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八卷 第二百四十五章 心烟起,朝北望

眼见康熙又喘了起来,太监宫女赶紧扶住,那叫小晴的宫女捶胸刷背,终于让康熙一口气顺了出来。

康熙手指头朝地上那信点着,还挤不出话来,魏珠捡起信就要朝那还燃着火苗子的铁桶里丢,却被小晴一声诶给拦住,再一看,康熙的手指头正朝回勾着。

信再到手里,康熙已经平静了许多,细细又读了一遍,他冷哼出声:“李贼小儿,前后手腕用得好哇……”

这信是昔日臣子汤右曾写给好友田从典的,就是封私信。述了一段被软硬兼施拉下了水,不得不为天王府效力的哀怨衷肠,同时问候也经历了一番无妄之灾的田从典,感慨两人都遭时势牵累,可恨自己晚节不保,好友却能梅花香自寒中来。这些都不是重点,要紧的是信后汤右曾淡淡地提了一句,希望田从典辅佐新皇,致力于南北和平,他也会竭尽全力,不让天下苍生再陷血火。

看这内容,信该是康熙还生死未卜时从南面送出的,平心而论,也就是“新皇”二字有些康熙忌讳而已,可当时形势如此,康熙也不是为此生气。问题就在于,汤右曾对“新皇”有这样的描述:“贤名远播,当安天下”。

这说的是谁?“八贤王”胤禩嘛!汤右曾在这关口给田从典来信,背后是谁?李肆嘛!这封信的意思再明显不过,南蛮李贼为了消化这场大胜,为了得个和局,一方面在他康熙这边用力,一方面也撒出了后手。万一他康熙咽气,就要跟新皇搭上关系,而在李贼眼里,胤禩得位似乎是理所当然之事。

康熙第一遍就扫到了信尾,最初反应是很愤怒,第二遍再仔细看,怒意已经转作深深的恐惧。

连李贼都认定胤禩能得位,王公朝堂是什么态度?这不言而喻,眼下臣子群起上书,背后怕不是王掞,而是那个踩了好几次,都还没把他贤名踩散的老八!

不,不止是老八,而是八爷党……

康熙想到刚才来禀报的马齐,心中寒风直吹,八爷党阴魂不散啊。

接着再想到什么,康熙两眼圆瞪,嗓子带着颤音地问:“张廷玉,你老实说,鄂伦岱因何而回!?”

鄂伦岱原本被发遣到巴浑岱帐下效力,同守岳州。贼军势猛,巴浑岱遣鄂伦岱率马队出城告援,旋即城破,巴浑岱战殁。鄂伦岱只好退到武昌府,接着又被马齐召去守护銮驾。康熙昏迷时,为防京城起乱,马尔赛等人临时做主,将其急遣回京,领驻丰台的骁骑营部,震慑不肖。当然,这是臣子们的说法。

康熙恢复不久,没来得及想透这事,原本他仓皇北退时,就是马尔赛等人布置善后。在武昌发觉败得底裤都掉了,气得昏迷,更是靠马尔赛主外,方苞和赵弘灿主内,一路终于安然无恙退到江宁,对他们的临时处置都作了追认。

现在跟储位这事一联系,很多时候都透着太多玄机,而最让康熙惊心的是,驻丰台的满蒙两万八旗骁骑营建制完整,是京营唯一还有战力的大军。让鄂伦岱掌住这支军队,是他追认马尔赛等人的处置。之前还不觉得有什么问题,现在结合八爷党又浮出水面,来势更为凶猛的形势,鄂伦岱……意欲何为!?

张廷玉也顾不得再装着写字,又伏下叩头道:“此乃军事,臣委实不知!”

他其实知道,鄂伦岱急急而回,直奔丰台大营,不知暗中动了什么手脚,勾通了多少统领。两天后,康熙的谕令才到,着鄂伦岱署理丰台大营总统大臣。这两天的时间差,内中形势很是耐人寻味,可张廷玉却不敢深寻。

康熙挺直了腰,这是他面对极度危险时的反应,就如之前毅然决定御驾亲征一般。

“拟旨,既形势已定,丰台大营不必再专署总印。鄂伦岱勤勉可嘉,免此前失长沙之罪,复领侍卫内大臣一职,加理藩院尚书,着其处置藏务……”

太危险了,身边竟然都是胤禩党羽,朕还有谁可信,还有谁可用!?

康熙嘴上说着,心头却是无比畏惧,看看身边的太监,特别是总管太监魏珠,眼睛更眯了起来,转到小晴,变柔和了一些,再看到正奋笔疾书的张廷玉,心说事到如今,就只能信这身边的汉臣了。先得保证自己的安全,守住了命门,才谈得上进攻,不能急躁。

“张廷玉升内阁侍读学士,内大臣,銮仪副使。”

听到康熙说出这话,张廷玉惊得后颈汗毛都竖了起来,后面康熙说的话,都只听到了六七分。

“今儿朕体还有些不适,请见都道乏了,明日幸畅春园……”

八贝勒府,胤禩一脸失落,同时还有惶恐。

“皇阿玛龙体稍安,真是值得高兴,可他谁都没见,不知对上书立储这事又要怎样发落。王掞那老家伙搞得动静太大,怕是要把我也牵连了,这是何苦来由……”

他长吁短叹着,老搭档老九老十也凑在一起,神色很是纠结。之前他俩当胤禩已是过气老鼠,就一心巴着胤祯,可现在看来,胤禩竟然还有如此名望,朝堂这番上书,多半还是在推着胤禩,他们兄弟俩都有些坐不住,感觉没跟上形势,有些负了胤禩。

“马齐啊,鄂伦岱啊,马尔赛,甚至李光地都透过风,说皇阿玛真有不测,总得有个服人望的阿哥站出来。原本我是心冷了,就指着十四,可瞧半月前那凶险势头,十四可是来不及回来,大家都在想着扛我来顶缸呢,万幸啊万幸,皇阿玛终究是吉人天相……”

胤禩口不对心地说着,皇阿玛为何没背过气呢?真是遗憾,这丝念头如冰线一般,在他心底来回拉扯着。

鄂伦岱早早赶回,掌住了丰台大营,给他传了消息,一旦皇阿玛在半道崩了,不管什么遗诏不遗诏,先占住位置。

江南的李煦也发回消息,说南蛮贼李肆有了回应,只是条件还没谈妥,却还能谈得下去。等自己登了位,安抚好李肆,南面事就能平住,以后再缓缓图之。

朝堂有人,外面有人,军中还有人,几乎是一切齐备了,只要等皇阿玛崩了,大清就是他的了,那时也只能对十四说抱歉了。

可惜……皇阿玛没死,可惜啊……

瞧着胤禩一脸阴郁,老九老十对他嘴里那话信了个十足,都道皇阿玛睿智难及,八哥你的心,皇阿玛肯定是知的。

胤禩心想,怕的就是被皇阿玛知啊。

“瞧,这一大堆拜帖,大多都是拜托我跟各部打招呼。要人的,求尸的,厚恤的。咱们旗人,特别是满人,在湖南洒了多少血啊,兵部户部吏部那些爷们还一脸不着四五的,给遗眷都没好脸色,还得我去出面,唉……”

他心虚地翻腾着桌子上的大堆帖子,贤名在外就是这点累,大家都找上门来求助。

“八哥,隆科多专门找过我,他二儿子玉柱像是被南蛮给抓了,说八哥跟南面似乎能通消息,想求八哥递个话,通融通融。”

说到帮忙,老九提到了正事。

“隆科多……”

胤禩捏起一个果子,喀嚓啃了一口,摇头叹气。

“他这话也是害人,我真有那本事,皇阿玛不得要了我的脑袋?”

这话当然是虚的,李煦都已经替他来回那般消息了,还怕这点事?可胤禩觉得,这隆科多虽是佟家人,却一直没太大出息,现在不过区区一个九门提督,位不上朝堂,平日跟自己又没至深交情,何苦为这么一个人犯险?自己是贤,可不是傻。

八月最后几日就在平静中度过,可北京城里,人人都不平静,特别是隆科多。

“老八不帮忙!?呸!还什么贤王,举手之劳而已!李煦跟南蛮贼的交情谁人不知啊,分明就是看不起我这个人!”

隆科多很郁闷,自己的二儿子随军效力,陷于敌阵,逃回来的人说是被抓了。他上天入地想办法捞人,甚至都找过田从典,自然是吃了闭门羹。最后才想到八阿哥胤禩,找到九阿哥间接递了个话。原本想着,胤禩真要伸手帮,那就真当得起一个贤字。不管成不成,他怎么也得尽力回报一番,却没想胤禩拒绝得很干脆。

本就窝着火,治下又出了妖蛾子,说是一大帮人堵了户部衙门。有胆堵六部衙门的那可绝非善主,顺天府尹没胆子掺和。管着京城巡捕事的隆科多不得不亲自出马,驱着数百兵丁急急赶去,满心都是杀人的欲念。

“朝廷法度自在,尔等若再是挟宠而骄,鼓噪闹事,本王奉差办事,绝不留情!”

还没到门口,就听到沉冷嗓音高响,隆科多一下就听了出来,那是雍亲王,四阿哥。

让兵丁用鞭子抽开一条路,隆科多见到胤禛,后者正满脸铁青,看他来了,赶紧换上欣慰和善神色招手。隆科多心中一暖,心说贤王不贤,冷面王其实也不冷,至少对他是给足了脸面的。

“是内务府的狗奴才!?从哪里借来的胆子!?”

胤禛身边是胤祥,朝隆科多粗粗解说事情来由,隆科多也是满腔怒意,招呼着兵丁将这帮内务府包衣四下撵去。他就备着要对上硬茬,带来的不是巡捕营的兵,而是步军营的兵。这些兵全是满旗,可不在乎上三旗包衣,鞭子拳脚下得格外利索,片刻间户部衙门口就清净了。

“当然是内务府给的胆子,内务府给这些奴才的抚恤银子不足,说短下来的都在户部,把这帮奴才唆弄到这里来了。你说这京城人心,怎么就乱到了这地步!”

胤禛朝隆科多发着牢骚,他和胤祥刚被解了圈禁,还来不及高兴,就一头扎进了户部这个无底洞里,一层层的麻烦正朝身上裹着,都来不及想更多的事。

“大家都在忙着上面的事,王爷却是在真心实意地忙下面的事……”

隆科多也无比感慨,听他这话,胤禛眼神一闪,“上面的事?”

接着他凄凉又自嘲地一笑,“那跟我这闲散王爷有什么相干?”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