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九卷 第五百零一章 咱们到此为止

“剐了这狗官!”

“就是他害人,害了武昌一城人,还要来害咱们!”

“官老爷果然都是骗人的!早就该明白,这天底下就没什么青天!”

“什么青天!?就是个国贼!”

接着民人的呼号,让张伯行一颗心碎裂而开,为什么会这样?自己的名声呢……

民人们嗡嗡吵嚷着,诸多张伯行关在监牢中所不知的事情也纷繁入耳。原来是武昌被焚城的消息已经传到了江宁,传言中全城就没一个活人,原因就因为张伯行抓了盘大姑,不仅没听皇上的命令放掉,反而直接举火焚了,结果换来灭城大祸。

更让民人愤慨的是,张伯行干完这事后,为保自己小命,居然跑掉了,你说这样的人,还有什么脸面活着?

如果仅仅只是这样的传言,还不足以让江宁民心起什么波澜,可张伯行人就在江宁。据说英华大军潮涌而来,已打破黄州,即将入安徽,江南正是他们兵峰所指。现在满江南的水师都动了起来,兵船源源不断向西而去,人心乱得一塌糊涂,这一切都因张伯行而起,他居然还径直跑到了江宁来,怎能不让江宁人恨之入骨?

有识见的人更犀利地指出,南北两国,本已经太平了,张伯行却跳出来,引得英华大军北上。南蛮的报纸,连篇累牍就在谈论北伐之事。南蛮民众,更是群情激愤,要求屠尽北地民人。如此灭顶之灾,就是张伯行这位“天下第一清官”招来的,他确实是天下第一,他是天下第一祸害!

这就不难理解,张伯行囚车开动时,无数瓦砾纷纷杂杂落在他身上的遭遇了。

囚车一路行去,民人越聚越多,情绪也越来越躁动。接下来的事情,更是顺理成章。囚车行到窄巷时,民人们纷纷出手,连撕带扯,先是扯光了张伯行的衣服,接着终于有妇人用长指甲,在张伯行身上硬生生剐出了长长一条肉丝。

张伯行痛苦地仰头大叫,却因为嘴被塞住,无法出声,他已心若死灰,却还留着一丝火苗,罢了,我张伯行,今日竟步袁崇焕后尘……

这个念头马上被身下一阵剧烈的疼痛击碎,原来是一条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的野狗,钻到了囚车里,大概是闻到了之前张伯行肌肉失控所遗的气味,张嘴一口就朝那地方咬下。

张伯行的眼珠子几乎都瞪裂了,整个人也几乎晕厥过去。

嗷呜声里,衙役一脚踹开野狗,嘴里骂道:“这畜生也来占便宜,那都是能卖钱的……”

其他衙役奋力挡开伸手的民众,嘴里就道:“要肉的写条子给钱!血馒头?等这肉卖完再说!”

听着这些话语,张伯行脑子迷乱,涕泪纵横,他忽然就觉,这人间已是地狱,而上天到底是出了什么差错,要让自己置身这地狱……

就在刀子落在张伯行腿上,准备切割第一片肉,张伯行仰天长叹,叹上天为何不开眼时,他在河南的老家也被大群兵丁围住。男女老少如蚱蜢一般,被一个个串上绳子,驱赶上了马车。他们将向南而行,被发配到云南。云南之西还是清廷地盘,却已是一块飞地,被英华生生隔开。这番处置自然别有用心,是雍正君臣自作主张,准备给李肆的一个交代。

荆州将军府,面对衮泰带着一丝怜悯的目光,马见伯问:“张伯行,定了什么罪?”

衮泰道:“大逆,悖伦,十八条,凡是够上死罪的,他全都享用上了。”

马见伯露出一丝快意:“该他受的!”

接着他凄然笑道:“皇上还是护着我的……”

衮泰叹气:“皇上口谕……马见伯是个好汉子,就是没个好脑子,是朕害了他,今日借他头颅一用,为的是大清一国,希望他不要怨愤,朕会照顾好他的家人。”

马见伯泪流满面,向北跪倒,叩首不已,哽咽道:“是奴才牵累了皇上,害得皇上向南蛮低头,就指着来世,还能为皇上效力!”

衮泰拭着眼中泪花,低声道:“都是南蛮害的!马兄弟,你走好,咱们记着你的仇,来日定要在南蛮身上百倍索回!”

马见伯起身,接过亲兵递来的海碗,咕嘟咕嘟,一口气连干几大碗,打着酒嗝说:“把我面目摆弄好,死了也要吓煞那李贼!”

片刻后,见他瘫在椅子上,已是醉得发软,衮泰咬牙,朝亲兵道:“动手吧,用最快的刀,让马兄弟走得爽快些。”

浸了水的牛皮纸一层层糊上马见伯的脸,这个西北汉子,前明名将马世龙的曾孙,就在酒醉中窒息而死,接着脑袋再被砍下,装进了木匣里,朝南面送去。

雍正以雷霆霹雳的手段,从重从快处置了张伯行和马见伯,而原本的湖广三大员,也都吃了挂落。衮泰降五级留任,鄂尔泰转任河南巡抚,年希尧降职为湖北布政使,挺身而出,保住武昌一城民人性命的武昌知府杨文乾,因为雍正听闻他很得李肆赞赏,将他升任湖北巡抚。

一番布置里,雍正最大的举措是撤销了湖广总督和湖南巡抚,表面上是撕掉了清廷已维持不住湖广还在手中的脸皮,内里却是在向李肆低头,承认湖南已归英华。而通过茹喜,雍正更直接向李肆发出讯号:咱们……到此为止?

李肆回话里的意思也是雍正的心声,咱们还得再折腾一阵,否则难以向下面人交代。

那是自然,雍正以强硬手腕,悍然处置了张伯行和马见伯,还撤掉了湖广总督,他也不能不考虑安抚朝野情绪,否则他这个皇帝,也显得太过软弱,会让朝堂和宗室置疑他的立场。因此在这番布置后,也紧急调兵遣将,设立汉阳大营,汇聚水师和各路兵马,摆出一副要跟李肆不死不休的姿态。

而李肆这边也有苦衷,他大举兴兵,此时已调动铁林军、神武军、龙骑军和赤雷军一部,虎贲军也正在动员中,官兵战意昂扬,一时难以收住。

在湖广西面,铁林军已攻破常德,统制盘石玉听闻姐姐殉难,当场晕厥,清醒后挥军继续北上,要掏荆州这座清廷湖广老巢,甚至都组织好了数千天刑社人马,准备屠城报复。

湖广东面,神武军虽然已经撤退,可王堂合所率龙骑军还在武昌一带,摩拳擦掌,想要狠狠收拾一顿聚集在汉阳的清兵。

不止是军队,民意更是沸腾难平。天主教前前后后十来万人都来了武昌,在“盘金铃”殉难之地组织了公祭,虽然被翼鸣老道和徐灵胎推动祭祀和天主会,将他们陆陆续续劝了回去,但对北面民人的憎厌,也将随着他们返乡而在国中广泛散开。

民众之外,国内其他各方人马,如今都已经统一了心意,就连工商和儒党都喊出了那个口号:北伐!

情绪压倒了利益之思,不仅是天主教民,英华一国,勿论之前是什么立场,什么派别,经由武昌一事,现在都认识到了一点:南北已不同了,他们跟北面民人,有了太大的区别。

激进之人自然要喊吊民伐罪,涤荡华夏,中庸之人忧虑地认为,不早日北进,北面之人将会受满清之祸更深,到时更是禽兽不如。而保守之人也认为,此时不北进,南北分歧会更大,越晚北进,越会生灵涂炭,武昌焚城之事怕会处处上演。

自然,原本就高呼北伐的人,嗓门更为响亮,此时的英华,各家报纸,满篇都是北伐两字。

李肆不能不有所表示,一方面约束盘石玉和王堂合两个激进派,一方面开始在岳州大造江船,摆出一副要顺江而下,直取江南的姿态。

李肆跟雍正此时是有了真的默契,双方就像是一对公鸡,在湖北鼓着翅膀,竖着鸡冠,怒目而视。

但李肆没有发布北伐檄文,雍正也没有颁下讨贼诏书,双方摆好姿态后,就赶紧转身去各自疏导治下的战斗情绪。

雍正这边,完全就是虚张声势,他刚收拾好了自家后院,国政还没铺开,没钱没兵,西北青海罗卜藏丹津又勾结策凌敦多布反了,怎么也无力打起来。

李肆则是无心打下去,除开之前那些考虑,江南、直隶和陕甘的民人显然也很不欢迎英华大军。此外,雍正所传来的那桩警告,经过萧胜、通事馆和枢密院海防司等多路人马证实,已经有了一些迹象,并非纯粹恫吓。李肆也要汇聚国力,迎接这一项挑战,短时间里也无力再向北看。

眼见就要新年,圣道纪元也要进入第二个年头,承天府,白城之南,那处被李肆取名为“绝情谷”的地方,李肆挽着一个窈窕身影,立在了当地天庙的根墙前。

白皙手腕伸向根墙,将之前红底白字的一块牌子取了下来,上面写着“盘金铃”,再挂着白底黑字,同样是这个名字的牌子。这一串上,原本已有一块白底黑字,写着“盘银铃”的牌子。红底表明这个人还活着,白底则相反。

接着这个窈窕身影取出了另一块红底的牌子,上面写着“萧拂眉”,她正在犹豫是不是往上挂,一边的李肆将牌子从她手中取过,低声道:“这一块,是要跟我在一起的。”

萧拂眉依旧是泪眼迷离,她看向李肆,柔顺地点头,李肆抚过她那依旧斑痕醒目的额头,想说什么,却又觉千言万语,难以开口。

一个沉稳脚步声响起,片刻后,一人在身后道:“四哥,我来了,南洋的事……”

这是被急召而来的萧胜,他还不知真相,一面是想借实事化解李肆的哀伤,一面又确实忧心南洋之事,开口就直奔主题,却被李肆挥手止住了。

李肆悠悠道:“老萧,把你妹妹嫁给我吧。”

萧胜瞪眼,自己这四哥是伤心得失了神智么?自己哪来的妹妹!?

李肆转身,将萧拂眉也从阴影中牵了出来,“这就是你的妹妹,萧拂眉。”

萧胜呆了好一阵,沉郁的脸色渐渐化开,重重点头道:“荣幸之至……”

接着又一人进了天庙,三人退在一边,就静静看着这个年轻人将一块白底黑字,写着“贺默娘”的牌子挂上根墙。

这是贺铭,他也是明白真相的人,对妹妹的殉难,他既是哀伤,也是骄傲。妹妹已成了“盘金铃”,受万人崇仰,自己爱戴的那个盘金铃活了下来,得了她早就该得的幸福。

现在他唯一的愿望,就是让妹妹的名字列在族谱里。他贺家族谱早已失散,但他希望自自己和妹妹开始,重续族谱。而按照传统,女子向来是不入家谱祠堂的,在天庙却可以,所以即便他不是天主教民,也希望将妹妹的名字留在这里,跟盘金铃的名字留在一起。

李肆朝萧拂眉点点头,后者拿出一块牌子,递给贺铭,看着上面的字,贺铭大吃一惊。

萧拂眉比划道:“陛下帮你们查清了身世,挂上去,这是你们贺家的骄傲……”

贺铭轻轻抚着这块牌子,泪水滴滴落下,他此时才明白,为何从小,父亲就教导着他,鞑子最可恨。

他郑重地将这块牌子挂了上去,让贺默娘的白牌子和自己的红牌子挂在下面,那块牌子上写着“大明首辅贺逢圣”。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