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卷 第五百二十六章 波尔多之耀

《里斯本协约》签订后,使团的待遇也骤然一变,就面上的信誉而言,如郎世宁所说,欧罗巴人还是很珍惜的。

因此使团人员的外出没了明面上的限制,商部、制造局和将作监等部门的“商业间谍”行动完全是堂而皇之地进行,搜罗相应科技、经济和文化书籍的工作也没遇到什么阻扰。

但就像是使团诸狼已经对葡萄牙姑娘的味道犯腻一般,上述行动的成果让人提不起兴趣,基本都是二三百年前的玩意。葡萄牙依旧是罗马公教掌控之地,跟欧罗巴新兴国家相比,这里就显得落后和保守了。

唯一让唐孙镐、宋既、李方膺乃至佛山制造局大匠米安平都感兴趣的是不列颠“炼金术士”培根的拉丁文版《新工具》。

使团现在的拉丁文水平已经很不错了,就连李方膺这样的昔日腐儒,都已勉强能读拉丁文书籍,这自然是郎世宁、欧礼旺等拉丁文教师,还有索萨爵士和马玉等葡萄牙人的功劳,更是拜海上漂泊大半年的无聊时光所赐。

文人们都在谈这本书跟先秦名家公孙龙“名实说”的关系,由此追溯向上,摸到了亚里士多德知识体系的根。而米安平则是由“归纳”等科学方法,联想到英华天主道所倡的“数度”,文理双方都有了一种模模糊糊的智慧相通感。

葡萄牙是欧罗巴的边疆,使团能找到的东西,都是欧罗巴中心嚼剩下的,但通过这扇窗户,大家已能看到,自文艺复兴之后的新成就,大多来自于法兰西和不列颠。

葡萄牙国王将里斯本港口区附近一座占地三十多亩的宅院转让给了使团,作为英华驻葡公馆,大致安顿下来之后,在欧罗巴的下一步行动就提上了议事日程。使团到里斯本已将近一个月,众多欧罗巴国家都向使团发出了邀请,葡萄牙国王也承诺会派特使陪同使团去其他国家访问,除了遥远的北欧国家,要去哪都没问题。

基于李肆托付给使团的第二项任务,大多数人都认为该先去西班牙,消饵自家南洋可能有的危险。

但小谢却提醒了大家,他们到了欧罗巴之后,压根就没听到有谁派舰队出航东亚跟英华对战的消息。甚至当事人法兰西和西班牙,都像是不知道此事,反而发来了访问邀请。

这其中有什么缘由,或是使团所难触及的利益格局,大家分析了半天,都觉不着要领。唐孙镐和宋既等文人认为,既然搞不清,就没必要去搞清,管他怎的乱,只按我的办。

东西方相距万里,这就真的是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了。小谢决然拍板,根据使团所掌握的情况,以及英华对欧罗巴的长期利益,重新调整欧罗巴行程。那什么西班牙和法兰西的战争传言,就当不存在。

跟英华利益相关的欧罗巴国家除了葡萄牙,也就剩法兰西、西班牙、不列颠以及荷兰,此外罗马教廷也能算一个对象。但郎世宁说,现在欧罗巴诸国已是世俗为主,跟罗马教廷打交道可没什么意思,由此大家也就将罗马教廷忽略了,小谢也顺手将葡萄牙红衣主教桑托斯代罗马教廷发出的邀请函丢进了废纸篓。

那位红衣主教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邀约之所以被漠视,不过是郎世宁怕自己到了意大利后被当作异端给抓起来……

剩下四国,荷兰自然排在其后,剩下三国里,工商派人士主张先去不列颠,因为那里的工商业技术水准最高,文人们却觉得该先去法兰西,毕竟法兰西是欧罗巴心脏,此时的欧罗巴都以说一口优雅的法语为荣,由此可见其文化之盛。

海军的军官们却想去西班牙,葡萄牙所献的造船技术不怎么入他们的眼。虽然西班牙之前在海上败给了不列颠跟荷兰,但论及战舰精良,此时的欧洲,还是要数西班牙第一,法兰西次之。听葡萄牙人说,西班牙此时有两艘70门炮的巨舰,50门炮以上的大舰有30艘,还有80门炮的巨舰正在建造。

相比之下,不列颠人跟荷兰人的战舰就有所不如,也就是法兰西海军能与之相比。法兰西海军甚至有112门大炮的“太阳王”号战舰这种怪物,但如太阳王号28年前被不列颠跟荷兰人击沉一样,法兰西海军已从太阳王路易十四的巅峰时代向下滑落。

小谢所领的通事馆人马,自然要从外交角度来看。此时他还不知道,基于不同初衷,母国跟西班牙在南洋的冲突已不可避免。但他却很清楚,西班牙跟英华下一阶段的南洋利益难以调和,而之前的交往也是恶劣印象,这时候送上去,就是热脸贴冷屁股。即便此时还没翻脸,人家也不可能把家底之技露给你看。

而不列颠乃至荷兰最重实在利益,此时在欧罗巴也才站住脚,造势不足,直接上门,也没什么生意可谈,说不定对方还要对自家意图心生警惕。

法兰西就不一样了,从各方面看,此时的法兰西在欧罗巴的地位,隐隐接近于中国在东亚,所以它被称之为“欧罗巴之心”。这就是欧罗巴人心之颠,使团先攀上这座山巅,利于后续行动。

宋既振奋了:“那咱们就去征服那些法兰西小娘子吧!”

郎世宁给他泼了冷水:“法兰西不是葡萄牙,法兰西人是骄傲的公鸡。”

他眼中也生起一丝憧憬:“法兰西的文化璀璨夺目,被称呼为欧罗巴之心可不是平白得来的,只说文艺,欧罗巴人无不叹服。太阳王和凡尔赛宫,是欧罗巴所有贵族绅士们衷心向往之地,在他们心中,虔诚献给我主耶稣,崇拜献给法兰西。”

小谢嗤笑:“文化?”

他招呼着大家:“把咱们压箱底的行头都搬出来……”

西元1720年4月1日晨,法兰西波尔多港口有如狂欢节到来,无数人聚在码头翘首以盼。当飘扬着红蓝长条旗的桅杆破开晨雾,自吉伦特河湾由北向南靠近时,码头上爆发出一片热烈的欢呼声。

赛里斯人来到欧罗巴的消息早就传到了法兰西,整个欧罗巴,对此事最为关心的正是法兰西人。自上个世纪起,波及整个欧罗巴的“中国热”,虽有多处起源,但将之推及整个欧罗巴的,还是法兰西人。严格地说,是凡尔赛宫,太阳王身上传播出去的。

太阳王路易十四端坐在巴黎凡尔赛宫里的王座,说出“l’etat,c’est moi”(朕即国家)一语时,他身上披着不管是色彩、质地,还是绣工,都让人目眩神迷的丝袍,手中端着镶金景泰蓝瓷杯,里面泡着产自中国神仙之山的茶叶,清幽的茶香盖过了太阳王身上刺鼻的香水味,裹着他这句话,悠悠传遍整个欧罗巴。

此时的欧洲,“中国热”方到盛时,靠着传教士的渲染,欧罗巴人心目中的中国物产丰饶,人民淳朴,官员廉洁,皇帝睿智,政体优越,几乎就是完美天堂,理想极境。虽然中国现在是鞑靼统治,但传教士们却刻意避开这个话题,将鞑靼统治下的中国跟希腊时代所称的赛里斯混淆,并且以此时的中国,代替了往日的赛里斯。

现在有自称摆脱了鞑靼统治,恢复了昔日赛里斯传承的庞大使团从东方而来,传教士们所塑造的鞑靼中国,反而被这个赛里斯的概念给替代了。转述再多,怎能比得上亲眼目睹呢?

对自诩为欧洲中心的法兰西人而言,只有自己才有资格跟东方平起平坐,那神秘而高贵的东方,无形中更托高了他们的骄傲。现在赛里斯人到了欧罗巴,跟葡萄牙人的交往是基于澳门事务,而接下来的行程,若不是来访他们法兰西,所有法兰西人都会觉得脸上无光。

自吉伦特河湾而来,进到波尔多的是四艘船舰,一艘是领航的法兰西海军巡航舰,一艘是来自葡萄牙的巡航舰,另外两艘修长而优雅的战舰就来自赛里斯。这两艘战舰更洗练,给人一种蛰伏中蓄势待发的有力感,码头一侧的修船工匠对船板衔接的精致工艺赞不绝口,但这却不是一般人所能看得透的。

有来自巴黎的摄政王特使和大群贵族在场,波尔多法庭院长查理·路易·孟德斯鸠即便是当地名人,也没能进到迎接赛里斯使团的礼宾队伍中。但他还是得到了一个视野开阔的位置,将这场欢迎仪式无比清晰地看进眼中,并且写在了他的《赛里斯信札》一书里。

“葡萄牙人已经告诉过我们,赛里斯人的衣着虽然华丽,却内敛而优雅,比太阳王所推崇的浮奢高贵得多。据说那是他们恢复了百年前赛里斯旧国的样式,再没有那可笑的小辫。那东西我还曾在黄加略先生身上看到过,他也不止一次提到,他对古老中国的怀念和追思,和对鞑靼污染了古老中国,也就是赛里斯习俗的痛恨。”

“赛里斯人出现了,哦,不……我跟周围的人们一同发出了惊呼,那一瞬间,我们都感觉到,晨光似乎都被他们吸收到了身上,他们的穿着完全异于我们以往所知,这才是真正的赛里斯人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