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七卷 第三百九十一章 战刀枪,更是战银子

湖南的对决牵动了太多人心,有惶恐,有激昂,也有焦躁不安,还有零零碎碎的各色杂念。

“这时候还谈什么加班补贴!?你好意思谈么!?多削一柄枪托,就能多造一杆火枪,多一杆火枪,就多杀几个鞑子兵,你这饭碗就能端得更紧!别啰嗦,自少不了你的工钱!”

“你家女人也会捻引火绳!?那好,让你家女人顶你的白班,你跟其他兄弟组晚班,咱们得日夜赶工!为啥?为了天王,为咱们这一国!顺带为咱们作坊生意嘛……”

“转两圈,拧个尖,别问为什么,军需署就是这么要的。咱们铁线行往日都只做几百斤的小生意,现在一下就是几万斤,不把你这小娃子也教出来,怎么也应付不过来。这生意完结,你娃子的订亲银子也就有了。”

广东境内,无数作坊正全速运转,造着各类军火配件。而佛山制造局更是日夜不停,紧急赶工着枪炮弹药。田大由亲自坐镇佛山,关凤生米德正这正副总办都下到了工场,现场监督。

自从永历式火枪定型之后,佛山制造局的火枪产量急速攀升,如果开足马力,配件原料不断,一月造一万杆都没问题。现在火枪已经足量,但为了备足库存,供给可能有的紧急大扩军,也为了日后外销,还在加班加点赶工。

火炮本就造足了,使劲造也没更多炮手会用,关田等人更操心的是枪炮弹,特别是火药的问题。自从南洋公司开辟广南和暹罗航路后,硝石和硫磺的来源也多了,但终究还是有些不足,特别是开花弹的大量制造,让火药消耗骤然提升了一个数量级。广西、贵州连带云南一半疆域拿下后,境内自产硫磺硝石也多了起来,可工商还没来得及加大投入开发,硝石硫磺继煤之后,成为英华新的短缺物资。

按说上百万斤的火药存量已经很恐怖了,可现在一发大号开花弹就要装六斤药,发射一枚十二斤炮弹也需要四斤药,英华军在湖南将集中数百门火炮,火药消耗也同样恐怖。

更关键的是,这一仗到底要打多久,关田等人心中都没底。径直想下去,就不是火药够不够用的问题,而是这一战前景到底如何的揪心之问。

“翻过这个槛,前面就一片光明了。”

田大由安慰着关凤生,这个天王岳父紧张得有些神经质,把工场当作他的战场,连续几天不下火线,他还没什么,被他盯着的工匠都快崩溃了。

“都是天王了,干嘛还要上战场啊……”

关凤生直着眼唠叨不停。

“康熙皇帝亲自来了啊,那可是真正的皇帝,坐龙椅的日子比咱们年岁都大得多。虽说是鞑子,可终究还是皇帝嘛。”

田大由说到这个年号,关凤生眼珠子开始转了。

“皇上啊……唉,那倒是,没四哥儿挡在前面,别说打,不定多少人见着就跪呢。”

关凤生释怀了,可也更紧张了,田大由说得对,这就是个槛,可如果没翻过去呢?

见这老伙计脑子拧得太紧,田大由无奈,只好找来林大树、何贵和邬亚罗等人,拉着关凤生一起灌酒,终于把他灌趴下了。

“真要过了这个槛,四哥儿……是不是也要当皇帝了?”

收拾自家丈夫的时候,关田氏问着自己的哥哥。

“那就不清楚了,不过那时候,他想当就当,就是一句话的事。”

田大由随口说着,现在哪有心思去想称帝的事。

“那时……我们关家,还真是国丈家了,呵呵……”

关田氏眼中冒着星星,田大由无奈地摇头。

“云娘啊……到那时,也让四哥儿封你一个诰命,让你在下面过得舒坦些吧。”

关田氏在宅院角落里,对着一块灵牌,低低念叨着。

“二丫头的肚子也不争气,听说安娘娘都有了,她都还没动静,果然是……”

接着数落到关蒄,即将把“怪胎”二字吐出口,才醒悟终究也是一位“娘娘”了,可不再是随便能骂的女儿,赶紧闭了嘴。

英华立国后的几场战斗都只是死水微澜,即便是宜章大战,涤荡的也都是人心,而非真切的生活。这一次似乎有所不同了,至少在广东一省内,大多数人都感受到了湖南之战的影响。

县下各乡镇区的主簿固然是忙得七窍生烟,细细核对辖内田亩人丁数据。原本清闲的驿正忙得脚不沾地,递送着各类公文。巡检拉起本区的民壮,瞪大眼睛组织巡防。韶州惠州一带,巡检还给民户散下大批该是以前从清兵那缴获的鸟枪,教导民壮使用。法正、学正和医正则趁民壮组织起来的时机,宣讲《英华刑律》,训导基础卫生,教他们读写简单字词和数字。

这是英华官府对治下的初级动员,民人初时还只觉事多了起来,可随着农正商正带着商贾来往不断,生活更有了明显变化。商人四下收购鸡子、牲畜、牛羊、细纱、麻绳等等五花八门的物资,除开治安巡防的民壮,见着一个男丁就拍过来短工合约。在作坊密集的乡镇,更是挨家挨户洒下订单,针织木铁全都光顾,从雨披帐篷到毯子毛刷水桶,恨不得连地皮都买走。而丢下的一串串永历通宝,乃至真金白银,又让民人喜笑颜开,主动联系商人,看自家还能做什么卖出去。

被李肆粗粗推转的工商引擎,因为湖南即将面临的大对决而轰鸣发声,开始生涩地为战争运转起来,广东也初次体验到战争经济所带来的繁荣。

从人心到生计,战争影响的不止是这些,能工巧匠也在这场浅浅成型的风潮中开始崭露头角。

新安县九龙乡,顺风急递行东主黄斐正高声动员着自己的部属。

“赔上去,把家底赔上去!这一关过不了,咱们顺风急递就再没什么未来!天王赢了,咱们也就赢了。招呼所有丁口,揣足家伙,车马都检查好。从宜章到衡州这一线难保有鞑子兵露面,咱们也不能全指着官兵。黄卓!黄卓呢,又死哪里去了!?”

正四处找人,一部怪异车子从不远处的山坡上显现,随着啊啊的惊叫,带着一个人急速冲了下来,噗通栽进坡下的池塘里。

“该怎么停下来呢……”

一身湿透的黄卓被拉上来时,嘴里还在念叨着。

“又在捣弄什么古怪!?现在可不是发梦上天入地的时候,还有大生意要做呢!天王府给咱们下了大单子,要咱们担下一军枪药的陆路转运,你哥哥我正愁骡马不够呢!”

黄斐头顶生烟地叫着。

“别急啊哥,我正弄的这车子,就能不靠骡马自己走,就是路不能太陡太烂,哎哟……我的屁股……”

黄卓抚臀呻吟道。

“自己走!?怎么走!?”

黄斐两眼圆瞪,看着倒插在池塘里的怪车,高高翘起的车尾,两个轮子还呼呼转着。

“这是从快蛟船踏板上得来的灵感,再配搭佛山制造局的水车传动机关,一人蹬着走,平实路上,能顶一头骡马!”

工人将那车子捞出来,竟是一部三个轮子的大车,前轮还可以左右摆动,掌握方向。

“哎呀,现在哪里来得及造这……这车子叫什么?工料钱多少?”

黄斐正要训斥,却又一个激灵,若是在平地全用这车子,把骡马集中到难走的路段,不是两全其美么。时间来不及也没啥,这场仗还有的打呢。

黄卓却是不关心什么造价,就想着命名:“就叫……自走……不不,自行车!”

在这英华,自行车最早就是以三轮车的样式出现的。

这些细节都是李肆一声令下,大敞钱袋而在英华治下处处开花的,他自然是看不到,只能看到一国工商全都动员起来,不止为天王府工商署和军令厅洒下的大把订单,严峻形势也让他们鼓足了力气。粮草、物资、枪炮弹药,车马牲畜,源源不断自北江而上,进入湖南,再转入湘江,一直汇聚到湘潭之北昭山下的英华军大营里。

“康麻子想用人数淹死咱们,咱们就用银子淹死他!”

这是李肆对阵康熙的策略,康熙亲征,不管是大军还是他本人,怎么也得一两个月才能到湖南,这段时间里,他就忙着囤积物资,调度兵力。

兵力倒没有太多可调的,将鹰扬军拉了回来,福建有萧胜推动另一棋局牵制施世骠。再加上刚编组起来的广西内卫,湖南内卫,以及游弈军,正面兵力就三万人。羽林军是另一枚棋子,到时也算是整个湖南战局的力量,算起来就是四万人。

预计当面清军会有旗营八万,绿营五万,总计十三万人,再算上江西绿营,整个湖南战场,清军总兵力不会超过十六万,四倍于己。这个比例虽然远弱于以往历次大战,但李肆这边,野战军军也才扩充到位,还有接近一万内卫不堪大用。而清军有至少三四万新编组的火枪兵,火炮也多了许多。更麻烦的是,预定为主战场的湘江以东,宫山以西是平原,利于京营和陕甘绿营的两万马队机动。

总结而言,形势比宜章之战还严峻……

李肆只能尽量将银子转化为战力,千方百计从各个细节提升力量,当然,由此带来的一桩烦恼就是,他的钱袋又空了。

“今年的一百万两特支费已经全砸进去了,工商总会额外报效和民间义捐的五十万两正在花,预计还会有一百万两的空缺。”

彭先仲也来了昭山大营,专程向李肆汇报军费开支,更是为了要钱。

一百万两不算多,有太多办法可以解决,比如开征新税,预征关税,或者提前支取南洋公司盈利,甚至掏空自家产业老本,但这些都不是好办法。前者是掘一国信用的根基,后者太伤自家人腰包。连续多年,自家产业的分红大多都被填进了国库,今年怎么也该让大家有所分润了。

“好了,趁着这一战,咱们也开始搞国债吧……”

李肆早有对策,或者说预谋已久,借钱。正好,三江投资的三年债到期了,这期债务结算,更奠定了三江票行的信誉,连鞑子王公大臣的本金都一两不拉地偿还。做生意讲一个信字,有此程度,古往今来,还无商家能及。再要借钱,即便利息低一些,大家都认了。

但这是国债,名目就从英华银行出了,可大家都知道,英华银行和三江票行乃至三江投资都是一家,英华银行更是一国总票行,不会将信誉当作儿戏。

虽说这一战前途未卜,但李肆要钱,还打借条,要付利息,总比开征新税,提前征税这些手段来得柔和公平。

就李肆治政而言,国债也是迟早要开的,还不止是为了充实财政,这也是政府调剂金融的必备手段。至于这国债出笼,以后会变成一只何等凶猛的怪兽,就得看工商实业能不能一直抢跑在前了。

“让顾希夷执行丁字方案,开国债三百万两,三年期,年息一成……”

国债方案早就制订好了,还不止一套,李肆选用了最稳妥的一套。跟此时的民间借贷利率比,利息低得吓人,可民间放贷总免不了赖债损失,还得蒙养收债人,成本也高。放债给他李肆,给这一国,风险和成本就小得太多。现在握着银子,既想生利,又不想冒险,更不想投入自己不熟悉的工商实业的那些人,怎么也该将这国债当作一个篮子,将自己手中鸡蛋分出一枚投进来。

更便利的是,此刻英华已开放民间票行,将此国债压给民间票行承销,无比方便。虽说有以权凌商之嫌。可这种程度,比商人在满清治下的遭遇文明温柔得太多。

“除了军费,剩下的钱交医卫署、文教署、国子监和将作监去分,作三年规划。”

借到这一笔钱,李肆不仅能打下这一场仗,还终于能有余钱,全面推动英华在医疗、教育和科技三个领域的建设。

思绪正飘飘到了若干年后,彭先仲嗯咳一声,敲碎了李肆的美梦。

“呃……天王还是暂缓那几方面的事务,从江南票行传过来消息……”

彭先仲附耳,李肆一边听一边点头,到最后脸色已变得无比精彩。

“康麻子……居然找到我这里借钱了?”

他嘿嘿笑着,眼珠转个不停。


阅读www.yuedu.info