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八卷 第四百三十三章 大变将至,邬先生献计

十四皇子胤祯晋王爵,改名胤禵,虽然没有给正式的王号,而是用了有些不伦不类的“大将军王”,但朝臣普遍都认为,这是康熙预留一手的打算。因为康熙没有撤大将军位,胤禵还要领军在外,若是战事走向不堪设想,胤禵这新晋王爷太丢脸面,康熙也不至于再像处置胤禛那般,上上下下,来来回回。

康熙虽没有明说,可立储风波就这么悄然平息,大家都看出来了,康熙属意胤禵。接着康熙将上书求复太子的朱天保砍头,一家流放,朝堂也没什么声音。毕竟这个楞头青又把废太子翻腾出来,自己找死,怨不得别人。而大学士王掞遭了发落,降三级留用,这是在惩戒他有结党揽政之嫌。

雍王府,冰刀还插在胤禛心口上,寒风呼呼地往里灌着。

康熙在畅春园见了胤禵后,又召王公大臣,发落了胤禩。上谕用词很严厉,“胤禩,系辛者库贱妇所生,自幼心高阴险。听相面人张明德之言,遂大背臣道,觅人谋杀二阿哥,举国皆知。伊杀害二阿哥,未必念及朕躬也。朕前患病,诸大臣保奏八阿哥,朕甚无奈,将不可册立之胤礽放出,数载之内,极其郁闷。胤禩仍望遂其初念,与乱臣贼子结成党羽,密行险奸。谓朕年已老迈,岁月无多,及至不讳,伊曾为人所保,谁敢争执?此大奸大恶之人,不肖为朕子!自此朕与胤禩,父子之恩绝矣!”

康熙翻陈年旧账,断绝父子关系,废去胤禩贝勒爵位,着家看管,处置比上一次还重。这番作为一般人看不明白,可朝堂重臣心里都有数。康熙在湖南生死不明时,大家都准备把胤禩推出来,这显然有违康熙所愿,更惧这八阿哥的“贤名”,所以发落得很是彻底,朝堂宗室都不敢有一丝杂音。

对胤禩来说,他自己都还没想明白,为何遭了这“无妄之灾”。不仅再无嗣位希望,连带皇子身份都被撸去,短短时日,大起大落,他难再扛得住,竟是一病不起。

胤禩遭罪,胤禛顾不上幸灾乐祸,他是又惊又惧又忧。震惊的是,真如茹喜所言,老八倒下了,十四起来了。恐惧的是,这一切李肆不仅早就料到,甚至还是他推波助澜所造的形势。而忧虑的是,胤禵得势,储位看起来非他莫属,自己该怎么办?

“李肆,乃我大清死敌,此前皇阿玛几番布置,已经看得很明白,我大清靠眼下的布局,绝难遏止李肆。只有修政、强军,以一番新气象相对,否则大清危矣!十四弟只知兵,只通旧政,即便有皇阿玛之能,若是不专心看透此局,我大清,怕是撑不过他在位之时。”

胤祥心头也非常沉重,都顾不得再去劝解胤禛。在他看来,李肆是大清生死之敌,掌大清之人,没有一番雷霆涤荡的大决心,这大清的天下,早晚要被李肆尽数夺去。

而现在,皇阿玛湖南受挫,竟是偃旗息鼓,似乎还有跟李肆谈和之心。姑且算是缓兵之计吧,可皇阿玛还能有几年时日?真正肩负起捍卫大清,乃至灭掉李肆重任的,是下一任皇帝。其他人都不是合适人选,最合适的还是跟李肆有“过命”交情,知之甚深,自有一番大决心的四哥胤禛。

胤禛颓然无力地道:“可那又能怎样?要能修政、强军,没有权柄,如何得行?这些时日你我兄弟清理户部,遭遇如何?跟十年前帮太子查办亏空一样,查到最后,全是皇阿玛自己戳出来的窟窿!可这权柄,皇阿玛眼见是要交给十四弟了,我们又莫之奈何。”

胤祥低低道:“南面之人,该用就得用上了。”

胤禛心头一跳,自南面而回的茹喜,一直被他留在府中,虽有格格之名,他却是不愿去碰,这段时日也没再见过,就是想看看茹喜所言到底能应验几分。现在尽数应验,他却更不想见,他害怕。李肆料事如此深,自己跟那李肆联手,到底是福还是祸?说起来自己有心上位,为的就是铲除李肆,为了这个目的,跟李肆那大仇敌握手,着实荒谬。

他自己虽然嘴上也说有大决心,什么事都可做得,心里却总是虚的。那李肆,选中他为扶持对象,有什么图谋,多多少少也有所悟。真要用上李肆的助力,在未来到底有什么影响,他还不太能算明白。

胤祥咬牙道:“此一时,彼一时,权谋无黑白,李世民能杀兄弟,朱元璋能溺小明王,朱棣更是起兵覆建成帝位,为着大清江山,四哥你就得坚定心意。若能得南面助力,让皇阿玛转心属意四哥,些许顾虑,算得了什么?我可是隐约听人说起过,皇阿玛跟李肆正来往消息,谋着休兵止戈呢。”

胤祥说得前锐后圆,“谋逆夺位”的念头在胤禛心中一闪而过,他不敢深想,却是点头道:“也好,就跟那茹喜再谈谈。”

茹喜再见胤禛,不敢多说,就只道:“南面又来了人,说王爷真是有心,不妨与他相谈一番。”

胤禛问:“那是何人?”

茹喜道:“那是……邬先生,李天王身边之人。”

胤禛当然有心,于是去了北城文昌帝君庙,见着了这位年轻的邬先生。

对上胤禛,这年轻人初时还有些紧张。两人没谈正事,而是论道。胤禛懂佛道,这年轻人也有涉猎,聊了一阵,年轻人的气度也挥洒开了,话题转到自南面兴起,最近传入江南的天主教。

胤禛对这天主教认识不多,但显然也没闭塞到将之跟欧人的罗马公教混为一谈。他就问,为何天主教要兴公祀,血脉之祀不都是一家一姓的事么?公祀还不分嫡庶,也难怪江南的读书人斥之为邪教,两江总督张伯行为此还上书,要求朝廷下谕封禁。

邬先生道:“富贵之家,代代稳继,族谱完密,血脉之嗣清晰,可以自设祠堂,一族自祀。可小民之辈,颠沛流离,哪有余力厘清祖辈谱系?他们为饱口腹而终日奔忙,也无财力自祀。而能有自祀之力的宗族里,那些未能载入族谱的庶子贱枝,他们也是人,也总想着能追溯血脉。这两类人,天下之民,十之八九,为他们设公祀,不正合孔圣人所言之‘仁’么?”

胤禛抽了口凉气,这天主教,开公祀之路,竟然能席卷天下人十之八九,怪不得两江总督张伯行说任其扩散,危害不堪设想。他心中暗道,这该是那李肆安下的暗棋,就为分天下人心,必须得警告皇阿玛,若是日后自己得位,也得彻底禁绝此教。

邬先生看着他眼中闪动的寒光,再微微笑道:“天主教除开公祀,还以稳导人心,除开尊奉华夏之圣,教义还倡不杀生,不倡秽,不兴乱,劝人向善。他们还精于医事,以医行教。更重要的是,他们不学佛道乃至洋人之教,求什么免钱粮事,甚至反佛道人出世。”

听到这,胤禛心念骤然转变,若此话为真,那倒是一颗值得利用的棋子……

谈了一会天主教,话头熟络,终于话归正题。

邬先生问胤禛:“皇上在畅春园,安全都是何人负责周护?”

胤禛心中咯噔一响,这话的方向很是危险……

不等胤禛回答,邬先生竖掌,一根指头一根指头的弹:“在畅春园,最里自然是侍奉起居的总管太监,外一层是侍卫亲军,由散秩大臣、内大臣和领侍卫内大臣掌管,更外一层是步军统领,也就是九门提督。”

胤禛冷声道:“邬先生,你虽从南面来,但这里终究是京城,说话可当小心些,我胤禛有心权柄,却绝无谋逆之心!”

不管他内心怎么想,即便是对着自己最亲信的人,这话这态度,他也必须摆明。

邬先生却是不管他,径直继续道:“好叫雍王知道,我家天王有一句话要传给王爷,这最外一层,可是关键,王爷千万得把稳了。”

这话说得再明白不过,是让胤禛笼络住步军统领隆科多。

胤禛没说话,脑子却在急速转动。隆科多,他本就在加意笼络,那毕竟是一门权贵,他虽非佟佳皇后所生,却是佟佳皇后所养,隆科多还是他的舅舅。

但对隆科多此人,胤禛却也没怎么太看重。隆科多所领步军统领一职,确是重要,却不是最重要的。毕竟隆科多所部,从来都只是外卫,即便是畅春园,也都没有宿卫在内。康熙身边安全,靠的是侍卫亲军,而掌管这些侍卫的,是领侍卫内大臣。

即便是他胤禛要谋逆,就算勾结了隆科多,还有领侍卫内大臣和内大臣那一圈重臣。那些重臣,内接王公,外联大学士,一纸谕令,隆科多的步军可没那个胆子违逆。

如今这邬先生来这么一句,让胤禛很难理解,在他的思维里,牢牢抓住隆科多,这内里的潜台词是,得靠着波及整个京城的血腥之事,才有机会上位,因为隆科多管的是整个京城的护卫。

见胤禛有发火自证心志的迹象,邬先生呵呵笑道:“王爷莫想多了,我家天王有神机妙算,在天下大变之后,这最外一层,能给王爷一次机会。这个机会合礼合法,绝不是谋逆。只是……这也是唯一一次机会,需要王爷定下大决心,王爷若是无力或者无心把握,我家天王也爱莫能助。”

胤禛愣住,大变?不是谋逆?真有这样的机会?

目光变幻了好一阵,胤禛道:“那会是什么大变?”

邬先生高深莫测地一笑:“王爷自当拭目以待,时日也不会太久远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