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九卷 第五百零二章 释教立心

黄埔无涯宫,云间阁里,初见这个身影,严三娘等人惊喜交加,急急扑上来,却在人前几步停了下来。

果然是幻想啊,盘姐姐已殉难了……

严三娘悲戚地看着这个身形面容跟盘金铃极为相似的女子,心道这可不是她。眼前这位女子,气质柔弱,眼瞳秋泓一直在微微荡着,似乎总是含着泪雾。眉宇间更有一股浓浓哀愁,让人禁不住就起怜悯之心。这怎么会是她?会是那以透亮之眼看着他人,悲悯之心待着他人的盘姐姐?

关蒄和安九秀、朱雨悠也跟了上来,都有些迷惑地看着这个酷似盘金铃,但气质却迥然不同,让人一眼就能看出差别的女子。

萧胜在后面嗯咳一声道:“这是我妹妹,萧拂眉。”

严三娘白了一眼萧胜,你这家伙哪里来的妹妹?

萧拂眉低低一笑:“我确是萧拂眉……”

声音也有些不同,更为低哑,但严三娘、关蒄和安九秀却一脸难以置信地捂住了嘴,不让自己惊呼出声。朱雨悠还歪着脑袋在打量,她之前跟盘金铃接触不多,依旧没将两人联系起来。当然,萧拂眉一身秀致装扮,也跟之前素衣简髻的形象大相径庭,额头裹着的头环更让萧拂眉添了一分温雅内秀的气质,哪像不食人间烟火,如仙女一般的盘金铃。

但她一说话,一低笑,严三娘等熟识还是认了出来,自然就觉不可思议,她们正为盘金铃殉难这个消息而伤心流泪呢。

严三娘拉住她的手,喘着气道:“盘姐姐……”

萧拂眉摇头:“盘金铃……已经死了。”

严三娘等人也是预定要知道内幕的人,听了萧胜一番讲解,都觉此事惊心动魄,而贺默娘,正如萧拂眉所说,她才是圣女……

见萧拂眉一脸哀婉,严三娘叹气道:“盘……萧姐姐,默娘既替下了你,担起那圣女之名,你就跟着姐妹们,好好为着自己过吧,否则默娘在天之灵,又怎能安息呢?”

萧拂眉哽咽道:“我懂的,我也觉着,再难做回往日的我,再难心无旁骛地治病救人。早年的萧苦妹,遇上四哥儿后的盘金铃,那些日子,忽然都变得那么陌生。默娘她不仅替我去了,还带走了我的那些愁苦、哀怨和自怜,我好像……真的只能再作一个平凡女子。可就因为这样,对默娘,我更是想念,更是负疚……”

严三娘看看萧胜,笑道:“姐姐怎么也没法平凡,现在你可是萧相爷的妹妹,之后还要嫁入皇宫,成为皇妃。”

见萧拂眉心结仍重,安九秀道:“我们姐妹们,就在这宫里,给默娘建起一座祠堂吧,好时时奉她香火,愿她在天国得享福报。”

应天府白城学院,内藏书楼顶层,原本段宏时和翼鸣、徐灵胎等人论天主教之处,后两人又在,段宏时的位置却换作了李肆。

“默娘……真是圣女……”

李肆无比感慨,翼鸣和徐灵胎也沉沉点头。

徐灵胎道:“居然在烈火之中,依旧咏唱天曲和声,平复着大家的暴戾之心,让大家谨记,华夏子民,都是血脉同胞,不能自相残杀,不能让燥火污了本心。”

翼鸣道:“也亏她的咏唱,之后的劝解也异常顺利。而今后天主教立心,也由此变得更为安宁平和,她立下了这样一个典范,让入天主教之人,再难以上天之名,与他人相仇。”

李肆再道:“虽然不能真立下这一名,但我还是想说,她真是……圣女……”

将思绪从当日那震撼人心的场景里拔出来,李肆转回正题,认真道:“教义修订要强调,世俗之事,上天已散于凡尘,只求内心自赎,不及于外。他人之言不必驳,他人之信不必撼。他人之事,有律法管,有道德责,他心中的顽冥,自有上天给他判定。”

李肆正在督促翼鸣和徐灵胎修订天主教的教义,天主会和英慈院在武昌聚起的人心,就如一头猛兽,能力几乎与资本那头猛兽等量齐观,再加上统治阶级这头猛兽,人类历史,其实就是三头猛兽相互交缠争斗的历史。

当贺默娘替代盘金铃殉难后,李肆就知道,盘金铃已不可能再以原本面目出现。即便再如何解释,人们都会认为,盘金铃是显圣复活了。就算道出真相,揭露殉难的是贺默娘而不是盘金铃,信仰正跨在宗教门槛上的人们,也只会当李肆是在遮掩“事实”。

贺默娘是谁?他们不认识,他们也绝不愿接受,那日承载他们所有情绪的人不是盘金铃。他们宁愿选择更让他们欢悦的另一个“事实”,那也是徐灵胎曾经以遗憾语气说起过的一个“美妙前景”:盘金铃自烈火中复活,她肉身成圣了,天主教,有了自己的女基督。

盘金铃成了萧拂眉,化解了这个可能,但秘密总有泄露的一天。为此李肆深思熟虑过,也考虑通过各个渠道发布相互冲突的消息,搞“以谣辟谣”。但最终以他前世在“新闻战线”累积的经验判定,什么都不做,这样最好。

就算盘金铃没有贺默娘替身,真的殉难了,民间依旧会有“盘金铃还活着,在皇帝身边幸福地生活着”这样的传言,这是常人之思,就像民间一直流传着李自成没死,永历没死等等传言一般。

但这些传言,大家都只当是遮掩在确定事实上的一层糖衣,甚至更多只是茶余饭后的闲暇谈资。如果认真评判传言的可信程度,这评判都会受到心理惯性的影响。

所以,让“盘金铃殉难”这个“事实”继续沉淀下去吧,沉淀为大家心目中神圣而不可侵犯的历史。时间再长一些,所有置疑也都将烟消云散,传言也就只成为民间传说,影响不到实际。到时说不定他这个皇帝亲自开口,甚至萧拂眉亲自出面,大家都会千方百计地去置疑。

传言真有了威胁性的话,就出动一位肘子哥好了,相信用肘子哥的那种逻辑武器来扫描一番,别说传言,恐怕他李肆都无法证明自己就是李肆……

除了抹平盘金铃的身份,李肆还押着翼鸣老道和徐灵胎修订教义,让天主教的信仰变得更泛化,朝着一种修身修心的道德方向进化。

李肆接着道:“此时你们可以拉更多人入天主教了……”

翼鸣老道和徐灵胎对视一眼,心说四哥儿是不是昏头了,不是正警惕天主教这发展势头么?怎么还要拉更多人?

李肆没理会他们,自顾自地道:“之前都在关注贫苦人,现在你们可以去关注富人,关注儒士、工商,乃至于佛道之人,让更多人加入进来。之所以天主教会有真正立教的迹象,就在于成员共心太多,凝结起来了。”

徐灵胎悟性高,顿时明白了:“不让天主教中人觉得自己与众不同,不让教民总是想着跟他人对比,然后自抱一团。将三教九流的人都拉进来,让它成为一门学问,一门修行,而不是一宗神信。”

翼鸣在整理实际操作的思路:“主祭应该轮流推选,我们这些大主祭要立起巡视之制,戒群躁,戒暴戾,同时还要跟地方官府多来往,让他们跟天主会多打交道,以利管控。”

李肆起身道:“细节你们讨论,原则就是,加入天主教之人,绝不会视佛道乃至其他教派为敌。你们真正的目标,是让所有信上天之人,都能成为天主教之人,佛道,乃至信欧人公教之人,也不排斥。”

看着李肆的背影,翼鸣和徐灵胎心头一片迷糊,这话可真是有够矛盾的,要将天主教推之所有民人!可说起来似乎也该是如此,因为中国人本就都信上天,这么一扩,反而没了凝结为佛道和洋人公教那种有神教的危险。

仔细一想,这个天主教,以公祀打破宗族藩篱,以《道德经》、《尚书》等道儒经典倡德修心,同时又加入了探究信仰的学思智慧,外加医卫和行善等处事之道,其实又从根基之上,在凝结中国人的上天信仰。一位真正修行有成的天主教人,内心也将足够强大,足以对其他有神之信淡然相看。

安排好了天主教之事,李肆就来到了白城书院的大殿堂前,这里已汇聚了上千年轻人,他们是白城书院第一批学子。之前的半年实习已经结束,这是回到书院,举行正式的结业大典。

原本该是白城书院的名义山长段宏时来主持大典,可段宏时在广州坐镇,稳定朝堂形势,就换成了李肆。对此学子们更为兴奋,人们的传统观念还是强大的,皇帝主持结业,那就意味着大家可都是天子门生。

看着眼前这上千学子,还有数千在学的学子聚在周围观礼,李肆心说,英华一国的人心格局,也如天主教一般,原本是贤党、儒党和工商在对掐,隐隐有凝结之势。可现在不同了,他和老师段宏时辛苦多年,培育出来的第一批人才,第一批道党,终于要正式出山了。这一国的人心,也将随着这股洪流的加入,变得缤纷多彩,让人目不暇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