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九卷 第四百六十九章 两国友善,从我做起

“这一条……还有这一条……这个……”

面对小谢的招牌式微笑,大越皇帝、安南国王黎维禟压力本来就很大了,再见到这份《英越盟约》,更是心跳紊乱,眼前发黑。

那圣道皇帝倒确实无心吞并交趾,这让他还能稳住身形,没有栽倒在地。盟约里有关两国整理边界的条款,实质是要割出十多个县,对他来说也不过是伤点面子,这面子还是圣道皇帝给的,以前原本就没有,所以他也不是太在意。

可允许英华人在境内自由买卖、开矿,同时外易之权也交由英华“照管”,即便黎维禟没什么学问,也觉得大越在这样的条款下,国将不国。

“觉得不妥?那么换这份吧……”

小谢笑容不变,再递出另一份文本,和之前的那份文本一样,都还不是正式的盟约。

黎维禟松了口气,第二份文本的条件该比第一份好一些吧,他暗道这个年轻人虽然一脸烂笑,让人心中发虚,却是不怎么会压人,其实他的底线就是大越不被吞并,第一份文本的条件,他只是想着应得太快,难保不被继续压榨。

打开第二份文本,黎维禟只看了几行,脸色就已经变了,怎么会这样!?第二份是承认高平自立,割让谅山、广宁、海防等十多州,加起来割土已经超过他这个大越皇帝实际能控制的交趾国土五分之一面积。

见黎维禟两眼已经直了,小谢叹气:“既然还不满意,那么就再换一份吧……”

第三份文本直接塞到黎维禟手里,就是简单的一张纸,抬头就写着“归土退位诏”。

黎维禟几乎蹦了起来,一把将第一份文本抢到手里,朝小谢深深拜下,嘴里嚷着:“叩谢上国天使匡扶道义,为藩国小王做主!”

老太监赶紧扯着黎维祊过来一并拜下,小孩还显得有些心不甘情不愿。

小谢歪着脑袋打量了好一阵黎维禟,黎维禟手里捏紧了那份文书,生怕小谢再夺回去似的。

就听小谢道:“殿下,你知道第三份你只需要盖个章的诏书,可是我英华朝堂的一致决议么?安南本是我华夏故土,英华继华夏正朔,怎么也该将老祖宗遗留在外的基业收回去……”

黎维禟不敢接这话茬,干脆把脑袋叩得蓬蓬作响。

小谢继续道:“吾皇说,你们安南就像是分家的族人,已经分了这么久,贸然再拉你们回去,总是要有怨言的,所以这事就不能强求。吾皇顶住了满朝堂的压力,就连统兵大将上血书都驳斥掉了,让你们安南人还是自己过自己的日子,为此贾都督很是伤心呢。”

黎维禟心中一惊,怪不得那位年轻的都督这几日都满脸的不高兴,他定是想着要将这安南一国收回去,好成全他开疆拓土的伟业。

这么一想,黎维禟就觉得圣道皇帝真是位宽仁君子,不,圣人!他咚咚连着三个响头,高声道:“吾皇圣明!吾皇万岁!”

小谢再道:“这第二份文本呢,是朝堂收回交趾的本章被驳掉后重新再上的,吾皇说,总得给你们安南人选择,不能将我天朝的意志强加于你们,所以就再拟出了这第一份文本。”

他低声道:“但是我们做臣子的,自然是想着能多建功业,所以这三份一并带了过来,如果是殿下自己心甘情愿地献土退位,或者是认了第二份文本,吾皇自然也不会将你们往外推,是吧……”

黎维禟对这话有了其他理解,呆了一下,忽然膝行两步,猛然将小谢的腿抱住:“天使真若小王在世父母啊……天使但有所需,小王无不应从!”

小谢打了个哆嗦,抖着膝盖退开了,再问了一声:“就选第一份!?”

黎维禟点头不止,眼里还带着泪花,坚定地道:“就选第一份……不不……”

觉得自己占了老大便宜,黎维禟道:“海防港和下龙湾,天朝要租多久就租多久!呃,就九十九年!至于谅山,为表下国绝不敢再冒犯天朝的诚意,就以谅山城中线为国界!”

小谢满意地笑道:“殿下既有心,那本人就加在文本里了。殿下要谢,也该谢吾皇才对。吾皇说了,我天朝与你安南南北毗邻,自然希望安南能风调雨顺,政通人和。可安南之前被郑氏篡权,着实让人痛心。为助殿下厘清国务,特委高平莫氏襄助殿下,殿下……意下如何?”

黎维禟又是一惊,要高平莫氏入朝,那不是郑主去了,高主来了?

小谢叹气:“殿下,这是权宜之计……”

他将黎维禟扶了起来,嘀嘀咕咕咬了一阵耳朵,黎维禟脸色渐渐缓和,最后又化为喜意。

用着充满感情的腔调,黎维禟再唤了一声:“吾皇圣明!”

圣道皇帝当然圣明,竟然要帮着他扶起儒士,建起帝统,日后他黎家再不必靠世族大姓,就能亲掌国政。

小谢道:“是啊,吾皇为助安南人心归化,还特遣孔圣之后,学问大家孔尚任来安南讲学。若是……”

他看向眨巴着眼睛,对自己父亲一番情绪转换完全不理解的黎维祊,“如果世子有心的话,我可说通孔先生,央他为世子授课。”

黎维禟和黎维祊父子呼吸顿止,眼睛都瞪得大大的,好一阵才清醒过来,黎维祊带着颤音地问:“孔先生,能作我师傅!?”

小谢郑重点头,父子俩同时发出一阵欢笑。

辞谢了黎维禟恭送,小谢带着两眼迷离,显然已经晕了头的汪由敦出了宫殿。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汪由敦问:“通事,照着咱们通事馆的行事之法,应该先亮第三份文书,再一步步向后退吧?幸亏那安南王畏我天威,全盘接下。万一他心志坚决,见着第一份文本就是咱们的底线,还要在条款上讨价还价呢?”

小谢瞄了一眼汪由敦,无奈地摇头道:“当初就说你不合适,你却心志坚决,非要入这一行。你啊,背下咱们通事馆行事要则是没错,可也要分场合用!”

他踩踩脚下,冷笑道:“这是安南,不是南洋诸夷,更不是西洋诸夷。我们跟安南,可不是对等商谈。我如此行事,就是给他们立下一桩规矩,以后我英华说什么,他们就照着办,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接着他又问:“我还真不明白,你一个儒党,为何对这勾心斗角的事感兴趣?”

汪由敦腼腆地一笑:“职下自小熟读战国策,就觉古时那些纵横家所行之事,乃人生功业极致,听得通事馆就是行这纵横事的地方,情不自禁……”

小谢愣了一下,接着哈哈笑道:“没错没错,咱们通事馆可是有老祖宗的,张仪苏秦,就是我辈楷模!”

两人正要出大门,一个太监凑了过来,恭谨地道:“皇……王上吩咐小人向上国天使通报,为表谢意,王上略具薄礼,已送天使贵邸。”

小谢随意地点点头,表示听到了,可回到他们的升龙通事府,看着几大箱金银珠宝,还有十来个怯生生跪伏在地上的秀丽少女,汪由敦固然已是两眼发直,小谢也有些呼吸急促。

“这……这这可收不得……”

汪由敦舌头都在打颤,都察院最近刚刚整改完,什么公行司,什么审禄司,什么考德司,分得清清楚楚。你公事办得称不称职,你有没有贪污,你的私行有无出格之处,那帮御史全都分了工。如果说之前的御史就是一群狗,闻着了屎味就一窝蜂上的话,现在的御史已经变成了一群狼,咬喉咙的,叼腿的,啃屁股的,一堆归一堆,各干各的,专业无比。

真要收下这些财物和女子,汪由敦已经能预想到自己的下场,再说他的兴趣在事业上,钱财方面,他这通事文办是正六品衔,底俸不高,可出这种外差,津贴高,一年下来也有千儿八百的,吃穿用度豪奢一些都足够了,自然没必要在这事上栽跟头。

小谢却道:“为什么不收?收下!安娘娘从通事馆退了出去,咱们通事馆的预算就紧巴巴得很,这些财物,就归到通事馆的特支费了,另列开销,向计司呈报就好。”

小谢虽只挂着越南通事的职衔,其实整个通事馆都归他管,听说是纳到通事馆小金库里,汪由敦松了口气,可再看看那些少女,他又犯难了,小金库还能存人么?

小谢眼珠一转:“跟安南国王呈递给官家的礼物凑在一起,让官家头痛去。既然要讲两国友善,就不能伤了人家的一片好心嘛。”

升龙府街道上,马蹄声响起,贾昊在侍卫簇拥下,正朝小紫禁城驰去,他也正为黎维禟送来的大礼头痛不已,金银珠宝好办,算入战缴就好,可那几十个少女怎么办!?几十个啊!安南人哪来这么多柔弱如水的秀丽女子!?

心烦之下,马速就快了许多,直到周围路人一阵惊呼,他才反应过来。

天朝都督奔马,升龙府的安南人自然不敢发声,连官差都老老实实缩在街边。大多数人脸上还满是仰慕和敬畏之色,想瞻仰这位年纪轻轻就统领大军的大人物的风采。但就在前方不远处,两个小小身影呆立在街中,似乎已经被吓傻了,脚下一动也不动。

眼见就要撞上那两个小人儿,贾昊也顾不得自己马术不精,生生一勒马头,坐骑嘶鸣,斜冲而止,贾昊也被甩下了马,街边再起惊呼,声浪比之前大了好几倍。

“都督!?”

侍卫吓得个个脸色发白,纷纷勒马停步,朝贾昊奔过去。

“我没事……没事……”

贾昊也是摔打出来的,严三娘专门教过他们如何在翻滚中保护自己,只是手臂触地太重,估计脱了臼,回去找军医弄弄就好。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