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八卷 第四百四十五章 宁搏错,勿放过

“那叶天士的方子就不该停用……”

“现在用?来不及了!”

“怎么不该停用?我看是停晚了!”

御医们的低语变成高音,将隆科多和魏珠狂乱飘飞的魂魄拉了回来。

“就是那叶天士的方子藏了未明之毒!”

御医们统一了意见,这些人并非庸才,已经知道康熙骤然犯病的原因,那就是停了叶天士的方子。可这时候再用,康熙病情不一定会有起色,救不回来的话,他们可是逃不了继续给康熙用毒的罪名。

“不管怎么着,先让皇上清醒过来!?”

隆科多比魏珠还要惊恐,魏珠视野没那么开,隆科多可是明白康熙骤然驾崩,对天下到底意味着什么。康熙连遗诏都没留下,这大清就要分崩离析了么?

就觉自己正站在悬崖边上,隆科多满脑子就想着赶紧让康熙醒转,至少留个交代也好。

“用大剂人参加附子,当能让皇上清醒,但……”

御医们涕泪交加地摇头,现在是老天爷在收康熙的命,真要照隆科多所言,只让康熙能清醒,那就是他们亲手在收康熙的命。

隆科多跟魏珠对视一眼,看到的都是难以忍受的煎熬之苦。

“找找……找诸位相爷来决断!”

魏珠终于回复了一些神智,找到了推卸责任的门路,隆科多也是一拍额头,该死,如此惊天动地的大事,自己怎么就想着全担下责任?

嘱咐魏珠盯着御医继续想办法延着康熙的命,隆科多奔出清溪书屋,就准备召心腹去急传诸位大学士。

此时已是夜深,出得门来,夜风一吹,一身汗粘在身上,冰凉之气透骨入髓,隆科多打了个寒噤,整个人猛然清醒过来,一个念头从心底深处翻腾出来,又如一把火,再次将全身灼得滚烫。

“皇上今晚崩了,这天下该谁人来接?”

这原本不是个问题,早前康熙亲征湖南时,已经留过遗诏,定下了十四皇子胤禵为皇储,隆科多亲眼看到过。

可那遗诏已经烧了,胤禵也远在西安,即便朝堂众臣都知道康熙属意胤禵,可这名分终究没公开定下来。

召来大学士的话,肯定是要定皇储之位的,即便胤禵远在西安,他们多半也要依循康熙生前之愿,拥胤禵上位,在胤禵赶回之前,京城怕是要乱成一锅粥。

不,大学士们不一定会拥胤禵上位……

隆科多想得深了,马齐、萧永藻等人是八爷党,王掞是废太子党,嵩祝是墙头草,李光地重病,肯定是赶不来,但他也是八爷党。而那些领侍卫内大臣,比如马尔赛,更是八爷党。这么算下来,已被贬为庶人的胤禩竟然还真有可能咸鱼翻身,被大臣们拥戴上位!至于之前康熙对他的责罚,他们上下嘴皮一碰,完全可以说成是对胤禩的爱护和关照。

为什么要那个虚伪矫饰的老八上位?为什么我隆科多在这事上就没插手的资格?

就是这个念头,让隆科多浑身发烫,觉得另有一个选择,一扇通向另一处广阔天地的门横在自己身前。

可我不过是个步军统领,九门提督,即便刚刚被皇上授了理藩院尚书,却不过勉强蹭了点朝堂的边。在那些中堂相爷们的眼里,根本就上不了台面。此事我要是插手,不就是历史书上说的那些……矫诏夺朝的权臣么?权臣……历来都是没好下场的吧。

隆科多心火呼呼烧着,这一丝顾虑却还挡在他的欲念之前,让他目光变幻不定,脚步也停了下来。

就在他心念进退之间,一个部下急急上前禀报:“大人,雍王爷遣人传信……”

雍亲王!四阿哥!

心中的顾虑喀喇裂开一线,他接过书信,翻开一看,就草草几行字:“我阿玛身子但有反复,万望告之,胤禛心切,大恩当肝胆相剖与报。”

这一行字,搁在往常,那就是谋逆之词,可也就是胤禛这几乎孤注一掷,直白心语的文字,隆科多心中残存的顾虑顿时如薄薄一张纸,在轰然高升的烈焰中焚为灰烬。

这一夜,这大清的龙椅,到底该谁来坐,可是由我隆科多一言而决的!

焰光就在隆科多的眼瞳中翻腾着,他沉声吩咐道:“整个园子,连带清溪书屋,给我严严封住,没我的命令,一只猫儿也不能进出!”

接着他转向那送信的部下:“四爷的人还在么?让他赶紧回去通报四爷……”

隆科多一个字一个字地咬道:“大变在即!刻不容缓!”

就选四爷了!不但之前四爷对自己有恩,在这剧变关口,只有四爷察觉到了,只有四爷有这般决心向自己伸手,对自己允诺,那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呢!?

在隆科多的心里,胤禛真有神机妙算,竟算准了今夜就是那天地转换的一夜。

可实际情形却非如此,当李卫和常保策马从畅春园急奔回雍王府,将隆科多的口信带到时,胤禛浑身发软,当时就瘫在了地上。他眼神恍惚,就盯着远处也瞠目结舌的茹喜,心说自己这舍命一搏,竟然还真中了的。

原本胤禛是没这般决绝的,傍晚回到王府,闷闷不乐,还是茹喜找上门来,诧异地问他怎么又回来了。

胤禛对这女子心绪十分复杂,烦躁地说皇上身子还稳着,那李肆这番是料错了。

茹喜却瞪眼叫道:“那李肆可能是料错了时间,但怎么也不会料错事情!他早早就说过,要王爷笼络好隆科多,还给王爷送回了他的儿子,帮王爷从他那讨来一个绝大人情。现在皇上身边就隆科多一人,不正是那李肆所说的机会!?如此机会,宁搏错,勿放过!”

这话让胤禛顿时如梦初醒,隆科多!现在康熙身边就隆科多一个外臣,真有什么意外,什么事都由隆科多一言而决,如此机会,那李肆竟然早早就料到了,真是……

此时也顾不上是什么未来之祸了,如茹喜所说,这可是眼前之福。他心一横,牙一咬,写了那封许愿书信,让李卫和常保去畅春园投给隆科多。

这一封信马上就见了效,李卫常保带回来的,竟然是如此消息……

“现在别去找十三爷了,免得走漏消息,等到了地头,在御前再召十三爷,名正言顺……”

胤禛缓过气来,下意识地还要招老搭档十三,茹喜却提醒了这么一句,让他禁不住细细看了看茹喜,这女子也真不是非常人物。

茹喜百感交集地流泪跪拜道:“茹喜在此祝四爷……马到功成……”

胤禛点头:“若真是功成,我也绝不吝赏你的功劳。”

李卫在一边催促,常保更是挎上了一把家传宝刀,自家主子已经搏了,他这个奴才也得有舍命之心。

看着胤禛在家人簇拥下匆匆而去的背影,茹喜软在地上,喃喃自语:“茹喜要的可不是什么赏功……”

从隆科多传讯,到胤禛打马而来,不过短短半个时辰。深夜的京城没有被这小小马队的疾驰给惊醒,还陷在沉沉的昏睡中,浑然不觉,这大清即将被这一阵马蹄声变了天。

京城西面某处宅子里,另一个老人似乎听到了这阵马蹄声,他艰辛地喘息着,浑浊的眼珠勉力转动,嘴里吐着模糊不清的字句。家人附耳过去,只听到“外臣……一人……不合制……速召……”

家人只是家人,终究没听懂自家老爷在说什么,似乎感应到了畅春园清溪书屋另一人正忽明忽灭的生机,这老人呼吸更为急促,却始终难以成言,急得他一把抓住家人,眼珠凸起。

“皇上……皇上……”

老人张口呼喊,家人却只能听到这两字,接着那手就颓然无力地软下,瞳孔骤然定住,然后缓缓失焦。

康熙五十六年十月二十八日丑时,理学名臣,熙朝重臣,被康熙皇帝称呼为“吾友”的李光地病逝京宅,享年七十五岁。但在后世清国史书上,他的忌日却被往后挪了三天。

胤禛带着李卫常保奔入畅春园,又在隆科多的陪同下进了清溪书屋,见到榻上的康熙,泪流满面地跪下来,还低声问道:“今日可是二十八日?”

一边的魏珠见隆科多没带进来大学士,却只带进来胤禛,惊得浑身僵直,他已经明白了两人的用心,再听胤禛这一问,更是不知该如何开口。

胤禛一边流泪,一边扯着魏珠的衣袍低声道:“公公对我阿玛的忠心,我胤禛绝不敢忘,有我胤禛一日,就有公公一日……”

魏珠正不知该如何回应,隆科多朝他皱眉点头,整个人顿时也清灵了。他这总管太监本就无权过问朝政,如今皇上危在旦夕,新君之事,他也就只能随波逐流了,毕竟他的权力只来自塌上还有半口气的康熙。

“必须要让皇阿玛醒来!”

听了御医的病情汇报,胤禛挥袖拂去泪水,因极度惊恐和紧张而涣散的心志也集聚起来。

眼下皇阿玛身边就他一个儿子,就算皇阿玛属意十四,十四也赶不回来了,国不可一日无君,皇阿玛醒来,只能将位置传给他,所以必须要让皇阿玛醒来,立下遗诏。

“大剂人参附子!?为什么……”

胤禛本想咆哮说为什么不用,最后关头收了口,他转眼看向隆科多和魏珠,目光森冷,这话他不能出口,但这两人却能定夺。

被胤禛这一盯,隆科多和魏珠心中一寒,他们明白了,这就是投名状。让康熙用这药,神智虽然能恢复,药效过后,人却是死定了。这罪名胤禛不能担,他们两人却必须担。他们在胤禛身上下注,胤禛也要他们以未来相搏,那一刻,两人就在感慨,他们可真是选了位心志如铁的好主子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