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九卷 第四百七十一章 大时代之门

山海楼里还没什么人,就一排排巨大的厚木书架立着,书架也空空荡荡,可要真全摆上了书,那还真会显出一番书山书海的气象。

“这一片是我的!就摆算学的书!”

“愿意看西洋书的得要极静之地,第三层空一半给我哦。”

“我已经搜罗了上千种武学秘籍,连南少林的密踪拳都有,全都摆开了,就要整个天下的武林人士傻眼,看他们还怎么搞传男不穿女!这一片给我。还有啊,盘姐姐的医书可也不少,跟我的摆在一起吧。”

几个丽影在楼里各层翩跹飞舞,正在割占自己的地盘。

“好好,姐姐们要哪,妹妹都留好了。姐姐啊,别走得太快,小心肚里的孩子……”

朱雨悠一边应着大家的要求,一边拉住了正健步如飞的严三娘,关切地劝着她。这时李肆正从楼上下来,朱雨悠本就有些激动,脸上正晕红一片,见着了李肆,更是眼中生波,若是没有严三娘在场,怕当场就要奔过来投入李肆怀抱。

“谢官家如此厚爱,还让妾身……”

朱雨悠强自按住心头的颤动,规规矩矩地朝李肆一福。不止为李肆送了她一个能藏至少十万本书的大书楼,还因为她可以作为山海楼书局的主人,在此跟书痴们交流,书局自备印坊,还可以出书。

这是朱雨悠梦寐以求的事业,即便身为皇妃,还能浸心于自己喜爱之事,她怎不对李肆满心感激。当然,这感激里,已经带着大半年夫妻相亲的浓浓情意。

“要扑就扑上去吧,还把姐姐当外人呢……”

严三娘见朱雨悠忍得辛苦,低低笑出了声,得她一声允,朱雨悠如雨燕投林,径直送入了李肆的怀抱。

李肆佳人在怀,开玩笑道:“一座书楼就把你勾走了,我还真是幸运呢,怎么之前就没人送你书楼。”

朱雨悠眯眼笑着,就跟邀宠的猫儿一般呢喃道:“叔爷小时在英德撞见了叔祖母,从那时起,妾身就命定是官家的人了……”

李肆扑哧笑道:“还要讨价还价,这书楼是你自己的产业,赔了银子,你夫君我可不补贴,更不可能列为官产。要少银子,去找九秀或者关蒄商量,她们可是大富婆。”

朱雨悠撅嘴,难得丢开面子说点肉麻话,却还是换不来银子……

继续上前,见到严三娘一脸意味深长的微笑,李肆赶紧举手:“明年我一定陪你去佛山,还帮你建起武学总会,天下武林盟主,就是你严三娘严咏春了!”

严三娘没说话,继续盯着他,李肆苦着脸道:“那都是小子们把我当了替罪羊,事情可不能赖在我身上,这么着吧,你不是还想着练兵么?把她们都划给你,练出一支娘子军来!”

严三娘无奈地翻翻白眼,上前抱住李肆的胳膊道:“夫君啊,别老转移话题,妾身可不是说那些安南女子。那个准噶尔的宝音公主,不是你特别交代,罗猫妖怎会盯住了她?妾身可不是妒妇,可你对她真有打算,就该说出来,让姐妹们好帮着安排,新园子也得赶紧建起来……”

李肆心说,三娘你当然不是妒妇,而是个妒婆。你早早就跟龙高山和格桑顿珠交代,把那些安南女子都拉到侍卫亲军附近的空闲军营,要一个个详细筛查。虽说这是为安全考虑,可就凑在侍卫亲军的眼皮子底下,那些血气方刚的棒小伙,之所以编入侍卫亲军,是李肆给他们镀金,好帮着他们解决婚姻问题。到时候三百安南美女,进到无涯宫后园还能剩几个?

可李肆心中却没一点芥蒂,三娘是他最爱最敬的娘子,还因为身份问题,让她不能再驰骋疆场,本就心怀内疚。

李肆很认真地道:“那什么宝音公主,我不认识认识,也没兴趣,是罗猫妖领了我的命令,循着自己的理解,丢给我的一个包袱,要怎么处置,娘子你说了算。”

严三娘眼中也荡起了波光,带着点鼻音地嗯了一声,螓首靠在李肆肩上,满足地低叹了一口气。心道自己这皇帝夫君,身份变了,心性还真是没怎么变呢,自己有时候还真是爱吃醋……

“啊……我也要……,四哥哥的背是我的!”

关蒄下楼,见着李肆左拥右抱,顿时来劲了,她一直就在李肆的羽翼下成长,心思依旧单纯,一声欢呼就奔了过来,径直跳上李肆的背,搂住他的脖子咯咯直笑。

安九秀盈盈而来,看看没自己地方了,正蹙眉时,却被朱雨悠一把拉了过来,分了小半个胸膛给她。

严三娘笑道:“夫君啊,等盘姐姐再回来,你可怎么办呢?”

李肆道:“有什么不好办?大被同眠……哎哟……”

书楼里笑声回荡开,虽少一个人,但此刻的李肆,也觉满心充盈着欢喜,他觉得自己终于能喘上一口气,跟娘子们好好享受一段温馨日子了。

安南之事已定,这事放出风声时,广东境内豪商就开始四处收缩银根,原本已显出白热化的购田动向骤然一停,之后随着大批田地抛出,地价不仅稳住,还开始小幅回落。

此事影响不止在地价上,这段日子,广东福建船厂的生意暴涨,不少豪商还直接向暹罗船厂下单,订购大海船,参加过千商宴的自然早有盘算,听得风声的商人更是无数。都明白交趾将是他们的乐园,到时没了海船,可就短了财路。

三江票行也将带着民间票行奔赴交趾开拓事业,物流、金融、管理等等各项事业多出了无数机会,将正一头扎在广东田地上的资本一股股吸走。而之前商议的各项配套措施也已开始发挥作用,比如在湖南、广西和云贵重点府县推动官府下乡,铺开工商网络,这也吸走了大股资本。

当然,资本这般躁动,也带出了太多问题,最大一桩问题就是交趾受惠于海量资本,会削弱在广东其他各业的投入。李肆一方面紧握交趾的工商布局,同时也能靠交趾的海关陆关来加以调控。比如对煤铁粮米免关税,而对其他产物征收重税,让类似生丝、茶叶等会跟英华竞争的产业无利可图,资本自然就会从这些产业上退开。

这一切都是过渡措施,甚至交趾都只是一个缓冲地带,真正要化解这场资本危机,同时将危机转为腾飞的契机,就需要一件至关重要的利器。

这件利器,李肆已经等待很久了,从最早暗中占据佛山开始,就已经开始推动。立国之后,更立下了天价悬赏,希望自身能造出这件利器,可惜的是,他这个文科出身的穿越者之耻,对那东西表面熟悉,内里却一窍不通,除了讲解用途和大致原理,就再难有什么提点。这几年来,即便有无数能工巧匠争夺这桩悬赏,献上了无数样品,离他所要的成果都还差得太远。

关键原因在于,大家都对这事没有细致的概念,最终李肆只能将希望寄托在老外身上,也就是那个不列颠东印度公司的特派观察员,跟萧胜一样,只有九根手指的波普尔船长。

想到这一桩门槛,李肆拥着四个佳人,心情却还是低落下来,漫漫征程,自己不过是走完了一小步而已。

意兴阑珊,乃至有些自暴自弃,李肆又色心上头,瞄着四个媳妇,准备干点什么,内廷司谕杨适求见。

“老萧回来了!?”

真是想谁谁到……不过萧胜这时候回来可不是预定安排,难道福建或者台湾有了什么变故?

“四哥,我听说了一些风声,觉得信里不好说,就专门回来一趟。对了,路上还撞见一个熟人,熟到血肉之交的那种。”

萧胜说话间,一个老外怯生生地凑了过来,操着蹩脚的话语开口:“坎特·波普尔,愿为陛下效劳……”

波普尔船长,果然是想谁谁到,还是双份的。他跟萧胜还真是血肉之交,两人曾经在福建海面恶战了一回,为此都断了一根指头。

李肆此时一身便装,那老外本是想行脱帽礼,可帽子才摘下来,才想到李肆的身份,又赶紧单膝跪下,接着似乎记起华夏这里,面君礼节可不是这个,马上又变作双膝在地,两手高举,再啪嗒一下拍在地上,看得李肆和萧胜都呆住,身后严三娘等人不由自主地笑出了声。

李肆心说,你怎么就没马尔噶尼的骨气呢,哦,对了,你是商人,可不是外交官,等等……李肆心头狂跳,难道他带来了那件利器?

看向萧胜,见萧胜很严肃地抿嘴点头,其实也是在压抑着激动。李肆眉头挑起,自己还真是心想事成呢,不过……从不列颠到广东,万里之遥,这波普尔这么快就跑了个来回?

正要问开口,另一个人急急冲来:“四哥儿,成了成了!”

来人是田大由,一身是汗,该是在无涯宫没找到人,一路急慌慌跑了过来。

“你悬赏十万两银子的那东西,还给几个有潜力的人专门投资,现在有眉目了!”

自从李肆挂出了悬赏,瞧着那排名第一,金额吓死人的项目,田大由就随时关注着动向,现在有了成绩,自然要第一时间跑来汇报。

李肆抽了口凉气,看看波普尔,心说嘿嘿,咱们也不是非得要靠着你们老外……

李肆朝萧胜眨眨眼:“波普尔先生风尘仆仆而来,先安顿下来吧。我身边也没合适的舌人可以传话,有什么事,等波普尔先生休息好了,再寻着舌人,咱们细细再谈。”

身后安九秀欲言又止,她可是懂好几门洋语的,但夫君既然睁眼说瞎话,自然另有深意,所以也就乖乖沉默了。

波普尔哪敢置啄,事实上能直接见到李肆,他已觉得非常幸运,再听陛下待他这般随和,想着陈兴华给自己开列的诸多条目,自己已经找来了不少,必定会得到这位皇帝陛下的厚赏,也就乐陶陶地退下了。

萧胜看看田大由,难以置信地道:“那东西,咱们自己也做出来了!?”

在器物方面,他可是跟李肆深谈过的人,对那利器的认识也非常深,就因为心急此事,才亲自带着波普尔来找李肆。现在听说自家都能造,一是震惊,一也是庆幸。

田大由道:“是不是那东西,差多少,还得四哥儿看了才能定论,但我觉着,该是差不了太多。”

李肆挥手,连身后的老婆都顾不得了,急急道:“走走!带我去看!到底是哪位大能所为?”

田大由边走边说:“是顺风急递东主黄斐的弟弟黄卓……”

严三娘等人见着自家夫君急慌慌而去,连招呼都没打,都是诧异不已。

朱雨悠问:“什么东西,能让官家这般失神!?”

严三娘摇头:“谁知道呢,有时候就是这般神神叨叨的。”

关蒄举手:“我知道我知道!那是……”

三人看住了她,关蒄骄傲地挺起小胸脯道:“对外悬赏的原理草图还是我帮四哥哥画的呢,那叫……蒸汽机!”

安九秀皱眉:“珍奇姬?”

严三娘眼神恍惚:“真气基!?”

朱雨悠看天花板:“争气鸡!?”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