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卷 第五百一十八章 内圣外王,华夏九服

“唔,朕说错了,现在已没了天主道,这就是我英华的天人之道,也即是天道!”

说到后面,李肆纠正了语误。时日即将步入圣道三年,天主道已完成了破开儒法之锢的历史使命,在段宏时的建议下,国中已不再使用“天主道”一称。

消解天主道的就是去年年底出炉的道党洪流,他们将天主道所倡的“唯真”、“唯实”、“天人之伦”和“新三纲”等思想渗透到了学思政说的方方面面。天主道的核心要素,已跟旧日大家所思的“天道”契合一体。即便各派有不同阐述,但根底却再难脱天主道的基础。

原有的儒贤之流,为了争夺话语权,也不得不攀着这些思想根底,将天主道跟圣贤言里的天道相融。既然如此,就索性将天主道散去,让其回归天道本色,而这也本是段宏时和李肆最初对天主道的寄望。唯一感到意外的是,这番进程似乎太快了些。

想想前世由“阶级斗争一抓就灵”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思想转变也不过短短数年,而英华治下本就是思想活跃之地,李肆也释然了。天主道从一门独立学思,成长为一国共识,乃至于成为终极之理的化身,这是“思想战线”的一桩里程碑式成就。

李肆语毕,台下众人齐刷刷行长拜礼,同声高呼:“谨受教!”

下了讲台,见到萧胜带着白延鼎出现,李肆挥手止住两人参拜,拉着他们坐到了课堂后排。

“是为范四海而来?稍待,听陈检讨讲完。”

李肆这么一说,萧白二人就放心了,见到一个年轻人上了讲台,很是好奇,听这头衔,该是翰林院的人。

“陈润,白城书院出来的,王道社之首,他可是你们海军的铁杆支持者。”

李肆所说的“王道社”,正是这帮道党出笼后拉扯起来的纷繁学社里的一个。道党以“内圣外王”之治为理想,从中又分两大派,一派关注内政,也就是“圣治”,一派关注外事,也就是“王道”。所谓“王道”,其实就是“霸王道”,跟目光在外的海军自然投契。

李肆再补充了一句:“他父亲是潮汕豪商陈寿官,而潮汕海商是工商总会里反对整治范四海的那一派。”

萧胜白延鼎顿时觉得这陈润更加可亲,也更期待他会说什么。工商总会也不是铁板一块,大致可以分“青田派”、“广肇派”、“湖南派”和“潮汕派”等。其中潮汕派势力多聚集在海贸的到岸交易,同时跟福建海商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陈润人虽瘦弱,上台却来了这么一句,顿时让他的身影高大起来。

“寰宇所及,华夏独踞东极,古往今来,三千年矣!今日倚南洋而左右睨视,这衮衮凡尘,又怎能置于夷狄之蚀,而不归我华夏王化!”

掷地有声,别说在场诸位书生和文官,就连萧胜和白延鼎都放轻了呼吸,心道这话说得太泥马好了!咱们武人就最欢迎你们这种好战文人,这是赤果果地宣称我英华要统治世界啊!虽然是大话,但这个志向,这个胸襟,可是一般文人拍马莫及的。

“寰宇归华夏王化,此乃我英华天命!古有周制九服,今有华夏九服……”

接着这话让萧胜和白延鼎面面相觑,九服!?把周制九服的那一套扩至寰宇!?这家伙是认真的?

所谓周制九服,是周时分封天下的制度,“方千里曰王畿”为中心,五百里为一等级,由内而外,依次是侯、甸、男、采、卫、蛮、夷、镇、藩共九服。所谓“蛮夷”,所谓“藩属”,都由此而来。最早“华夷之辩”,都是基于这样的思想根基:我是世界中心,谁离我越远,谁的血脉就越不亲,而邦国也就越不开化。

再听下去,大家明白了,陈润这是在将皇帝刚才“谋食于外”之言作着具体阐述,至少是将目标清晰勾勒出来了。

就是这样的目标,让萧胜白延鼎也瞠目结舌,心说文人果然牛掰,心有多大,嘴就有多大。而且一套套的,看上去挺美。

这陈润所说的“华夏九服”,还不是最终的理想形态,而是根据英华现有态势而定,分作了根、本、延、泽、卫、藩、蛮、夷、镇九服。

这九服被划分为“内三服”和“外六服”,内三服里,“根”是预定要化为英华国土的,也就是满清所踞华夏之地,“本”则是域内原本土司少民之地,“延”则是有可能归为英华直属国土之地,包括交趾这样的华夏故土,以及新拓的扶南、勃泥之地。

“王道社”的重点在于外六服,外六服还分“近三服”和“远三服”。近三服里,“泽”是礼敬天朝,可以带着一同奔富贵的藩属,交趾也有可能归为这一类,此外还有广南、暹罗,和未来必定涉及的琉球、朝鲜。“卫”则是比这层次低一些,主要用来当作跟“远三服”缓冲之地的外域,包括南洋诸土国和西北诸部。“藩”则是警惕防范和打压之外域,如日本。

“远三服”就有些模糊了,“蛮”用来概括可以沟通,可以利用的外国,“夷”则是视之为敌的外国,“镇”则是……这个不好直白说,贾昊在勃泥屠灭的某些土邦,就属于这一类。

这套内、远、近三服,表面上看,跟早前华夏所立的朝贡体系似乎没什么差别。但内里却大不一样,照着陈润的说法,内三服归于“内圣”的体系里,而外六服,必须行王道而治。王道也就是霸王道:一手孔儒,一手孙武,面带商君微笑,脚踩白起之步。

跟以前那套藩属体系更为不同,陈润所言的华夏九服,是一个目标,即便狂妄,也是放眼于外,承认现今寰宇现状的务实心态。而早前天朝上国的藩属体系,出于儒法之锢,是预设事实,只看着自己,将理想当作现实来处置对外关系。

原本这也是官儒和法家的思想根基,将现实混同于理想,完全颠倒。“我要当天朝上国”和“我就是天朝上国”的两种心态,自然有本质区别。李肆前世,满清就是被那天朝上国的迷梦给自我洗脑,才有种种不堪回首的丑事。

陈润之后再具体解说以教化、商贸、军事等各方面“王道”手段,来把握外六服,从而为英华“内圣”提供物资、钱粮和开拓之地。萧胜早前听李肆说过一些零碎细节,不是特别敏感,而白延鼎却是震撼得难以自拔。

“今晚这场课,是翰林院、通事馆、计司和白城、黄埔两书院一同办的,目的是确立我英华置身寰宇的外事根基,你们二位,入耳进脑即可,暂时不要再传于外。”

李肆的警告将白延鼎从遐思中拔了出来,他恭谨地行礼应声,心说能这么清晰地听到国策,还真是幸运。

“至于范四海的事,如果不是工商总会在跳腾,他在圣道二年后所行之恶并不算重,有明法的讼师周旋,本该没什么大碍。现在工商总会此举,已显出凝结之势,对朕而言,如何调治工商总会,比范四海之事更为紧迫。”

接着李肆说到了更机密的国政,让白延鼎惶恐不安,皇帝要对倚为长城的工商总会下手了?这一国会起多大的乱子呢?

另一人凑了过来,却是薛雪,他笑道:“白兄不必紧张,官家是以更大一局来看工商总会的,而非昔日那些你死我活的争斗。”

此人一露面,萧白二人就心道,有你在,那肯定又是什么大阴谋……

薛雪没理会两人看他如看妖人的目光,开始列举国政的麻烦,比如工商总会对外来豪商的打压;沿海赌博之风的兴盛;地下钱庄越演越烈;县府地方大兴土木,跟贫苦民人争斗频频;国中学思纷杂,正在攀附融解天主教等等。

“躁动!早前地价飙升之势,似乎又在重演。但此次不同的是,有了学思支撑,这躁动广及于一国方方面面,虽不炽烈,却处处能见,都是不安于现状……”

薛雪这话,似乎有批评皇帝这大半年都没怎么理国事的味道,萧胜赶紧回护道:“也不能光看坏处嘛,我此次回黄埔,从香港、澳门到黄埔,一路都见了十几座新建的船厂。去佛山和东莞考察,作坊林立,学堂满地,一个个工匠都憋足了劲地钻研学问,考什么匠师等级,给自己申报专利。”

白延鼎赶紧点头:“是啊,我家在肇庆和高州的族人都说,东莞机械的水车都卖到了山沟里,大河小溪处处筑堤,倚着水车,什么磨坊、木坊、铁工坊,一乡就能有好几座。男人忙了农活,都在到处找事,女人靠着什么小纺车,一月也能织出个五六钱银子……”

薛雪帮他补充道:“那是,现在柴米油盐一个劲跌价,不,都不必用柴了,交趾煤跟着东莞小煤炉,都已经卖到了川陕。民人是富足多了,有了闲钱,可富人手中闲钱更多啊。”

这就是新一轮的资本躁动,但跟早前的地价风潮又有不同。除了境内安宁,工商高歌猛进,思想和社会生产力都有了飞跃提升外,英华已对外界资本形成足够吸力。范四海投过来,不过是人心所牵动的无数银流里,比较引人注目的一股而已。

只是英华治下,现有的工农商业,似乎有些容纳不足了。而李肆所握国家机器,没能跟上这样的成长,对资本的把控有些脱力。

李肆对上隐有所悟的萧白二人,微笑道:“咱们现在是茶杯煮馄饨,格局小了。”

萧胜兴奋了,比照早前交趾之例,这种处境,就必须出门去揍人泻火了?

李肆点头又摇头:“肯定是会有大动静,但不止是交趾的路数,当然,自少不了海军配合。”

他捻着小胡子,作派隐隐有些像段宏时:“银钱聚得太快,快得超乎想象,要握在手中,就得给这群无头乱蛇一个方向。但现在咱们一国,工业未起,就只能再换一个新锅,这新锅自然就是南洋。”

李肆所谓的“新锅”,不仅包括南洋公司、勃泥公司的股本结构,也包括工商总会的组织架构,这动静可不小。薛雪加入此事,也是要从政治层面来评估各方势力的反应。

萧白二人兴奋对视,海军窝了这大半年,就憋着下仔,预想中的西班牙人和法兰西人还是没什么动静。如今这形势,不等被动应战,就得应国中之局而主动出击了?

萧胜掌军,可没忽略难点,英华原本是在扶南和勃泥动作,还没碰到欧人所圈的地盘,如今这一大动,欧人会如何反应?会不会群起而攻之,包括荷兰人都要视英华为敌?

李肆道:“主要方向还是扶南和勃泥,最多包括暹罗、柬埔寨和广南。欧人肯定也会有反应,但想必还不会太过激烈,就算事情不可收拾,咱们的谢八尺……现在应该已经到了里斯本吧。”

说到出海已有八月的小谢,众人都是一脸追思,希望皇帝所言成真吧。使团出发前,小谢都给家中娇妻写下了绝笔,那几百号人,都是抱着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壮出发的,谁让华夏人从没有跑过那么远的海路呢?

小谢隔得太远,萧胜更关心眼前,他多问了一句,官家所造的新锅,到底新在哪里。

李肆咧嘴笑了,说出一个大家很是陌生的名词:“股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