层炮甲板战舰离完工还遥遥无期,此外己方水手技术不足,大规模海战更是概念全无。

唯一稍具优势的只是火炮强过对方,此时佛山制造局已发展至回火生铁炮胚,以水车钻镗炮膛,海军新装的一百门二十斤炮,六百多门十二斤炮,都换上了新炮。

而西班牙人在马尼拉已聚起至少二十艘海军巡航舰,两艘战列舰,十二磅以上火炮五百多门。表面英华海军略占优势,可对方是曾经称霸两洋,有二百年海军积蕴的正规军,远非己方这些半路出家的嫩小子能比。

如果说自己这边还有四十多条软帆海鲤舰能凑合上阵,对方也还能征集至少三十艘以上的商船。对比而言,英华不管是从装备、战技还是从兵力,都难稳占上风,所以李肆很紧张。

但再没把握,这一仗却是不打不行,还必须尽快打。再让西班牙人等到下一批大帆船队到来,英华海军已难与之抗衡。英华这边,船能不停地造,舰长水手却没那么多,眼下这规模,已经快到人力极限。

李肆对官兵所言,此战为定国运之战,可并非虚言。

萧胜决然道:“无必胜之算,有必胜之志!这胜利,要靠我们海军必死之心去拼!”

萧胜是要亲上战场的,李肆这个皇帝都跑来昆仑岛,自然也没立场去阻。而萧胜老老实实地承认没有必胜的把握,让李肆心头更加沉重,但想来想去,却不知该怎么再增添筹码。

此时李肆已知道欧罗巴四国同盟战争,可惜那是一场很有限的战争,不足以让南洋其他欧罗巴国家来趟浑水。西班牙人在吕宋经营多年,论及势力,即便是把持着爪哇和香料群岛的荷兰人也有所不如。不列颠东印度公司也埋首印度,还无心沾染这么远。

李肆也不想拖其他欧罗巴国家下水,那些家伙可不是善男信女,联手搞走了西班牙人,他们可就要趁虚而入。

见李肆皱眉叹气,知道他的心意,萧胜笑道:“四哥别费神了,亲临昆仑岛,已是对我们海军最大的支持。”

李肆展颜,目光却冷了下来:“即便不能胜,也要打断西班牙海军的脊梁!之后我会尽起海船,用私掠令将吕宋海面搅成一锅粥!”

萧胜点头:“我们海军,就是给陆军当铺路石的,四哥放心,怎么也要让陆军安全上岸!”

这一战既是要定国运,李肆自然要押上陆海两军。海军开路,陆军跟进。海战没把握,可李肆怎么也不相信,他尽起鹰扬、羽林、虎贲和神武四军,合计五万,还压不垮吕宋的西班牙人。此时吕宋的西班牙人,男女老幼,连军带民估计都没五万人。

这就是国力的区别,一旦英华要全力在南洋投放力量,没有哪个欧罗巴国家能与之抗衡。即便海军战败,只要能重创西班牙海军,让其无力遮蔽海路,也能靠着陆军扭转战局。

在李肆那个位面,几十年后的七年战争,不列颠跟荷兰人也攻占过吕宋,但因为海军被西班牙人打败,被迫撤退。可换成英华却非那样的格局,英华没有“洋海军”,还有“土海军”。

就在李肆跟萧胜定下不论胜败都要打倒底的决心时,吕宋,马尼拉总督府,西班牙总督雷班度也在一片喧嚣声中,高声宣布:“西班牙在南洋的利益不容侵犯!一旦我们失去大帆船贸易线,国家的未来将会一片黯淡!西班牙人在欧罗巴已经饱尝失败,在亚细亚,在南洋,绝不能再让失败重演!更不能容许由黄皮猴子将失败强加在我们西班牙人身上!这不仅是对王国荣耀的亵渎,更是对我们这些受天主赐福之人的极大侮辱!”

他环视众人,言语间激发出了在场商人、军官和住民代表的最大热诚:“我想象不出,在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是比那些黄皮猴子打败我们西班牙人更为耻辱的事情!”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