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八卷 第四百四十四章 一杯红茶别尘世

畅春园门口已是大乱,官轿一排排,无数轿夫仆役缩在远处,就看着一帮往日威严无比的大老爷们被兵丁拦在门口,正捶胸顿足,呼号连天,比妇人还要泼缠。

胤禛胤祥赶到时,正见到老九胤禟和老十胤誐叉腰叱喝着门口的护军营兵丁。胤禟啪的一耳光甩在一个护军校脸上,那老油子抚脸笑道:“九爷打得好!奴才挡了九爷的路,真是该死!可统领大人领着万岁爷的命,给奴才们下了死令,谁都不见。九爷觉着还顺不了心,再打这边?”

胤禛跟这两兄弟向来不对路,还是胤祥凑过去打了招呼,关切地问:“九哥十哥,阿玛到底怎么样?”

胤誐没说话,就指指已是暴跳如雷的胤禟。这九爷一脚踹倒小校,再一口唾沫吐上去,那小校就跟面人似的任他揉搓。周围兵丁埋着脑袋,死死挡着路。胤禟终究没那胆子朝里硬闯,只好挥着手臂高叫道:“隆科多!你这逆臣!你把皇阿玛怎么了!?”

不止是胤禟,甚至连萧永藻、嵩祝和王掞几个大学士都在破口骂着隆科多。隆科多就杵在园子门口,冬帽也歪了,单眼花翎耷拉着,袍服也裂了,肩膀上还挂着一只不知道谁扔的靴子,满脸的水,分不清汗水还是唾沫。

面对如潮的喝骂,本就讷言的隆科多摆出一副请罪的模样,四下拱手,不迭地喊着:“诸公请回,这是皇上的交代!”

见得这番景象,李卫嗯咳一声,胤禛点头前行,常保以蛮力开路,护着他挤到隆科多身前。

“哎哟,王爷,我隆科多敢有什么胆子擅自封园啊,这都是皇上的意思,皇上身子不好,今日谁都不想见……”

见胤禛出现,隆科多一脸为难。雍亲王现在跟他关系已非一般,前两日不知道通过什么渠道,竟然把他二儿子从南面捞了回来,若是他开口求自己,这番得罪可大了,只好抢先开口一顿诉苦。

“我说舅舅啊,你办事真是粗了,怎么让那些臭烘烘的兵痞堵在门口呢?这不让那些大臣阁老存了其他心思?皇上本是要清修的,这门口一番闹腾,还怎么静得下来?”

胤禛低低地说着,隆科多一愣,才觉得自己办事是有些粗疏。康熙下令封园,他愣头愣脑就拉出来好几百兵丁堵门,众人见这阵仗,难免怀疑他隆科多的用心。

“赶紧找可信的人,帮皇上递个话出来吧,进一人远远请个安总行吧?”

见隆科多这神色,胤禛心思来回卷滚。皇阿玛该是没什么大事了,可自己的机会呢……

听他的建议,隆科多无奈地叹气,之前魏珠都出来过一趟了,朝臣都不放心。瞧这场景,不放个人进去看看是不行了。

既然皇上还安好,胤禛自然不会想着再进去,他返身朝后面一扫,高声道:“隆科多是在尽职办皇上的差事,大家就不要苛责了。咱们都挂着皇上的情形,隆科多为了安大家的心,也拼着要被皇上怪责,许了可进一人,代大家见见皇上。我胤禛性子直,说话大家也该是不全信的,就看哪位毛遂自荐……”

他这一喊,那些闹腾不已的人都消停了,你看我我看你,就是没人自告奋勇。大家都看向大学士和领侍卫内大臣马尔赛等人,可这帮人却都觉得身为阁臣,一个人进去太独,眼神间就在来回推揉打太极。

沉寂了好一会,一个沉郁嗓音响起:“张廷玉愿往……”

众人松了口气,这张廷玉本就该守在康熙身边的,却不想康熙遭了事,什么人都不再信,一股脑地赶了出来。眼下他敢去冒险,再合适不过。

眼见隆科多领着张廷玉进了园子,门口顿时平息下来。

远处胤禟冷哼一声,对胤誐道:“咱们四哥现在可是能威风起来了,这么着下去,怕不该要力挽天倾……”

胤誐看看左右,附耳道:“九哥,皇阿玛看来是没事了,可难保这段日子出什么问题,咱们得赶紧跟十四通个气。”

胤禟咬牙道:“可惜八哥被圈了,这时节……怎一个乱字得了!”

胤誐叹气:“还不都是那南蛮字闹的?我看皇阿玛不是遭了什么事,多半就是被那李肆称帝给气的。”

张廷玉去得快,出来得也快,可不仅他脸色狼狈,隆科多也是灰头土脸,甚至额头还能见到明显的红印,自然是被康熙给训斥了。

张廷玉道:“皇上口谕……”

包括胤禛在内,众人都跪下了,就听张廷玉幽幽道:“朕体不适,明日再来请安……”

畅春园门口终于散了,胤禛半颗心松开,半颗心却如铅子一般沉下,再没心思逗留,跟着胤祥匆匆而去,并没注意到,张廷玉跟隆科多还有一番短暂而凝重的交谈。

张廷玉道:“皇上这番处置不妥当……”

张廷玉说的是康熙身边就没一个领侍卫内大臣,乃至内大臣随侍,却是隆科多这个步军统领在带兵宿卫,也不怪今天隆科多遭了这么多大臣唾骂责难。

隆科多苦笑:“皇上就是皇上。”

隆科多难以解释,一直给康熙诊治的叶天士跑了,还有周密的接应,明显就是南面那李肆的手脚。康熙身边那些领侍卫内大臣、内大臣都是八爷党,本就不放心,再来这么一出,康熙更不敢把安全交给他们,而是让他隆科多负责宿卫。

既然康熙这般信任自己,他隆科多也只有背上所有骂名。

张廷玉叹气,脑子里又浮起刚才见康熙时的情形。

他在屋外叩拜请安,好半响才响起康熙的苍老嗓音,骂外面的朝臣是不是巴着他早死,当时吓得他一身是汗。

然后一个宫女现身,说皇上许进,他才终于见到了天颜,当时他的泪水就下来了。康熙满眼血丝,一脸憔悴,竟像是骤然再老了十岁。往日那睥睨天下的雄浑气势消散无影,就是个打着哆嗦,嘴角还不停流诞的糟老头子。

康熙对他还算信任,凝住心神,说自己还能挺得过去,眼下之事,不过是小丑跳梁而已。颁下口谕说,让王公阿哥大臣们,明日再来请安。

他本要告退,可一颗为大清社稷计的赤心拉住了他,斗胆问了一句,是不是要把十四阿哥召回来,然后被康熙捏着砚台砸了过来,吓得魂飞魄散,连滚带爬退了出来。

接着就是康熙训斥隆科多办事太露形迹,惹来这么多大臣堵园子,隆科多在屋外咚咚叩头不止,随后他才跟隆科多这一对难兄难弟来到园门。

想到康熙的情形,虽然憔悴,但神智清醒,还有力气丢东西砸人,张廷玉也只能暗叹一声,盼着康熙能尽快好转。自南面李肆反乱后,康熙这两年来气怒不断,换了寻常人,还真是扛不住。

想着大学士李光地近日也是病重,根本无法理事,张廷玉还是心惊肉跳,临走时再问了一声:“当初皇上亲征湖南,那遗诏……”

隆科多打了个寒噤,看向张廷玉,两人视线交接,顿时有了默契。当初就是他们负责去放置遗诏的,康熙还交代说,除了自己,还另有人领了此命。联系上康熙在湖南出事,自己去乾清宫那偷看遗诏内容,彼此撞上过,那么知道康熙之前在遗诏里立下十四阿哥为储君的人,就是他们两人了。

隆科多不以为然地摇头:“遗诏已经烧了,人还在西安,老天爷不会给咱们大清,给皇上开这等玩笑的。”

张廷玉直着眼睛道:“如此最好……”

畅春园,清溪书屋,康熙咳嗽不止,嘴里还道:“上天断不会让朕在这个时候倒下,小晴你就放心吧……”

出了叶天士这事,康熙连澹宁居都不愿再住,就觉得处处危机,所以搬到了这偏僻的清溪书屋。原本的侍卫也都换了,就留了魏珠和小晴这几个可信之人服侍。

小晴含着泪地点头道:“万岁爷怎么会倒下,万岁爷寿与天齐呢……”

她一边说着,一边将泡好的红茶端过去,康熙闭了眼睛,正在榻上喘气。风灯的光亮透过玻璃杯,将红茶那琥珀光晕投在脸上,晃得他睁开眼,入眼的骤然是一片血红。

血红……

刹那间,时光仿佛倒转,回到了数年之前,当时他手里也端着一杯红茶,见得了李肆的真面目,当场犯了心病。

红茶……为何后来自己又喜欢上了红茶呢?

这点清醒意识被那片血红遮蔽,康熙猛觉自己被血海吞噬,惊得挥手一抡,当啷一声,茶杯砸在墙上,在小晴的又一声惊呼中,他意识崩裂,整个人又软在了塌上。

“太医!太医!”

小晴先喊,后面抢进来的总管太监魏珠跟着喊,清溪书屋周围顿时忙乱起来。

“皇帝陛下似乎又突然昏迷了,不知道这一次又跟怎样的噩耗相关……”

清溪书屋附近的一间屋子里,宫廷画师马国贤满脸忧容地记下了这么一笔,接着就听到惶急的脚步声朝清溪书屋方向而去,那该是太医院的御医群体出动了。

如果马国贤再能看到书屋里众人的脸色,他的记载就该能再详细一些,从而为后世人研究康熙的真正死因留下更多的材料。

可惜,他不过是个老外,还因为康熙不能理政,一直被丢在畅春园里,哪也不能去,不是住处正好靠近清溪书屋,还听不到这番动静。

书屋里,御医们惊得几乎都要群体晕厥。

“皇上……脉象异于往前,已是弦……弦断之迹!”

御医们不敢隐瞒,这话出口,非但那宫女小晴,连总管太监魏珠也差点晕厥过去。

刚才不好能说话能吃茶的,怎么一下就……

“皇上、皇上怕是……”

“今晚……”

御医们口齿不清地说着,意思却很清楚,皇上怕是过不了今晚。

在场主事的就魏珠一人,他呆了好半响才清醒过来,满眼绝望地四处张望,想找个人来帮他分担一桩绝大难题:现在该怎么办!?

“用药!用药!你们这些御医都是没用的,真有什么不测,你们可都没了好下场!”

他终于有了点灵智,一边压迫着御医,催促他们拿出死马当活马医的劲头来,一边疯狂转着脑子,现在该怎么办……

不必等到他来决定怎么办,隆科多急急来了,宿卫四周的全是他手下护军营的兵,有什么异动,也只有他知道。

冲进屋内,见着一帮御医就跟无头苍蝇似的乱撞着,魏珠跟个白痴似地两眼盯着天花板,御塌下还跪在一个该是吓傻了的宫女,而塌上的康熙,胸口像是已没了起伏,隆科多两眼发直,脚下踉跄,径直摔了个五体投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