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九卷 第五百一十章 磨刀待砍柴

圣道和雍正二年,华夏南北都是一片鸡飞狗跳,而西元1719年的欧洲也正打得火热。可李肆的世界史水平并不高,他并不记得1718年到1720年,西班牙以一对四,跟英法荷奥四国同时开掐的四国同盟战争,否则他一定会质疑法西联手南洋这事的真实性。

但这也并非葡萄牙国王特使故意撒播谣言,欧洲的动静,传到亚洲,延迟足足大半年。西班牙国王腓力五世的军队在1718年8月末登上撒丁岛,特使所知之事,自然比这个时间更早。而马尼拉总督的报告,更是基于南洋公司活动日益“猖獗”的忧虑,这个趋势早在一两年前就开始显露征兆。

法兰西一面,耶稣会当然是玩弄了伎俩,将预计会发生的事当作已发生之事传达给了英华,法兰西传教士的呈请书,估计才刚刚到教宗手里。

李肆也并非全然认定敌人就一定是法兰西和西班牙,不管是从时间,还是从消息的可靠性来判断,这事终究不是绝对靠谱。可英华已在南洋掀动风浪,欧人有所反应是必然的,此时传来这样的消息,即便只有三分真,也要当十分真对待。更不用说,李肆已定下国策,要先南后北,在南洋跟欧人开掐也是必然。

因此在这历史的迷雾中,即便细节有差,李肆依旧定准了方向,要全神贯注朝南看。

在这之前,北面依旧有些琐碎事务要先解决掉。

首先是在广州待了两三个月的满清特使孙嘉淦,他是来要人的,早前在湖南,延信和几十号满人贵胄被捕,现在还被拘押着。孙嘉淦刚到广州,李肆就去了湖南,接着又发生了武昌之事,为此雍正还赔出来一个总督一个提督。

若是换了寻常人,都会觉得此行绝无可能成功,甚至还得为自己的安危担忧。可孙嘉淦是个二愣子,依旧梗着脖子,每天都到礼部报道,跟礼部尚书梁载琛打擂台。礼部衙门就在大中门外,天坛侧面,于是来天坛观光的游客们,日日都能见到一个满清官员在礼部衙门外应卯,景象煞是怪异。

梁载琛虽是腐儒,一颗心却早已贴得这个朝廷紧紧的,更以华夏正朔之臣自居。他这个衙门现在清闲无比,孙嘉淦这头憨羊送上门来,他可有了乐子,就成天拖着孙嘉淦搞华夷之辩。

孙嘉淦是个二愣子,敢向传言中篡位夺嫡的冷面血屠雍正上疏直谏,自然不会被梁载琛这个腐儒轻易动摇了立场。梁载琛则是痛憾如此人物,居然执迷不悟,两人针尖对麦芒,居然斗出了火花。直到李肆某日一摸头,记起雍正似乎派了谁过来,梁载琛才依依不舍地将人交了出来。

“放人可以,补上牢钱,再加马换。另外……云南的马会伯很烦,让你家主子,赶紧把他拉回去。”

李肆此时无心跟北面再多纠缠,把这事当作买卖作了处理。现在英华少马,钱更是什么时候都少。他开出了六千匹马,三十万两银子的价码。同时云南马会伯还占着一块飞地闹腾,军情司报说,这家伙有跟缅甸王联络的迹象,得让雍正赶紧把这条狗牵回家。

孙嘉淦也无心讲价,将这个条件急急报回去,雍正大手一挥,换!马和银子,一样不少,云南马会伯,免职!

雍正当然要换,早前帮隆科多要回了儿子,奠定了他得位之基。现在他准备大兴新政,允禩和允禵就得彻底拍死。正是要求得满人内部全力支持的要紧关头,索回延信和一干满人贵胄,可是绝大的助益。而马会伯在云南西面那块飞地显然也搞不了什么名堂,要是这家伙再学着兄弟马见伯捅出大篓子,那可是麻烦,早弄回来早省心。

让雍正位置更稳,是李肆的既定方针,但不意味着拿雍正当儿子护。因此另一个从北面来的人,李肆就护下了。这人就是陈万策,李光地的得意弟子,允禵的智囊。在雍正夺位之时,曾经建议允禵跟李肆联系,拥兵自立。

当允禵认识到自己身为满人,绝无可能自立一路,破罐子破摔回了北京时,陈万策就知道,自己在北面绝无好下场。经历了激烈的思想斗争后,再被年羹尧的智囊左未生说服,终于投向了李肆。

一方面是武昌之事耽搁了,一方面是禁卫署于汉翼不信任他,花了不少时间来回盘查,后来得了汤右曾史贻直等人保证,才终于从阶下囚变成了座上客。

跟孙嘉淦作完买卖,李肆才接见了陈万策。这位军师虽是理学出身,却是满肚子鬼谷子流帝王术,上来就向李肆建言左联年羹尧,右搅江南势,要三年复宋地。李肆送了句“不合时宜”给他,他还当是赞扬。

见他跟英华“主体思想”格格不入,李肆就让他去白城学院进修,陈军师还满脸不豫,觉得自己这“名士”是被慢待了。

好在他也算有自知,没被李肆当作南北交易的政治筹码,他就很满足了,也就乖乖收拾行囊,去了承天府重当学生。

接着李肆就面对更是怀着一肚子纵横术的左未生,看起来这年羹尧心思很深呢。

左未生说:“年亮工早前所为,已是触了北面皇上的忌讳,即便今日显赫得宠,也难保异日遭走狗烹。因此年亮工遣左某来,是希望能跟皇上牵个善缘。今日望与皇上敦诚相邻,异日若是有变,愿为皇上献陕甘四川……”

听得这话,李肆心说,年羹尧不傻啊,早早就能想到后路,前世那个时空里,他怎么会落到那般下场呢?

年羹尧确实不傻,尤善骑墙。早前连续在老八和雍正,十四和雍正之间骑墙,现在则是想在他李肆和雍正之间骑墙。

骑就骑吧,反正到时爆蛋的又不是自己……至于献什么陕甘四川,只派了心腹来,连一个字都不愿亲笔写上,这种诚意,李肆只能嗤之以鼻。

现在李肆也没想着拿什么陕甘四川,拿了就得面对藏地、青海和准噶尔一条线,他可没精力去打理。只要年羹尧不在四川搞事,就跟他“敦诚相邻”罢。

打发走了左未生,接着再处理禁卫署抓到的福建巡抚李绂。由李绂,李肆想到了还蹲在福建,施出了吃奶的力气挽救台湾那艘沉船的施世骠。

“打台湾,收福建,灭施世骠,必须得尽起海军,现在海军一心扑在扩建之事上,怕是没这般余力。”

李肆找来萧胜,商讨闽台对策,萧胜是这么看的。

“跟欧人联手?他没那个机会!最多半年,半年后,再多几条海鲨级战舰,就能把他压得死死的。要他生要他灭,都是四哥一个念头的事。”

萧胜如此分析着形势,在他看来,施世骠只能勉力维持着福州、泉州、澎湖和台湾府城这一条线。朱一贵和杜君英靠着英华的军火支持,在台湾能跟施世骠继续顶牛。闽台问题,最好留到跟欧人在南洋对决前再解决。

此时萧胜的眼光已扩到整个南洋,甚至远及欧人。他认为,福建海商跟马尼拉的联系,还是独立于英华之外的一条线。若是此时英华收了闽台,这条线就必然要纳入英华的南洋体系,那时就要跟西班牙人提前正面开掐,这对海军力量依旧不足的英华来说,并不是好事。

这也符合李肆先南后北的整体策略,而且南洋未定,将台湾拿到手,也要分散精力。由此李肆决定,闽台依旧维持现状。

李绂的命运也由这番商议定下了,原本李肆对这个理学官僚也没什么兴趣,在原本的历史上,此人挟带着康熙时代的理学名臣“风范”,跟雍正名臣田文镜水火不容。雍正对他的严厉处置,也代表着康熙的施政理念在雍正手里彻底终结。

既然此人是个麻烦货,李肆就原样奉还,将他礼送出境。至于李绂要怎么解释他这几个月“做客”英华的经历,那就是他自己的事了。

清理完北面首尾,李肆开始调理另一桩内政:整编陆军。

说是整编,骨子里却是裁军。英华陆军现在有羽林、龙骧、鹰扬、虎贲、神武、铁林以及龙骑和赤雷八军,满员九万人。

除开龙骑和赤雷是特殊兵种,其他六军,都是基于与清军主力正面对决的战略而建,编制大,兵员多。眼下南北形势缓和,暂时没有跟清军大兵团作战的可能,养着九万陆军,显然是太多了。这九万大军,可是货真价实的野战军,不必承担地方防务。

湖南有一万多卫军,四川有巴塘里塘藏人,江西和福建各有五千卫军,靠这些力量,足以维持边防,因此李肆决定裁军。

但这裁军并不等于直接裁人,李肆贯彻搂草打兔子的宗旨,用上了一整解决方案。

如何缩减陆军规模呢?办法是转移力量到南洋,拣选出一营,作为勃泥公司的志愿兵。另抽两营,编组为安南派遣军驻防交趾,薪饷自然就由交趾负责了。再调一营,给南洋公司当志愿兵。四营抽出去,国家就少养整整一个军,但兵员和军官都在。

“陛下不要咱们了吗?”

“不是说了吗!?自愿!这是让你们去南洋挣银子呢!军籍留着的,以后还可以回来。”

“自愿的事,都是咱们天刑社担着,这事可少不了咱们。”

“别扯那么光鲜,其实是瞅着薪饷报的名吧?”

“薪饷可没变,多了五成补贴,战时还有花红,啧啧,一年怕不有个百八十两。”

“南洋啊,蚊子好多,不想去。”

陆军整编的消息一放出,军中官兵人心浮动,不少人已是三四年的老兵,也开始对生活有了另一番盘算。

“哥,你真的要去?”

“唔,你嫂子又有了,想着再多挣些,好在黄埔买座园子,让孩儿日后能有更大前程。”

“可南洋那不像这里……”

“别担心,勃泥公司给了我副指挥使的位置,日后再回来,这位置也是管用的资历。”

“那哥你小心些吧,嫂子这我照顾好,我准备进长沙陆军学堂……”

在这整编大潮中,江得道和江求道兄弟俩也各奔前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