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九卷 第五百一十一章 你们两个,停薪留职

“裁军”的同时,李肆也准备对陆军整编重训。此时的英华陆军,战力已非湖南大战时的陆军。新建的神武、铁林和龙骑三军,就没经过大战。同时军官都是一路飞拔起来的。湖南大战时的目长,到如今都已有不少成了翼长。真要拿两军放回湖南大战去,仗该是还能打胜,伤亡却是要翻上几番。

之前李肆新设了长沙陆军学堂,就是要强化对陆军基层军官的培养,但这非一日之功,很多教材都还只有轮廓,算是草创。

除开军官体系,李肆也有意对陆军编制进行调整,这基于一桩陆海军都在普遍抱怨的事实:大家职务是嗖嗖的升,可衔级却没怎么升呢。

范晋教育军官们,现在给你们升完了,以后北定中原,还拿什么来赏你们的功呢?

这话道理没错,可英华立国四年多了,中郎将都还只有几个,上司下属经常都是一个衔级,不合理啊。

现在是该把这个尴尬局面好好调理一下了,当李肆宣布召集军官,进行全军大叙功时,全体高呼陛下英明……

军官职衔压得低,乃至于诸多上下级都是同一职衔,一方面的确是要为日后升迁留出空间,更重要的是陆军编制有问题。

之前的陆军编制都是四四制,一队十人,四队为目,四目为哨,四哨为翼,四翼为营,最后四营为军。

如此编制有两个原因,一是最初李肆对军队训练度不放心,以四排轮射来保证火力的持续性,二是便于遭遇马队时列空心方阵。

这种大编制就造成了指挥层次少,军官数目少。适合大会战,却不适合中小规模的战斗。同时军官数目少,一旦精锐部队加入大量新兵,战斗力下滑非常厉害。

跟陆军有所区别的是,海军的伏波军是三三制,因为他们面对的都是小规模战斗,为保证火力能充分展开,都是三排轮射。

因此英华的步兵就存在着两种作战思想,一种跟同时期欧洲的法兰西、瑞典等国步兵一样,都是四排横队,另一种则跟不列颠人一样,是三排横队。

但不管是三排横队还是四排,英华步兵的作战方式历来都是依次齐射,特定情况下才会几排齐射,这自然是李肆剽窃不列颠人的成就。剽窃也仅限于此,在步兵编制上,李肆并没有原样照搬欧洲哪一国,而是根据自己所面对的敌情而设计。

现在看来,原本的四四大编制就有必要调整,不仅要调整各层编制,还有必要增加指挥层次。毕竟一个翼七八百人,难以独立行动,而一个营三千人则嫌太大,真要面临大战,一个营又不太够,一个军也大了。

有伏波军的先例在,编制调整就简单了。李肆决定,让陆军向伏波军的三排轮射靠拢。三队一目,再三目一哨,哨之上的四四制不变,毕竟得考虑面对马队冲击时的列阵需要。这样一个营削减为之前的一半,大概一千五百人。四个营组建为一个师,一个军分为两个师。

由此陆军就有了满编军和暂编军两类,羽林、鹰扬、龙骧、虎贲四军为满编军,铁林和神武为暂编军,赞编军只设一师。

多出一层编制,大家的职衔就能拉开了。但职衔也需要调整,之前中郎将以下的职衔太少,中层军官都挤在一起,难以拉开距离。李肆特地在都尉之下增加了“骑尉”一级,同样分左右,这样中郎将以下就能有四级八等尉官。

李肆本也有心全部换作后世熟悉的上中少、将校尉体系,但只是露了个口风,心腹将领就满脸鄙夷,说这等粗俗之分,定是心怀满清之人想出来的。什么上中少,何不干脆来一二三等更直接?还有那校,民人都知道“小校小校”的,什么时候能跑到尉前面去了?

看着这帮脱盲不过三四年的将官,李肆讪讪抹鼻,心说咱真是自找没趣……

因此在这英华,军衔就跟李肆后世所熟悉的现代军衔全然不搭调。左、右、准三级士是队长,左右副尉是目长或哨长,左右校尉是翼长或营副。左右骑尉是营指挥或师的副统制。左右都尉是师统制或军的副都统制,中郎将则是军都统,中郎将之上的将军,才能被总帅部授予都督之职,独领方面。而将军之上,现在设有四战(前、后、左、右),四征、四镇、四安、四平和杂号将军。四战为一级,征、镇、安、平为一级,杂号为一级。

军衔确立,标识也一并改过。士级以铜杠标识,最低一杠,最高三杠,副尉以银杠标识。校尉是铜星,骑尉是银星,都尉是金星,中郎将是三颗金星,将军以上则是金银龙纹。至于简章,现在没到散兵时代,还不必考虑。

军队职衔整理出来,军官们个个升级。萧胜升到安东将军,也正式确立了军中第一人的地位。对此贾昊吴崖毫无心结,早年他们就自居为萧胜的晚辈,现在萧胜军学造诣也已经到了把控大局的层面,非他们这两个还只懂领兵作战之人所及。

他们两个其实跟萧胜同级,只是因为“平”低于“安”,在这一级屈居于后而已。贾昊为平北将军,吴崖为平南将军。

陆军方面,张汉皖被提升为度辽将军,孟奎为荡寇将军,王堂合为游击将军,赵汉湘为强弩将军,于汉翼为建威将军,韩再兴因统领神武军攻破武昌,累功拔为轻车将军。

接下来就是中郎将大派送,张应、盘石玉、杨堂诚、何孟风等人,外加谢定北、展文达、贝铭基等原满清降将,都得了中郎将,足足十多个。而像孟松江这样的晚辈,也都得了左右都尉之衔。

海军方面则有些逊色,没得一个将军,胡汉山、白延鼎、鲁汉陕、老金和郑永等人都只是中郎将,孟松海、白正理和冯一定等人都是都尉。可海军诸将也不气馁,毕竟陆军打了那么多仗,这是给人家补的功赏。接下来就是南洋大作战,陆军就只能干瞪眼看着。

这几日的黄埔,将星云集,风华正茂的将军们夜夜买醉,在黄埔周边各家酒楼留下了诸多名迹。多年之后,这些名迹也成为那些酒楼向客人们夸耀传承的资本。后人们,特别是黄埔讲武学堂的学员们,看着这些名字,都觉心潮澎湃,情难自已。

那真是个开拓伟业的大时代啊,你看看,谢定北谢大将军,名字居然都被挤在角落里,还不知道是被哪位调侃地标注了一笔:谢虾米。

李肆给诸将放了三天假,估计他们全都用来聚会狂欢了,因此听到贾昊的请求时,李肆还以为他是喝醉了。

“你要当勃泥总督?”

李肆掏掏自己的耳朵,确信自己没听错。

“若是石头去,虽也会克制自己,不对华人下狠手,但他骨子里依旧是想着以力破势的,我觉得这样不妥。即便是在交趾,我们都能以怀柔之心教化交趾人,为何对同宗同文的同胞,却还要用上蛮力呢?”

贾昊很清醒,同时决心也很坚定。

“我相信,以我英华军威,对土人施以雷霆霹雳,足以震慑勃泥华人。再以国中学思教化,足以让他们归化国治。四哥儿……陛下,恳请您将勃泥总督一职交给我!”

贾昊侃侃而谈,显然已经有了自己的一番盘算,而吴崖就站在他身边,无奈地耸肩摊手,表示自己也被他说服了。

李肆转转眼珠,心说也可,正有另一番谋划,需要个狠辣人物去。

“那好,贾昊去吧,吴崖,你就去当扶南总督。”

贾昊正要高兴,听到后话,跟着吴崖一同发愣,扶南?那是哪里?

拍拍书案上的地图,李肆道:“美湫陈家已有心纳土,加上河仙莫家,就跟能金砙连成一片,这片地方先让南洋公司经营,统称扶南。”

贾昊皱眉:“河仙莫家,一直跟咱们不对付,而西面更是高棉,他们可不愿意……”

话没说完就住了嘴,而吴崖也笑了起来,自然都明白了,就是要去那继续开战的。

李肆点头,肯定了他们的猜测:“高棉有多大价值,吴崖配合南洋公司去压压,如果没必要存在,那就抹掉好了……”

轻描淡写一句话,就决定……不,是让部下去决定一个古国的命运,贾昊和吴崖对视一眼,心说这就是睨视天下的四哥儿。

不过……他们这哼哈二将,都跑去给殖民公司当总督了,是不是太那个啥了点?

李肆咧嘴:“给你们发薪水也真是肉疼,现在么,把你们停薪留职,出租给殖民公司了!能挣多少,全看你们的本事,上不封顶!”

贾昊吴崖扮出一幅苦脸,勾肩搭背地退下了,还没出门,李肆忽然又说了一句:“九秀说,十一秀已经等不及了。某个总是喜欢编花冠的傻小子,还不把凤冠给人家戴上,她就要跟着那位索萨爵士,回葡萄牙去了。”

贾昊整个人呆住,吴崖一边笑一边摇头:“可不是我卖的你,是你拖得太久,人家都十九岁了……”

贾昊低声道:“可十一秀是……”

李肆瞪眼:“是什么?当年安老爷子还要把十二十三秀都塞给我,我是开善堂的么?”

诸多顾忌,杂样心思,都在李肆这随口一句里消散,贾昊咧嘴傻笑。

待贾昊跟吴崖退下,李肆心说,不是吴崖那小子提起,自己还真没注意。贾昊和安十一秀居然早早就看对了眼,可笑那小子心中总掺着一根梗,以为安十一秀是自己的女人,闷了这几年都没吱一声……

先不说李肆对十一秀那胆怯如小兔子般的小姑娘没什么心思,就说到政治……李肆是寻常人家还无所谓,可自立国起,已有了九秀,自然不可能再纳安家女子,这也是对安家好。

这事不过是小插曲,接着李肆心思转到刚才所说的索萨爵士身上,到底派哪些人去欧洲好呢?

步出肆草堂,吴崖对正恶狠狠盯住他的贾昊道:“真的不是我卖的你,真的!”

贾昊摇头叹气,接着转颜道:“那我还要感谢你了?”

吴崖连连点头:“给我找一对标致的安南小姑娘吧,要双胞胎……”

月光清朗,两人的影子融在一起。

“你可真够无耻的……”

“那是答应了?年纪不能太大,记得哦。”

“去死吧!萝莉控!”

“咦?你怎么也知道这词?四哥儿居然也对你说过?”

嬉笑中,两人的影子渐渐分开。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