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九卷 第五百一十三章 主啊,上天将至

晴空,碧海,海鸥划空,一切都那么明媚,让人心怀舒展,可小谢却在郎世宁脸上看到了明显的泪痕,而他眼瞳也夹杂着血丝,似乎刚经历过一番生死煎熬。

不过这只是残影,此刻郎世宁一脸淡然,有一种终于习惯了船上的木板厕所,因此畅怀而泄的解脱感。

“上天可鉴,郎施主是悟道了……”

又一个素袍人出现,胸前挂着一串佛珠,跟郎世宁相映成趣,这是道音。

“还以为你要说什么立地成佛呢,都收拾好了么?好了就赶紧走啊,咱们这船队,一天开销就是二三百两银子,家业大也不能随便败啊。”

一个同样穿着麻袍的年轻人出了船舱,絮叨不停,见了这人,小谢也客气地颔首打招呼。这是神通局慧妃娘娘的亲信,还是老凤田村人。只是小谢不明白,这个叫刘旦的小伙子,满脑袋就拨着算盘珠,为何也入了天主教,竟然还是一位巡行祭祀。

听到刘旦的催促,小谢也扫视着船尾舵台,想找到船队总指挥鲁汉陕的身影,却被另一个扑出船舱的身影挡住。

“哇……呕……”

这人一身儒衫,趴在船舷边呕吐不止,却是李方膺。这位昔日的白衣山人,因为早前的谤君案,被关了一年多。在狱中心性大变,也像是悟了什么道。出狱后跟儒党分道扬镳,进了黄埔书院,如饥似渴地学习,因缘巧合,也进了这支船队。

但这位羸弱书生经不起风浪,从香港出发,到达怀乡,仅仅四五天,就已把胆汁吐光了。

“还得等果蔬装船,有些时间,秋池兄,要不要上岸去休息下?”

李方膺是黄埔书院的人,小谢也颇为关心。

李方膺却摇手道:“若是上岸,我定是不愿再回船了,因此坚决不可下去!”

嘿,这人心志又软又硬,真是扭拧……

小谢耸肩,然后在舵台上找到了鲁汉陕、郑威和白正理等军方人士。

加上该是在船舱里睡大觉的唐孙镐、宋既,正在船头跟葡萄牙领航员交谈的欧礼旺,以及在码头整备工具的佛山制造局大匠,局董米德正的儿子米安平,整支队伍人才济济。

这支由三艘改装后的海鳌级战船组成,搭载有近七百人的队伍,就是英华赴欧罗巴的使团。名义是回访葡萄牙,实际是要遍访欧罗巴。

当李肆定下先南后北的局势后,派使团出访欧罗巴就是必然之举,更何况有法兰西和西班牙要在南洋动武的消息传出,备战是一方面,斡旋也是另一方面。即便靠嘴皮子解决不了问题,拖拖时间也好。

但李肆向来都热衷于搞一揽子解决方案,一旦要做什么事,就得见到最大效益。因此欧罗巴之行,就承载了诸多任务。正面任务是跟诸国建立正常关系,推销英华国家形象,消饵、拖延可能有的南洋危局,即便不可避免,也要拉上另外的国家,把水搅混。

而侧面任务就更重要了,包括搜集各国政治、军事、科技、经济和文化等各方面情报,挖掘有用的人才和资源等等。

因此这个使团,既有通事馆成员,又有军方人士,还包括黄埔书院的书生、佛山制造局的工匠、计司和商部农部官员以及工商总会的人。

之前李肆筹组这个使团时,还颇费了一番工夫,毕竟跋涉万里,吉凶难卜。还好小谢听说是去欧罗巴跟各国周旋,主动请缨,由此接下了使团首脑的重任。

而当整个使团人选落定时,李肆还发现了一桩麻烦,要员里,就米安平和道音两人上了三十岁,其他人全是二十出头的毛头小伙!

朝中不少人都有心跑上一趟,可李肆又觉得那帮儒党和贤党迂气太重,不适合统领使团。衡量再三,觉得这帮小子虽年轻,却分属文武士商,有长袖善舞的小谢统领,算是一个均衡的团队,也就自我安慰道,也只有小伙子才扛得住这番折腾。

整个使团里,有两个人是意外之选,一个就是李方膺。此人痛感过去耳目闭塞,以至于心胸狭隘,对新奇之事尤为敏感。在黄埔书院看欧人述著还不过瘾,从越秀书院雷襄那得知朝廷正在组使团回访葡萄牙,撒泼打滚地求着入团。

一个人从偏执的一端走到另一端,心志是非常可怕的,他的闹腾终于传到了李肆耳中,最终李方膺以《越秀时报》特派观察员的身份,加入到了这个使团。

另一个人则是郎世宁,对小谢来说,有精通拉丁语和法语,熟悉欧罗巴风物的欧人相助是必须的。那个中葡混血儿欧礼旺,名字很犯小谢的忌讳,可靠度也不够,因此就把目光放在了郎世宁身上。

可郎世宁也难让人信任,毕竟他是耶稣会神父,而使团此次去欧罗巴,有大半工作,都是间谍性质……

郎世宁本人也很想回欧罗巴一趟,以东方帝国皇帝特使的身份回去,无论中外,是个人都不愿锦衣夜行嘛。

但这道信任门槛,他必须面对。李肆亲口问他:“在你主耶稣和我英华利益之前,你到底选择哪一个?”

面对皇帝的质问,郎世宁痛苦不堪,他是虔信之人,断难随口敷衍。

经历了激烈的思想斗争后,郎世宁发现,他现在只能向前走,因为耶稣会对他的信仰已经表露了极大的怀疑。若不是还希望通过他跟皇帝保持必要的联系,他在耶稣会的神父身份早就被取缔了。

所以,他在世俗的忠诚,现在只有献给英华,献给李肆。

但直到出海,郎世宁依旧良心难安,他被巨大的负罪感压迫着,总觉得自己是走上了异端之路。

就在昨夜,他还泪流满面的祷告着,向他的主忏悔自己的罪行。然后,他隐约听到了隔壁一人的祷告声,那是刘旦,那个神通局的年轻人,眼珠子比小谢转得还快,成天嘴里就念叨着各种数字。

“老天在上,愿我在数理之道上更进一步,回报四哥儿和关蒄对我的大恩。老天既赐我灵智,我必用来福人……”

听着这祷告,郎世宁觉得讶异不已,这个刘旦,既是感他人之恩,又是感上天之恩,两桩事能如此协调地融在一起,其中所含对上天的信仰,似乎是自己之前所未能感悟到的东西。

郎世宁就去了隔壁,向刘旦请教心得,却不想刘旦跟他讲起了一桩秘密。他的父亲叫刘瑞,六年前,当皇帝还是乡间野小子时,立起了一桩事业,他父亲向满清官府告发,差点害了一村人性命。

刘旦的父亲刘瑞,被皇帝亲口下令处决,而他则跟着母亲一起,受着村人的照顾,专心学算学,如今在慧妃娘娘私人所办的神通局里工作。

父亲之死对刘旦来说,年少时还只有情绪上的波动,长大后,又有了更深沉的纠结。他一点也不恨皇帝,甚至当年父亲所为,还伤害到了他和母亲,他真正恨的是父亲。但中国人的传统孝道却又在逼问他,杀父之仇,怎可戴天?

这就是他加入到天主教的原因,他想向上天求得一个答案,可以在内心深处,消除掉逼迫自己去憎恨皇帝那股压力的答案。

他找到了,这就是段宏时所述的天职论,上天设万职,人须守职。皇帝杀他父亲,是因早前皇帝就跟大家已有生死之约,践约就是守职。他父亲危及众人,由此而行公职,是执天罚,并非皇帝跟他父亲有私仇,由此皇帝跟他也就没有私仇。

由此一思,刘旦也悟了自己的人生意义,以及自己所领天职。皇帝和慧妃的个人之恩,自己的算学所能,这既是人德,也是天赐,所以他能融为一体,坦荡面对浩瀚上天。

这个上天……怎能如此宽广,竟然将中国人视为命脉的血亲仇怨化解掉?郎世宁对中国人的上天虽有了解,此刻却又觉得自己还是了解得太少了,他呢喃着问:“上天……到底有多浩瀚?”

刘旦说:“就如我学算学,知得上天更多,才觉上天更广……”

见郎世宁依旧迷糊,他拿起铅笔,在纸上画了个圆,笔尖点在圆里:“这是我们的内心”,再点在圆外:“这就是上天”,他看向郎世宁:“心越大,上天也越广……”

那一刻,朗世宁呆住了,他忽然觉得,那个圆,不,牵成圆的那条线,其实就是他心中的耶稣。无信的愚人,心灵圈在圆里,而他这样信奉着神灵的,心灵停在那条线上,明白了上天为何的中国人,心灵在那条线之外。

“中国人,原来信的是那条线之外的冥冥上天,而不是那条线本身啊。”

郎世宁彻悟,那么,圆外的浩瀚,跟画成圆的那条线,其实也就不冲突了。当然,有了此觉悟,他也觉得,心灵放在圆外,再回首这条线时,意义也有所不同了。

因此,他穿上了天主教祭祀的素麻长袍,却还戴上了十字架。他终究是欧人,他依旧信奉他的耶稣,但将耶稣的面目挥开,其上的神性,却是这个上天所能容下,也是本就容着的。

至于他的教友,他那个神父身份之上的罗马教廷,是不是会判他为异端,他已经不在乎了。他是透过耶稣在看上天,可又何尝不是在透过上天,重新认识他的耶稣呢。

船身震动,将犹自沉思的郎世宁惊醒,此时船帆落下,船队即将离开此地,踏上漫漫征程。

“主啊,上天将至,愿你的子民以平和之心,心怀敬畏地迎接这浩瀚存在的到来……”

郎世宁这么祷告着。

(第九卷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