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八卷 第四百二十二章 绝对的力量与阴谋诡计

“康熙銮驾北行了?好,军令厅传令,让向善轩退出遵义,没错,遵义让给胤祯,另外,让张汉皖退守西昌,不必再逼打箭炉。天地会那边,把汤参议的信丢给田从典,田从典肯定会上呈给康熙。孔尚任已经到潮州了?喂,最近的报纸有没有……”

肆草堂置政厅,李肆一边向部下交代,一边下意识地问着谁,话没说完才醒悟,那个“喂”,因为自己的非礼,正告病怠工呢。

“好像自己对她的确有些不尊重,不过是有些小姐脾气,就像三娘说的,既然注定要娶她进门,身为男人,就不能放低点身段,起码让大家维持着表面上的和气么?”

李肆作起了自我检讨,然后被范晋的轻咳拉回了思绪。

“解说?好吧,四川方面是安抚康熙,让他别发什么疯,好能照着咱们的剧本走。另外呢,打箭炉那边,不能断了清军入藏的路,我感觉藏地要出什么事。现在我们英华兜不住藏地,就让康熙帮着我们兜。”

这番谋划不止是军事上的,但他也不能藏在自己一个人心中,必须得让心腹部下能体会到他一番布置的用心,否则很难配合到位。

对康熙,对藏地,这布置都还是间接的。将遵义丢给胤祯的另一个目的,是让胤祯建功,反正那地人心不稳,胤祯大军前锋攻城时,向善轩都差点被卖了城门,弃了也不可惜。

此时胤祯还只是贝勒大将军,不是大将军王,必须把他树起来,给胤禛制造危机感。而让汤右曾给田从典写信,则是把另一个阿哥打下去,这就是李肆对历史的“拨乱反正”。

范晋有些不以为然:“天王,这些花花肠子不是什么要紧的事。一切阴谋诡计,都会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化为齑粉!咱们英华军的军制还等着调整,这场大战的奖赏,我是说精神上的奖赏还没洒下去呢。大家抱着一堆白花花的银子,总觉得还不够味。”

李肆斜睨了他一眼,见他完好那只眼睛隐隐有些青紫,顿时气道:“范秀才,你被老婆打了,就在我这里撒气么,有种的你直接打回去!”

范晋低头,举手投降:“我已经弄大了她的肚子,这是她的报复。”

李肆鼓掌,范秀才造人成功了呢。

接着他道:“绝对的力量也是阴谋诡计的一部分,当初你是怎么收伏你老婆的?”

范晋分辨道:“那不一样!我跟她不是敌我……矛盾!”

昔日的范夫子,现在也懂得李肆的用语了,李肆还要笑话他,于汉翼进来禀报。听了消息,本有些不在意,手挥到一半却停住了。

沉吟片刻,李肆微微笑道:“范秀才提醒了我,我跟某人是不可化解的敌我矛盾。而我准备以绝对的力量,让她去帮我行阴谋诡计。”

他转头向于汉翼交代:“让桂真明天再来,那两个仔细查查,再提到柳宿阁去。”

李肆没有直接去柳宿阁,而是回到咏春园,看看抱着夕夕,浑身罩着一层母爱光辉的严三娘,张嘴的瞬间已换了说辞。

“我需要一个信得过的姑娘……”

严三娘在英德培训司卫的时候,就开始教导一些有潜质的小姑娘,一直没有间断,后庭女卫基本都是她的弟子,之前为保护李肆而死的柏红姑就是其中楚翘,现在身边的侍女小红,名字就来自柏红姑。

“信得过?怎样的程度?无论什么事都能做?那就小红吧,至于什么事……觉得不好开口就不必说,我明白的。总有些事,你得一个人担着。”

严三娘只是犹豫了极为短暂的一瞬间,反正小红就是她的贴身侍女,即便是跟李肆夫妻恩爱,都没怎么避着。而李肆那表情,她再懂不过,原本他是想让她帮着做的,可很显然,他舍不得。

李肆点头,小红他确实信得过,但小红自己呢?

小红俏丽脸蛋顿时一片红晕,那是怒意:“小红是天王买来的孤儿,娘娘又教会了小红武艺,难道还要怀疑小红的忠诚吗?”

漂亮话是说了,可跟在李肆身后,小红还是有些紧张,天王会要她做什么呢?是那种事么?那样的事对她而言,该是幸福吧,可为什么还是觉得害怕呢?是怕被关娘娘身边的小白,安娘娘身边的小黄嫉妒么?好像是,可似乎还怕着什么……

一路忐忑,到了地头,小红才发现,这是柳宿阁。后庭有二十八座小庭阁,各有用处,而这一处是个密室。密室……要在这里把自己交给天王吗?那是天王不愿意让别人知道?莫非……

小红骤然一惊,莫非之前自己腹诽天王太贪心,被天王知道了!?哎呀真有可能诶,天王可是个神仙,这是要处罚自己了!

胡思乱想,两眼发直的小红跟着李肆进了庭阁里,却发现这里还有其他人,四个女卫,以及两个正跪在地上的女子。

呼……自己到底在想什么呢,小红出了口长气,然后为自己脑子里乌糟糟的念头而脸红不已。

李肆挥手,女卫退出了屋外,这时小红才明白过来,自己的工作是护卫李肆。她顿时蓄足了眼力,死死盯住下面那两个女子,不敢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这一看,心中又是一晃。这两个女子很年轻,该是刚洗浴过,头发还没干,飘着一股幽兰清香,身上只披着一层素麻薄衫,小红清晰地看到了两女胸前撑起的软丘上,那四点小巧凸痕。

天王莫非是要吃这两个姑娘,让我来放风?

本已压下的血色,又在小红脸上涌起,她咬咬舌头,心说不管做什么,她都得毫不迟疑地做,何必再想那么多。

这间庭阁不大,也没什么陈设,只有一张小榻,李肆坐上小塌,那两个女子抬起头来。小红顿时眼角一跳,其中一个她认得,就是马尔泰·茹喜,那时小红还只是普通的女卫,曾经戒备过这个问题人物。另外一个只有十四五岁,还带着一脸稚气,惶恐之色无比明显,该是茹喜的丫鬟。

“快两年未见,你已是真的天王了。”

茹喜无比感慨地说着,然后领着身边丫鬟,再恭恭敬敬地叩了三个头。

“谢过天王不杀之恩,留得贱妾一命到现在,甚至还容忍贱妾暗中行事。”

茹喜的话让小红不屑地撇撇嘴角,真是把自己当根葱了,天王这人啊,经常忘事,没理会你,多半是没记在心上。

李肆语气里没什么情感:“你的解释我已听过了,现在还有什么需要更改和补充的吗?”

茹喜怔忪了片刻,长长一叹,幽幽道:“从石禄一路过来,已看得太多,这天下大势,我怎么还能看不出来。天王,如果你愿意,至多不过三年,你就能光复整个华夏,可你却没有急着北上,这只说明,在你心中,我们大清,不过是指掌之物。你还有更大的企图,为这企图,你不惜积蓄力量,谋定而后动,你所做的事,已非逆天,而是……重造一个上天。”

小红嘴角弯起,心说你这鞑女还有点眼力,我们天王做的事,那是一般人都看不透的。心中正得意,眼角扫到李肆,却发现他脸上表情怪怪的,像是……之前一身赤裸,由着自己服侍穿衣时的别扭。

茹喜接着换了恭敬语气:“贱妾一路行来,越想越为自己的决定而庆幸。贱妾所求为何,天王该早知道,贱妾只求我满人血脉能延续下去,能在天王雷霆涤荡下,存得一缕活命的机会。之前所做种种,都是求得天王能容下旗人,乃至容下满人。”

李肆淡淡道:“我可是很仁厚的,就连此次捕掳的满人都没有杀戮,而只是遣发为奴,虽然是终身为奴,可终究能活下去。如果能显出忠诚,嗯,如你之前所为那般,也不是没有重获自由的那一天,你又担心什么呢?”

茹喜摇头:“天王,天下最终是你的,是你所领的汉人的。等到你北伐而进的时候,扬州十日,嘉定三屠,广州血腥,四川空省,种种满汉之仇,必将清算。即便贵为天王,这股人心大势,也不能逆转,到时是何等境遇,以天王之智,怎么也该想到,天王何苦哄贱妾这么个小女子……”

小红听得胸口发烫,这个茹喜,说得真是深刻啊,未来就好像由她嘴里,那么清晰那么逼真地显现出来。等咱们英华得了整个天下,还真是要将满人赶尽杀绝,才能出得咱们汉人心中那口恶气。

李肆哦了一声,似乎有了兴趣,挥手道:“继续……”

茹喜眼角已有了泪痕,却不管不顾地道:“贱妾心有宏志,要在这大潮之下,护住我满人一丝血脉。而贱妾思来想去,就只有一个办法……”

小红皱眉,什么办法?是把自己献给天王,生个满汉孩子?这女人……呸!

茹喜挺直了腰肢,眼瞳中充盈着渴望,那是她本心的极度期盼,她低低而有力地道:“那就是,让一部分满人,成为天王的臂膀,成为天王可信的忠犬!为天王夺天下而拼杀在前,以满人的血,保得满人一丝血脉,就是这样!只有这样,才能在天王重造的大势里,求得一寸容身之地。”

小红瞪圆了双眼,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这这……这是说,她要自己人杀自己人,只求能活得一部分满人就好?

茹喜蓬蓬叩首:“之前汉军旗人用自己的手处置叛徒,就能得天王允准,加入英华军中,天王,贱妾就是抱着这样的心思。不管是在明处摇旗呐喊,还是在暗处招降纳叛,只要能为天王出力,保得我满人血脉,茹喜甘附叛族骂名,甘沾同族之血!”

小红心绪翻卷,忽然觉得,自己跟这个满人女子相比,真是太渺小了,这茹喜竟然甘于这样自我牺牲,背叛族亲,却是真心为了族人的未来,太伟大了,太忍辱负重了,呜……

不是李肆看了她一眼,小红估计已经哭出了声。

李肆转头,目光投向天花板,沉默了好一阵,忽然叹了口气。

“很有说服力,但我不喜欢这种悲情故事,我也不喜欢谁去背负超越命运所定的责任。所以呢,我给你自由。我不在乎你这话的真假,至少你感动了我的侍女。”

他举手道:“现在,你,还有你的侍女,都可以走了。”

小红也点头,心说这样的事情,你一介弱女子怎么能扛得起来,天王的处置……等等,为什么是说看在我被感动了的份上?

茹喜愣了片刻,脸上表情变幻着,像是激动,又像是不甘,接着她咬牙,整个身体都扑在了地上,凄声道:“贱妾不愿随波逐流!昔日天王在青浦举旗,贱妾已有刻骨铭心的体会,那样的苦,绝不愿再受!天王,你要贱妾上阵厮杀,要贱妾潜伏谍探,怎样都可以,无论什么难事,贱妾都绝不皱眉,只要贱妾能有所为就好……贱妾就只想着我满人的未来!”

旁边的小侍女跟着趴在地上,咚咚叩头,小红已经抽泣出声,都有些忍不住要扯李肆的衣襟,求他点个头。

李肆却忽然问道:“只想着满人的未来,不想着你的四阿哥,四爷么?”

身躯抖了一下,茹喜像是被戳中心中最深处的柔嫩,喘了好一阵才缓过来,她苦涩地低笑道:“是的,贱妾私心也是想着四爷,也想求着天王,到时候能给四爷一条活路。他当不了皇帝,但大清基业崩塌时,他绝对会挺身而出,贱妾只希望,到时能在天王心目中有足够的信任,能饶下四爷一命。”

李肆呵呵笑了:“这就对了嘛,想要谈生意,就痛痛快快亮出底细,我李肆,骨子里就是生意人。”

他像是有所决定,压沉了嗓门道:“当真是任何事都愿意做?”

茹喜挺胸昂首,直视李肆,“赴汤蹈火,绝无怨言!”

李肆却皱眉拧嘴,像是有些为难:“可……我该怎么信你?”

小红正喘过一口气,觉得收下这个女子,对天王的事业该是有很大助益,听李肆这么问,心中也是点头,是啊,怎么信你?你说说就行了?除非……

想到了什么,小红有些脸红,除非你变成天王的女人,女人嘛,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呗,就算只是……那个了,心中也都挂上了。

茹喜低头,红晕也染上脸颊,却是咬牙道:“贱妾是女人,而且还是完璧,若是天王不嫌弃,贱妾献上红丸即可。女人就是这样,身体容进了哪个男人的根,心中也就只能以哪个男人为根,但望天王许得贱妾留下一丝心志,只为我满人之事。”

旁边的侍女结结巴巴跟着道:“小……小女子是马尔佳氏,愿陪小姐献……献上红……红丸,以证……证心志。”

那小侍女该是极度紧张,说着说着就大喘气起来。

李肆起身,不知道在想什么,竟然笑了起来,大声笑了起来,就像是面对满满一缸金鱼的猫儿。小红这时才醒悟,怎么事情到最后,还是变得跟早前的猜想一样呢?

李肆迈步走向这两人,小红倒是没忘自己的职责,赶紧跟了上来,站定在茹喜身前。茹喜似乎紧张起来,喃喃地道:“就……就在这里吗?”

李肆很奇怪地问:“还要在哪里?是不是还要张床?”

茹喜自嘲地笑了一下,闭上双眼,吞着唾沫,手也颤抖着,像是心一横,将虚虚栓住的衣领扯开。在小红抽着凉气的低声中,一具虽说不上完美,却足能称得上是晶莹娇艳的胴体,如出水芙蓉一般,露出了上半花蕾。

看着那雪白胸脯上粉嫩的红晕,小红想闭眼又不敢闭,只好在脑子里跟自己的对比,却是越想脸越如火烧一般。

就听李肆冷冷地说:“转过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