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九卷 第四百九十七章 盘金铃……死了

听到这句话,架住李肆的薛雪和吴崖也几乎软倒在地,真的!?

甘凤池和四娘跟了上来,听得李肆问,两人对视,四娘凄楚地一叹,思绪回到了昨日……

当时贺默娘一个劲地拉扯她,还用手掌在自己脸上比划着,让四娘想到了默娘的用意。

她打量一下盘金铃,再看看贺默娘,回想两人往日模样,那一瞬间,心跳几乎停止。一股喜意如焰火般在心头炸开,没错!有这可能!

盘金铃高挑窈窕,贺默娘也几乎一般无二,若是穿着同样服色,从背后看去,真是难以分辨。两人容颜虽然有差,可眼瞳都清亮无瑕。即便默娘比盘金铃差上一丝沉静内蕴,可眼下这般情形,也是难以分辨。

只是,默娘真愿意如此牺牲?

似乎看出了默娘的心意,盘金铃急急道:“小红,你们赶紧走!快走!”

贺默娘却根本不理会盘金铃,急急扯着四娘,再次作出那个动作。

四娘恍悟,原来默娘不止是这想法,还要她赶紧下手,别管盘金铃的意见……

思绪如雷电一般在脑子里闪过,计划也由此清晰成型。四娘决然,她拉开贺默娘,手中显出一张手绢一瓶药,飞也似的一阵揉搓,然后就将这手绢捂在了盘金铃的脸上。

“小红,你要干什么……呜呜……”

盘金铃拼命挣扎,自然挣不脱身有武艺的四娘,甩了几下头,就沉沉晕迷过去。

看向贺默娘,四娘眼中闪着泪花,有什么样的师傅,就有什么样的徒弟啊……

默娘却不管不顾地忙起来,一边脱着盘金铃的衣服,一边扯动她身上的镣铐,示意四娘解开。

这等程度的镣铐,对在军情司里呆了一年多,身为黑猫杰出一员的四娘来说,自然是小意思。帮默娘和盘金铃换过衣服,急急为盘金铃上妆,其实也就是在盘金铃脸上抹一些掩饰脸色的油脂,再贴上默娘脸上那些假疮,将佝偻驼背加上,就扮回了贺默娘之前的模样。

看着已粗粗扮作盘金铃的默娘,还缺最重要的一桩掩饰,四娘皱眉。

默娘却毫不犹豫,朝着四方房柱一头撞下,咚的一声,额头皮开肉绽。

四娘掩住自己的嘴,生怕自己哭出来,但她想说,这还不够……

默娘晃着身子,摸着额头,也觉出来了,在四娘已经清晰可闻的哽咽声中,脸面继续撞上房柱,咚咚闷声连响,不仅额头,连鼻梁和脸颊,顿时一片血肉模糊。

四娘再难忍住,使劲抱住了默娘,泪水如雨点落下,默娘却一把推开她,急急比划,催促着她。

连抽了几口大气,四娘猛然尖声叫了起来:“来人啊!盘大姑发癫啦——!”

思绪再转回来,不敢去看城楼刑台上的身影,四娘朝已有所悟的李肆点头:“是她……”

保安门城楼,还冒着热气的狗血哗啦啦泼向刑台上被缚住的那个身影,狗血之后还有粪水,跟着又是零零杂杂各色秽物。巫婆神汉正在刑台下绕着圈子洒米,左边和尚,右边道士,都拿起了器物,蓄势待发。

那一波癫狂一般攀墙的民人被打落下去后,城下数万南蛮汹涌而动,张伯行心头还是一颤。可随着秽物一波波泼上去,和尚开始敲动木鱼,道士挥剑焚符,下方人潮也终于止住了,甚至还缓缓后退,呼号之声再无刚才那般凶狠,让张伯行心头大定。

“诸位多加努力!将这妖女的邪气稳稳压住!”

张伯行高声喊着,同时暗道,这妖女果然邪气冲天,竟能牵动下方数万南蛮。见她目光不类寻常女子,竟是那般透亮摄人,还真如民人所说那般,显是身具勾魂之术。可惜,自己圣贤言护心,养气数十年,这妖女再多大能,又对自己莫之奈何,今日,就是你这妖女的死期!

接着一股豪壮之气在胸口里流淌着,今日之举,怕是千载难遇的扬名之机。魏征梦斩泾河龙王,那是民间戏言。我张伯行焚南蛮妖女,却是真切之实。不管后事如何,我张伯行,足以名刻青史,万世流芳!

巫婆打着哆嗦,神汉绕圈蹦跳,木鱼之声如雨落,道士的低吟也似疾风卷动。城里已有数万人聚到了保安门附近,犹在异口同声地喊着:“烧了她!”

张伯行深呼吸,举起了手,喊出了两个字:“举火!”

手臂挥下,似乎如擎天巨掌,光是阴影,就足以将城下那数万南蛮碾为齑粉。

当橘黄火焰在城楼上闪起时,城下的数万人静了下来,一个,几个,一群,片刻后,无数人跪倒在地,哽咽出声,更有人胸口愤懑无比,挥拳砸着地面,咒骂着城楼上那些人,咒骂他们永坠地府,不得轮回。

城下数千英华官兵也都惊呆了,就觉那团火焰,根本就是烧在了自己身上。

“盘……盘大姑……”

龙骑军哨长王磐从马上栽了下来,他面色灰白,已没了流泪的力气,就觉胸口正如刀一般疼痛。他本是江西绿营,南昌镇标中军游击。在长沙大战时被捕,因擅马术,免了去南洋垦田的厄运,进到龙骑军中成为普通一兵。一年多下来,已经积功升到了右士哨长。

他这一辈子都忘不了,去年在病营里,自己被扯下了裤子,盘金铃亲自检查他屁股上的伤势。而自己之所以能保命,也全靠盘金铃在衡州城外拉起的救护院。

他自认不是面薄之人,身在绿营时,怨不说,恩在心中可是如水潭一般,荡过了涟漪,心也就平了。可在盘金铃身前,在英慈院里,他却如重回孩童,恩怨那般刻骨铭心。

所以当江西绿营的细作潜入营地,想要对盘金铃不利时,先被他的病友,已被发配南洋的那个陕西小子砸昏,他再高声呼喊,彻底破坏了对方的行动。

这一年多投身英华军中,浸在一个全新的世界里,他也觉自己再世为人了,追思过往,盘金铃的丽影那般高大,让他这七尺男儿也要俯首相敬。即便再没当面见过盘金铃,但有时过长沙和衡州,见到天庙和英慈院时,都觉无比亲切。

不止是他,龙骑军里,有近千之前的绿营俘兵,不少对盘大姑都是这般心怀。当李肆来到湖南,据说是要带盘大姑回去成亲时,他们一帮人还格外高兴。接着盘大姑被劫的噩耗传来,他们蜂拥找王堂合请战,铆足了劲地飞奔而来,想要救回他们心目中的恩人。

他们……失败了……

盘大姑,正在刑台上,被烈火渐渐吞噬。

不仅是王磐,不仅是龙骑军,其他官兵们也都哽咽不已,那火就在他们眼中翻腾着,就在心底里灼烤着。

城楼上,火光映在张伯行脸上,那清瘦肃正的面容也在变幻浮动,如地府恶鬼。

他恶狠狠地道:“叫!叫啊!烈火焚身,难道你都叫不出声!?就是要听你的惨嚎,浩然正气才冉冉而升!邪,自古就不胜正!”

如他所愿,火焰已经扑上了刑台上的身影,她正在挣扎,被高高反缚的双手扯动了铁链,发出喀喇喇的响声。

接着一声悲鸣响起,像是泣血的杜鹃,正当张伯行微微眯眼,准备享受那象征着胜利,象征着南蛮妖人心志瓦解的嘶嚎时,天地似乎摇曳了一下。

那不是天地的动静,那是一阵歌声,一阵绝不该在此时此地,此境下响起的歌声,可它就是这样悠悠飘出,从火舌呼呼肆虐的刑台上飞升而起。

那是不成声的长呼,夹杂着抗衡惨烈痛苦的嘶声,但传入耳中的,却是深长悠远的旋律,蕴着不知多少个千年的回声。那一瞬间,送魂的巫婆真正抽了筋,如面瘫一般呆住,驱邪的神汉手足僵直,如木偶一般停下。和尚的木槌敲到了腿上也恍若未觉,道士手中的符纸烧到手上也没发现。

那是天曲,还只是天庙唱曲时的低和喉音。先是断断续续,可烈火似乎推着她的喉音而上,将那低唱连成了调,继而高亢明亮,震慑入心。

城下的天主教之人,下意识地都低念出声,渐渐将歌词唱了出来。

“你我本同根,原是一家人,血脉代代传,炎黄有子孙。”

“头顶一片天,日月间星辰,阴晴风雨蔽,终有蒙尘人。”

“污垢烈火系,罪孽化飞尘,一气归天国,血肉回本真。”

“天主掌万物,赏罚道中分,功罪止于生,盖棺不再问。”

即便是没有入教的人,此刻也合在了一起低唱,那刑台烈火中传出的和音,将他们的杂乱歌声融在了一起,高高托上了天际。

“牺牲!牺牲!你我本无憎……”

即便是已知那火中是谁的吴崖、薛雪和罗堂远、甘凤池、四娘等人,也都泪流满面地一起唱着。

她也被这歌声惊醒了,发现自己身在马车中,意识到了什么,她惊惶地推开车门,骤然见到这十几日里时时刻刻都在苦思着的人。

狂喜在疑惑前止步,不仅是疑惑自己处境的变化,还为对方那奇异的神色。

“牺牲!牺牲!你们本亲人……”

李肆倚在车门边,却还注视着远处的那团烈火,眼角也正流淌着热泪。

“噢……不……不……”

听着周围万人低唱,她转头看到了城楼高台的情形,昨日戛然而止的记忆在脑海中翻腾而出,她惊呼出声。

“默娘……”

她脸色煞白,捂着胸口,就觉这一口气已再抽不上来。

“那不是默娘……”

李肆抱住了她,虽然还在流泪,神色却已无比平静。

“那是盘金铃……”

他对这个名字的原主人这么说着。

“盘金铃,已经死了。”

听到李肆如宣言一般的话语,她抽泣着道:“我怎能能这么自私……”

李肆摇头:“这不是自私,你不觉得,她也足以配得起这个名字吗?”

她泪眼迷蒙地道:“是的,她比我更纯粹,比我更该受得大家的尊崇,但是……”

李肆叹气:“你有今日的苦,是我种下的因,而你能得她身代,却又是你自己种下的因啊。她已成了你,你就再不是盘金铃,从今日起,为你自己,为我而活,把你的善,都给我吧……”

她眼瞳已再不是往日那般明亮,就像是浸在迷雾之中:“我……那我又是谁?”

李肆轻触上她受伤的额头,手指抚着她紧蹙的眉头,低声道:“你不是本姓萧吗?改回本姓吧,之前是叫苦妹?别讶异,你的过往,即便不告诉我,难道我不会自己去找吗?”

李肆将她紧紧搂在怀里,再次如发布宣言般地道:“再不让你受苦,自然也不能叫苦妹了,就叫……拂眉……”

罩上一层面纱,盘……不,萧拂眉看看转身离去的李肆,再转向那高台烈焰之处,跪伏在地,重重地叩下头去。

此时歌声已毕,高台上再无声息,城下数万军民更是静寂无声,怒吼正蕴积在他们的胸腔之中。

搭起凉棚,打量火焰中已没了动静的身影,不,连身影都已经融在火焰里,轮廓都再不见。张伯行厉声道:“都动作起来!万万不能让妖女施出邪术,遁魂而去!”

巫婆神汉,和尚道士们如梦初醒,纷纷动作起来,张伯行看向城下,就觉那一片静寂之中,数万南蛮也像是丧了胆,丢了魂,兴奋得每一根汗毛都在摇曳。

他仰面长天,正要蓄气,准备来个仰天大笑,再高声叱喝妖孽退散时,城下忽然涌起一道滔天巨浪,那是灼热得连金铁都要融化的愤怒,推动着胸腔咽喉,将心声喷薄而出的呼喊,数万人几乎同声呼喊,震得城头兵丁腿脚发软,云层也像是被推开了一线。

那声呼喊只有两个字……

“裁决!”

张伯行一颗心像是骤然置入万年寒冰之中,再无半分感知,恍惚间,他就只能勉力转动一个念头:怎么会……为什么……为什么南蛮没有溃决,反而像是失了挚爱的凶兽,正咆哮出声,即将吐露森伯而狰狞的巨齿呢?自己莫非……真的料错了?

“裁决!”

城下数万人没有对城头上的人喊,他们明了道理,知道自己无权审判,他们是在向有权定罪的人呐喊。

“裁决!”

“裁决!”

数万人,包括所有官兵,都看向李肆,泪眼婆娑,满脸涨红,就呐喊着这两个字。

李肆深呼吸,裁决虽由他定,却没有什么选择,最多选择一下实施的形式。

取过部下的火把,丢入立柱火盆中,火焰呼呼而上,跟远处城楼高台上的火焰远近响应。

此时的李肆,跟武昌府里那些民人之前心中所想,几乎一半无二。

烧了它!

烧了它,还华夏一个朗朗乾坤!

李肆高声道:“我裁决……焚城!”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