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卷 第五百二十四章 妖魔之穴,无套不战

“葡萄牙立国六百年,自诩为罗马教廷的守护者,正朔在手,虽国势不复以往,国民却总是缅怀往日荣光,与我英华心有戚戚,此约该是水到渠成。”

“确实,葡萄牙在东方势力衰退,在非洲也遭荷兰和不列颠人逼压。昔日被西班牙拖上战车,海军精锐随着西班牙无敌舰队覆灭,自此一蹶不振。现今我英华与其相约,几如雪中送炭。”

里斯本迎宾馆里,英华使团的要员会议再度召开。葡萄牙虽非荷兰、不列颠人那种议院内阁主政之国,国王依旧不能一言九鼎。在王宫豪迈之语只是表态,小谢所提的两国协约,依旧需要国中大臣贵族会商。

小谢所呈协约是李肆托付给使团的第一个任务,将葡萄牙王国当作英华踏足欧洲的政治据点。要将葡萄牙跟英华绑在一起,就得丢出两个钩,一个是借澳门和安南葡人把葡萄牙紧紧钩在英华的南洋棋局,一个借满清扫到欧洲其他国家,将英华钩入欧罗巴这盘棋局。

为此小谢大打赛里斯这张古牌,在葡萄牙乃至欧罗巴营造出一个既陌生又熟悉,既高贵而又强大的印象,将英华跟之前利玛窦和传教士们所描述的东方印象,特别是跟满清紧密相关的印象割开。利玛窦之后,大多数传教士向欧罗巴所述的中国,都是满清治下的中国。

之前在王宫一番表演,获得了极大成功,在李方膺和鲁汉陕等人看来,葡萄牙接受这份协议该是顺理成章之事。

身为主演的小谢却冷笑摇头:“你们啊,太幼稚,太简单……”

舞台只是造势,交易却是更复杂的考量。

小谢道:“当初葡萄牙亡国,是谁干的?就是葡萄牙的贵族们!他们觉得攀上西班牙的大腿,能保住自己的利益。结果葡萄牙被西班牙拖着跟荷兰和不列颠人开战,丢了大半家当,现在这些贵族,就只记得痛,可记不得当初是他们祖宗卖了这国。”

“至于什么跟我们英华心有戚戚,你们还真当葡萄牙人是善男信女?现在不过是他们居于颓势,强盛之时,可是正经讨论过要怎么侵占华夏,殖民中国!在他们眼里,仁义道德只有一个用处,那就是让坚齿利爪能更着力!”

“我们这一路西来,在非洲可见得不少。欧罗巴人在非洲掠奴相易,多少昆仑奴的古国泯于此祸!?葡萄牙人对昆仑奴诸国是怎么干的?传教士先行,商人跟着,大军在后,硬的能杀到天地变色,软的能奴颜婢膝而不红脸,他们讲过仁义道德?”

小谢强调道:“不要被欧罗巴人的礼遇和热情给迷惑了,非……”

他看了一眼郎世宁,将“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话吞了下去,可换上的话却更是刺激:“欧罗巴于我英华,就是群魔之地!”

其他人尴尬地嗯咳出声,郎世宁却平静地道:“上天赐灵于人,不分肤色,不分种族,人灵唯重天职。诸位不必顾忌我的特异,即便不能视我为赛里斯人,也该尊重我身为赛里斯通事馆官员的职务,就如我以此职忠诚于国,忠诚于陛下一般。”

郎世宁是意大利人,骂葡萄牙人又骂不到他头上,即便说欧罗巴是邪魔之地,他还可以自诩为罗马后裔,只要端正心态,总是能置身事外。

他还是认真的,在他看来,小谢斥之为“群魔之地”的这个欧罗巴,实际上是大航海时代之后兴起的西欧而已。这些人跟他所在的意大利,根本就是两回事。信仰攀升到了“上天”,再回首他的耶稣时,立在意大利的罗马教廷,也已跟他再没了信仰上的联系。

郎世宁道:“葡萄牙和西班牙,是最初一批崛起的国家,他们的手段就是宗教、贸易和掠夺并举。这两国跟罗马教廷关系密切,将传教士当作很重要的殖民手段,粗俗一些说,传教士就像是……”

宋既插嘴了,他跟唐孙镐都是翰林院出身,经历了旧时儒士和新时道党一番转变,而他更是心性豁朗,在某方面全无顾忌,已有使团“第一浪子”之称。

宋既道:“就像是品小娘子,先要温言细语,润泽上下,图穷见匕前,总得要将小娘子燎软了……”

呸声四起,宋既却还厚着脸皮,拱手谢嘘。

郎世宁赶紧拉回话头:“所以他们很快就败了下来,在更重商贸的荷兰人和不列颠人面前,他们的手段终究是悖离了我主本意。”

他说得神棍,其中却有一篇大文章,不论欧罗巴本身的局势演进,葡萄牙和西班牙人更借重于传教士,其殖民努力也跟罗马教廷保持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很多布局和政策都被这个大局牵累。远不如信奉新教,倡导宗教自由的荷兰人,以及在罗马教廷外单干的不列颠人来得纯粹。

这也跟葡萄牙人和西班牙殖民思路有关,这两方的殖民努力,有相当一部分动力来自于罗马教廷“布教全球”的推动。就以葡萄牙人殖民刚果为例,在刚果王国的大批葡萄牙传教士,化身商人,大兴走私,殖民之利就没落到葡萄牙王国身上。而刚果王国也因为传教士跟地方诸侯的联系,再难维持中央集权,以至于分崩瓦解,最后三方都没落到好处。

葡西两方的殖民动机既然不纯,掺杂着很浓的宗教意味,手段也就更为狠辣。而跟单纯计算利益,国家和商人利益相对一致的荷兰和不列颠竞争,自然就落了下风。

郎世宁转了一大圈,回到小谢的正题:“传教和商贸两分,商贸的更犀利,传教的也更纯粹,所以人心东侵之势也更猛。即便葡萄牙人视我们为赛里斯人,倍加尊重,把持国政的大臣贵族们,依旧要将我们当作昆仑奴一般看待。”

众人同时冷哼,这些白毛狒狒,在咱们眼里何尝不也是昆仑奴一般粗鄙不堪!?

立场特殊的郎世宁见着这番情形,心中苦笑,不管是赛里斯人,还是欧罗巴人,其实骨子里都是一样,谁都看不起谁的。赛里斯人将他们之外的所有人都看作夷狄,而经历了文艺复兴和大航海时代,正将全球掌握在手的欧罗巴人,也视其他种族为不开化的蛮族。

就像是罗马教廷,即便利玛窦等传教士将大量中国历史资料传回欧洲,显示这是一个跟西方截然不同的文明,教廷依旧将中国的史前之事跟《旧约》种种记述联系起来,要将中国文明牵到基督文明身上,从而成为自己的分支。在罗马教廷,乃至欧罗巴人眼里,世界当然是绕着自己转的。

而现在么,皇帝陛下开天道,扶天主教,面对欧罗巴,以古国东方赛里斯自称。天道所言,将耶稣之说和西方学思牵到了中国文明的源头之下,这何尝不是一种反制。

皇帝陛下眼界可真是宽阔啊,他现在所看的,根本就不止是故国。他已经看到,这个世界,不再是能关门独睡的旧时代了……

郎世宁正想得深,被鲁汉陕那大嗓门打断:“合着你谢八尺在王宫的一番动静,都是白费了力气!?”

小谢摇头:“怎会是白费了力气呢?民间舆情也是一张牌嘛,现在葡萄牙一国都在叫嚷跟我英华友好相扶,其中不乏能影响国政的商人和贵族,纵横术,就是要借足了方方面面的势。”

唐孙镐拍案:“说得好!我看葡萄牙朝廷,顶多不过是再讨价还价,不会将协议全然推开!”

小谢道:“只要有心谈,不怕他们不就范。”

李方膺不屑地道:“欧罗巴人精于细节,这是没错,可论及大局,怎能与我华夏之士比肩?”

众人都点头连连,郎世宁下意识地耸肩,这就是自傲,可确实也是华夏人值得自傲之处。几千年历史,不管是政战还是纵横,都有太多的智慧可以借鉴。

此时的欧罗巴,对东方虽是怀着景仰,但已没了最初的神秘感,手握坚船利炮十字架,优越感已经凌驾于上。

而华夏之人,即便是旧人,眼目还没完全闭塞,还能积蕴着自尊,更不用说英华这个从华夏废墟中蜕变而起的新国,卸掉了满清、官儒和道学糟粕,更有一番心胸。

此时郎世宁心中已多怀了一分期待,这是世界东西两极的再一次相遇,到底会是西风压倒东风,还是东方压倒西风呢?

小谢忽然道:“咱们就继续等吧,趁着这空闲时间,多搜罗一些讲天文地理,工匠格致的书。对了,出于安全起见,晚饭后就要关迎宾馆,夜不归宿之人,可要背上潜藏叛逃的罪名……”

这话一出,哀声四起,鲁汉陕更朝宋既笑道:“这下你是没办法再去推葡萄牙的小娘子了吧?”

宋既瘪嘴:“葡人骨大皮糙,推之不爽……”

嘘声再起,听起来这家伙经验很足啊。

宋既呼呼扇着扇子:“嘘什么嘘,食色性也!昨日连番得了这夫人那小姐之邀,你情我愿,尔等是羡还是妒啊?”

嘿,还不止一个呢,这下更让人不满了。欧罗巴人虽是一类,但相比之下,葡人还算离此时华夏人的审美近一些,这种事也就当是寻常的风花雪月,没太多计较。

小谢忽然来了一句:“听说欧罗巴这边的花柳之症格外猛毒,宋既啊,我看你还是去医生那瞧瞧,别是出了毛病。”

宋既脸色陡变,可当他起身时,其他人已轰然跳起,抢在他前面,直奔医生住处去了。

房间里就剩下小谢、郎世宁、道音跟鲁汉陕、郑威和白正理等军将,连李方膺那个腐儒都跑了,众人对视,啼笑皆非。

小谢感慨道:“还是你们武人把持得住,不容易啊……”

是不容易,他们这一行,禁欲大半年了,别说女人,瞧见母的都两眼发绿。在这繁华里斯本上岸,还不得尽情宣泄?

让小谢敬佩的是,最血气方刚的武人却很有自制力……

刚这么想着,白正理举起一个纸盒,嘿嘿笑道:“咱们有这个,怎么也不怕!”

郑威点头:“出发时,萧老大就嘱咐过我们,这种事自己不能憋,也不能让下面人憋,有机会就要解决。但是安全也很重要,所以他托了陛下的关系,从英慈药局那讨来了几大箱这东西。”

鲁汉陕扬眉道:“虽说一个就是两三钱银子,可根子更要紧,这时候也该用上了,我给每个兵都发了十个,算算这三天,也该用完了。谢八尺,我该说……真是很佩服你!”

小谢也从腰间摸出一盒东西,咧嘴笑道:“你们拿的可是前一批货,陛下给我的是后一批货,更薄哦……”

到现在郎世宁还没明白过来这是什么东西,小谢看看他和道音,摇头道:“你们也用不上。”

接着他道:“可省着点,这也是咱们跟葡萄牙人谈判的筹码……”

什么东西?安全套……

很早英慈药局就在做研究,用特别处理过的羊肠,再经皮匠硝化,缝补密闭,就弄出了这玩意。虽然成本还高,但终究已是可靠的一次性避孕用具。

“是哪位葡萄牙娘子能得小谢的青睐?”

“自称是平托伯爵的侄女,到底是侄女还是闺女,我也懒得分辨……”

一帮色鬼勾肩搭背地出了房间,丢下郎世宁和道音两人,一脸的郁闷。

在葡萄牙王国政府紧急磋商该怎么回应这份友好协约的时候,英华使团的“友谊”已经在无数葡萄牙姑娘身上散播开。而其中她们所发现的新奇,也渐渐汇聚为整个里斯本,乃至整个葡萄牙所熟知的一件事情。

赛里斯人,是戴着套子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