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七卷 第四百零六章 战长沙,就是吓你的,怎样!?

长沙城北有两条河,浏阳河在南,捞刀河在北,两河相距四五里路,向西汇入湘江。

眼下这两条河之间的荒地里,填满了层层壕沟垒墙,绵延十多里地,再顺着捞刀河的走势北转,护住北面二十里地的铁炉寺,整条防线足有二三十里长。

有宽近二百步的大河,有条条深沟,有道道垒墙,还有这么多人。填在这条防线里的十多万清兵感觉很安全,跟贼军阵而战之的勇气没有,可据堑而守的勇气却还是足的。

更何况,皇上就在铁炉寺……

回头远望,极远处的北方,旌旗五彩斑斓,那只是讷尔苏大营,可在那大营之后,应该就立着皇上的銮驾。那看不见的明黄色,就像是一道坚墙,在十多万清兵的心中牢牢立着。这道墙是如此高大,如此坚厚,有如北地的长城,有如他们生下来就只知道这天下是大清一般。

七月十七,这一日的下午,城墙跨了,天地混淆了。

上百门大炮在这道防线前展开,每分钟两发,两小时内近三万发十二斤或者二十斤的炮弹轰到了防线上,垒墙垮塌,哨楼飞升。光是那如雷轰鸣持续了一小时,就让无数清兵失了魂魄。

巴浑岱负责西段防线,大帐远在捞刀河北面十里外,就见南面炮火沸腾,硝烟升腾而起,竟像是拉起了一道冲天烟墙,手中的单筒望远镜差点惊得插进了眼眶里。见着身边的家人亲随两眼都在发直,腿肚子也在打抖,想到前线官兵情况该更是不堪。他强自振作而起,派出家人巡视浏阳河防线,还要他们见了逃兵就斩。

这些家人来到浏阳河防线上,逃兵没见到几个,见到的是道道壕沟里都趴满了人。他们不得不趴在壕沟里,凡是地面上的凸起物都是炮火的目标,垒墙、帐篷、栅栏、哨楼、人体,在这炮子如雨,不是枪子如雨的修罗场中,没人觉得自己会是幸运儿。

壕沟是用来阻挡贼军的,上万人全填在近丈深的壕沟里,这仗怎么打?贼军冲过来,满沟人都得举手投降。巴浑岱的家人逼压各营统领,各营统领逼压营中千把,杀了好几十人,才勉强将人推上浏阳河北岸那已经被轰得千疮百孔的垒墙,此时红衣兵已经在搭设浮桥。

隔着两三百步,火枪小炮使劲地打着,纷杂噪音中,清兵们也找回了一丝心气。

但这心气很快就消散了,因为“阎王啸”来了。清晰可见的黑点越过河面,拉着饱满弧线划空而落,那是开花弹,因为这开花弹还带着一股凄厉的尖啸声,所以被清兵冠上了这个名字。

开花弹声响虽不如之前那些火炮那般猛烈,可听在清兵的耳里,却比那些火炮还恐怖。被火炮大炮子打中,多半是当场就翘了辫子,估计都来不及感觉疼痛。可被这开花弹炸中,好半响死不了,不是被活活疼死,就是流光血而死。

焰火在垒墙后一团团炸开,偶尔有开花弹早炸,在半空绽出橘黄焰光,少许在河面上起爆,溅起条条水柱,清兵们就觉得自己这条防线像是小儿在沙滩上堆出的沙墙,正被一头喷吐着血火的巨兽恣意践踏。

“趴低点!都趴下!”

有经验的清兵军官招呼着自己的部下,倚住垒墙和浅壕,既可以躲避炮火,又可以放枪放炮,虽然还是得起身装弹,可总比一直杵着当炮靶子的好。

即便如此,那绵绵不绝的炮弹和爆裂焰火盖住周围,神经再粗大的人,也都觉脑子僵直一团,就像是一团冰渣,轻轻动动就要碎成一团。

“是天兵!真是天兵!不然怎么会一直打雷!?天兵——啊啊——”

终于有兵丁坚持不住了,捂着耳朵,两眼对着,又蹦又跳,放声高呼。

军官想追上去一刀砍了他,可空中又传来呜呜的阎王啸,还感觉跟以前的有所不同,吓得赶紧止步。

十多步外,一枚硕大的怪异炮子几乎是擦着那发疯兵丁砸落在地,咕噜噜滚了两下,就头前冒着青烟,再没了动静。看这炮子扁扁长长,尾巴还带着羽箭般的小翼,清兵们再熟悉不过,可足有寻常人大腿粗细的,小半人高的开花弹,还真是第一次见,稀奇。

冒着烟呢……

周遭能看清这开花弹的有数十人,在垒墙后密密麻麻挤作一堆,脑子本就糊了,看了片刻才反应过来,他们可是见识过晚炸的开花弹。

这数十人的呼吸瞬间停滞,就觉一股苦意从胸腔漫出,急速涌过喉头,将整个口腔裹住,同时全身的肌肉也都失去了控制,滴滴答答的水声不止一处响起。除了那个还在蹦跳不止的疯子,看在众人眼中,他像是正跳着迎接牛头马面的鬼婆舞。

光芒骤起,瞬间吞噬了视线。空间急速膨胀,这感知超越了他们以所有想象力都从未触及过的体验,天崩地裂般的巨响,连骨带肉的灼烧,都被一层隔膜挡住,他们的意识被一股无可抗拒的巨力从体内挤压而出,正从自己大张着的嘴里喷散。

七月十七日下午四时,第一枚三十斤开花弹,由刚刚抵达前线的神霄式榴弹炮射出,为清军浏阳河防线的全面崩溃揭开了序幕。英华军占领浏阳河防线,检视炮击成效时,发现死于这一枚大号开花弹的清兵足有四十六人,其中一半都是被活生生震死的。还有一个人离爆炸中心只有两三步远,烧得骨头都凝在一起的人体却还摆着手舞足蹈的姿势,让人颇为纳闷。

李肆在长沙等了这么久,主要是等待清军主力汇聚,以便一网打尽,同时也有顺带等候佛山制造局将新式飞天炮,不,现在他改名叫做榴弹炮改进完毕的这心思。这算不上什么大杀器,但配合加农炮,能更有效地压制对方的沟堑防御体系。

新的神霄式榴弹炮归属独立炮营,发射三十斤开花弹,射程最远两里,终于从步兵武器变作炮兵武器。但之前佛山制造局搭车搞出的液压制退机等东西没有列装,主要是太贵,一套那玩意能顶四五门炮,而且可靠性还不足以承受百次以上的运作,这技术就只有等着材料和工艺都有了进展后,再去琢磨。

新的榴弹炮到位不多,只有四门,可就靠着这四门炮,清军浏阳河防线很快就全面崩溃了。充任督战队的旗兵仓皇逃回捞刀河北岸,而浏阳河防线上,被塞在前面当人肉沙包的两万多绿营尽数就歼。实际这股守军死伤并不严重,也就两三千出头,可他们哪里经受过这般“狂轰滥炸”,一个个都魂魄皆飞,就痴痴呆呆地趴在壕沟里,蹲在垒墙后,被英华军轻松俘虏。

“三十多万斤铁,十万多斤火药,分摊到每个清兵头上,够他死上十次了……”

进踞浏阳河北岸,逼向清军捞刀河防线,李肆这么对部下们总结道。众人面面相觑,觉得之前的热血都白沸腾了,感情天王所说的“血火”,实际是这么回事呢?

“能用银子解决的事就不是难事,能用钢铁和火药解决的战斗,就没必要拿人命去填。”

李肆还在自我膨胀着,这一战是他造反以来最满意的一战,以绝对的火力优势压倒清军,你人多,我银子多,我炮多,我钢多铁多火药多,就是远远地轰你,怎么着?你过来咬我啊。

范晋低叹一声,将手里的计划书揉成纸团,那上面写着他苦读兵书拟出来的若干条“妙计”。

“就怕把鞑子皇帝吓跑了……”

将领们都很不满意,这一仗伤亡出奇地小,战死不过一百多,受伤近千,大多都是搭设浮桥时,为掩护工兵而跟清军敢战之兵对射时造成的。而过了河之后,大家都觉得自己好像是在给炮兵打扫战场,就没什么像样的战斗发生。

“跑?要的就是他跑!”

李肆可没指望会在战场上击毙康熙,那样的事情,也就在无比狗血的YY小说里才会出现。康熙的銮驾就在三十里外的铁炉寺,对清军来说,这样的距离,几乎就等于康熙贴在他们背后,甚至都能感觉到皇帝的喘息。

康麻子既送货上门,想要压住军心,死命一搏,那就用最猛烈的炮火震撼清兵,瓦解清兵的斗志,同时也是吓唬康熙,让他看看,跟我李肆斗,到底得要什么样的本钱。

只要康麻子一逃,清兵军心就崩溃了,这场决战也就胜利了。

就是这么简单,歼敌多少,杀伤多少,占了多少城池,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康熙鼓足心气,跑来跟我李肆一战,却被打得落花流水,他的色厉内荏,清兵的羸弱,就此再无遮掩。这一战,根底就是决定天下人心的一战。

所以李肆无比热切地盼望康熙会跑,为此他不惜在这一天里打掉大半炮弹,刻意营造出一番天崩地裂的炮击景象。

“如果他不跑呢?”

众人这么问,李肆皱眉,问得好,康熙要真是有那番胆气呢?

“那就是你们所期望的,死战!”

他沉声说着,众人先是眉飞色舞,然后又很沮丧。

今天这番炮击,即便是他们自己,都觉心惊胆战,已完全不是凡人可以靠勇气,靠热血去抵挡的威势。他们也都下意识地将自己代入到清兵,来想假若是英华军的步兵面对这样的炮击,是不是能顶得住,答案是沮丧的。

英华军的炮,实在是……太多了,如果把八斤小炮也算上,就鹰扬军、虎贲军和游弈军,三军就有两百多门炮。今天的炮击阵地一摆开,那些湖南广西内卫,一个个都脚下都是飘的,既是震惊,又是欣喜。

因此,康熙怎么也得跑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