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七卷 第三百九十九章 战长沙,你给我敬业点好不?

“啥日子?七月初三啊,咱们出来正好三个月,遭日头晒晕了?”

“这鬼地方,汗都倒着出!咱们米脂那日头可比这辣,也没这么难受……”

烈日当空,垒墙后,陕甘督标前营正兵李顺被晒得发蔫,恨不得也能跟狗一般吐舌头纳凉。正一边发着牢骚,一边脱着号褂,要学同伴那般纳凉,一片阴霾当头。

“马……马千总!”

哗啦一阵响,倚坐在垒墙后的几十号兵丁忙不迭地打千下跪,这是新到任的管营千总。

“你们这些贱胚!没官长守着就散了鸭子?好胆!你你你!报上名来,这月行粮扣半!”

马千总身材壮硕,个头比五尺垒墙还高出一截,横眉怒目地瞪着都缩在垒墙后的李顺等人,手中皮鞭挥点不停。

“马千总!”

李顺和众人都惊声招呼道。

“此时求饶,晚啦!你……”

马千总冷哼,皮鞭正要点到李顺,极远处忽然响起破鼓之声。几乎就在同时,皮鞭一僵,马千总身躯一抖,正张开的大嘴里扑哧喷出大团血水,还带着零零碎碎的白牙和半团该是舌头的烂肉,半张脸顿时血肉模糊。他双目圆瞪,呆立片刻,才如朽木一般仆倒在地,后脑处一个指头粗细的枪眼赫然显露,还飘着淡淡烟气。

再是哗啦一阵杂响,兵丁们死死靠住垒墙,无人敢抬眼朝枪声处望去。

“第三个了,到营里来都不问问前两个是怎么死的,真是白痴!”

众人脸色发白,嘴里却都嗤笑着。

是啊,当真以为对面那些红衣兵是寻常贼匪?人家可是真正的百步穿杨,你顶着红缨凉帽在垒墙后招摇,那不是人家神枪手的活靶子么。

李顺微带怜悯地看着已经变成尸体的那个西北大汉,这是被贼军暗枪打死的第三个管营千总。这三天来,营中死在暗枪下的官兵已有二三十个,知道贼军神枪手就在一两百步外,可他们却只能干瞪眼受着。

这是在长沙城南浏阳门外,扬威将军巴浑岱大军连营。巴浑岱为策应长沙城守军,倚着城墙逼向蔡公坟,却被贼军枪炮打退,只好在浏阳门外立营建垒,跟南面英华军对峙。

“还好不是前锋营的……”

想到三天前的战斗,李顺就是一阵后怕,冲在前面的前锋营死伤好几百号人,其中还包括几十个禁旅旗营的满人,个个都是军中勇武之辈。听说连贼军面目都没看清,就被大炮炸得尸首不全。

拉回思绪,李顺觉得自己好像跟同伴离得太远,正想蹭过去,咚咚咚一阵轰鸣声猛烈拍打着耳膜,接着眼前那帮同伴,连带大半截垒墙散作无数碎片,飞升上天。

猛烈的冲击将他卷得翻滚不定,神智也一片模糊,就只觉天地不断崩裂,雷鸣一阵阵在头顶炸响。

不知过了多久,有人将他踹醒,是管哨把总。

“贼军攻来了!拿起你的枪!”

把总高声喊着,残破垒墙后已经聚集起了数百人,小炮火枪噼噼啪啪放个不停。

“枪……我的枪呢……”

也忘了害怕是什么,李顺麻木地找到自己的枪,装药上弹,还下意识地去引火绳,然后醒悟自己现在用的是自来火枪。

挤在人堆里,扳起龙头,看着雾茫茫的前方,李顺抬枪就射。啪嗒一声,没打着火,再扳龙头,扣下扳机,结果用力过猛,枪簧卡住了。

“这破枪……”

李顺低头查看,嘴里还抱怨着。咻的一声,一颗铅子从头上掠过,扑哧射在身后一个兵丁的额上。那兵丁两眼凸裂,一声不吭地扑下,将李顺压倒在地。

空气如被无数利刃切断,厚重烟尘也被拦腰截断,噗噗声不绝于耳,这数百兵丁胡乱堆起的人群里炸起连绵一条血线,正挥着腰刀高呼死战的管哨把总不知道中了多少发枪弹,打着转地摔进人群。

血水在李顺脖子里灌着,背上压着个死人,他才醒悟到自己还活着,还想活着,那一排排枪声惊得他不停打着哆嗦,完全没一点力气动弹。

听得同营人惊声叫着四散而去,接着是周围受伤兵丁的惨嚎,李顺的心脏被巨大的恐惧揪住,泪水、汗水和口水跟身上那尸体的血水混在了一起。

他还不敢哭出声,不远处,一排红衣兵撞破了烟尘,踩着黑沉沉皮靴,裹着绑腿,步伐异常整齐,像是一排丛林推了过来。他们的帽檐压得低低的,火枪端得直直的,刺刀闪亮。所有人都一声不吭,只有呼哧呼哧的喘气声。偶尔从后方射过来枪弹弓箭,将零星红衣兵打倒在地,也不过是像在石头上刮下极细微的一粒石屑,这块石头还是个整体,没因此受到丁点撼动,继续直直压来。

眼见这排红衣兵离自己只有十多步了,那股巨大的恐惧从心脏蔓延到全身。传闻红衣兵不放过战场上每一个躺着的敌人,不管是死是活,都要用那枪上的尖刀捅上一刀,李顺终于爆发了。

他不想死,家中还有三个妹妹和一个老母,他不想死,老母都给他说了一房亲事,就等这场战事完了,行粮赏钱能凑足聘礼。

恐惧终于化为力量,李顺推开身上的尸体,一跃而起,掉头就跑。

砰的一声,李顺屁股一麻,摔倒在地。

学着记忆中教官的收枪姿势,吹了吹月雷铳正飘烟的枪口,虎贲军前营丁翼二哨哨长黄慎甩了个枪花。插枪回腰,左右看看,部下依旧板着死人脸,没趣地耸了耸肩膀。

“好了,就到这为止,等营里的炮跟上来再前进。”

跨过大半垮塌的垒墙,黄慎给自己这一哨一百多号人下了命令。

“打仗果然不是什么诗情画意的事……”

接着他看到破损不堪的垒墙残垣下,一堆堆清兵尸体破碎狰狞,再摸摸自己胸甲上的两处凹痕,下意识地打了个寒噤。

黄慎只是在感慨,李顺心头却在滴血。两个士兵将他死死按住,一个带着白袖套的贼军一把扯下他的裤子,用钳子很粗暴地在屁股的伤口上一夹,痛得他叫声都变了调。一口气还没喘过来,一缕像是药粉的东西洒到伤口上,然后听到那白袖套嘿嘿一声笑,啪嗒打着了火镰。

哧的一声,扑鼻肉香飘起,李顺梗直了脖子,两眼翻白。

“还能干活,送到衡州去。”

白袖套的声音渐渐飘渺,李顺终于晕了过去。

李顺的遭遇不过是千百人中的一例,七月三日,虎贲军攻破巴浑岱大营,杀敌两千,俘敌千余。巴浑岱大军溃退十里,跑到长沙城东北方浏阳河北岸扎营。

七月四日,诺尔布大军自宫山南麓西来,进到城南奎塘河东岸,在奎塘河跟浏阳河交界一带扎营,跟巴浑岱大军相距十五里南北呼应,将切进城东的虎贲军两面夹住。

“这是来打仗还是来挖沟儿的?前面一条河不够,还得挖?爷手里只有刀枪,没有锄头!”

“贼军有枪,咱们也有枪,甚至还有炮!瞧好了您,这可是咱们佐领从景山炮厂弄出来的,贼军来了,一炮全撂倒,准个儿灵!”

“去去!别啰噪了,别说什么南昌总兵,就是大帅诺尔布也得给咱们面子。咱们是谁!?皇上的包衣!正黄旗的!出来打仗,还要当河工么!?”

奎塘河边,一群衣着光鲜,满口京腔的兵丁正训斥着一个军将,看那军将也不是千把一类的小官,可对着这帮兵丁却是满脸笑容,不敢摆出一丝上官脸色。

“诸位!诸位!这可是为大家伙儿好嘛,贼军枪炮打得很远,光这条河是拦不住的,若是诸位有了什么损伤,皇上那心痛,那可是不好的呀……”

南昌镇标中军游击王磐笑容可掬地劝着这帮内务府披甲人,心中却是骂了一遍又一遍,你们死不要紧,让这大营露这么一角,那怎可得了!?

接着他又暗自抱怨,大帅诺尔布也不知怎么想的,把这正黄旗包衣丢给南昌镇“提领”,到底是谁提领谁呢?估计他们的佐领正满肚子气,想要找自己总戎发泄。怪不得总戎躲着不出来,就让自己这个中军来得罪这帮京城奴才爷。

他这通情达理的劝说没有丝毫作用,近百步宽的奎唐河就是天堑,这百多正黄旗包衣披甲人觉得绝无危险。直到西岸出现红衣兵,他们都没什么反应,一个个还在河岸边泡脚,顺带朝对岸红衣兵鼓噪,那就是贼军嘿,没多长两条腿一个脑袋嘛。

红衣兵已出现,王磐就跟部下识趣地朝后退去。虽见对方只有几十人,该只是哨探,但他们手中的火枪能打多远,江西兵可是心中有数。

蓬蓬一阵枪响,旗人先开火了,一边打枪一边笑,当自己是在塞外围猎一般。

对岸红衣兵可吞不下这口气,很快就还回来一阵排枪,这时候旗人笑不出来了。枪弹在东岸减起点点尘土,河岸边那些洗脚泡澡的栽倒十来个,血水缕缕飘开,惊得旗人一片呼号。

“拦住!敢冲营者,格杀勿论!”

王磐也吓得魂飞魄散,要是对方渡河,怕是就靠着撵这股旗兵,就能破了整座大营。

战时终究还是有军法的,王磐带着部下高声呼喝,将这帮炸窝的旗人拦住。

“我们……我们是找锄头铲子!通融个嘛,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旗人们一脸谄笑,身子还职业性地弯成了虾米。

“回去!你们的枪炮呢,打起来啊!”

王磐可不敢放他们,到时乱了营,大帅敢不敢砍这帮包衣的脑袋不清楚,砍他的脑袋却是一定的。

“吔!?你还真当自己是主子了,给你脸不要脸!”

“滚开,不然我们手中的枪炮可不客气了!”

旗兵们鼓噪着,再是一声轰鸣,贼军的飞天炮跟了上来,一发开花弹将河岸边的伤员炸得血肉支离。惊得旗兵更是群情激愤,朝拦住他们的绿营兵丁动起了手,十来个拦路兵丁被打得头破血流,只剩在地上捂脸喘气的份。

听着部下惨呼不断,王磐怒目,感情这帮龟孙子的胆气就用在他们绿营身上呢!?这口气可忍不下,他咬牙拔刀,轰的一声,大腿一麻,人已跪在了地上。

“吃了哪疙瘩的豹子胆,跟对咱八格爷爷的兄弟挥刀?”

说话的是这帮人的佐领,手里提着的火枪还冒着青烟,此人名叫八格,本就在内务府领着官职。成天跟王公大臣打交道,区区一个小游击哪放在眼里。

“兄弟们,走!打仗就该这帮汉狗先上,岂有我们给这帮奴才卖命的理!?这事告到皇上那也不怕!”

八格很义气地一招呼,旗兵们蜂拥而退。

“妈的……这帮狗奴才……”

王磐趴在地上,跟着部下一同呻吟不定。

“咦!?谁的枪法这么好,这么远也能伤着?”

过了好一阵,这群红衣兵划着小船过了河,见着这帮伤兵,很是诧异。

“正好,这可是一堆舌头呢,带回去!”

也不清楚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红衣兵只管自己的哨探事,王磐就这么成了俘虏。被军情处审讯一番后,前线医官草草处置了伤势,又将他后送到了衡州。

跟巴浑岱和诺尔布两面接触,长沙决战正式揭开帷幕。

“延信去哪里了?”

当面敌情大致摸透,李肆却发现少了一个老熟人。

罗堂远说:“他跟何腾林退入长沙后,一直负责长沙城防务。鄂伦岱入长沙后,就再没他的消息,他旗下兵马也都转给了鄂伦岱。”

尚俊说:“康熙抵武昌时,探子报说见过延信入武昌,之后探子忙着探听旗兵消息,再无余力单独盯他,只能确定他未领大队人马出战。”

该是被康熙发落了吧,李肆也顾不得细想,心思转到当面战场。

“北面还有个打酱油的,这可不行,让方堂恒加强攻势!有多少力气都使出来!赵汉湘的炮营也该开工了!”

炮声隆隆,长沙城南面城墙顿时砖石升腾,尘土冲天,在北面城头立着的清军官兵都能明显感觉到脚下的绵绵震颤。

“天心阁!贼军冲上天心阁了!”

长沙城,湖南巡抚衙门,何腾林脸色青白地冲了进来,向鄂伦岱禀报道。

“怎么可能!?这才几天!?”

鄂伦岱难以置信,何滕林心说哪有几天,这可是贼军第一天正式攻城啊。

“咦!?怎么会?太快了吧……”

就连李肆都不敢相信,长沙城墙坚固,前世太平军可是在这里撞得头破血流,还丢掉了萧朝贵。就因为没打下长沙,太平军转攻益阳,得了大批船只,进而顺江东进,成就了一番事业。

眼下他虽然有炮,有很多炮,但对付这长沙城的城墙,还是得花点时间。怎么会刚发布攻城命令,方堂恒就得了手,还是从天心阁那险地上去的?

“天心阁下有地道,加上我们天地会在城中接应,所以……”

尚俊这一说,李肆才拍拍脑袋,自己的确忘了,前世清军守长沙,正是通过天心阁的地道出城运粮。

“就占住天心阁,不必朝城里攻。”

李肆下令道,长沙城不过是此战的附赠品,现在他没兴趣要。

这几日跟清军两路大军的接触战,还有攻长沙城的意外顺利,让李肆觉得有些难受。自己准备了好几个月,还写好了遗书,真打了起来,却像是撞上了一堆豆腐渣,实在没意思。

“本来想演强暴戏,眼见有成偷情戏的趋势,这可不好,康麻子,你给我敬业点好不?”

李肆欲求不满地抱怨着。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