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八卷 第四百一十七章 明暗极彩铺陈来

黄埔无涯宫普仁殿主体是浓郁的明初风格,大开堂,高广柱,空间宽阔,同时又蕴着全新的设计,比如透光天井和玻璃条窗,让大殿显得格外明亮。

李肆一身大红团龙服,头戴折翼冠,高居殿中宝座,环视一身锦绣朝服,持笏向他长揖而拜的文武官员,原本有些不以为然的心态也被一股无形的气息收束住。身下硬邦邦的感觉让李肆暗自感慨,这位置自己该是坐稳了,可坐稳的同时,“肆无忌惮”的李肆,也正渐渐向自己告别,这也是不得不付出的代价。

英华草创,国政处置流程向来都很简洁,长沙会战大胜,这一国根基稳固,人心也定了下来,文武官员都开始向李肆讨要“规矩”。如此逼宫,李肆却不得不应下,至少从事务处理流程来说,没有规矩,就不成方圆。所以,每旬日在普仁殿召开御前听政会议,就成为英华第一桩国政经制,李肆由此也开始感受到自己屁股下位置给他带来的不便。虽然现在只是十天一次,他却不得不又重温打工仔生涯。

八月二十日这一次听政会,事务无比繁忙。也因为英华草创,论及独裁程度,此时的李肆远超满清任何一位皇帝。在中央这一层上,众多事务都无先例,官员们无法比照明清规制处置,无论大小,文武官员都得上呈李肆定夺。此次会议更是要砥定众多英华国政基础,因此忙乎了一整天都还没完,黄昏时,李肆不得不宣布,听证会明日继续。

李肆有些头疼,文武官员却都还沉浸在亢奋中,他们可正在描绘如画江山,如此幸事,从古至今,又有多少人能遇上,因此即便是在晚宴上,大家都还议论纷纷。

“官府下乡得尽早在湖南铺开,湖南人杰地灵,不管钱粮还是文事,都远胜广西云贵,若是不赶紧消化,怕是要伤到国政布局。”

中书厅苏文采对英华国政已经领悟得很深,他如此看湖南问题,李肆很欣慰。

“工商总会对拿下湖南感受复杂,湖南成了本土,自然便利多多,同时还能借湖南为跳板,直接将事业做到北方去,不再像之前那般必须转一道手。可同时湖南本地工商也要纳入到工商总会里,他们就担心自己的话事权被摊薄。”

彭先仲正专注在这个方向上,为此拟了一整套方案,想要跟李肆一条条讨论清楚。

“暹罗商路已经开了,天王还是赶紧把吴砍头召回来吧,他在南洋杀得海水都红了!当地人和洋人看咱们南洋公司的目光已经不止是商人。安全?别担心,只要天王许公司自造战船,自组陆海军,再派些军官指导,南洋这块宝地,咱们已经有了底气跟洋人争!最近公司不少东主恨上了日本商人,都在计议着要怎么收拾他们一顿!”

安金枝说得有些发散,李肆也听得头大,怎么一下跳到日本人身上了?

“各军都在抱怨八斤炮射程不足,我觉得该造四斤小长炮,炮重跟陆军的八斤短炮差不多,但可以打得更远,方案在这。另外呢,游弈军在长沙之战的教训太多,王堂合在病床上写了满满一大本总结,还专门找我要什么马枪……”

田大由滋滋喝着酒,现在当然不是什么劣质老黄酒了,而是韶州酒业公司出品的白城窖。而让他满面红光的不止是这酒,他的续弦田彭氏刚给他诞下了一个小子,田家又有了后。

“该尽快在广西云贵和湖南等地开县府乡试,明年再开恩科,将新得之地的读书人拉住。同时为广开学术,消解理学之蔽,科举经制也该尽早修订完备。”

“刑律、民法和工商律相互牵扯,千头万绪,此外官律尚未确立,光靠禁卫署这类同锦衣卫东厂的鹰犬约束,也怕是独政难支。天王,御史台或者都察院,为何还不设立?”

汤右曾和史贻直已经进入角色,各掌着一摊,正快乐地痛苦着。

“又有人在上表劝进,可这次不大一样了。”

李朱绶抚着自己的宰相肚说着,李肆微微一笑,怎么不一样,他很清楚。不止是官员在劝进,各家报纸都在讨论,民间更是渴盼这事,登基为帝的舆论氛围已经初见雏形。

称帝这事不仅关系着李肆个人,更关系着这英华一国。文武官员所头痛的诸多事宜,其实根子就在李肆所领这天王府。直白说,英华一国靠着接连大胜凝住了人心,开始成为真正的一国。天王府的权力架构已经难以适应这样的变化,从中央层面掌握住整个国家,从而协调和满足治下各方的需要。

文武官员的劝进,跟之前有所不同,之前都知道远没到称帝的地步,劝进也只是一个表达效忠之心的姿态。而现在大家开始有些认真了,特别是不少文官的劝进表,提出了很有意思的方案,由此显示他们是真心的。

但就是这个方案,却隐藏着另一股波澜,段宏时早有提醒,李肆有所感觉,所以必须多想一层。

晚宴很丰盛,李肆一席席敬着,跟臣僚们交流感情,回到自家席位上,三个媳妇凑上来,也各有说的。

严三娘问:“夫君,盘姐姐那到底如何了?”

关蒄点头:“是啊,四哥哥总是要立大姐的,除了盘姐姐,我们可都不认!”

安九秀看看远处陪席上那个落寞身影,低声道:“段妹妹那,还是夫君去下功夫吧,也不过是担忧帝王家中是非多,只能靠夫君去劝解咯。”

旁席就是关凤生关田氏夫妇,关田氏扯扯关凤生的袖子,关凤生才期期艾艾地开口:“那个……四哥儿,大家都觉着,该是称帝的时候了。”

跟李朱绶等官员考虑的角度不同,关家夫妇想的更多还是什么国舅一类的脸面。

关凤生直愣愣的话传出,席中上百人都看了过来,眼中满是热切。

李肆哈哈一笑,举杯道:“不急,不急,大家先看看纳素战舞。”

咚咚铜鼓声响起,一身五彩盛装的纳素男女上场,为首的赫然是纳素女王陇芝兰,乐声古朴而雄浑,舞姿简洁而有力,顿时吸引住了大家。

李肆一口酒咽下,心说:“另外一个皇帝还占着舞台呢,怎么也得等他下场。”

鼓声余韵回荡,纳素黑彝同声呼喝,结束了这场震慑人心的战舞,也赢得观众热烈喝彩。掌声中,于汉翼、罗堂远和尚俊那三个情报头目所居的一席,正各有部下附耳低声嘀咕着,三人听着听着脸色就变了,几乎同时都朝李肆看过来。

于汉翼代表三人凑过来低声汇报,李肆也是怔住,好半响才笑道:“三个人都递来了消息?康熙老儿,看来是难得好下场了……”

尽管夜幕低沉,李肆却恍若未见,他沉声道:“散席后留住如下人等,连夜开会!”

江宁府,也在夜色之中,龙舟卧在江面,有如一条头尾僵立的巨蚕。尽管风灯四挂,却依旧驱不开那浓浓夜雾。

看着卧榻上这个脸色灰白的老者,感受着腕脉的微弱,叶天士的心头也罩上一层迷惘之雾,这就是御宇五十多年,有所谓圣君之称的康熙皇帝?

过去一年多里,叶天士除了在广州英慈院行医,还跟着英慈院一同,配合英华医卫署规划和布置防疫工程。工作中痛感人才太少,年中就回了江南,四处寻访懂医之人。有工商总会和天地会配合,他回江南不仅没受到当地官府的刁难,还因一路访医,神医之名更是盛传。

之前事务已告一段落,他正想回广州,却被官府找上了门,得知是两江总督张伯行召他,想到那些传言,他心中就已有所感。到了江宁,上了龙舟,果不其然,是给康熙诊病。

“干什么呢?赶紧划单写方去!”

太监见叶天士有些出神,恼怒地低声叱喝着。念着此人是个神医,才让他碰触龙体,可整个过程,两个太监两个侍卫都紧张无比地盯着,眼皮都不敢眨一下,生怕这个神医搞什么鬼。

叶天士赶紧松手点头,恭敬地再叩了个头,然后才退出去。出了船舱,才觉身心重新暖了回来,然后头脑也清醒了。

下了龙舟,来到另一条船上,这是官员给他们这些民间召来的医生腾出的住所。给皇上诊病,自然不能随随便便,甚至都不能跟外界交流,否则你把病情传出去怎么办?所以现在叶天士跟着一帮医生,等于是被囚禁了。

但他并非孤身一人,身边还有个伺候起居的侍童,同时也是帮他释方的学徒,名叫叶重楼。这侍童十四五岁,本是广州英慈院所办恩养堂的孤儿。叶天士回江南前,见他聪明伶俐,就找盘金铃要了过来,跟着自己学医,名字也是从药名里取的。

“先生,那皇帝病得如何?”

叶天士回到自己舱中,叶重楼低声问着。

“本就虚弱,加之气瘀攻心,是挺危险的。太医虽然没能治好,却是把病情稳住了。”

叶天士只当叶重楼好奇,随口说着。

叶重楼眨着清澈眼瞳,继续问:“那先生是能治好?”

叶天士摇头:“不下猛药,难唤回神智,可皇上那身体,却又熬不住猛药,只能缓缓图之。”

叶重楼左右看看,再压低声音:“如果是让他不治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