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八卷 第四百四十七章 雍容的雍,正统的正

“民勇当大兴!湖南两度大战,民勇比官兵顶用!还省朝廷钱粮,我……朕掌政头一件大事,就是汰撤绿营,分遣得力大臣在毗邻南蛮各省办民勇,南蛮势大,此乃当务之急!”

“选能臣!像是岳超龙那种得力军将,就该大用!可惜他陷于朝堂党争,被逼到南蛮去了,这种荒唐事以后再不能在朕手中重演!”

“清弊政!十三啊,我们兄弟前些日子在户部所见多遇,触目惊心!这大清已是窟窿满身,从地方到朝堂,全趴在社稷身上吸血!往日不能行的快意之事,现在一桩桩都得挥洒开!”

“更要紧一事,就是学南蛮,兴工商!此事不必忌讳,昔日赵武灵王能胡服骑射,今日我大清也能师夷自强!火枪、大炮,阿玛……皇考时的忌讳,咱们就得破开!”

十月二十九晨,紫禁城满城四挂白绫,乾清宫正殿更被素白绫蓬挡住,这是康熙停灵之处。乾清宫东暖阁,胤禛正跟十三弟允祥讨论着今日临时朝会的话题。

按旧制,新君要守灵九九八十一日,不能处理国政。张廷玉拟旨时,将这个时间缩短到三九二十七日。但在胤禛看来,他这个新君,近一月都不能掌政,这是绝不可接受的。所以张廷玉出了个主意,将御门听政搬到乾清宫东暖阁,守灵的同时就办理政务,两全其美。

康熙的后事怎么办,有礼部在,只要他胤禛点出几位大臣掌总就好,现在胤禛的心思,已经飞在了云颠,就紧紧看着南面的李肆。

跟神采飞扬的胤禛不同,允祥有些不安,小意地提醒了一句:“皇上,王公、朝堂,还有诸位兄弟……”

胤禛挥手,不以为意地道:“朕大义在手,皇权在握,些许跳梁小丑,还能翻腾出什么花样?”

想想胤禛上位,大家都没什么言语,允祥再没多想,心思也转到了怎么整顿国政,对付南面李肆这桩生死大事上。

眼见快到朝会时辰,新任乾清宫总管太监苏培盛在门外禀报道:“茹喜格格在乾清门侯着请安……”

茹喜……那个助他登上龙椅的小女子……

胤禛眉头一挑,心说这一日惊涛骇浪,竟把这个人忘了。此女不仅知他夺位底细,还是南面李肆安插在他身边的细作,怎么也不能留下!就该如常保一般,暗中处置掉。

正要向李卫递眼神,忽然想到,前日自己行前还郑重许诺,真要得位,绝不会亏待她,自己怎么能言而无信?心头一软,他冷声道:“今儿事忙,着她在王府侯着,自有赏赐。”

胤禛心想,朕是好男儿,说过的话绝不会忘。就连那常保,都允了赐家人富贵,怎么也不会罔负一个小女子。到时候把她遣回南面就好,瞧她一脸哀楚,想来心中也念着那李肆……

茹喜之事不过细细小节,胤禛很快转到另一件事,他问李卫:“那邬先生……”

李卫叩拜而下:“臣办事不力,昨日从畅春园出来,就求协戴锦,着粘杆处拿人。稍后戴锦报说,那里已是人去屋空。”

胤禛恨恨地道:“那邬先生插这么一手,自然早算好了后路,也罢,和李肆之战也非这些小节,且饶了他的狗命!”

“皇上,时辰已到,先出朝会吧……”

允祥在旁催促着,又将一份文书递给胤禛。上面写的正是刚才兄弟俩议定的国政大略。

胤禛拢在龙袍袖子里,一边走一边朝允祥笑道:“十三啊,也就咱们兄弟齐心,没外人之处,就别念着什么皇上不皇上了,不听你叫四哥,朕心中不舒坦。”

允祥拉下半个身位,低低笑道:“四哥成了皇上,皇上就是四哥,皇上又何必在意称呼。允祥自是要舍了命为皇上,为咱们这大清办事的。”

两人说笑间就来了东暖阁外面的偏殿,苏培盛抢在前一声高呼:“皇上驾到——!”满殿素白,万岁呼喝零零杂杂响起,胤禛登上临时搭起来的龙椅,正要挥袖道平身,不少人竟然已自顾自地站了起来,还明显看得出,不少人根本就没趴下去。

胤禛的手伸出半截,尴尬地不知道该挥下还是该收回,还是胸口升腾而起的一股怒火带了回来。他一屁股坐下,原本意气风发,准备着挥斥方遒的神采也消散了,脸上浮起的是一层浓浓阴霾。

隆科多和张廷玉分立在朝臣两班左右,见这情形,对视一眼,都在心说,这新君的威严还没立起来呢。

胤禛感觉自然更为强烈,所以当礼部尚书吞珠出列,求请立大臣办先帝后事时,原本早在他脑子里刻好的名单,顿时觉得有欠考虑,需要再斟酌一下。

就在他沉吟之时,下方却嗡嗡声不断,允祥再看不下去,出声呵斥道:“皇上驾前,怎敢如此无礼!?这还是先帝灵前,难道一丝忠孝之心都没有了吗?”

这一声喊,殿中先是静了一下,接着响起一声嘶嚎,“阿玛啊——您怎么就这么走了啊,都没见着您一面,什么话都没落下,就这么走了!”

定睛看去,一个胖子正在地上打滚,却是昔日的九阿哥允禟。

这话让殿里炸开了锅,隆科多几乎要跳脚而起:“怎么没留下话,那遗诏大家可都是真真听在耳里的!”

老十允誐阴恻恻地道:“那是皇阿玛亲口之词?”

张廷玉赶紧嗯咳一声,抹起了浆糊,这个方向太危险了:“敦郡王,谨守礼!新皇已立,该称先帝……”

老三诚亲王允祉垂泪道:“老八不在,十四也不在,阿玛这番走得可真是凄凉。”

一说到允禩,众人更是议论纷纷,因为胤禛禁绝允禩送出一切消息,已被严密隔离。

马齐出列道:“允禩此前虽被先帝贬斥,但终究是先帝骨肉,皇上应顾人情,体天和,允他祭拜先帝。”

满殿大半人都跟着出列跪求,胤禛坐在龙椅上,顿时觉得一股无形的罡风扑面而来,渗得他骨髓发寒,浑身汗毛尽皆起立。与此同时,殿中每一个人的神色似乎都清晰无比地映入胤禛的眼中,让他更是呼吸急促。

允禟咬牙切齿,满脸悲愤,允誐歪着嘴角,冷笑不已,马齐等人跪拜,也没对准他的龙椅,竟像是对着侧后方正殿,康熙的灵柩。这些人目光里都闪动着猜疑、不满和愤恨。

汗珠从胤禛髻角下渗出,他想朝这些人大喊,你们在怀疑什么!?你们是想说我胤禛篡位么!?你们抬出允禩,是要来抢回我这位置!?

允祥、隆科多和张廷玉三人也呆住了,他们不知该如何建言,因为他们也跟胤禛一样,已从满殿人跪拜的身姿中,从他们所求的让允禩祭灵一事中,看到了宗室和朝堂联手,对胤禛坐上龙椅这一事的质疑和抵触。

胤禛更不知该如何回应,他怎敢应这些人所请,将那允禩放出来?但正如马齐所言,不让允禩祭灵,那就是悖逆人伦。而他现在又没什么借口,或者说还来不及准备好借口,将允禩彻底打倒。因为在允禩之前,还有一个他更为忌惮的强敌:他的同母弟允禵。允禵手握十数万大军,坐镇西安,他必须专心处置此人,怎么能在这关口乱了京城阵脚?

这一刻,胤禛隐隐想起茹喜之前的话:“那李肆,就是要你坐上这龙椅……”

胤禛苦涩地想着,自己以为坐上龙椅,就大义到手,权柄在握,看来还真是愚蠢啊,这不过是一个起点,一切……刚刚才开始。

眼见殿中要陷入可怕的僵持之状,终于有人救场了,是奏事处的太监,屁滚尿流地奔到殿外,高声嚷道:“兵部加急塘报,准噶尔部策凌敦多布急袭藏地,拉藏汗被杀!前后藏都已被准噶尔占去!”

大殿里一片哗然,这噩耗来得可真是……

允禟的嘿嘿冷笑声在殿中回荡:“真是巧啊……”

总管太监苏培盛抡圆了嗓子高喊:“肃静!”

龙椅上的胤禛已是满脸铁青,巧个屁!塘报肯定早已经到了兵部,丢在通政司那,可康熙前几日封园,没来得及送进去。今天他开朝会,准是八爷党故意选着这时候把塘报递入宫中,为的就是落他脸面。

你胤禛得位了是吧,可为什么你一上台,兵灾就起了,藏地就丢了?这不就是老天爷在降罪么?老天爷在说,你得位不正呢!

允祥凑了过来,低声道:“皇上,如今只好以退为进……”

张廷玉急急拱手道:“不能让诸臣与皇上离心!允禩就得……”

此刻胤禛脑子急速转动,两人的话中话当时就明白了,这是紧急时刻,不能稳住局面,后果不堪设想!

胤禛出声了,嗓音冷得像是从冰窟里扑出来一般:“藏地之事,自有军议!皇考之事才是要务!”

他眼中升起浓烈的不甘和无奈,再咬牙道:“允禩复为贝勒,与怡亲王允祥、顾命大臣隆科多,大学士马齐,一同为总理事务大臣,办理先帝后事!”

殿上诸人高呼万岁,此时的声调才稍微齐整有力一些。

接着张廷玉出列道:“皇上既已登基,请示下年号。”

胤禛扫视诸人,感觉那股罡风还从众人身上散发而出,满满地压迫着自己,他深呼吸,沉声道:“朕既受皇考封雍亲王,此字不敢忘,而朕……将以一身正气,垂治天下,就叫……”

两个字含在嘴里,他已觉那罡风正在减缓。

“雍……正……”

这一号出口,胤禛,不,雍正呼吸通畅,才觉自己身躯不再在那罡风中摇曳不定。

朝会散后,殿中空寂,雍正还端坐龙椅出神。好一阵后,他招过苏培盛:“传旨,封藩邸格格马尔泰·茹喜为……淳嫔。”

苏培盛领旨而去,雍正取出袖中那份“改革”大纲,面无表情地递给太监,艰辛地从嘴里吐出两个字:“烧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