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八卷 第四百四十八章 攘外必先安内

“终于是雍正了啊……”

十一月三日,无涯宫肆草堂,李肆得了从北面信鸽快线递来的消息,心中波澜不惊,历史终于在这个节点上回归了“正途”。而后的历史走向会如何,至少是紫禁城那一圈里会上演怎样的戏码,尽在他的掌握。

坐在龙椅上的雍正,正面对着汹汹置疑之声,还不知那位四哥内心会纠结到什么地步,可李肆却高兴不起来,因为他这四哥,也同样面临着一摊子烂事,而其中一件事,让他更是头大如斗。

“我只会拳脚枪炮,领军作战,这事可真帮不上忙……”

“四哥哥要我算天下田亩,银钱来往,我都有信心去算出来,可这个……”

严三娘和关蒄,外加严三娘怀里的夕夕,两大一小,三双眼睛都愣愣看着正抚额呻吟的李肆。

“官家……”

快近临盆时日的安九秀唤着时髦用语,因为李肆对老婆成天叫着“皇上”、“陛下”、“万岁”感觉颇为刺耳,她们三个媳妇就换了宋时的称呼。而这称呼已经扩散到了整个内廷,正向外廷朝臣乃至民间传播。

“这事太机密,自不能跟那帮酸儒商量,可不止是酸儒通晓古今礼法嘛,官家身边不就有一个?”

安九秀这话李肆还没明白,身边,谁啊?

严三娘白了李肆一眼:“雨悠妹妹被你放回去大半月了,现在基也登了,皇帝也作了,你却没动静了。以前死皮赖脸把人家绑来,现在又把人家晾在一边,你啊,天生就是来磨难咱们女儿家的么!?”

嘿……

李肆一拍大腿,娘子提醒得好!朱雨悠也是熟读古书的,这事该能帮着参谋参谋,顺便也把她入门之事敲定了。攘外必先安内,自己的家事也得尽快料理好。

给三个老婆连带女儿一人一亲,李肆拔腿就走,关蒄还在身后叫着:“四哥哥!还有盘姐姐!她是不是修医院和天庙修上瘾了?赶紧把她绑回来!”

严三娘和安九秀对眼一叹,就为这事,李肆也正郁闷着呢。

她们早前就传了信给盘金铃,接着李肆又派人要接她回广州,可盘金铃听说自己要被立为皇后,吓得又是装忙,又是装病,这会干脆就跑江西去了。推辞后位的书信一天一封,惹得李肆说起她就是一肚子气。

严三娘和安九秀都明白盘金铃的心事,她今年已是二十六七岁,出身麻风医家,幼年也曾患病,跟麻风病人相处日久,是个极度封闭和自卑的女子。跟从李肆后,受着李肆新生之恩,已觉自己福厚,压根不敢想在李肆这再得什么富贵。估计封她为妃就已觉承受不起,更不用说压个皇后在身上,那不是要了她的命么?

但这事盘金铃自己怎么想还只是一面,对李肆,对严三娘等人,乃至对英华一国来说,后位却非盘金铃莫属。她跟从李肆最早,心性最善,声名远播,更是孤身一人,没什么娘家势力。唯一有些顾虑的是天主教,可只要她不再当什么主祭,参与什么法事,也就没了关联。

安九秀叹气道:“盘姐姐看来是真心不敢接那位置的,我觉得,只有严姐姐你……”

严三娘决然摇头:“我可不行!这是给阿肆添乱,满朝大将都是我的弟子,到时怕不个个朝臣都指着我的鼻子说我是吕后。”

娇颜上泛着悠悠自得的满足,严三娘接着道:“早前阿肆称王的时候,我就立过愿,只求能守在阿肆身边,为他生儿育女,让他安心领着天下朝前走,这日子就已是天仙一般。”

安九秀扑哧低笑:“只是如此么?官家说,让严姐姐建什么国民强身会,研究什么体操,还要姐姐主持民间武馆的引导之事,当时姐姐高兴得就跟个小孩似的,连着两晚上都……”

严三娘那玉白脸颊顿时红透到了脖颈,恼怒地嗔道:“哎呀你个坏嘴!都要当妈的人了,夕夕还在这呢,就满口乱嚼!”

安九秀赶紧转移话题:“可这皇后的位置总不成就空着吧,别看我,我要当了,我家就没好日子过了,关蒄也不行……”

严三娘也无奈地叹气,是啊,盘金铃铁了心地不接后位,那就真没人了。安九秀和关蒄不行,朱雨悠也不行,三人背后都牵着莫大的利害。

接着严三娘展眉:“也别费神了,让阿肆自个去头疼吧,他是皇帝,就得担起责任。”

安九秀又笑道:“就跟眼下这事一样么?到底该定谁是爷爷,也就皇帝这般头疼。”

没错,李肆很头疼,既然是皇帝,就得立皇祠,而他的爷爷到底是谁,这件旧事又翻腾出来了。

按照古制,开国之帝,历来要追溯十八代祖宗,甚至要攀到上古先秦周时所封各姓。当然,实际能追溯个六七代已经很不容易了,前面的就是文人来编造,否则显不出尊贵。而每朝皇帝的父祖,更是要编造各类“祥瑞”、“天命”,以显示皇帝得位,是老天几十上百年前就定好了的。

李肆开英华,矮君权,不再当君父,这些个“妙笔生花”的东西,自然就不必那么繁复。可问题是,你总不成连你爷爷是谁都定不下来吧?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么?

李肆爷爷可能是李自成的侄子李过,可能是晋王李定国,也可能是南明大将李元胤,甚至也可能只是一个姓李的普通人,到底是谁,难以确定。这事太过机密,自然不能跟朝臣去商量,所以李肆很头疼。

他原本求助过段宏时,可老头说,为你我老人家都榨干了心血,这些个破烂事,自己想办法解决。此时老头正忙着给那份大礼收尾,李肆也不好继续逼迫。

现在么,属于“自己人”这一圈里,有水平出点子的,就只有未来的媳妇了。

朱慈允一家就在黄埔书院外,李肆坐着马车,由龙高山格桑顿珠领着一班侍卫策马而行,片刻间就到了朱家院子。

“皇上是来提亲的?”

朱慈允被英朝改封为明襄侯,暂时从国子监退了出来,但也只是暂时,日后朱家人都能如常人一般出仕任事。原本忧虑会因身份转变而遭了什么苦罪,现在却是安然无恙,朱慈允一颗心放下来,就在家里读书养闲。

可李肆骤然上门,来意还是提亲,让朱慈允瞠目结舌。虽然朱雨悠已定好了嫁入皇室,但正式流程还没走。寻常民家都得媒人提亲,李肆这皇帝提亲,竟然都自己跑来了?

“还要见雨悠!?”

朱慈允下巴快掉到了地上,朱雨悠是待嫁身份,怎么能见呢?

李肆厚着脸皮道:“此乃非常之事,就容朕……我……小婿,行非常之事了。”

他能对丈人说,我是来找你女儿商量,我爷爷到底该是谁的问题?

朱慈允差点被痰噎住,一边咳嗽着一边告罪退开,心说这皇帝女婿还真是不讲礼……

没理会满腹哀怨牢骚的未来丈人,李肆直闯后院,一路丫鬟仆役惶恐跪迎,直到一个小丫鬟将朱雨悠的香闺挡住。

“小姐……小姐正睡着呢……”

这丫头自然是六车,护主心切。

“现在是下午四点吧……”

李肆摇头,自己这未来的媳妇可真是个瞌睡虫。

拎着六车的衣领,李肆将这个张牙舞爪的小丫鬟丢给龙高山:“侍卫亲军又换了班,想去看,就安静点。”

六车顿时不闹了,还满眼星星,浑然不知道自己看俊哥哥能看得流口水的“美名”已经传遍了无涯宫,李肆都一清二楚。

一个人进了朱雨悠香闺,果然,美女正睡得香甜,还打着细碎小呼噜。坐到床边,一眼春色,李肆起了玩心,捏住了她的鼻子。

屋子里一阵惊呼叫闹,外面的六车低声道:“小姐你别反抗啊,会更痛的……”

龙高山和格桑顿珠疑惑地看了她一眼,下意识地退开一步。

“淫……淫贼!”

“暴……暴君!”

香闺里,李肆嘻嘻笑着将砸在脑袋上的枕头放下,这笑容为朱雨悠从未见过,更是吓得哆嗦不已,抱着胳膊,缩在被窝里,低声怒骂道。

原本是听了严三娘安九秀的话,刻意对姑娘摆出好脸色,却遭了这番境遇,李肆很受打击,板起面孔道:“过来!”

平日被李肆当手臂一般的指使,满耳就是这般腔调,朱雨悠再哆嗦了一下,乖乖地蹭了过来。

“这是你的雨园,喏,全照着肆草堂的样式修,书屋在这,白城书院黄埔书院的书,全都有!”

“咱们家里还有印坊,你要什么书就印什么……”

“怕你闷了,在广州城里开了家藏书楼,是给你的产业。你可以在那里跟书虫们沟通交流,甚至自己办个藏书会。”

李肆递过来一张单子,就跟往日交办公务一样,一桩桩念着,朱雨悠听着听着,面颊渐渐生霞,抬眼看向李肆,怯怯地道:“陛下这是在……”

李肆愣住,挠头,然后苦笑:“以前是我不好,对你太生硬,既然你注定是我的人,就该多体贴些你,只是这事……我不是很擅长……”

这是实话,严三娘是感于他的大义,毅然自己送上门的,安九秀是被安金枝塞过来的,关蒄是从小养大的。不管是前世还是这一世,李肆对女人都还真没主动过。现在为了后宫安宁,也对朱雨悠这姑娘有一些歉疚,同时还有求于这姑娘,所以才在尝试放低身段。只是目前的表现,好像还很生硬。

朱雨悠呆了片刻,忽然掩嘴吃吃笑了,丢开在天下事上的深沉、威严和睿智,这位皇帝,其实也就是个愣头小子,算算他今年足岁才二十二,跟自己一般大呢。

看着有些尴尬的李肆,朱雨悠心中升起一丝淡淡甜意,自己要嫁的终究是个男人,不止是皇帝,丢开往日那些心结,未来似乎也不是那般黯淡无光,就说这些条件……

“另外还有一件事要找你商量,就是关于我的爷爷,嗯,很快也就是你的爷爷了。”

接着李肆提了一句,朱雨悠眨巴眨巴眼睛,原本还残留着的睡意顿时消散,这冰雪聪明的姑娘瞬间就明白了,之前她也是听过一些传闻。

“原来在他心里,我也不止是文书那般用处……”

心中甜意更胜,她自信地点头道:“此事妾身也正有想法呢……”

哟,还真来对了。

李肆看住了她,朱雨悠还一身亵衣,一缕肚兜的粉色露在胸口外,衬得肌肤分外白嫩,让李肆的目光顿时热了三分。

被这目光燎得火热,朱雨悠垂下脑袋,低声道:“陛下可否容妾身先更衣……”

此时她更有一丝惶恐,刚才那憨憨睡容也被他看去了?还流着口水呢。

听得她话语柔和,李肆也定了心,出了闺房。

闺房里,朱雨悠一把捏住李肆那张清单,两眼放光,再没刚才那恬静气质,跳脚欢呼道:“书!我的书!”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