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九卷 第四百六十一章 一份大餐摆在眼前

“那帮龟儿子,抢了家里头的鸡鸭,连狗都不放过,还……还……”

“还怎么!?径直了说,朝廷替你做主!”

广西思明府思陵县板邦山一座山间小村里,听口音该是四川人的年轻农妇吞吞吐吐,状极悲苦,枢密院军礼司郎中袁应纲两眼放光,满怀期待地催促着农妇。

“还把人家的肚兜都抢起跑唠哇!”

农妇掩面,袁应纲脸色一僵,翻着白眼就出了屋子,身后农妇却是放开了,满嘴念着那可是上好的苏绣,她娘传下来的宝贝。

思陵县尉强忍住笑,朝这位正五品大员拱手道:“交趾人和国人在这板邦山下隘口来往甚密,姻亲故旧南北相连,都是熟人。虽偶有掠夺,却极少伤人命坏名节之事。”

两人一边说一边朝村子外走,两个枢密院的文办带着几个巡警在后跟着。县尉一身箭袖劲装,就戴着网巾,看脑门上还只是一层青茬,就知道是投效英华不久,他接着道:“安抚和府尊谕令聚兵备变,下官并不觉交趾人有何异动,袁郎中,您此来查探,是为……”

袁应纲哼了一声:“交趾人没怎么为难国人,可不等于交趾国就对我上国恭顺守礼。那郑主早前跟鞑清云贵总督来往,之后又跟云南提督马会伯来往,对我上国图谋不轨,其心可诛!”

县尉却还是没搞明白这位军礼司老爷跑到这国门之地,挨家挨户走访,为的是哪般。听袁应纲说到郑家,不以为然地道:“藩国无知,不识我英华天威,总还觉得我英华就如当年的吴三桂。即便北面换了雍正皇帝,郑家都还把满清奉为上国,可到现在,郑家人也一直没敢闹出什么动静。”

袁应纲皱眉:“真没动静!?那可是……麻烦啊。”

县尉疑惑,袁应纲叹气:“这帮交趾猴子,胆子真的那么小吗?就只是劫掠、伤人、欺行霸市,这可……”

声音压低,转为县尉听到的自语:“这可不够出师之名……”

说话间迈上一处小山头,袁应纲忽然皱眉:“这里还是我中国之土?”

县尉点头:“当然,康熙四十九年,两边起了争执,就在前方山头勒石为界,立那界石的坑还是我亲手挖的,喏,就在那,大概两里外。”

县尉手臂举到一半,脑袋却跟着袁应纲的手臂转了过去,袁应纲问:“那为何这里还有一块界石?”

看向背后数十步外的山坡下,一块界石赫然立着,周围的坑土还是新鲜的。

“中国人,你们越境了,还不赶紧滚回去!”

强调怪异的呼喝响起,片刻后,数十名戴着斗笠的兵丁将袁应纲等人围住。

“嘿嘿……好大的胆子,敢在我上国天官面前撒野!还有啊,这界石是怎么回事?不想活了么!把你们陈大目叫来!”

县尉显然熟悉对方来历,更为对方如此肆无忌惮的行径而暴怒如雷。

“陈大目走了,现在是阮大目管事,他说了,界石就该在那里……”

对方不知出于什么心理,显得格外蛮横。

县尉朝这帮交趾兵丁咆哮了好一阵,得来的却是如林梭镖围逼,他不得不对袁应纲低声道:“袁郎中,咱们还是先撤为好。”

袁应纲哈哈一笑,显得极为开心:“先派人回去通报,至于我么……”

他朝那帮兵丁吼道:“本官脚踏之处,就是我中国之土,有种把我抓了去,抓了去!”

那帮兵丁可没被他这官威震住,利索地就围上来绑住,县尉跟部下大惊,正要拔刀举枪,却被袁应纲吼住。

袁应纲看住这帮交趾兵丁,笑得格外狰狞:“你们犯了一个大错……”

黄埔无涯宫大中门外西侧,马车密密麻麻挤满了“停车场”。马儿膘肥体壮,车子銮金镶银,格外华丽,车中人个个华绸玉带,满手琳琅扳指,挥着的扇子上或字或画,落款都是名家。

这些人下了马车,相互热烈地打着招呼,一同朝大中门行去,其间一对父子模样的人物,更惹来无数人侧目和招呼。大盐商沈世笙沈复仰父子,在广东工商界可是鼎鼎大名。父亲继续操持盐业,儿子则在基建、作坊、车船等各个新行当钻营,既占了稳,又抢了新,家业蒸蒸日上。

“父亲,继续把银子按在田产上,那可是一桩大错!”

沈复仰一边应付着众人,一边低声对父亲说着,他事业也忙,已经很少能跟父亲当面交流。

沈世笙皱眉道:“李官家此次摆千商宴,也该是为了广东地价之事,可依着李官家的行事,怎么也不会为难咱们,你是在担心什么?”

沈复仰道:“官家当然不是要为难咱们,儿子是担心会失掉机会。父亲把流水银子转了十几万到田产上,到时候眼瞧着机会送上门,咱们银子还不够使唤。”

沈世笙道:“不止是为谋利嘛,咱们沈家生意做到这个地步,也该给家中留点百年产业了。赚再多的银子,也难留到后世。”

沈复仰摇头:“父亲,现在什么年月了,老想着百年产业。百年产业是作出来的,不是守出来的。您一下买了几十顷地,佃户、管事,庄子的打理,这些事咱们就不熟,还不知道要赔多少年才能收回这些本钱呢。您还撮弄着我卖工坊,当真就想当田间员外啊?”

沈世笙也有些感触,叹气道:“那你说,银子还能往哪里使唤?又是有什么机会?”

沈复仰眼里闪起了精光:“父亲,你就没看懂官家的行事。当广东地价涨起来的时候,我就在看着官家的动作了。他当年要取消盐业专卖,就是不让咱们把银子都摁在盐上面。难道要他还会坐看银子都摁在土地上?两月前我就在准备空闲银子,还跟父亲您打过招呼,您就是不听……”

扫视周围,众人正纷纷杂杂议论着你今天买地了没有,地价又涨了多少,咱们是不是组团扫田,坑湖南和福建那些外省冤大头之类的话题,沈复仰嘴角一歪,哂笑不已。

“儿子听得了一些风声,官家正在筹备什么……开闸计划,就是要将银子从田地,从广东往外赶的,这就是大机会。谁跑在前头,不仅能赚得大利,多半还能积下一份真正的百年产业。”

沈世笙眼中也升起憧憬:“听你这么一说,我都有些后悔了。十几万两银子才买了七十顷田,还零零碎碎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赚回来。”

走过大中门,中和殿就矗立在眼前,父子顿时再没了言语,就四下张望这皇宫威仪。

中和殿是无涯宫三殿里最大的一座,却也容不下一千张席位,看来什么千商宴另有去处。可众人都不在意,他们身为商人,绝大多数都还是第一次步入皇宫。无涯宫虽不如紫禁城宏大,可建筑精巧,雕琢细腻,也够他们赏心悦目,外加自豪一番。

中和殿侧面屏风后,一排红黑制服的侍卫亲军昂首挺立,可其中两个身姿明显与他人不同,因为这两人要挺胸的话,那弧度就太显眼了。

“来的人据说个个都有百万身家,官家是不是要在殿上举杯为号,将他们全拿了,再抄尽他们的家?那可就是……十亿两银子的收成!历朝历代,都没哪位皇帝有这般大能,可以将民间豪商一网打尽!”

扮作侍卫亲军的朱雨悠站没站相,嘴里还作着惊人之语。

同样装束的严三娘却是身姿沉凝,她朝朱雨悠无奈地笑道:“悠妹啊,是不是读书读傻了啊?还举杯为号呢,无缘无故拿了这些人,咱们这国也就完蛋了。”

朱雨悠像只懒猫一样地攀住了严三娘的胳膊:“还是姐姐英明……”

严三娘似乎才想起什么,看着朱雨悠道:“我还是没明白,你为什么一定要跟着来啊?”

朱雨悠吐吐舌头,举起一个小本子:“官家不准内外记注官在场,所以妹妹就来……”

严三娘瞪眼:“既然不让内外记注来,那你要记也是犯错哦。”

朱雨悠甜甜一笑:“妹妹的《英朝物语》,就是专门寻着私密事记。等得老了,再挑着合适的段子出书。”

严三娘咬着耳朵道:“那日后,你赖了两日床的事会记在里面吗?”

朱雨悠正脸红低嗔时,殿中一声呼喝:“陛下驾到!”

喧闹声戛然而止,接着是咄咄的清亮脚步声踩着这宁静而来,片刻后,一个身影从侧面踏上丹壁,出现在龙椅前方,大殿那块“奉天行道”的匾额之下。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数百人没看清来人,径直埋头叩下,行中拜礼。新朝对帝王有大中小三拜礼,大拜礼就是三跪九拜,用在封将赐爵等极为隆重的场合。中拜礼只有一跪三拜,大典礼,或者民人觐见就用中拜礼,而小拜礼只是一跪一拜,也只在大朝会一类的正式场合才用。

三个响头磕过,众人起身,眼角一瞟来人,都抽了口凉气。

来人是李肆没错,可一身红黑制服,脚上还踏着马靴,腰间虽没有那标志性的双短铳,却挂着一柄长剑。人正踩着横八步,背着双手,目光炯炯地扫视众人,威压感十足。

李肆今日宴请工商总会所有会员是为何事,不止沈家父子,大多数人都心里有数。可李肆这几年来,与工商都是同进退,只要讲规矩,就绝无麻烦,所以大家都不怎么担心。

而现在李肆如此打扮,这般神色,让众人下意识地心中一惊,七月底的天气,大殿通风虽好,数百人聚着,依旧有些燥热,可现在却觉一股寒气正从脚底直冲向上。连沈复仰都不由自主地吞了口唾沫,暗道自己会不会想错了?现在李肆可是皇帝,是万岁爷,他现在想做什么,还何必再像之前那般,再哄着他们商人?

李肆盯了众人好一阵子,才缓缓开口道:“诸位……就没有害怕过吗?”

众人沉默,心说现在正在害怕。

“诸位,就没怕过,家财被夺,妻儿遭劫,自己也死无葬身之地?”

当然怕啊,怕的就是你这皇帝见着猪肥了就要下刀。

李肆手一扬,一份报纸哗啦展开,不必细看,众人就知道,这是近几日炒得正火热的邓小田案。

“等到地价再高两倍时,就是你等授首之日!”

李肆厉声说着,这一声喝,不少人都当场打了个寒噤。

“可不是我李肆来动刀子,因为我李肆,那时候已经下台了!我造了满清的反,可我没兑现我的承诺,不但没让民人有好日子,还让他们家破人亡,流离失所,那就怪不得别人造我的反!”

“一旦我李肆下台,会有多少人想剥你们的皮,抽你们的筋,喝你们的血!?有多少人!?我英华治下,现在有两千万人,至少一千八百万都想着要你们死无葬身之地!一千八百万!”

李肆挥手指向大殿,每个人都觉得那手指像是带着无形的刀子,远远地就剐在了自己脸上。

“姐姐……”

连朱雨悠都吓得头皮发麻,严三娘拍拍她的手背,可安慰她的笑容也有些勉强。

“有些人,正要给外省人设局,有些人,正在地方官府上下力,有些人,甚至勾连江湖匪类,我李肆要对这些人说,你们越界了!现在还只是警告,今天之后,再有这类事情,我绝不留情!很早我就说过,跟着我李肆,规矩第一!”

“至于其他人,我有四字相赠,适可而止!买些田养老扶幼,人之常情。可一口气圈个几十顷上百顷,你不心痛银子,我都为你心痛!这虽然没坏规矩,可你我是一体的,诸位,记好了,我李肆,跟诸位是一体的!一荣皆荣,一损皆损!凡事,都要朝远处看,都要为咱们这个大家多想想。现在还只是一个邓小田,地价再继续高下去,满广东全是邓小田……”

李肆转入到苦口婆心状态,下方众人一口气吐出来,都觉背后已经汗透了衣衫。

沈世笙低低苦笑道:“官家敲打人的威势真是越来越重了……”

沈复仰皱眉道:“光是敲打,怕解决不了问题吧。”

李肆话里升起了一丝热度:“既然是我李肆在为诸位当家,凡事我自然要为诸位考虑。我也知道,诸位手里捏着大把的银子,不知道该朝哪里丢。比房子比车马、比姨娘比蟋蟀,你们能比的都比了,却还是浑身发痒……”

不少人都呵呵笑了,眼下广东一省,豪商比富,都已经比到了芝麻尖上。

气氛稍稍转缓,李肆一挥手,两位侍卫抬上来一座架子,像是一面大黑板。他亲手揭开黑板上的罩布,一张地图赫然显露。

李肆的嗓音继续转热:“所以呢,我李肆给你们准备好了一份大餐!没错,交趾国……”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