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八卷 第四百二十一章 女人开启的战场

阳光透过窗户,映在那张绝丽娇颜上,泛着一层朦朦润光。小红一边帮着梳理长发,一边看着镜中的严三娘,嘴里念念有词:“娘娘是天底下最美的女子,而且武功最高,若是要开武林大会,盟主绝对是娘娘的……”

严三娘扑哧一笑,镜子里的光影都似乎模糊了,“到底是武林大会还是选美大会啊……”

她抚上脸颊,柳眉间带出了淡淡郁色:“都是孩子妈了,还说什么美不美的。至于武功……又生孩子,又被阿肆宠着,都有些荒废了,真是怀念以前的日子。”

转头抛开杂念,严三娘看向小红,上下打量,点头说:“若是你去,不管是选美大会还是武林大会,也能拔得头筹。”

小红羞道:“我怎么能跟娘娘比?”

严三娘认真道:“说相貌,女大十八变,你师傅我在你这年纪,还不如你俊呢。说武功,你本就有基础,再有我这几年手把手教着,禁卫里面,除了甘教头,其他人可都不是你对手。既是我严三娘的弟子,就得拿出点底气来!”

小红吐吐舌头,“是!娘娘……师傅!”

长发挽成斜斜坠髻,不见外人的话,严三娘、关蒄和安九秀都是这般闲适打扮,严三娘拍拍小红道:“我去奶娘那接夕夕,你去鸣翠苑,跟段小姐约个时间,昨日阿肆肯定是把人家吓着了,我跟着关蒄去安抚安抚她。”

小红心说,怪不得天王昨夜那般动静,估计是什么什么未遂。不仅娘娘师傅是绝世大美人,关娘娘和安娘娘也是丽质天成,梅兰相绽,天王却还不满足,男人啊,哼!

黄埔无涯宫咏春园跟白城咏春园差不多,都是面积不大的江南庭园。丫鬟园丁们在园里扫洒修剪,见着小红出来,都是鞠躬行礼,口称红姐。虽然小红今年才十六七岁,可她身为王妃贴身侍女,自然就是女官身份,挥手淡应着就出了园子。

园子外是开阔绿地,倚着矮坡或有古木,或有小池,石砖路弯弯曲曲,连着这后庭各处园子。小红正朝专为女客而建的鸣翠苑而去,老远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大嗓门回荡。

“这里是天王府,不是寻常贵人家!以前那些鸡零狗碎的小动作全收起来!不管是在府里,还是在外面,你们可都顶着天王的颜面!每个人都得比寻常的大家闺秀都要有气度!气度!懂吗!?把你们的下巴尖从胸脯里拔出来!你们可不是皇帝王爷身边的宫女!你们是宫女加太监!该当丫鬟的时候当丫鬟,该当阉人的时候当阉……哟,小红啊,一大早就奉了娘娘差遣啊?”

见到小红过来,大嗓门停住,一脸谄笑地挥着手绢打招呼,只见肉缝的老脸看得小红恨不能在那上面操练她的拳法。

“刘姥姥啊……,又在训新人了,那什么阉人不阉人的,跟咱们没什么关系吧。”

可小红没那个胆子,也是微笑着回应道。虽然这大嗓门婆子历来低姿态,可她身份却不一般。这是刘婆子,天王的老乡亲,她的两个儿子都是天王府参议。大儿子刘兴兆管着文教署,二儿子刘兴纯更是掌管一国内卫警事,还有个女婿顾希夷管着英华银行,可谓一门权贵,据说天主教的大主祭还是她俗世老夫,这更不得了。

所以小红很想不通,为什么这个刘婆子甘于在内廷当个普通管事婆子,还对她这个小丫鬟一脸谄笑,呜……全身鸡皮疙瘩,好冷。

“是是,一时说漏了嘴,别放在心上啊。”

刘婆子继续谄笑着,目送小红离去,转头过来,对着那帮新进侍女,瞬间就换上了另一张脸。

“知道那是谁么!?严娘娘的徒弟,一身好武艺,就连外廷的禁卫和侍卫亲军,十个都不是她一个的对手!所以哦,要呆在这天王府,就得把自己本事好好地显摆出来!天王府不用阉人,你们就得一个顶俩,不,一个顶仨……”

也不知道刘婆子对天王府没太监这事有什么怨念,开口闭口总要提到阉人。

一直到鸣翠苑,小红都还这么想着,同时自己也有些纳闷,认真说起来,该是天王对太监有什么怨念才对吧。不仅没太监,李天王对内廷也一点不上心。内廷就十多个老迈园丁,七八十个丫鬟,三四十个女卫,别说王府,就连寻常官宦世家都没这般寒碜,他可是一国之主呢!

鸣翠苑门口,一队禁卫正在巡视,见着领头的那人,小红咦了一声:“甘教头!?昨日不才巡过吗?今日怎么又是你?”

领头那个副尉队长正是甘凤池,他和周昆来在牢里呆了大半年,李肆早把他们忘了,还是禁卫署、军情处和天地会循着处置程序,对他们筛过了一番背景,觉得没有什么危害,而且武功高强,可以争取,就谈开了转投之事。

周甘不过是江湖人物,本来就人在屋檐下,见到开出的条件难以拒绝,就都低了头。周昆来膝盖受伤,行动不便,但熟悉江南地面的江湖事,进了天地会的江南总舵。甘凤池一身武艺,引得严三娘也好奇,不是刚生了女儿,身体没恢复,还有心跟他切磋一番。最后还是于汉翼和罗堂远派出手下能打的人上场较量,结果尽数落败,由此被招揽进了禁卫,任职副尉队长兼武术教头。

见是小红,禁卫停步行礼,甘凤池也拱手道:“小红姑娘安好,今日是我在禁卫最后一日,所以带着兄弟们巡最后一班岗。嗯,是的,要离开禁卫了,我希望能在外面做更多的事,所以转到了罗总领手下……”

小红笑道:“完了,那猫窝又要多一只猫儿。”

和甘凤池这一队禁卫告别,小红叹气,忽然想到了严三娘的丝丝忧郁,“咱们女人,总是跟男人有别的啊……”

丢开感触,小红进到鸣翠苑,小丫鬟六车迎了上来,听得来意,她无奈地摇头:“小姐病了,啊,不是什么要紧的病,就是没精神见人。红姐来了正好,得空帮我家小姐向天王请个假。”

虽然目的没达到,但至少确认了段雨悠没事,小红也就放心离去了。等到小红身影消失,六车着恼地朝里屋那团缩在一起的被窝喊道:“小姐!你光睡就能解决问题了!?我估摸着下午严娘娘就要亲自来了,看你怎么应付!”

哀苦而烦躁的声音响起:“别扰我做梦!不,这就是梦,噩梦!”

六车进了屋子,没好气地推着自家小姐:“当王妃有什么不好的嘛,天王既然都说了,只要个名头,你就给了他名头,然后借着这名头,要他出钱出地出力气,给你修书院,买书,甚至再给你造个肆草堂那样的屋子,你就缩在里面读一辈子书,多好?”

被子撩起,露出一张哭得红肿的脸,段雨悠恨恨道:“若是以前,他真当我是要嫁他的人,跟我好言好说,开出这一堆条件,我当场就投他怀里了,可现在……”

她脸色转坏,像是被狗扑住的猫儿:“他那般对我,分明就不当我是人!他要娶我,我躲不开,那就让他娶个林黛玉好啦!”

段雨悠也是从六车嘴里才知道林黛玉是谁,而六车也是听小红说的,小红又是听严三娘说的,严三娘则是听李肆的偶尔念叨。就说那个林黛玉是个专让人烦的害人精,动不动就哭,特别会破坏气氛,所以段雨悠觉得,能让李肆见到她就烦,也算是一种报复。

六车看着自家小姐,泪珠儿也连串滴了下来,就觉小姐好苦。

千里之外,石禄城,茹安也正泪眼婆娑,抱着自家小姐哭,不止是哭,她还满脸铁青,浑身发软,攀着茹喜身子才没有软下地去。

“站直了!看清楚他们的下场!看清楚他们的血!那是咱们旗人流下的血,终有一天,我茹喜……会百倍索回的!”

茹喜站得直直的,两眼直视前方,言语如空山冷风,低沉得渗人。就在前方远处,数百人手足倒绑着跪在地上,每人身后站着两三人,手里都举着一柄钢刀,不少人手都在发抖,哗哗的细碎声响汇成一片。

一声号令,举刀人就算抖得再厉害,也没有一点犹豫,奋力向下挥刀,噗噗之声响成一片,数百股血浆喷溅而起,数百颗人头在地上滚跳相撞。那一刻,茹喜身躯也猛然一晃,接着身上的茹安,她才勉力站稳,然后,她的脸色沉静了,在那纷杂血水落地之时,她心中的什么东西,也全然消散。

“茹喜小姐,日后还望在天王面前多提携提携。”

桂真凑了过来,低眉顺眼地说着,话里也带着一丝哆嗦,可几个字后就变得无比流利,那也是卸掉了什么心防的通达。

“哪里,还得桂大人照顾……”

茹喜微微笑着,对前方那屠宰场般的景象恍若无视。

“啊,快两年了,终于可以离开这鬼地方了!”

桂真叉着腰,向这座新城发出了悠悠感慨。

“是啊,终于离开了……”

茹喜也低低自语道。

离开虽是她所愿,可之所以能离开,过程却是她最不愿见到的。

皇上败了,大清败了。最初这消息传来时,她并不愿相信。皇上御宇五十多年,挟半国之兵亲征,怎可能败呢?准是那李肆败了,为安后方而播传的谣言。

可当一串串俘虏押到石禄城,竟然有好几千满人,不乏佐领甚至参领一级的主子时,她才终于相信。借着给俘虏训诫规矩的时候,她打听出了事情的大概,当时就觉天崩地裂。大清真的败了,败得一塌糊涂,二十万大军几乎全军覆没,俘虏不止这些人,还有好几万汉人被押往南洋。

但她很快就镇定下来,事已至此,她也只有向前走了。于是她找到了昌江知县冯静尧,她知道这个知县不仅是文官,还是禁卫署的人。

冯静尧跟着桂真一起见了她,对桂真的选择她一点也不意外,她来也是和桂真一般用意,至少是表面上的,那就是投告四百多旗人图谋反乱,只是她比桂真掌握得多,名单全在她手里,一个不落。

于是那四百多之前被她煽动起来的旗人被一举擒获,就在刚才,由一千多希望加入英华军队的旗人亲自行刑。

之前冯静尧好奇地问,不管前线是胜是败,旗人在这琼州也闹不出什么动静,之前已经被杀了七百多人了,为什么还要去煽动他们。她回答说,不管是胜是败,琼州这批旗人,都要再清理一遍,不然天王不放心用他们。

当时冯静尧的脸色很精彩,茹喜相信,他会把这话上传给李肆,让李肆兴起见见她的兴趣。只要见见就好,只要能见面,她就有机会。

石禄到铁石港已有一条双线水泥轨道,这二百里轨道直直铺去,道边埋着上千旗人劳工的尸体。四匹马就能拉着七八节大车稳稳而行,有的车上满载矿石,有的则载着人。

坐在一节车厢里,茹安忐忑不安地问:“小姐,天王会怎么处置我们?”

茹喜笑道:“不管怎么处置,只要能留在他身边,我们就成功了。”

她眼中闪动着狂热的光芒:“看看眼前这一切,之后踏上广州,还会看到更多翻天覆地,不可思议的改变,他就不是个凡人!正因为如此,他才不明白女人的恨有多深沉!更不明白,我茹喜为了大清,会不顾一切,不择手段,甚至改变自己的本心,只藏下那一点萌芽。在合适的时候再开花结果,即便是要等上十年,二十年,甚至三十年,我都能等下去!一直等到我有足够的能力,毁灭他造出的这个新世界!匡扶我们的天下!”

茹安被她眼神中的莫名狂热给吓住,喃喃地道:“小姐,这么……这么伟大的事,为何你一定要担负起来?连皇上都……”

茹喜深沉地道:“这是血脉注定的事,我身上流的是马尔泰的血脉,马尔泰这一姓上溯到海西扈伦,是王族之后!我爹爹承担不起这血脉的责任,我就来!不止是我,我相信,四爷也在担着,此刻他一定心中在滴着血,他需要有人帮助,他不能孤立无援。”

茹安也被感动了:“我是马佳氏,我也有血脉的责任,四爷不是孤单的,他还有你,小姐你也不是孤单的,你还有我……可那李肆既然不是凡人,我们又怎么能引得他注意呢?”

茹喜握住她的手,自信地低语道:“他确实不是凡人,但是他还有弱点。那弱点,我看了一年的报纸,终于看出来了。现在我们能有机会见到他,这就是证明。”

目光投向窗外,飞驰的景物远处,山峦不变,云雾不变,天不变,茹喜冷冷笑道:“他对我还有一分好奇,同时……他还有洁癖。”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