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八卷 第四百四十九章 我把皇后还给老天

“待英慈院及于江北,妾必负荆而回,跪伏君前,侍奉终生。只求为婢为奴,须臾不离。妾乃蓬鄙之身,又怎可母仪天下?望君宥之,妾泣血拜上……”

绢布上血迹斑斑,凝成了这一行字,看得李肆触目惊心,盘金铃为了自证心志,竟然写了一封血书回来,李肆既是心痛,又是无奈。

这真是一个只愿守住一点小幸福,也不愿敞开怀抱,接什么大富贵的姑娘啊,恍惚间,李肆似乎见着了盘金铃正向自己盈盈拜倒,原本明亮清泓的眼瞳已是泪雾迷蒙,思念之心更浓了一分。

罢了,只要她愿意嫁给自己,就不迫着她去坐那火烫的皇后之位了。

李肆悠悠叹了一口长气,终于放弃了立盘金铃为后的打算。

她不当皇后,李肆就想立严三娘,可她却坚决拒绝。不仅是她,关蒄、安九秀也是绝对不当的,至于即将入宫的朱雨悠,李肆可没考虑过。盘金铃和严三娘不当,那就谁也别想当。

问题就大了,不久后就要办大婚典礼,分封妃嫔,这皇后之位难道真要空着?

这事表面上看,就跟立储之事一样,还不必着急,反正他还年轻。可眼下不给个说法,就让后位空着,日后岂不是要成国政的战场?到时为了平息争议,另立一人当皇后的可能性并不是没有,那怎么对得起陪着自己一直走过来的这几位娘子?

肆草堂里,刚由朱雨悠襄助,解决了祖辈血脉难题的李肆,又被这皇后之事给难倒了。沙场征战、内政调理,阴谋阳算,他都如屡平地,信心满满。可越是身边事,就越难处置好,这也正是所有君王都难以逃脱的宿命。

“唔,为师的大礼,终于是备好了。”

段宏时出现了,大剌剌地在那圈沙发一坐,然后将一坨东西丢在书案上。

“国朝已立,有你之前的君宪,再有为师这份大礼,你的君王法统上承天命,下接人心,内蕴天道,当是再稳当不过。之后诸事,都是火候问题,为师也准备颐养天年,走亲访友,让自己享享福了。”

段宏时一副要出世的模样,李肆又是一惊。

“老师有何打算?我专门给你备个衙门,一路支应照料,不过走之前,这事你可不能不帮……”

即便老头已是一副熬尽心力的慵懒模样,李肆却还是要压榨他一把。

老头没好气地睨了他一眼:“老夫约起一帮文士写《南明史》,准备先去广西看看,至于你的那些事,先是爷爷,现在又是大老婆,怎么总想着要外人拿主意?”

李肆腆着脸道:“老师岂是外人……”

老头受用地呵呵一笑,再收住脸色道:“你自乡村一野小子起家,其间所行之事,古往今来都无人行过。如今创出一番大局面,上天也低了,皇帝也变了,可你手脚,怎么却越来越拘束了?”

李肆一愣,老头什么意思?

段宏时摇头:“以你的脑子,桩桩奇事都能行得,如今古礼也被你破得差不多了,朝野上下,人心尽在你的指掌间。你既然已不再是君父,自己之事,纵然行些非常之举,大家也不过当你是在开新朝气象,还能把你怎么着?”

老头起身,恨铁不成钢地再道:“你啊,肆无忌惮的肆,难不曾就忘了?”

李肆呆了片刻,看看老头丢在书案上的“大礼”,终于恍然。老头也不知该怎么办,但他指出的方向,却是之前自己思维闭塞之处。

李肆恭谨地起身行礼:“谨受教!”

老头挥袖道:“你我师徒,别来这虚礼。为师既要远行,一应器具你可得备好了,另外,跟你家三娘子说说,为师身边还缺两个既通五禽戏,又擅泡茶的侍童……”

李肆赶紧拍胸脯:“别说两个,两百个徒弟也给老师招来。”

老头呸道:“你这是存心让后人说老夫是妖孽国师么!?”

在李肆身上压榨足了,段宏时满意地离去,而李肆看着老头留下的大礼,脑子一动,也如释重负。

十一月十九日,黄埔无涯宫至正殿,鼓乐欢鸣,群臣贺拜,李肆的婚典在中和殿举行。

关于英朝后宫规制,礼部早上了本,提了两个建议,一是用宋制,二是用明制。不管宋明,都分定额的妃嫔数等,以及不定额的宫女几等,即便再俭省,加起来也得有好几十人。

李肆驳了此本,说登基时就提过,既然他已不是君父,也不用太监,后宫就不再是国体文章。只是为抚天下人心,后宫事还算是国事。虽会大办,但怎么办,包括怎么定等,都由他自己说了算。

此事朝臣也早有心理准备,所以当李肆丢出来后宫建制时,朝堂也是波澜不惊。

英华皇帝的后宫,就分后、妃、嫔三等,在此之外的女子,即便是在后宫办事的侍女和女官,都不算是皇帝的女人。

现在后这一位不知道是谁,李肆此次就立了四个妃子。严三娘为贵妃,关蒄为慧妃,安九秀为淑妃,朱雨悠为贤妃。此前大家都听得一些风声,说原本要立为后的盘金铃死活不从,现在还没她的身影,该是日后要再封为妃。

妃子并没有等级之分,严三娘这贵妃的“贵”,也只是名号,并非明清时单独的一级,但隐隐有贵于其他皇妃的意味。而嫔这一级有婕舒、昭仪、美人、才人、采女几阶,现在还无人受封,朝野都猜想,该是那几位皇妃身边的侍女能得此位。

李肆在《皇英君宪》里已经明确,皇帝宫闱非天下事,绝不会兴选秀一类的事情。同时因为禁绝太监,李肆的后宫规模就不能太大,否则难以管理。

想着李肆还年轻,后宫之事,随着年月增进,还不知未来会扩充到什么地步,所有朝臣们都觉得没必要深究李肆这后宫太过寒酸,大家的目光都放在李肆身边那个位置上。

盘金铃不愿坐这个位置,其他妻妾又都受封为妃,这后位,李肆到底是个什么打算?

大多数人想的是,李肆多半会虚悬后位,留待将来解决,这就让他们心中暗暗藏了一分心思。李肆是不想当君父,可他终究是帝王,皇后之事,怎么也是一桩国政,到时可有得文章做了。

却不想这一日,李肆再给他们来了一次头脑风暴。

先不说召集群臣,将纳妃办得跟大婚一般隆重,这事礼部腐儒们满肚子牢骚,一脑子不合礼,可李肆这皇上处处不合礼,也不差这一桩,他们也就只能揣着牢骚来参加大典。

在中和殿叩拜李肆后,抬头发现李肆龙椅边多了一具坐塌,其上凤纹环绕,跟龙椅相映成趣。众人脑子顿时有些糊涂,莫非传闻有误,盘金铃已愿就后位,还急急赶了回来?

在满殿数百朝臣的注视里,李肆将一坨东西放在了凤椅上,满脸“爱”意地轻轻拍了拍,然后开口,一番话说得众人目瞪口呆。

“诸卿也知,朕这后位起了一番波澜。朕扪心静想,方才醒觉,此乃上天警示,朕这后位,就不容于凡俗。”

“朕非始皇帝之下诸帝王,而是要兴上古三代圣治之君。现华夏蒙尘,天下垢蔽。能以贤良之德,母仪天下,佐朕立圣治的,就不再凡俗……”

“朕要立圣治,成上古三代圣君,所能倚者,莫过于天道,因此……”

李肆将搁在凤椅上的那坨东西举起,却是一堆书,手展开,分作三本。

“朕这后位,将奉于天道!”

这话嗓音不高,却惊得诸臣心眼晕迷,这是闹哪样啊……难不成是要出家!?

李肆的话语还在殿堂里飘荡:“皇后与皇帝,阴阳相济。上天降下天道,为朕终生所倚。天道如后,母仪天下,进贤劝谏。天道看着朕,管着朕,将仁德圣治施于国政。”

他吧啦吧啦一大通,意思就是,我这皇帝,嫁给,不,娶了天道为大老婆了!而这大老婆具体又是什么面目呢,就是我手上这三本书。

《论天》、《论道》、《论君》,这就是段宏时留给李肆的大礼,这三本书虽是段宏时所著,署名却是李肆本人。这非段宏时献学于李肆这君王,而是这三本书所写的东西,本就是以李肆这几年来所提点的思想为核心。这三本书,其实就是现今英华国政学术“天主道”的根底。

经过多年丰满和调理,以及实务锤炼,“天主道”一学终于大成,精髓就在这三本书里。

《论天》说的是寰宇万物的本质是一个“变”字,由此而散发出思辨之哲。

《论道》说的是人灵该如何把握这寰宇之变,途径就在于“道”,而这道的根基在于度“器”,以有限之器,衡无限之变,人灵始终只能接近“真理”,并没有绝对的真理。由此而散发出格致、经纬之学。

《论君》说的是君王之道,人灵生于混沌,之后就群居而生,文明继起。君王治政,必须把握天道而行。这本书将国、君和民分开,谈到天命的运转,宣称君民相约方成国,君持国政方是正统。

中和殿里,群臣都觉恍惚如梦中,他们这皇帝,还真是善于把什么事都掰出一番天道来呢。礼部侍郎梁载琛艰辛地开口,想喊一句“不合礼”,哪有皇帝把后位供奉给上天的道理?虽说他们礼部腐儒玩的就是虚的,可眼下皇帝玩的这一手,简直是虚得到了天庭了。

刚刚开口,就听范晋苏文采刘兴纯等一帮心腹嫡系高声呼喝:“皇上圣明”,这老头一口气没出匀,两眼一翻就晕了过去。

正如段宏时所说,李肆这皇帝,虽矮了君,可对朝堂形势和人心把握之稳,却是历代帝王都难及的。当天大典,除了以梁载琛为首的几个腐儒被御史弹劾“典上失仪”外,就再没什么杂声。

反正后宫已是皇帝的私家事,虽然也有涉国体,但丢脸终究是陛下您自个的事,咱们就当应声虫好了,您要哪样随您……

这是大多数朝臣的心思,同时在中和殿后殿等待封妃嫔礼的严三娘几位皇妃却是满面笑容,原本还有些惶恐不安的朱雨悠更是笑岔了气,暗道这位皇帝陛下行事之荒唐,日后史书还不知道会怎么评述他呢。

看着花枝乱颤的朱雨悠,严三娘道:“阿肆早前迎我们三个进门时,就说过一句话……”

关蒄记起来了:“四哥哥说,这辈子他不要正室!”

安九秀叹道:“官家还真是说到做到,连皇后都丢给老天爷了。”

朱雨悠眼神迷离,时代还真是变了,自己以前顾虑的宫闱苦楚,还真是杞人忧天。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