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九卷 第四百九十一章 南北非一国

刚说到这,天庙门口骤然闹腾起来,却是一大群人围着一个后生,隐隐听去,这还本是一大家子。

后生对一个长者怒声道:“是你把族田过到我名下的!不补足税就想收回去,凭什么!?”

长者几乎是在咆哮:“你这不肖子!族田只是转你名下照管而已!再不把田契交出来,休怪我要行族法,打断你的狗腿,再把你逐出族中!”

身后一帮人该是亲族,都跟着叫嚣不停,那后生涨红脸道:“既转到我名下,那就是我的!告到官府,那田都是我的!至于什么出族,不必你来逐!我娘的灵位,自有天庙供着!”

长者气得直打哆嗦,身边有妇人帮腔道:“你娘不过是个奴婢,死了都是家里的下人!你竟敢烧了你娘的身契,果然是入了邪教,良心都被邪魔吃了!依着族规,就该径直打死!”

田文镜看得两眼发直,暗道这后生真是胆大包天,直接贪了族中寄他名头的族田,还把他那奴婢家母的身契烧了,换在北面,族人直接告官就好了,何必在大街上扭扭打打?

向导冷笑道:“这些大户人家,就知道欺负家生子。借着出佃种降田税的机会,把田丢到家生子名下,上下两层都想沾便宜,这下好了吧,过了契那就是人家的了,真是该着!”

田文镜不懂,邬先生道:“我留意了这里的田亩新制,是说但凡降租到四六以下,就减田银。族田租息都是四六以下,本是可以减的。但官府那边却说,这只对普田,族田是不认的。要降可以,族田就得过到谁谁的名下,本地很多族田都这么分成很多份过掉了。”

这是民间避税的老套路,田文镜很熟悉了,心中了悟。后生该是趁这机会,想要黑了过到名下的族田。这种事情,即便是南蛮的官府,也该要收拾这后生。

此时前方已动起了手脚,不等后生叫喊,就已有人招来了官差。灰衣官差分开两拨人,分别了解情况。田文镜诧异地听到官差在警告那一大家子,说再动手就是伤人,至于田亩和什么身契纠纷,自去法正那投告就好。

向导笑道:“投告?没反告他们那一家人伤人夺财就好。”

田文镜抽了口凉气,暗自掐了把腰肉,心说自己还是在阳间,世事并未颠倒吧?那后生不过是家生子,别说田产,身子都是族里的,居然敢这般跟族人相争,听向导这话,官府还是帮着那后生的?

见他和邬先生都一脸呆滞,向导道:“两位初来此地,该是不熟悉,咱们这里啊,没什么贵贱了。比如我,可别以为我是东家的家人,我是拿月活的。那种家契,不论生死,官府早已不认了。就说那后生,那帮人要拿什么族规处置他,即便只是板子上身,后生都可以告他们伤人。”

心绪正剧烈翻腾,被那帮人里的尖利女声打断:“都是这邪教害人哟!天理良心哟!这世道怎么变成这样了——嗬嗬——”

众多族人对着那后生一人,却不敢再动手,又来了一队官差,正在呵斥他们不得闹事。

田文镜脸也黑了,不是顾着遮掩身份,早就拂袖怒哼,同声大骂,这是什么世道!?连宗法都不要了!?

四周人也聚了起来,指指点点,田文镜心说,看来只是那李肆靠着强军和邪教,以强居国,行暴秦之法,身边这个混帐向导不算,绝大部分民人还是一心向善的。

这念头刚刚落下,议论人声就入了耳。

“捡芝麻丢了西瓜,活该……”

“还以为是鞑子治下,拿族规宗法吓唬人呢,是不是还想浸人猪笼啊?”

“小伙子,咱们支持你!有天庙在呢,还怕他们拿什么族祠咒人!”

“老娘们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邪教?喝符水跳大神的就不邪了?”

人心,这哪是人心啊,根本就是人面兽心!

看着周围民人朝那大家子冷嘲热讽,田文镜喉头耸动,终究没怒斥出声。心中只道,先皇将这伪朝名为南蛮,真是太贴切了!这里的人,已非淳淳民人。

“你我本同根,原是一家人,血脉代代传,炎黄有子孙。”

“头顶一片天,日月间星辰……”

歌声忽然从天庙中传出,像是女声,又像是童声,如温润微风,让喧嚣也低下去了好几分。田文镜看向天庙,却觉得那门如一张血盆大口,喷着莫名的阴森冷气,让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噤。

再环视四周,田文镜忽然觉得,这里虽还是广州,人还是汉人,却都那么陌生。竟是平生,不,该是史书中都未见过的奇异之国一般。那股在心底转悠的凉气,外加刚才所见颠倒是非的怪事,隐隐让他之前脑子里胡乱蹦出的地狱之感,越来越清晰。

歌声戛然而止,像是起了什么乱子,天庙外也有人喊了起来:“出事了!鞑子抓了盘大姑!皇上正在湖南,领着大军要解救盘大姑!”

天庙北面就是英慈院,这一条街繁华无比,所以向导才会带田文镜来此闲逛。这一声喊,街上顿时一片静寂,就像是急雨下的湖面,不可思议地骤然变作镜面一般。

许久之后,不少人纷纷跺脚道,怪不得今日报纸会热议北伐之事,原来如此!

“想救盘大姑的,在咱们西关天主会这登记!有人出人,有钱出钱!”

“鞑子就是不落教!当年在广州还没吃够苦头么!我要亲自去湖南!”

“婆娘,包子铺你照管好了,我得去湖南!当年没盘大姑的照顾,咱们这一家可没得如今的光景!”

大街一片闹腾,比之前喧嚣更甚几倍,邬先生附耳道:“东翁,局势大变,得马上回去!”

局势不止是大变,根本就是危急!田文镜翻出身边的报纸,这是早上向导给他的,他还没来得及看,这一看脑门就嗡嗡作响,果然是在讨论大举北伐的事。南蛮要北伐,他这江西巡抚却还在南蛮地界里,这是什么事……

再仔细一看,田文镜冷静下来了,看起来,是北面哪位仁兄抓了那什么盘大姑惹的祸,报上也只是在吵,还并没落定是不是全面打。这些闹腾的民人,还有在湖南的李肆,都没看着江西,他暂时不急。

田文镜暗自不屑,就为一个女人,从伪帝到民人,一国都乱了,真就是南蛮,他对邬先生道:“你且留下来,看得这南蛮,到底是如何定策的。”

邬先生踌躇片刻,再附耳道:“东翁可用样布名义,捎千匹布回去,底价每匹二钱八分,南昌府土布比这差多了,每匹都要五钱……”

田文镜怒发冲辫,瞧你那贼胆!这点苍蝇肉也盯!?你东家我可是一省巡抚!

湖北武昌府咸宁县,烟尘翻滚着卷过县城,龙骑军统制,中郎将王堂合呸地一口唾沫吐向那一里开外的城墙。上面正站满了清兵,旌旗招展,炮口绰约,煞是英武。可城墙低矮,人晃旗摇,都缩在城垛里,隔着一里远,都怕被传说中的神射手爆了头,实在激不起王堂合一丝战意。

对着咸宁县他也根本没心思,李肆从鄂尔泰那知道马见伯要带盘金铃去武昌后,安排了明暗几路人马,龙骑军就是明处最大一路。

如今的龙骑军,人数依旧不多,仿照伏波军设了左右两师,外加军属两营,一共十营六千人。此次行动时间太紧,等不及集结全军,王堂合直领三营飞马直插武昌,大队骑兵跟在后面,而更后面则是李肆的本队。

一路穿州越县,非有必要,绝不轻易跟沿途清军纠缠,此时已来到武昌府城南面二百里的咸宁。一方面是为了逼近武昌救人,另一方面,也是将武昌附近的清军都搅动起来,利于其他各路人马行动,所以马队奔驰,从来不避城池和讯卡。

沿途清军都如咸宁县一般,摆出严防死守的架势,很乖巧地缩在城池里,不敢招惹王堂合。这股马队虽不到两千,地方汛塘和团练却绝不是对手,只有督标和提标,乃至荆州将军的旗营才有实力正面相抗,可惜后者早被湖南的连番大战打垮了,完全只是个架子。

一方面是因为李肆和雍正双方的无言默契,一方面也是雍正实在来不及补强湖北防务,湖北对英华军来说就是软肉,王堂合一路如置身无人之境。

“不止是为救人,也备着跟鞑子对决,此行两面都要兼顾……”

李肆是这么跟王堂合交代的,可王堂合心想,救盘大姑才是最要紧的,至于鞑子兵,在湖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而一路州县本就是咱们懒得伸手的囊中之物。

只是有些可惜,自己正盼着龙骑军能有一战,好将长沙决战中湮灭的游弈军之魂展露出来。

“不行!这就意味着,盘大姑出了意外……”

王堂合叹气,将自己沸腾的战意挥开,心道盘大姑啊,可千万不要出事。

武昌府城南面,中和门,一高一矮两个女子跟着一个中年汉子进了门洞,都是面目枯槁蜡黄的寻常民人,担着苞米番薯一类的乡下物,该是进城叫卖,兵丁扯了几株苞米,随意地挥手叫过。

转到无人巷道,矮的女子低声道:“得亏甘大哥的手艺,不然咱们还不好混进来……”

那汉子笑道:“早年走江湖,不会装扮可是寸步难行。不过没有默娘,咱们在城里没有接应,进来了也难行事。军情司和天地会刚转起来,可没办法这么快在武昌布起大网。”

虽然听不到声音,可见两人说话时转向自己,扮作佝偻妇人的默娘挥挥手腕笑了。手腕上套着一圈根环,就是靠着根环,一路有天主教的教民相助,四娘、甘凤池和她这一路才尾追而下,乃至在城里找到了内应。

她这扮相,不仅佝偻,脸上还点满了麻子肉疮,笑起来格外渗人,扮作胖婆子的四娘扑哧一笑,又惹得甘凤池笑了。

接着默娘脸色黯淡下来,四娘拍拍她的手,比划着“一定没事”的手势。

“默娘联系到的内应没问题吗?”

“那是府衙的仵作,默娘说他是这一片天主会的会董……”

“仵作,那这城里所有监牢,他都该有熟人。官府的抬尸生意,基本都是仵作包下来的。”

低语片刻,三人转出街巷,没入武昌城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