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八卷 第四百五十二章 不是请求,是通告

总督府里,小谢一脸诚恳地道:“我是个商人,眼下这事是这么看的。我们英华接下了明清的庄子,你们这些葡人,就是租种我家地的佃农。之前的佃约,既没写清时限,又没列清条件,现在么……我们就想收回这片地,就这么简单。”

他一脸怜悯地道:“但我们中国人讲个慈悲为怀,如果你们还想再租种这片地,可以,条件就得重新谈了。”

小谢嘴里压迫着这个总督,心里在想,陛下派他来谈这桩生意,真是没意思。手里的筹码太多,澳门葡人根本就没什么回旋的余地,真是要圆就圆,要扁就扁。先断绝水粮,舰队封海,摆出不惜血火屠城也要达到目的的决心,再把形势稍微往回带一下。这事交给以前青田公司商关部,即便是一个小伙计都能胜任愉快。不是想着事涉洋人,要给南洋诸夷立下英华做事的规矩,得注意好嘴角油迹,他都有心将这帮葡人的家底刮空。

还是期待以后自己在通事馆里,能怎样伸展拳脚吧,说起来,陛下也真是对澳门隐忍得太久了……

小谢的感慨有点偏差,李肆登基为帝,连带老婆事也解决后,就准备挥手大干,调理内政。可一挥手,才发现广东腹地里还有两块黑斑没清理掉,一处是新会,本就是留出来的“爱国爱华夏主义教育基地”,怎么折腾后面再说,而另一处澳门,还真是他的灯下黑,忘记了……

其实也不是真忘了,而是两年前就定好维持现状的策略,之后再没人注意,还是说到地方政务,应天府知府巴旭起才提到澳门的特殊存在。

如何处置澳门,会牵扯到整个南洋的形势,但此时李肆手中所握力量,已非两年前的程度。他就决定,除了软硬兼施,榨出最大的利益外,还要通过澳门此事,向南洋的欧人传递这么一个信号,英华是讲理的,也是有力量讲理的。

细节如何,李肆没工夫一一开列,就给了小谢一道底线,必须完全、彻底地将澳门纳入国家治下。

此事的前景,他没觉得会有一点意外。葡人初来澳门,还以海盗风格行事,结果被大明狠狠整治了一番,之后就再温顺不过。一直到鸦片战争后,一改绵羊嘴脸,毁了租约,越界占土,在光绪十三年,还逼着那时已见到洋大人就骨头发软的清廷立下了《中葡会议条约》和《中葡和好通商条约》,规定“葡国永驻管理澳门以及属澳之地,与葡国治理他处无异”,这就是割让,只是换约不完全,法理上比香港差了一截。

说白了,葡人就是这个时代欧人行事的风格,律法森严就是好市民,可有便宜就变脸成了强盗。

在澳门设立治所,也是明清一贯的原则。在他前世的历史里,原本该由雍正在澳门设立香山县丞,澳门葡人暗中抵制过,却无功而返。现在么,满清管不到了,这事他就来干,而且要干得绝不留下后患。

用小谢那种连石头都能刮出一层油来的人来办这事,正是人尽其用,也算是对小谢的考验,如果此事得力,李肆就准备把通事馆交给他,先给英华蒙上一层商人的嘴脸,登上全球政治大舞台。

李肆对澳门之事有这般用心,却不想朝堂各衙门也有不同用心,于是澳门一事就成了顺风车。原本的军情处,现在归入枢密院的军情司要透过澳门葡人窥探南洋,海务司要提前防范可能有的海路异动,他为一桩绝密计划而专门设立的塞防司,也要查看南洋诸夷的反应,据此修订日后的行动计划。海关则是要看关税和商税的变动,兵部刑部则是要紧盯事态发展,以便确定澳门的布防治安事务。工商总会听说澳门人有可能撤离,竟也四下联络,准备“团购”澳门人的产业。

这些都不稀奇,可神棍徐灵胎也找到他,想要去澳门插上一脚,直让李肆纳闷,你们真是闲得慌么?

徐灵胎说,天主教虽有大发展,可总觉得内里欠缺很多东西。遵照陛下您的指示,我们一直在努力吸收诸教精髓。佛道方面的东西吃了进来,洋人公教所含的一些东西却还觉得生疏。

虽然跟郎世宁等效力于朝廷的神父沟通过,甚至包括广州和黄埔耶稣会的神父,可他们对朝廷心怀恭顺,或者是心怀警惕,都不会认真跟他们交流信仰之事,所以他们迫切需要走出去,澳门正是一个合适的地方。

自从长沙大战后,李肆对自己放出来的天主教开始上了心,听得徐灵胎这么一说,顿时明白了他们的处境。

天主教到了一个发展的瓶颈,这并不是说规模上,而是性质上。现在天主教还只停留在服务贫苦人,靠帮着他们祭祖,以及在医疗和生死仪式,充当着肤浅的信仰慰藉。而要继续向上走,就得吸纳信仰破败迷茫的读书人。要真正实现李肆的期望,担当起阻挡公教基督教在华夏蔓延之势的职责,天主教就得有自己的一套思辨之学,以此思辨之学来诠释华夏历史,重构上天对华夏的“使命”。这套东西才是能立得住教,能成为真正信仰的实质,否则就是妄信的邪教。

这套东西,在佛有佛经,在道有道藏,这些都是表面上的,内里其实是一套形而上的哲学。

华夏哲学本就源远流长,与欧人新论融汇交流,在天主道上就有所成。李肆手握的《论天》、《论道》和《论君》,以及段宏时以前所著的《真理学》就是这样的代表。基于天主道的理性领域哲学,正由白城学院和朝堂推动,开始跟英华即将崛起的工商洪流并轨。

但在感性领域的哲学里,天主教就进展欠缺了。虽然华夏有禅宗,有道教,可相比之下,公教和基督教的思辨哲学更“科学”,更系统,不像佛道那般云里雾里。

天主教本就有很多东西山寨公教基督教的形式,再山寨,不,该是嫁接他们的思辨哲学,自然顺理成章。反正这样的思辨哲学,就是形而上学,由一个点出发而引发的思辨,这个点在公教和基督教是上帝,被天主教换成“上天”,再按自己的教义进行修改,不需要太多工艺。

想到欧洲的经院哲学也是欧洲哲学史上一道不可忽略的里程碑,由经院哲学将神学和哲学渐渐分开,让天主教也去经历这一番思辨成长,也未尝不是好事,李肆就点了头,允许徐灵胎介入澳门事务。

不过他对徐灵胎作了警告:“你最好是带足人手去,我怕你被他们那一套东西勾去,把他们的耶和华搬到了咱们华夏人的神位上。”

徐灵胎嘿嘿一笑:“上天和神明,都是不可知的,灵胎探究不可知,为的是福泽可知人事,又怎么会陷入不可知中呢?”

李肆暗翻白眼,徐灵胎一个小的,翼鸣一个老的,压根就是不信什么神明的,却生生弄了个教门出来,这世界还真是讽刺呢。

作为一个文科生,哲学史什么的,还在李肆脑子里残留着一些记忆。经院哲学早在十四世纪就衰落了,哲学和神学就此分家。眼下时刻,教会在反新教,反宗教改革时,又兴起了后期经院哲学。这部分东西的精髓在于自然法,也就是由神论人,如果徐灵胎等人在这上面能有所得,那是再好不过。

向徐灵胎大致解说了神学和经院哲学的变迁,李肆总结道:“搞清楚他们的实质,那就是以经验主义剖析先验信仰,这是他们那套经院哲学的致命漏洞。我们立天主教,不是要去掌控信仰,而是立起一道堤坝,给无法将信仰投于理性之人一道遮护,一个温和的选择。所以呢,学他们的思辨,学他们神性及人的理念就好,不要总去想着给先验,给未知定一个面目清晰的起点和终点,我们华夏人的上天,就是冥冥不可知的上天。”

这番有些蛋疼的警告,也不知道徐灵胎听明白,听进去了多少,唯一的作用,是让徐灵胎看李肆的目光更多了一分景仰。

澳门东望洋山上,圣母雪地殿圣堂里,听着那位中文名为苏安夏的神父,正跟自己的同僚“辨法”,徐灵胎心想,陛下真是睿智博学,这样的事情他也预料到了,不是心中自有上天,还真可能被这神父忽悠进去。

“世间万物,均有所生,万象变迁,都有始动。万物生,也为动,动方存在。有力方有动,寰宇最初一动,源自何处?那最初一动,又乃何力?那自然是吾主施以此力,吾主启了始动。”

苏安夏听得徐灵胎说华夏还有一主,这自然让他很是愤怒,也让他燃起满腔战意。在他这样虔诚的信徒前,还保持着“我另有主,我主比你主大”的优越感,这可是异端中的异端。能将这样的异端收降到主之荣光里,那可是他绝大的荣耀。

所以徐灵胎摆出轻蔑的姿态问,你怎么证明你的主存在,苏安夏顿时将他的总督特使使命丢开,在教堂里跟徐灵胎带来的另一个异端辩论起来。

苏安夏一边说,对面那个面目温雅的异端温和地听着,不时插嘴将苏安夏的论证导入思辨深处,这个异端始终竖着一只手掌,拇指还下意识地捻着什么,隐隐像是个和尚,而徐灵胎就坐在一边,埋头在小本本里飞速记着。

“华夏也有云太初之气,本无根窍,此动不过是无心之动,又怎么会是你所说的全知全能全善的主?”

听苏安夏说到始动,那异端插嘴问道。

“何以是无心?你们中国人也讲,人性本善,这善来自何处?这世界万物,之所以存在,是因为不同之因么?自然不是,它们之所以存在,追溯而上,难道不是有一个根本之因,才让它们得以存在?而那因,本心就是让万物自在,那不是绝高的善么?而拥有那绝高之善的,还能是怎样的存在呢?当然是全知全能全善的主……”

苏安夏内心充盈着战意,连汉语都流利了许多,而那自称“道音”的异端,听到此处,却是拈指一笑。

“天上地下,唯我独尊,你所说的主,该本就在我们每个人心中。为何不是我们一念,见着了始动,为何不是我们一心,就持着本善?为何不是……”

苏安夏愣住,徐灵胎嗯咳一声,打断了道音的滔滔不绝,咱们是来取经的,不是跟他比经的……这个道音,就是之前雍王藩邸供奉的迦陵音和尚,被徐灵胎拉入了天主教,改名成了道音。听得苏安夏说得热闹,下意识地又“施展”出了佛语辩难。

“你们的主跟犹太人之主之间这些纠葛,在你们所云神、创世、道成肉身、救赎和教会七圣事这几桩里,总是没有说清的,对,就是你们的《四书》,来,一一说来,否则我们不信。”

徐灵胎得了一桩启发,拿出公教的神学教材《四书》,要继续压榨苏安夏,却被另一拨神父打断了。

“两位能否先帮忙通融周大人,让他开闸放水,先活人要紧,已经有人撑不住了……”

来人是多罗神父,颤颤巍巍的,正病得厉害,陪着他的是黄埔教堂主教席尔博。

徐灵胎拍额摊手:“哟,这事还真忘了,不过,我们的特使正跟你们总督谈着,如果你们总督还不愿接受现实,那我们也爱莫能助。”

苏安夏也顿时忘记了这两人的“异端”身份,放低身段道:“不论你主还是我主大,活人向善都是一样的,还请两位多帮忙。”

徐灵胎“狡诈”地一笑:“既然如此,日后我天主教在澳门建天庙,诸位也该是欢迎的。”

三位神父顿时变色,开什么玩笑!?

徐灵胎叹气:“在下这话也并非请求,而是通告,就如澳门之事一般。”

一阵沉默,接着又被脚步声打破,来人是郎世宁,一身绿袍官服,硬翅在脑袋后悠悠晃着。

“席尔博主教!多罗神父也在这!太好了,皇帝陛下让我向耶稣会和多罗神父递交谕令……”

郎世宁塞过来一个绢布卷轴,在场除了徐灵胎和道音两个平民,全都是公教神父,自然没必要装样子摆香案。席尔博神父心中正挂着澳门的事,不以为意地展开卷轴,粗粗一扫,脸色从刚才的青白转为殷红。

多罗神父凑过来一看,发出了猛烈的咳嗽,不是苏安夏扶住,整个人就仆倒在了地上。

席尔博主教吞着唾沫问郎世宁:“你知道这份谕令的内容吗?”

郎世宁摇头,他是诚实君子,敬忠职守,怎么可能擅自拆看皇帝陛下的谕令?

席尔博艰辛地道:“皇帝陛下,要禁止我们公教在治下传播,这事我们要怎么应对?”

郎世宁瞪圆了眼睛,好一阵后,他才虚弱无力地道:“这不是请求,而是……通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