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八卷 第四百一十四章 老子有气

“这些事情就丢给下面的人忙吧,跟着我一起回去,我已经安排好了……喂喂,别转了,我眼都快花了。”

在城外某处宅院抓着了盘金铃,李肆正跟她交代着,她那窈窕身影却四下翻飞,就顾着忙乎自己的事。

在衡州捣了一回乱,盘金铃心中发虚,始终不敢正眼看他,装作不经意地一边忙一边问:“安排……什么,什么安排?”

李肆笑了:“还能是什么?你啊,也该收收心了,老老实实打扮好,等着进我的门吧。”

盘金铃猛然止步,明亮眼瞳并现出更炽烈的光彩,她旋身紧紧盯住李肆,泪水瞬间自眼角拉出一道晶莹光痕。

李肆自顾自地接着道:“这一战之后,就得专心调理内务了。你也别继续跟着老道那帮神棍搅和,什么主祭就别当了。英慈院那边,也得开始选得力的人,帮你分担具体的事情……”

听得这话,盘金铃的目光瞬间又黯淡下来,她轻咬嘴唇,偏开了头,蹙眉沉吟着,直到李肆在她眼前晃着手掌。

“不愿意!?”

李肆开着玩笑,盘金铃急忙摇头,也顾不得旁边还有龙高山和格桑顿珠等人,一下扑进李肆怀里,死死抱住他,坚决地道:“当然!当然愿意!这一天,我等得太久了,但是……”

李肆皱眉,但是?又有什么妖蛾子要飞出来?

盘金铃脑袋扎进他怀里,低低道:“什么主祭,不做也罢,可不要让我退教。”

李肆抽了口凉气,魔怔了?那天主教不过是翼鸣老道和徐灵胎抓着天主道的鸡零狗碎,由他提出的建议粘着,胡乱搅和成一桩新立的教派,用处只是安抚人心。可瞧盘金铃这番模样,竟是真信到心底里去了?

这才是真正的战场呢……

火气渐渐在李肆心中燃起。要论科学精神,你盘大姑在我的教导下,可说是在这华夏大地上屈指可数的人物,为什么却一头扎进了自己编织而起,无根无源的伪教里?

他正想数落,却听一边正装作无辜的龙高山出声道:“老子……有气……”

老子当然有气!

李肆转头怒视,龙高山被盯得发毛,赶紧将手里的书举起来:“是……是这书,不是我!”

一看他手中那书的封皮,李肆怔住,《老子有气》……

招手让龙高山把书递过来,粗粗一翻,李肆再抽了口凉气,心中怒火也消散了。

“你先做你的事吧,衡州的天庙建好了?唔,我去看看。”

李肆淡淡说着,径直转身离开。背后盘金铃一脸凄楚,却死死咬着嘴唇,不愿出声。龙高山作出催促状,盘金铃却是摇头,气得龙高山跺脚。

衡州天庙就在来雁塔西面,穹顶上铺开一圈飞檐,粗看很有欧风,细看却类似南方客家浑圆寨堡。踏进天庙里,步步向下,建筑外观看起来不高,可完全置身内部时,头顶却是深旷无比。

一圈狭长落地窗透入光线,跟大厅里的灯光混合在一起,四周那色彩艳丽的壁画更显迷离,让李肆心神摇曳,暗道翼鸣老道和徐灵胎鼓捣出来的这天主教,竟然还真有了一番气派。自己之前太疏忽了,就顾着军政之事,没细细来查看那一老一小两个神棍的动静。这天主教就像是自己放出的一头怪兽,现在已经悄然长大,自己却还没认清它到底是怎样一番面目。

“两位兄弟是来寻根,还是来扎根的?”

一个穿着素麻长袍的慈祥老者迎了上来,朝李肆拱手招呼着。衡州已不是敌境,李肆为见天庙真颜,刻意微服而来,只让亲卫守在庙外,他就带着格桑顿珠进了天庙。

格桑顿珠眼珠子一瞪:“兄弟!?”

不论身份吧,这老头偌大年纪,却招呼他们两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为兄弟,用词和语气都有些怪异。

老者呵呵笑道:“四海之内皆兄弟……无量……咳咳。”

李肆差点笑了出来,搞半天这是个半路出家的老道,还没怎么进入角色呢。

听得老头说到什么寻根和扎根,李肆就问了下去,老者将李肆引到大厅前方,此时李肆才看清楚,这竟然是一面圆弧之墙。上下分作许多层,每一层都挂着无数木牌,牌子上写着“清河刘氏”、“浔阳范氏”等字。粗粗一数,这面墙竟然挂着不下千片木牌,李肆暗自心惊,这处天庙,竟已有了数千教民?

“此墙名为‘根墙’,天庙本是代穷苦人祭祖,只要将自家祖灵祭牌挂于此面根墙上,在我天庙记注时日,天庙祭祀,即会助他香火,在此祭祖。若是在外忙作,不及祭祀,祭祀也会公祭,本人在他处只须心祭即可,这就是扎根。”

老者该是个祭祀,见李肆似乎很有兴趣,只当是来见识的,热情地做着介绍。

“至于寻根,挂着的每块祖牌,另有族谱载于天庙。若谁需要寻访亲友,只需报籍贯姓氏,天庙也会帮着在族谱里查询,不管他是不是入了本教,只要愿意在此挂牌留谱,都应该能找到。”

老者指向大厅两侧,那是两处类似文档室的所在,李肆心说,这真是翼鸣老道和徐灵胎那两神棍胡乱鼓捣出来的事业?这真是他预料的无根无源的伪教?

“为何要挂祖牌,载族谱?嗯,本教上承天道,行的是仁悯之事。教中得道先贤都心挂穷苦之人。他们无财无力祭祀祖先,追溯血脉,本教就为他们辟此根墙,一面帮着他们祭念,一面劝善向德,帮着他们安居乐业。”

老者这么解说着,让李肆连连点头,至少翼鸣老道和徐灵胎的传教路线选得很毒辣,就是扎根穷苦人。这时他才恍惚机器,自己也专门交代过,要从生死事出发,否则就没有根基,看来他们钻得很深呢。

“这《老子有气》……是贵教的教义?”

根墙不分教民和外人,李肆想了解更多,举起那本书问,老者顿时两眼一亮,李肆看得明白,那是当他有心入教。

老者语气顿时肃穆了:“我天主教,奉天为主,循道而行。天呢,本是一气所化,而主则是这一气应于人灵。这就像是风,它本是自然之动,可拂于人面,我们才叫它是风。可我们所感之风,却非那自然之动的全貌,此理可懂?”

李肆瞪眼,好嘛,现象和本质都用上了,果然带着他之前所述天主道的气息,自然也是出道家本源。

老者接着道:“盘古开天,气凝为宇,女娲造人,气散于血脉,这不过是天主于阴阳两面所显之灵。有人在世即能承得纯粹之气,就立地为圣,三皇五帝,皆出于此。《老子有气》,即是自老子《道德经》所述的道里,寻着这根本之气,寻着天主之颜。”

李肆暗自叹气,这《老子有气》,就如汉时的《老子想尔注》,将儒家所提之“气”和道家的“先天之气”糅在一起,再灌进“天主”这个模具里,依照华夏上古神话的脉络,打造为天主教的教义根基。

“我天主教有‘修身净气’、‘修心见气’、‘气返见主’之说,倡的是洁净、心平、自审和功罪天裁之说。天主即是鸿蒙之气,世人初生都带着一团鸿蒙气,这是人之为灵的由来。以灵而论,天主即是尘世诸人之父。而人来此尘世,鸿蒙气便已蒙垢。为此需在尘世修身修心,随时净气,以待回归天主时,能得浑然无懈,纯粹极致之境。”

“而人世血脉是此气所托,若失血脉,气则无所依凭,气无所依,灵则不显。就如盘古化气为天,女娲散气于血脉一般。以血脉论,天主即是尘世诸人之母。”

“天主所蕴之道,浩瀚无边,以阴阳显本颜,不止老子有所述,诸圣均有所述。这《老子有气》是初篇,还有《墨子有气》、《庄子有气》、《孔子有气》,兄弟,你是否有心深研?”

老者一通掰乎,格桑顿珠已是两眼直冒金星,李肆却在心中暗道,翼鸣老道,徐灵胎,可真有你们的!

再看到老者递来的两本厚厚大书,一本是《圣经》,一本是《圣律》,李肆猛烈咳嗽,锤了好一阵胸膛才缓过来。翻开一看,我去……

《创世纪》、《蛮荒纪》、《轩辕出渭河》、《炎黄归宗》、《蚩尤奔离》,《圣经》把华夏上古神话全都搜罗进来,还整理出了一条清晰可辨的血脉族谱,金刀大马地山寨耶稣教《旧约》里的东西。而《圣律》则是在讲教义,就是结合血脉延续和文明推衍所要遵循的规范,看到“以恩报恩,以直报怨”这一类儒家警语,李肆扑哧笑了。

抬头看去,大厅穹顶是一副大禹治水图,李肆心说,这不是伪教。翼鸣老道和徐灵胎揉了太多东西进去,根基却是清晰的两条,血脉延续和文明发展。天主道拉着天主的大旗,播撒科学信仰,经营理性世界。天主教却是拉着天主的大旗,描画心灵寄所,挖掘感性世界。天主道是人事,天主教是鬼神事,只要分割得当,并非是截然对立之事。

这也不该是伪教,洋教以耶稣和穆罕默德代言上天,都能在华夏大地开支散叶,为什么我华夏不能在释儒道之外,另立朴素一教?而且这非空中楼阁,而是以华夏血脉和文明为根。

也许还有很多细节需要凝练雕琢,但李肆忽然觉得,这鬼神事并非自己原先所想的那样,无可作为,或者只是一个工具。看来自己对盘金铃的话,还真是有些失当。以后得多关心一下这个天主教,让它能真正立起来。

正在发呆,几个民人进了大殿,看衣衫还破破烂烂,都一脸虔诚地跪伏在了那面根墙下,嘴里念念有词,依稀听得像是感谢祖宗,感谢天主,湖南的战火停了,他们在长沙的亲友安然无恙。

“哼!该感谢的是天王,可不是天主!”

格桑顿珠嘀咕道,他是信黄教的,对这天庙不是很感冒,但那些人脸上的虔诚,让他熟悉无比,不愿去惊扰,就只低声发着牢骚。

“天主管鬼神……”

李肆微微笑道,拍拍格桑顿珠的肩膀,转身向外走去。

“天王管人世,咱们谁也不碍着谁。走吧,人世繁花似锦,一番大好前程正等着我们!”

言语回荡在大厅里,看着李肆的背影,那个老祭祀眨巴着眼睛,压抑住自己下跪的冲动,恭恭敬敬地长揖到地,他听清了李肆的自语。

“原来是末圣天王,无量……咳咳,愿天主与您永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